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與納粹和731戰犯合作人體實驗,受害者包括丹麥300多名孤兒


CIA在整個歐洲和東亞建立了秘密實驗中心,尤其是在日本、德國和菲律賓。

20世紀60年代,在丹麥哥本哈根的一家醫院,一場秘密進行的人體實驗成為311名孤兒永生難忘的夢魘。

數十年過去,實驗親歷者佩爾・溫尼克如今回想起自己兒時的遭遇,仍舊心有餘悸。近日,他通過一部名為《尋找自我》的紀錄片講述了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隨著影片播出,這場殘忍實驗的諸多細節和幕後黑手也浮出水面……

丹麥紀錄片《尋找自我》。圖源:央視新聞

秘密人體實驗

溫尼克沒有想到,自己會被這樣對待。

11歲的一天,他被帶進哥本哈根市立醫院的地下室。坐在冰冷的座椅上,溫尼克渾身被插滿了電極,尖銳刺耳的噪音不斷衝擊著他的耳膜。

多年之後,溫尼克在查閱了當時的文件和歷史記錄後才意識到,原來,當年的自己是一場旨在測試兒童是否存在精神分裂症的人體實驗的「小白鼠」,而幕後黑手竟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

「僅在第一年,該項目就獲得了340萬丹麥克朗(約331萬人民幣)和21000美元(約13.3萬人民幣)的資助。」溫尼克說,儘管明面上主要資金來自於「人類生態基金會」,但真正來源是CIA。

「這侵犯了我作為公民的權利。」溫尼克憤怒地表示,這並非他個人的故事,而是300多名孩子共同的故事。於是,他決定將自己的經歷拍成紀錄片,讓更多人了解這段幾乎被遺忘的歷史。

紀錄片一經上線,便在全球範圍內引發廣泛關注。今日俄羅斯、土耳其沙巴日報、伊朗法斯通訊社等世界多地媒體都對此進行了詳細報導。

在社交平台,也有大量網友寫下觀後感。有人表示:「自己在憤怒的同時並不震驚,因為真相就是這樣。」也有人指責:「如果他們可以對兒童進行人體實驗,那他們面對貧窮的國家和民眾時,還有什麼是做不出的?」

推薦文章  南方降水過程趨於減弱廣西湖南江西等地仍有中到大雨

網友評論

然而,CIA的「魔爪」不止伸向了丹麥。在20世紀60年代的加拿大,一群精神疾病患者也被送往一家位於蒙特婁的研究所,吉娜就是其中之一。

當時,因抑鬱被送至麥基爾大學艾倫研究所進行治療的吉娜,被迫捲入了由CIA資助的人體實驗。

每次在吃下醫護人員拿來的藥物後,吉娜都會感覺天旋地轉,她形容這就是「瀕臨死亡的感覺」。

1901年的加拿大艾倫研究所。圖源:衛報

思想控制計劃

其實,無論是丹麥還是加拿大的秘密實驗,都只是CIA人體實驗的一小部分。

據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報導,在冷戰初期,因懷疑「蘇聯試圖對美國洗腦」,CIA決定開展思想控制計劃(MK-ULTRA),以作為回應。時任CIA局長艾倫・杜勒斯認為,精神控制是掌控世界的關鍵力量。

思想控制計劃由化學家西德尼・戈特利布創建運營,從二十世紀50年代開始,一直運行至20世紀70年代。

化學家西德尼・戈特利布是CIA思想控制計劃的主要實施者之一。圖源:NPR

花費數年調查這一計劃的《紐約時報》記者史蒂芬・金澤表示,德國納粹醫生及其日本同行也被聘請加入,其中甚至包括臭名昭著的731部隊戰犯。

金澤表示,實驗一部分是在大學和研究中心進行,還有一部分是在美國監獄和日本、德國、菲律賓的拘留所中心進行。

推薦文章  本溪:石橋子派出所加強公共安全管理工作

美國歷史頻道報導稱,思想控制計劃的精神控制實驗試圖通過電擊、催眠、藥物、輻射等方式促成人類思想和行為的轉變,實驗對象包括自願參加者和完全不知情者,「這一項目通常以智障兒童、美國士兵、精神病患者、囚犯等社會中最脆弱的群體作為主要目標」。

懷特・布爾格是美國臭名遠揚的黑幫頭目,1957年,他在亞特蘭大監獄服刑期間成為了實驗對象。

「完全沒有食慾,產生了幻覺,房間甚至改變了形狀。」布爾格回憶道,「我經歷了可怕的噩夢,血從牆上流出,同伴變成了骷髏,相機變成了狗頭,我感覺自己快瘋了,我因犯罪而入獄,但他們對我犯下了更大的罪行。」

在生命的最後階段,布爾格才意識到自己被注射了LSD(一種強效致幻劑),而這正是CIA思想控制計劃的核心。

危害蔓延多地

金澤在《首席毒師》一書中詳細講述了CIA的思想控制計劃是如何在20世紀60年代將LSD帶到美國,並助長了它的使用。

當時,化學家戈特利布向CIA申請了24萬美元(約152萬人民幣)用於在全世界購買LSD,到貨後,他將這種強效致幻劑推廣至全美的醫院、診所、監獄等機構。

根據金澤的研究,當時,有許多不知情的受試者遭受了高劑量LSD的折磨。而「垮掉的一代」作家艾倫・金斯伯格、肯・凱西等人都是受害者。

美國醫生在進行LSD實驗。圖源:HISTORY

NPR評論稱,「諷刺的是,CIA企圖用迷幻藥操控人類,但卻助長了一代人叛亂。」

思想控制計劃帶來的嚴重後果還蔓延至全球多地。

據NPR報導,CIA在整個歐洲和東亞建立了秘密實驗中心,「尤其是在日本、德國和菲律賓」。

金澤表示,這一項目擁有美國政府特許的、類似「殺人執照」的權力,「CIA在美國和世界各地招收實驗對象,並讓他們遭受各種形式的虐待,甚至達到致命的程度。」

然而,這一切也只是CIA曾經犯下的罪行的冰山一角。

推薦文章  菲律賓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持續增加多地調高疫情警戒級別

20世紀70年代,當CIA的行徑被公之於眾,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將實驗紀錄損毀。在後續的國會調查中,一些CIA的工作人員還聲稱自己已經「不記得」這一項目的細節。

罪證可以被銷毀,但罪行帶來的傷害卻永遠無法挽回。眼下,不知還有多少受害者,活在過去的痛苦裡,得不到賠償,等不來道歉……

出品深海區工作室

撰稿深海獺編輯深海貝

z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