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一幅畫5元沒人要,他買下九千張,如今隨便一幅就價值上億


這個世界上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有才華的人並不缺少,缺少的是有眼光的人,有太多有才之人因無人賞識被埋沒。

就拿非常有名的畫家梵谷來講,生前根本沒有人欣賞他的畫作,甚至認為他畫的都是垃圾,沒想到梵谷去世後他的畫變得非常受歡迎,每一張都價值上億。

這種情況從側面也表現出了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的現實,能被伯樂發現並賞識的人實在是太稀少了。

而想要在大千世界中脫穎而出又談何容易呢?所以每一個有才之人的畢生夢想都是希望能有這麼一個人足夠賞識自己。

我們歷史上也有很多這樣被埋沒的千里馬,比如人人皆知的唐伯虎,雖然在現代唐伯虎很有名,但是在他那個時代唐伯虎不被賞識,窮困潦倒一生。

到了現代由於一些唐伯虎的影視劇讓這位歷史人物一下子名聲大振,但這已經意義不大了,唐伯虎至死都不能實現自己的理想抱負。

40年前藝術品不值錢,藝術家不被賞識

從古至今總有這麼一部分不被賞識的人,他們有的直到死亡都沒人欣賞,而有的比較幸運最終找到了欣賞自己的人。

古代畫家太過久遠很多都沒有相關記載,所以我們就拿近代或者是現代畫家來說,如今的時代確實是最好的時代,有才之人能夠從各種渠道來證明自己。

而幾十年前的時代就沒有這麼容易,甚至比千百年前的古代還要不容易,那個時候我們的國家正處於剛起步的階段,一切設施都不完善。

甚至連基本的溫飽都做不到,談何藝術這種高級玩意,所以那個時代的藝術家幾乎很少有混出頭的。

而已經小有名氣的藝術家們留下來的作品幾乎也不被賞識,因為大家口袋中的錢只夠吃穿用度,根本沒有多餘的錢花在欣賞藝術品上。

歷史博物館成立了「外賓服務部」,可接待外賓的經費不足,只能靠賣一些近現代畫家的字畫來補足空缺。

當時的字畫便宜到讓人無法想像,吳作人一張畫賣五元,劉炳森一張畫只有六毛到八毛,而齊白石、張大千、李可染這樣知名的畫家也不會超過十元錢。

在現代人看來五元一張畫很便宜,但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五毛都不見得有人買,更別提五元錢了。

人們寧願花五元錢吃一頓好的,也不會去買一幅畫,可想而知當時的藝術作品有多麼舉步維艱。

他一口氣買下九千張畫,如今隨便一幅價值上億

不過當時也有家庭條件比較好的人,許化遲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身家背景良好,所以能有資本豐富自己的生活。

當時的外賓服務部確實沒有多餘的資金,只能賣畫為生,即便是這樣也難以維持下去,所以要把剩下來的字畫處理掉。

可當時誰有能力接下這個爛攤子,畢竟這些字畫加一起數量也很多,幾乎很少有人有能力買下這些畫,許化遲不忍心這些名人畫作被隨意買賣,所以一口氣包攬了所有。

據不完全統計,許化遲當時買下了差不多九千張字畫,一共花了二十萬元錢左右,這個金額在當時已經是天價了。

即便是家庭條件良好的許化遲也捉襟見肘了,他也有過一段艱難的時光,幸好都熬了過來,這九千張字畫被許化遲收藏了起來,其中包括齊白石、張大千、蔣兆和等名人的字畫。

如今時代不一樣了,人們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好,有了多餘的資金陶冶自己的情操,也有更多人開始欣賞名人的字畫。

如今名人字畫的價值和幾十年前相比不能相提並論,當初許化遲買下的九千張字畫中隨便拿出一張就價值上億。

因為在這九千張字畫中有不少都是齊白石、張大千、李可染的作品,要知道這些名人的畫作都有市無價,許化遲搖身一變成了大家羨慕的對象。

時代不一樣,人們的思想也在轉變,誰能想到當初五元錢都沒人要的一幅畫,如今都價值上億,只能說人們的需求決定著一件物品的價值。

相關文章  她28歲升任正廳級,50歲官至青海省長,今年66歲依舊在努力奮鬥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