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群眾第一次給部隊下命令,許世友轉達後,戰士們個個怒火滿腔


1948年3月,我山東兵團計劃發動打通膠濟路中段的「濰縣戰役」,就在此役開打前一天,兵團司令員許世友接到濰縣縣委轉來的一封群眾來信,許世友打開一看,頓時目眥欲裂,眼睛裡仿佛要噴出火來。他立即集合隊伍,大家都知道許司令員這是要做戰前動員。然而,脾氣火暴的許世友卻一反常態,既沒有罵人,也沒有甩帽子,而是掏出這封信一字一句地讀了起來。等到信讀完,全場鴉雀無聲,有的戰士雙眼含淚,有的虎目圓睜,有的把嘴唇咬出了血。突然,有人高喊一聲:「消滅他們,為鄉親們報仇!」響應聲頓時地動山搖。原來,這封信是濰縣人民對敵人的血淚控訴,在信中,濰縣人民要求人民軍隊乾淨徹底(不留活口)地消滅敵人,在信的結尾則更是出現了「這是人民對自己的軍隊下達的命令」這樣罕見的語句。

人民群眾第一次給部隊下命令,許世友轉達後,戰士們個個怒火滿腔

【作戰前動員的許世友】

這一年,蔣軍在各個戰場上都是節節敗退,面對這種情況,老蔣氣急敗壞,認為我軍的勝利都因為有老百姓的同情和支持,他下達了一條命令,讓其手下的軍隊在進攻解放區時可以任意殺戮解放區的百姓,燒毀他們的房子,對解放區進行最野蠻的破壞。老蔣的倒行逆施,讓自己人都覺得難以置信,紛紛出言勸阻,稱這樣做只能徒增百姓的敵意和仇恨,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但蔣某人一意孤行,根本不予理會。

駐防濰縣(今濰坊市)的敵軍是陳金城指揮的整編45師和張天佐指揮的保安團、還鄉團共4.6萬餘人。這張天佐原來就是偽軍,抗戰期間就大肆屠殺我黨黨員和群眾,大搞白色恐怖,在昌(樂)濰(縣)一帶無惡不作。抗戰勝利後,張天佐的偽軍被蔣收編,成為向解放區進攻的急先鋒。

人民群眾第一次給部隊下命令,許世友轉達後,戰士們個個怒火滿腔

隨著張天佐勢力的壯大,附近大大小小的反動勢力都來投靠他,有壽光的張景月、益都的陳友告、臨駒的張兆德、高密的張步雲、安丘的辛永功等等,這些人在當地都有「殺人魔王」的惡名,現在這麼多「殺人魔王」都聚集到濰縣,濰縣的群眾面臨著什麼樣的境遇就可想而知了。

群眾給許世友的信中寫道:「自蔣匪軍占領濰北後,燒、殺、搶、掠無所不為,濰北群眾被殺者已有數千之眾,直到今天寒亭據點的遇害者仍曝屍荒野,無人敢收。

蔣匪軍殺人的殘暴手段令人毛骨悚然,鍘刀和活埋是最常用的手段,李家營一村就有近百名村民被活埋。東莊的蔣匪軍在街頭擺上12口鍘刀,每戶按人頭抓人鍘死,連四歲的孩子都不放過,被鍘成了三段。」對於貧農和軍屬,蔣匪軍手段更加殘忍,開膛破肚、燒死淹死、讓狗撕食等手段令人髮指。張天佐等一眾殺人魔王更是創造出一大堆殺人的法子,他們將軍屬高景三歲的孩子扔進燒紅的鐵鍋,看其在裡面哀嚎翻滾,名曰「窮小子翻身」,還有「剪刺蝟」、「掃八路毛」等諸多殘忍手段,這裡不再描述。

人民群眾第一次給部隊下命令,許世友轉達後,戰士們個個怒火滿腔

【劉胡蘭就是死在敵人的鍘刀下】

蔣匪軍的罪行可謂是罄竹難書,這幫懦夫在戰場上打不過我軍,就把氣全撒在老百姓身上,老百姓對他們恨之入骨。誰能為他們報仇呢?只有咱們自己的隊伍。於是濰縣人民寫了這封信,托縣委轉交許世友。

信中最後寫道:「你們是華東野戰軍的主力軍,你們是膠東的子弟兵,你們戰無不勝,有了你們就有了希望,就有了依靠。你們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們要你們為咱們報仇。要求你們像在孟良崮一樣消滅敵人,要求你們乾淨徹底的消滅蔣匪軍和還鄉團,在濰縣留下英雄的勝利,這是我們對你們高貴的信仰,也是人民對自己軍隊的命令!

相關文章  全球的氫彈都已經報廢了,只有中國還保存了30枚?該辟下謠了

人民群眾第一次給部隊下命令,許世友轉達後,戰士們個個怒火滿腔

濰縣人民的悲慘遭遇,就是對戰士們最有力的戰鬥動員,聽完濰縣人民的血淚控訴,戰士們人人淚流滿面,個個怒火滿腔。在這股力量的感召下,濰縣戰役歷時一個月,一舉殲滅敵整編45師和張天佐等人的部隊共4.5萬餘人,俘虜敵師長陳金誠、張天佐和張景月等人。後來在群眾的強烈要求下,罪大惡極的張天佐和張景月等人交由當地群眾處理,二張被群眾用鋤頭活活砸死。

人民群眾第一次給部隊下命令,許世友轉達後,戰士們個個怒火滿腔

【軍民魚水情(劇照)】

縱觀我軍的歷史,人民群眾給部隊下命令這還是頭一遭,從中也可以看出人民對於蔣氏的滔天恨意。從老蔣下命令屠戮無辜百姓之始,他的失敗就已經是註定的了。解放戰爭絕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內戰,而是光明戰勝黑暗、正義戰勝邪惡、先進戰勝落後的戰爭,解放戰爭的勝利,是歷史和人民的選擇。那些還在鼓吹「蔣公」的人該醒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