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軍「趕考」——41軍接管北平防務記(三)


入城後,接管工作開始,上級傳達了北平市軍管會主任葉劍英的一次講話。他說:我們中國人民災難深重,日本侵略,八年抗戰,受苦受難。抗日勝利後又打了三年解放戰爭,人力物力財力受到了很大損失。這種長期戰爭所造成的創傷急待我們去醫治。現在北平和平解放了,這是傅作義將軍一個很大的功績。古城沒有受到什麼損失,大家應當珍惜,把一草一木交接好,然後共同努力來醫治戰爭創傷把國家治理好……我們的幹部多數是農民出身,打仗行,文化不高,對許多事不大懂。……目前我們的任務是把北平接管好,交的要交好,接的要接好。為了我們災難深重的祖國和受盡苦難的人民,為了迅速醫治戰爭創傷,建立一個新中國,為了子孫後代……做好這項接管事業。

大軍「趕考」——41軍接管北平防務記(三)

北平警備司令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程子華開會回來,給41軍的首長講了先於他們進天津市的天津市軍管會主任黃克誠的一則逸事:

1949年1月15日下午4點,黃克誠率領第一批接管幹部坐著卡車來到天津公議大樓(今和平區承德道22號),一到軍管會辦公室,就對大家宣布了他的「章法」:

「我黃克誠進天津時穿著這身衣服,有朝一日出天津時還是穿著這身衣服,保證原封不動!」

41軍的同志當然明白,黃克誠這是立了一個標杆,進入北平以後,只能比這個標杆高,不能低於這個標杆。

他們都明白,打鐵必須自身硬。只有以身作則,嚴格要求自己,才能帶好隊伍,說話硬氣!特別是在財物面前,只要領導不伸手,部隊就會幹淨,就有戰鬥力。

程子華與警備司令部的所有領導約定,從我做起,從司令部做起,誰也不准隨便批條子,不准通過私人關係動用國家財產。

進城後不久,莫文驊到軍管會向葉劍英匯報工作。

莫文驊說:「葉主任,擔負巡邏任務的部隊很艱苦,幹部戰士很自覺,庫房裡有上千輛自行車,沒有一個人去動它,幹部不搞特殊化。」

葉劍英說:「這樣好。我們就是要這樣。我雖是軍管會主任、北平市長,但任何東西都不能私自處理。我體諒同志們的辛苦,但不能隨便動用自行車。」

當時,警備部隊受領的任務當中,有一項就是接管、看守108座倉庫。

這些倉庫可謂是星羅棋布。海運倉、北新、天壇、太廟……每個區都有。倉庫的種類繁多。既有槍炮彈藥庫,也有軍需服裝庫。既有軍靴、大米麵粉、罐頭美酒,也有綾羅綢緞。還有卡車、小轎車、自行車等。

364團駐區內有一座麵粉倉庫,裡面堆放的全是「洋面」。

一天,倉庫來了兩個人,說是軍管會的,要拉麵粉。站崗的同志見他們的證明沒有蓋公章,就嚴加盤問,並告訴他們,沒有公章,一斤也拉不走。來人馬上換了一副笑臉,一邊掏「哈德門」香菸,一邊說:「小兄弟,洋面是公家的,分到你頭上能有幾兩?你通融一下,別人又不知道,咱虧待不了你。」

站崗的戰士嚴詞拒絕,並向他們發出了警告。

365團5連負責接管一座軍械倉庫。接管後的第二天,來了一個衣冠楚楚的國民黨軍官。他找到5連連長說:「你我都是軍人,懂得武器的重要,請兄弟幫忙,將我這支左輪換換。」

5連連長目光嚴峻,用兩個字回答他:「不行!」

此後,在5連看管被服倉庫期間,一個胖胖的職員拎著一個鼓囊囊的提包來找站崗的戰士。他掏出饅頭,還有花生、大棗等,對站崗的戰士說:「庫里的衣服沒有登記,多一件少一件根本沒人知道。你給換兩件吧!」

戰士明白過來,馬上把這個人送到連部進行批評教育。

相關文章  《逆轉劫局》女騙子騙人不成反被騙,她惹了誰?

