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顏薄命難道說的就是她嗎?


J是我的高中同學,她不是本地人,皮膚白皙細膩,五官精緻,披散著的長髮總是隨著她的腳步左右晃動,爽滑而且散發著淡淡的香味,身材凹凸有致,尤其那雙柔弱無骨的手,曾經還被街上美甲店的老闆娘,請去做過手模,幫著拍了一套新娘甲系列照圖片。

我們周圍的人,總是感嘆上天對她的垂青眷顧,她也清楚自己的優勢,況且家境優渥,亦精於裝扮之術,不要以為她只是個花瓶而已,其實她的學業也不錯,性格開朗,沒有女孩子的那種矯揉造作。畢業以後,我們都分配到了農村的工作單位,後面慢慢開始談起了戀愛,她結識了一個市法院工作的男生(具體細節略過,不是本文重點),都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了,男生去省城買新房的家具,路上遭遇了車禍走了,那段時間我們都不知道怎麼安慰她,那個男生有個弟弟,僅僅小他二三歲,也沒有處女朋友,二家大人一起合議了一下,就撮合他們倆在一起,把婚結了。

結婚以後過了幾年安穩日子,外人看起來他們倆也很幸福的感覺,有一次她例行體檢,查出來子宮內膜有病變,情況不太樂觀,治療不理想,可能以後會癌變。剛開始一二年,老公陪著往返省城外地複查治療,也不見有什麼明顯轉機,後來慢慢就懈怠冷淡起來了,去外地複查也不陪著去了,再到後來,慢慢不回家了,後面乾脆搬出去住了。這樣的日子,同學都沒有掉過淚(可能在背後沒人的地方哭過吧,我們看不到而已),她也沒有糾纏對方,也沒有靠病博同情,反正就是坦然面對吧,生活照舊,燙髮紋眉打扮的精精神神,對我們說,萬一哪天沒了,也不遺憾。

婚也沒有離,又拖了好幾年,那老公大概也有新的女朋友了,我們在商場碰到過,同學也不屬於多愁善感的類型,再加上我工作調動,離得遠了,對他們這個事情的走向動態了解的也少了,直到今天早上,接到她的電話,約我來這家茶屋,便出現了開頭的那一幕……J託我們這幾個老同學,幫她把現在居住的那套房子儘快出手,急售要全款。我問她發生了什麼?這麼倉促?她從包裡掏出一張報告單,上面是她老公的名字,我看到了最底下的二個字……原來他老公需要每個月服用12000的靶向藥物,缺錢,她才打算賣了房子為老公治病,畢竟這個人曾經是她初戀的弟弟。此刻我的內心五味雜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老天給了她幾乎完美的外表,也給了能和她美麗外表匹配的善良,卻讓她的生活經歷像傳奇小說一樣跌宕起伏,讓我們這些局外人都看得喘不過氣來,這個忙,我該幫,還是不幫?

相關文章  土木人,土木魂,土木都是人上人,剛畢業的你還能在工地撐多久?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