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工作真不是那麼好做的


有人會說保安工作還不簡單,只要是個人都能做保安工作,你如果是這樣說的話,那我告訴你,你是大錯特錯。要不然你來試試看,你沒有試試看你就沒有發言權,我是做保安做了這麼多年我是深有體會,尤其是學校的保安最不好做了,就在前天我們召開了一個保安的一個年底的一個工作會議,

在這個會上說了很多的問題,其實有很多問題都是相互矛盾的,也是我們所無法解決的事情,比如說吧。學校要求我們保安是不能脫崗不能離崗的,那麼還有另外一條就是說,保安應該要配合學校完成相應的工作,也就是說學校裡面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活,需要我們保安去處理,比如說通過下水道啊,接個電燈啊,很多事情都要我們去做,打掃衛生啊,但是和前面說的保安不能脫崗,很顯然這個是相互矛盾的,那麼前幾天我說了一個事情就是說老是喊我去幹活,那麼有家長送衣服來給小孩發現。這個保安崗亭裡面是沒有人的,他看到我們牆上有教育局的督導電話,那麼他就給教育局打個電話說這裡怎麼沒有保安呀,我說你這樣搞我不要被你害死啊,後來我打電話跟人家解釋就是說老是喊我去幹活了,我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呢?他要求我們要配合學校完成相應的工作,但是呢,你又要求我們不能脫崗,這是相互矛盾的一個地方。

另外昨天還說到另外一個事情就是說,他要求我們保安跟學生有互動,跟學生要有互動,跟學生打招呼之類的,但是呢,就要求我們保安和學生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他認為有些家長有可能會打電話投訴我們,說我們跟小朋友有一些什麼親密的舉動,你要這樣想,小朋友們好我們保安爺爺那麼對於小朋友來說。小朋友是祖國未來的花朵,我們愛護還來不及呢,並且我們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兩三歲的小孩我總不能說對他有什麼非分的想法,這不是,那我們用手摸摸小孩子的頭,這也是一種親暱的舉動,也是一種愛小孩子的一種舉動,並不存在說。並不存在說我對這個小孩有什麼猥褻的舉動,這不是我都可以做他爺爺了對不對?我們只是做保安,我們喜歡小孩對不對?所以這個也是相互違背的,就是說一方面要我們愛護小孩,跟小孩要有互動,另一方面呢,有要求我們跟小孩子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所以說很多東西都是矛盾的,大家現在知道保安不好做了吧。

開會我知道會不好,會無好會,沒有什麼好東西。但是我們又不能不參加這樣的會議,對不對?這些老師啊都是對我們雞蛋裡挑骨頭太麻煩了。並且他說外來人員要檢查蘇康碼行程卡。外地人進入本校又有48小時的核酸證明,但是這些東西根本就做不到,有些人不具備老師呢就將它寫歌,什麼防疫承諾書之類的東西,有些老年人進來以後字都不會寫,他們是來幹活的,手機都沒有,你讓他們提供蘇康碼行程卡,這又顯得有些太可笑了。

推薦文章  霸州包地老闆拖欠多名老人工錢:我承認,我在想辦法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