韓長印| 用創新思維實現重整企業價值最大化


用創新思維實現重整企業價值最大化

——對指導案例164號《江蘇蘇醇酒業有限公司及關聯公司實質合併破產重整案》的解讀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指導案例第164號《江蘇蘇醇酒業有限公司及關聯公司實質合併破產重整案》。此指導案例的創新之處在於在債務人企業因多年停產停業而面臨核心優質資產滅失等重大風險時,經管理人申請,人民法院允許重整投資人先行投入部分資金進行試生產。作為我國法院解決破產重整實務問題的創新性舉措,指導案例中體現的做法為司法實務中處理類似問題提供了重要的實踐樣本。總結本案,可以得出如下啟示。


(一)營業維持原則是破產重整程序的基本原則。重整作為留存企業營運價值和保留企業主體資格的破產挽救程序,其理想的程序構造應當是重整不停業。因為,不少企業的資產在停產狀態下會嚴重貶值或者喪失其財產價值,或許正因為此,企業破產法第42條才有在重整程序中為債務人企業的繼續營業而藉款的構成共益債務的規定,以實現對企業營業價值的維持。


(二)管理人積極履行企業破產法所賦予的救助企業的職責至關重要。依照《企業破產法》第25條規定,管理人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召開之前,有權「決定繼續或者停止債務人的營業」。實際上,重整程序中的管理人職責除了實現債權的公平清償外,其實還承擔著債務人資產增值的職責,管理人根據自身所掌握的債務人企業的經營狀況,及時啟動營業,不僅有利於企業資產價值的維持,而且更加有利於企業資產價值的增值。這對於重整實務中無論是否進行股權轉讓或者營業的整體轉讓(股權轉讓和營業轉讓對於實現營業與勞動者一體化關係的維持並無太大差別)都至關重要,因為,重整企業價值的大小直接決定著重整程序中各利害關係人利益實現的程度。


(三)重整投資方試生產模式有助於重整程序順利開展。破產重整制度通過對那些仍然具有市場競爭力卻陷入財務困境的企業實施挽救,來實現債權人權益保護、職工安置以及促進社會福利等多元價值目標。在此指導案例中,江蘇蘇醇酒業有限公司是當地唯一一家擁有酒精生產許可證的企業。因此,酒精生產資質是債務人企業市場競爭力的核心資源,也是保障重整計劃順利實施、實現債務人企業「涅槃重生」的關鍵。然而,由於多年停產停業,蘇醇公司面臨酒精生產許可證滅失的重大風險。若蘇醇公司的酒精生產資質被取消,那麼其核心市場競爭力將不復存在,重整成功率也將大幅降低。所以,此時允許投資方提前進場,通過預先註入資金的方式幫助債務人企業恢復產能,有利於對債務人企業優質資產的保值和增值,並為投資人提供充分了解債務人企業運營情況的機會,確保後續重整計劃得以順利執行。


(四)重整投資方試生產應當貫徹有效監督原則。試生產活動是重整投資方提前進場、通過預先投入部分資金的方式恢復債務人企業部分產能的活動。雖然我國企業破產法及相關司法解釋並未對重整投資方能否在其正式接管企業前開展試生產活動作出明確規定,但從本質上看,試生產活動至少可分為投資人注入資金、債務人企業恢復營業、投資人介入債務人營業活動等若干行為,而上述行為關係著債務人企業在重整程序中的營業效果,對債務人財產狀況以及債權人清償權益等影響巨大。因此,有必要通過破產管理人、人民法院以及債權人會議監督的方式,防止出現重整投資人在試生產期間開展不合理的經營活動,損害其他利害關係人利益的情形。具體而言,重整投資方的試生產活動應當以法院或債權人會議的批准或同意為前提,並在具體實施過程中接受人民法院、管理人以及債權人的監督。具體而言,重整投資方的試生產活動應當屬於對債權人利益有重大影響的行為,當以法院或債權人會議的批准或同意為前提,並在具體實施過程中接受人民法院、管理人以及債權人的監督。


(五)重整投資方試生產應當符合利益平衡原則。此指導案例中的試生產,在及時挽救重整債務人相關資產的同時,更是對重整投資方接管企業方式的變通處理,據此,重整投資人可以更早地加入債務人企業的經營管理,以實現對投資對象重整價值以及重整可能性更為全面和真實的評估。此時,為維護重整參與人之間的利益天平,有必要對重整投資方以「試生產」方式加入債務人企業的後果進行事先的約定和限制,包括試生產結束之後重整投資方應當承擔的權利義務:若試生產順利,那麼該投資方應當按照投資協議所約定的條件進一步接管企業;若試生產遭遇困境,那麼重整參與人也應當根據失敗的具體原因來分攤損失,由此在重整投資方和債務人之間形成良好的利益平衡。


(六)重整投資方試生產是彰顯司法擔當的創新舉措。破產作為一種商事活動,總會隨著實踐的發展而不斷湧現新情況與新問題,需要人民法院運用創新性思維及時予以回應,順應破產實踐的需要。在此指導案例中,人民法院仔細審查了試生產的必要性,並在獲得各方利益主體同意的前提下,批准了管理人的試生產申請。這既尊重了當事人的意思自治,又主動發揮監督功能,以防止試生產活動不當損害其他利害關係人的利益,凸顯了破產重整工作中的市場化與法治化原則。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防控背景下,蘇醇公司的試生產活動保障了消毒防疫物資的供應,為當地企業的復工復產提供了必要的安全保障,體現了人民法院在促進社會經濟發展過程中的擔當與作為。


總而言之,指導案例第164號是人民法院在破產重整工作中積極發揮司法職能、實現重整制度經濟價值與社會價值的典型案例。通過探索重整投資人試生產的方式,實現了債務人核心優質資產的保值與增值,保障了重整程序的順利進行,增進了社會福利,極具參照價值與借鑑意義。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新聞局

作者:上海交通大學法學院凱原特聘教授,博導,民商法研究所所長,破產保護法研究中心主任,判例法研究中心主任 韓長印

編輯:李高凱




相關文章  什麼樣的人才能成為聖人?天天背論語,但你真的了解孔子嗎?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