接管軍械倉庫時,傅作義部隊的一個軍械科唐科長,又是給解放軍騰房子,又是準備茶飯,態度非常友好。交接完成後,特意來向營長表示敬佩之意,並把自己的手槍送給他留作紀念,營長說,這可不行,我們不准收禮品。

唐科長小聲說:「你們怕犯紀律,我偷偷地送來好了。」

營長認真地告訴他說:「我們遵守紀律是自覺的,人前人後都一樣。」

中國有句俗話,「近水樓台先得月」。北平警備司令部要求所有部隊做到「近水樓台不得月」。

警衛營1連2排執勤的範圍內有兩座電影院。電影開場了,他們在外面巡邏;電影結束了,他們目送看電影的人離去。

寒風中,電影院的員工請他們進去暖和暖和,看看電影,戰士們解釋說:「我們是來擔任警戒任務的,不是來看電影的,謝謝你的好意。」幾次邀請,幾次推辭。觀眾都朝他們豎起了大拇指。

駐防鐵獅子胡同的364團2營,發生了這樣一件事。

副營長見4連幾個戰士的鞋破了,就讓文書尹登岐到看守的倉庫拿出9雙皮鞋給戰士穿。沒成想尹登岐卻頂了回來:「副營長,那恐怕不行吧,紀律規定,看管倉庫要原封不動。」

副營長說:「你哪來那麼多廢話?這大冬天的,我們戰士的腳凍壞了,誰負責?叫你去拿你就去拿,出了事情我負責!」

尹登岐拿了3雙鞋到連部。對連長說,這是副營長讓從倉庫里拿來的。連長徵求戰士們的意見,戰士們七嘴八舌地說:「鞋壞了可以再修修,實在不能穿了,向上級申請。」「直接從倉庫里拿,違反了紀律。這鞋,我們不能要。」

尹登岐又把鞋原封不動地送回去了。

為這事兒,營部黨小組專門開會,黨員戰士指名道姓地批評這位副營長,要求他在全營作深刻檢討。

這件事情被反映到警備司令部,立即引起了政治部的高度重視。在警備工作會議上,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歐陽文點名批評極個別違反紀律的同志,並把這種「政策紀律點將台」形成了制度,幾乎每周都要講評一次。

同時,他們啟動了「輿論監督」。不僅在自辦的《戰鬥報》開辦了政策紀律點將台的專欄,還以軍政治部的名義,在《新民報》上刊發啟事,請社會各界監督軍紀。啟事如下:

政治部還派人到各師的警備區域內進行明察暗訪,廣泛徵求北平市民的意見。白塔寺附近一位80多歲的老太太對徵求意見的人說:「我什麼隊伍都見過,從未見過你們這樣的隊伍。」

1948年12月17日,大軍已經包圍了北平城,毛澤東親筆起草了一封致林彪、羅榮桓的電報,電文中稱:

「沙河、清河、海淀、西山等重要文化古蹟區,對一切原來管理人員亦是原封不動,我軍只派兵保護,派人聯繫。尤其注意與清華、燕京等大學教職員、學生聯繫,和他們共同商量,如何在作戰時減少損失。」

1949年1月16日,強攻天津的炮聲停息後,毛澤東再次以中央軍委的名義,給平津前線司令部發出《關於保護北平文化古城問題的指示電》,要求如攻擊北平城,「必須做出精密計劃,力求避免破壞故宮、大學及其他著名而有重大價值的文化古蹟。你們務必使各縱隊首長明了,並確守這一點。讓敵人去占據這些文化機關,但是我們不要攻擊它,我們將其他廣大城區占領之後,對於占據這些文化機關的敵人再用談判及瓦解的辦法使其繳械。即使占領北平延長許多時間,也要耐心地這樣做。為此,你們對於城區各部分要有精密的調查,要使每一部隊的首長完全明了,哪些地方可以攻擊,哪些地方不能攻擊,繪圖立說,人手一份,當做一項紀律去執行。為此你們必須召集各攻城部隊的首長開會,給予精確的指示。」

據此,北平市委書記彭真指示海淀軍管會的榮高棠,要他馬上派人到清華大學,去找古建築專家梁思成,請他標出應當保護的文物古蹟,並火速送到平津前線司令部。

當天晚上,清華大學政治系主任張奚若帶著兩個軍代表來到梁思成家,開門見山,請他在地圖上標出需要加以保護的珍貴建築和文物,劃出禁止炮擊的地方。

相關文章  外交事務:阿富汗的腐敗是美國製造的

這讓梁思成、林徽因夫婦很是興奮。平津戰役開始後,這兩位建築學家一直擔心戰火可能毀滅北平的古建築。現在圍城的部隊要保護這些名勝古蹟,正合他們的心意。於是,立即挑燈夜戰,兩天後,他們把標好的地圖,交給了軍管會。

有材料顯示,梁思成標出的這張圖,很快就出現在了西柏坡的軍委作戰室,毛澤東還在圖上圈圈點點……

後來,梁思成回憶起這個時刻,依然難以忘懷:「童年讀孟子,『簞食壺漿,以迎王師』這兩句話,那天在我的腦子裡具體化了。過去我對共產黨完全沒有認識,從那時候起我就『一見傾心』了。」

此時,北平的戰事正在緊張進行。在大軍圍城的情況下,身在北平的傅作義已經和平津前線司令部開始和平談判。

(未完待續)

本文為《黨史博覽》原創。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