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德神曲「威廉二世找盟友」:德皇威廉二世的外交戰略有多失敗


我們都知道,法國的敵人們給法國創造了許多「乳」法段子。而法國不甘示弱,也會抓住機會「乳」回去。在普法戰爭後,德國成了法國的對頭和巨大威脅,法國是想盡辦法也要給他添堵的。在20世紀初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前夕,法國人在擁有眾多盟友的情況下,以法式幽默創造了乳德神曲「威廉二世找盟友」,嘲諷當時威廉二世外交上的孤立狀態。

那麼當時的德皇威廉二世的外交政策有多失敗,才會讓自己陷入被群毆的境地呢?

上圖_ 威廉二世(1859年1月27日~1941年6月4日),是德意志帝國末代皇帝和普魯士王國末代國王

一.拋棄俾斯麥的「大陸同盟」政策

在德意志統一的過程中,鐵血宰相俾斯麥發揮了巨大作用。俾斯麥推動德國發動了三次王朝戰爭,最終讓德皇在法國的凡爾賽宮加冕。但是俾斯麥清醒地認識到即便拿下了巴黎,德國也沒有實力吃掉法國,反而會招致英俄等歐洲強國的孤立和討伐,就像當年拿破崙面對的那樣。

因此在他的主導下,只割了法國的阿爾薩斯和諾林地區,並要了一筆高額戰爭賠款。他在任期間,主張既要保證國家統一,又要保障歐洲大陸上的力量平衡。這是為了避免讓德國成為出頭鳥,而成為被英法俄集火打擊的對象。這一點和英國的歐洲政策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英國一直實行大陸均勢政策,防止歐陸出現一個超級強國。而作為當時世界第一的日不落帝國,歐洲任何一個國家都得掂量掂量它的意見。

上圖_ 奧托·愛德華·利奧波德·馮·俾斯麥(1815年-1898年), 人稱「鐵血宰相」

俾斯麥的這種做法,就是能夠和英國搞好關係,避免把它推向對立面的做法。除了英國之外,德國與其他歐洲強國也維持了和平,特別是強調與俄國要保持良好關係。對於復仇情緒強烈的法國,俾斯麥也在避免與之發生直接衝突,而是利用和其他國家的良好關係孤立它。這樣一個「大陸同盟」的體系,靠著俾斯麥高超的外交技巧維持了二十多年的時間。

威廉一世還是挺支持俾斯麥的做法的。但是在代表新興資產階級利益的威廉二世即位後,他與俾斯麥這種舊容克貴族的代表政見不合,主張要大力擴展德意志的生存空間和海外利益。因此在1890年,二人矛盾激化,俾斯麥被迫辭職。威廉二世馬上任命卡普里維組建新內閣,實行「新路線」外交。

上圖_ 列奧·馮·卡普里維(1831年2月24日—1899年2月6日),第二任德意志帝國首相

二.強硬的「世界政策」——一個中心,四個基本點

「新路線」是什麼路線?一個中心,三個基本點。一個中心指的是將「大陸政策」轉變為「世界政策」,注重展示自身的軍事實力,向外走擴張和殖民的路線,與英法等傳統海權國家爭奪世界霸權。三個基本點分別是疏遠俄國,拉攏英國、孤立法國和鞏固德奧同盟。

德國在統一後,成為了第二次工業革命的領導者,資本主義工商業飛速發展。實力的膨脹帶來的就是擴張實力範圍的強烈需求。因此威廉二世的「世界政策」其實是德國發展的必然。而且他不是傻子,也知道「失道寡助」的道理,因此為了避免孤立,還是想繼續拉攏和其他國家的關係。但是他在具體操作的層面上玩脫了,導致把朋友搞得少少的,把敵人搞得多多的。

上圖_ 威廉二世和表弟俄羅斯沙皇尼古拉二世合影

首先是與沙俄的關係。俾斯麥時期的一個外交重點就是搞好和俄國的關係。但是到了威廉二世上台後,他十分迷信軍隊的實力,讓德軍參謀部成為了德國事實上的決策機構,內閣政府也屈從於軍方的意見。而當時的德軍高層總體上對俄國保持敵視態度,認為它會與法國東西夾擊德國。而威廉二世也看不起東歐的斯拉夫人,因此聽從了軍方的態度,開始實施一系列疏遠俄國的舉動。

俄國也早就對德國懷有戒心,認為其若在西線壓製法國後,肯定會掉頭到東線幹自己。因此俄國在保持西方的軍事戒備時,試圖爭取一下和德國重修舊好。但是威廉二世和軍方比較頭鐵,貫徹了敵視俄國的主張,拒絕與俄國續訂《再保險條約》。因此俄國也就逐漸降低了與德國的關係等級,轉而傾向與法國加強聯繫並建立同盟。

上圖_ 威廉二世視察軍隊

對於英國,德國則一直抱著示好的態度。一方面是英國作為日不落帝國的實力,在歐洲擁有舉足輕重的話語權,德國一直想引之為強援。另一方面,英國曾經多次將德意志從法蘭西的武力下解救出來,比如英軍幫助普軍在滑鐵盧擊敗拿破崙。德國對英國還是有些好感的。所以不管是大陸同盟還是世界政策,德國都想和英國保持良好關係。

對法國這個傳統宿敵,雖然之前在普法戰爭中教訓了法國一回,但是法國迅速恢復了國力和秩序,民族主義情緒爆棚,甚至一度出現了「巴黎公社」這個劃時代的政權。德國也擔心法國聯合其他國家發起復仇之戰,所以還是想加強與英國等其他強國的關係以製衡法國。在1882年,俾斯麥趁機拉攏與法國爭奪突尼西亞失敗的義大利,簽訂了同盟條約。

至於奧匈帝國,那可是一個屋簷下的德意志盟國,是德國最鐵的哥們。尤其是在世界政策下,德國想要擴張自己的範圍,壯大自己的聲勢,必須要把奧匈帝國作為自己的左膀右臂。

無論是大陸同盟還是世界政策,奧匈都是德國最倚仗的一方。於是德、奧、意「三國同盟」正式形成。

上圖_ 三國同盟和三國協約

三. 引來歐陸的集體警惕

新的「世界政策」是德國實力飛速增長的產物。在英法等老牌資本主義強國基本將世界殖民區域瓜分完畢的情況下,德國也拚命地在世界各地搶奪殖民地,還在八國聯軍侵華中擔任名義上的統帥。但是它這一系列的舉動,都是在證明自己是一個打破歐陸實力平衡的新興超級強權,就像當年「一國戰兩洲」的日不落法國一樣。德國特別是威廉二世如此高調行事,毫無疑問違背了歐洲的均勢傳統,促使歐洲逐漸形成「反德聯盟」。

上圖_ 第二次工業革命

首先是「法俄聯盟」的成立。

德國作為第二次工業革命的領頭羊,依靠後發優勢逐漸超越其他歐洲國家,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工業國,這就讓鄰居們特別忌憚。法俄本來在殖民地爭奪方面是有矛盾的,但是威廉二世拒絕續約的做法讓俄國感到了深深的安全危機,加上當時俄國的內部危機逐漸升級,因此主動加強和德國的敵人們的關係。法國也意識到俄國是牽制德國的重要力量,開始積極聯絡俄國。

於是二者在1892年簽訂了軍事協約,規定一旦法國遭到德國或是德國支持的義大利的進攻,俄國將以全部軍事力量進攻德國,一旦俄國遭到德國或是德國支持的奧匈帝國的進攻,法國應以全部的軍事力量來進攻德國。威廉二世敵視俄國的代價,就是讓這種「東西夾擊」德國的局面正式形成。

上圖_ 1894年威廉二世(中)在一艘軍艦上

其次是英國拋棄德國,與法俄簽約。

德國儘管對英國有好感,想要拉攏這個「離岸平衡手」。但是德國膨脹的實力與野心讓它想要竭力發展海軍,成為新的海上霸權。在德二時期,依靠強大的工業能力,德國高速下水戰艦,使得海軍總噸位逐漸接近英國。英國主要就是靠天下無敵的海軍充當歐洲攪屎棍的,看你德國想要取代自己的海軍霸權那還能答應?怕不是最後都要登陸英倫三島了!

一邊交朋友一邊又要挑戰自己,這種「又當又立」的行為讓英國對德國愈發厭惡。英國的外交官在1907年正式宣稱「德國將要明顯地統治歐洲」,按照歷史傳統,這就是英國要組建「反X同盟」的信號。英國分別於1904年和1907年同法國與俄國簽訂軍事協約,「三國協約」正式形成。

上圖_ 一戰前的巴爾幹半島

再次是執著於與奧匈的「兄弟關係」,屢屢得罪奧匈帝國的對手。德國對自己的小兄弟還是挺好的,不像後來的美國對盟友予取予求。奧匈帝國同俄國、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在巴爾幹半島上的爭奪由來已久。保加利亞、塞爾維亞、希臘和黑山四國原本是土耳其的勢力範圍,在土耳其實力衰弱後,四國組成巴爾幹同盟試圖獨立,並取得了英法俄三國的支持,而德奧兩國則支持土耳其。結果第一次巴爾幹戰爭土耳其戰敗,割讓了許多土地給巴爾幹同盟。

結果因為分地不均,巴爾幹同盟內部分裂,保加利亞跳轉到同盟國陣營一邊。奧匈帝國在巴爾幹戰爭中嘗到了甜頭,不斷幫助和唆使保加利亞和其他三國幹。德國本來不想插手這件事,但是為了幫奧匈站台,也還是站在反其他三國的立場上。後來的一戰爆發也是因為奧匈主動發起戰爭,德國被迫參與而導致。甚至後來的義大利跳反,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在意奧矛盾中,德國過多偏袒奧匈一方。

上圖_ 德皇威廉二世夫婦

威廉二世本人高傲莽撞的外交性格也導致德國四處樹敵。威廉二世性格好大喜功,不善於閃轉騰挪的外交技巧,過分迷信德國的軍事和經濟實力。它總是以高人一等的姿態看待與其他各國的關係,比如在八國聯軍侵華戰爭時,威廉二世就曾將德國比作入侵中國的匈奴,聲稱要讓中國人不敢輕視德國。俄國、英國和法國都對威廉二世的強勢深感不安。

他認為歐洲國家應該在自己的羽翼下才能獲得安全,但是荷蘭、瑞典、比利時、西班牙等國都厭惡威廉二世的蠻橫風格,而且畏懼德國的實力,讓威廉二世無法拉攏它們,也就讓《威廉二世找盟友》這首歌有了現實基礎。最終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下,同盟國陣營幾乎面臨來自全世界的攻擊,德國再強也只能投降。

國家雖大,好戰必亡。外交工作本就是需要務實和彈性的,一味強橫容易把他國推向對立的陣營。英國當攪屎棍雖然惹得歐洲國家不快,但是它從來沒讓自己處於國際孤立狀態,不僅成功的保住了本土,還在兩次世界大戰中都成為戰勝的一方。而德國總是習慣於挑戰全世界,自然就成為了最後的失敗者。

作者:鐵騎如風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時殷弘《現當代國際關係史(從16世紀末到20世紀末)》

〔2〕邢來順、肖先明等《德國史》

〔3〕劉鑫《威廉二世研究》

〔4〕張濤《威廉二世「世界政策」失敗的根源及啟示》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