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快報

這個世界太瘋狂 鸚鵡都懂“概率論”了


新西蘭,一片溫潤如水的國土。有別於隔壁遍地有毒動物的澳大利亞,在這兒你甚至連條蛇都見不到。不過,這裡卻生活著一種“頑皮放肆”的獨特物種——啄羊鸚鵡(Nestor notabilis,當地人俗稱Kea)。

這個世界太瘋狂 鸚鵡都懂“概率論”了
大膽又頑皮的啄羊鸚鵡 | PetiDeuxmont / Wikimedia Commons

啄羊鸚鵡生活在新西蘭環境嚴酷的高山上,平日喜歡咬咬登山者的背包和鞋子,偶爾也翻翻垃圾桶,或者合作撬開門窗找食物,甚至把登山客鎖在山上的廁所。憑藉特有的好奇心和超高智商,啄羊鸚鵡在新西蘭家喻戶曉。不少科學研究都證實了啄羊鸚鵡的聰明伶俐——它們不僅會使用工具,還能順利通過許多智力遊戲測試。

最近,奧克蘭大學又設計了一套難度更高的智力遊戲,來考驗啄羊鸚鵡。他們想知道這些小傢伙會不會跟人類一樣,懂得統計推斷?結果發現:啄羊鸚鵡確實具有真正意義上的統計推斷能力!它們會估算事情發生的概率,並根據概率調整行為。這項研究結果於2020年3月4日發表在了《自然通訊》雜誌(Nature Communications)上。

估算概率,鸚鵡用的是哪種解題思路?

在測試中,研究人員將兩個罐子裝滿黑色夾子和橙色夾子,並且兩個罐子裡的黑色夾子數量不同。測試者雙手從兩個罐子裡各自隨機取出一個夾子並緊握手中,再讓啄羊鸚鵡選擇其中一隻手。若鸚鵡選中了握著黑夾子的那隻手,則獎勵食物;若是橙色,則不獎勵。

實驗發現,啄羊鸚鵡更傾向於選擇黑夾子多的罐子。也就是說,啄羊鸚鵡似乎懂得:如果罐子裡有更多黑夾子,那麼從裡邊取出黑夾子的機會更大,也就更有可能獲得獎勵。

咦?這不就是我們人類口中說的概率?

但是,這還不能完全證明啄羊鸚鵡具有真正的統計推斷能力。根據以往的研究,真正的統計推斷能力,是指運用物體數量佔總體數量的比例大小來推算概率,這是人類和猩猩的思考方式;而不是像卷尾猴那樣,只關心物件的具體數量多不多,而不能關心其占比大不大。也就是說,如果啄羊鸚鵡真的會統計推斷,它們會估算罐子里黑色夾子的佔比,而不是僅比較不同罐子里黑色夾子的數量。

於是乎,研究人員繼續設計對照實驗,檢查啄羊鸚鵡到底用的是哪種“解題思路”。結果顯示,當黑色夾子數量相同時,啄羊鸚鵡會傾向選擇黑夾子佔比更高的罐子。這說明,啄羊鸚鵡通過觀察物體在整體中的相對比例來推算概率,具有真正意義上的統計推斷能力。

加大難度:鸚鵡的概率推斷會考慮物理障礙嗎?

人類還有一項絕技,就是能注意到物理障礙的存在,且知道被障礙隔開的物件不應該算進概率之中。那麼,啄羊鸚鵡在進行統計推斷的時候,會不會也跟人類一樣,懂得將觀察到的障礙納入考慮?

在第二組實驗中,研究人員在罐子中間加了個隔板。測試者和鸚鵡都能看到隔板下方的夾子,但是伸手夠不到。

這個世界太瘋狂 鸚鵡都懂“概率論”了
加了隔板的罐子

結果,啄羊鸚鵡更傾向於選擇隔板上方黑夾子比例更高的罐子(即上圖中,d組右邊的罐子以及e組左邊的罐子)。這說明,它們在推斷概率時懂得隔板下方的夾子並不在統計範圍之內。跟人類相似,啄羊鸚鵡在進行統計推斷的時候,會綜合考慮物理阻隔。

“社會啄羊哥”,人情世故也懂得

在前面的實驗中,測試員表現得就像是個無情的“抓夾子機器”,完全不會干預抓取結果。可是我們知道,在現實的人類社會或動物種群中,一件事情的發生概率往往會受到人類或者動物同伴的影響。比如說,你去食堂打菜,如果知道哪個阿姨平時打菜多,那麼你就會更願意去她的窗口打菜。不過,啄羊鸚鵡能否意識到這些“社會”因素對概率的影響呢?

研究團隊再請來兩位測試員,一位扮演“偏袒”的角色,另一位扮演“隨機”的角色。 “偏袒型”測試員會特地從罐子裡取黑色夾子;而另一位則會別過頭去,隨機從罐子裡取夾子。實驗發現,儘管不同罐子裡的黑色夾子比例相同,啄羊鸚鵡卻更傾向於選擇那位“偏袒型”測試員。換句話說,啄羊鸚鵡似乎看穿了“偏袒型”志願者的心思,知道他特別執著於黑夾子。因而,研究者認為啄羊鸚鵡跟人類一樣,在進行概率推斷和選擇的時候會觀察並考慮到社會信息。

通過以上三組實驗,我們能夠看出:啄羊鸚鵡的統計推斷方式跟人類和猩猩高度相似,即以相對數量、而非絕對數量來推算概率,並懂得物理阻隔的存在,也會考慮到社會信息。這是我們第一次知道,靈長類以外的物種也具有概率推斷能力。

聰明反被聰明“誤”,高智商帶來了滅頂之災

啄羊鸚鵡的機靈,也給自己帶來了麻煩。它的中文名字“啄羊”,就很形像地描述了麻煩的來源。

由於長期生活在高山環境,啄羊鸚鵡並不挑食,肉類也在它們的食譜上。當一些牧民移居到高山地區,他們帶來的綿羊就成為了啄羊鸚鵡肥美的食物。 19世紀60年代開始,一些高山牧民抱怨自己養的綿羊身上總有很奇怪的傷口,另一些還目擊了啄羊鸚鵡如何攻擊綿羊、追趕綿羊直至精疲力竭、甚至摔下懸崖。

啄羊鸚鵡給高山牧民帶來了巨大的損失,當時的政府決定賞金撲殺啄羊鸚鵡。從19世紀60年代末到20世紀70年代,大約15萬隻啄羊鸚鵡被射殺或毒死。 1986年,政府立法保護啄羊鸚鵡,但還存在非法獵殺、偷捕。再加上外來引入的家貓等問題,如今新西蘭全境的啄羊鸚鵡只有約3000~7000只,被列為“瀕危”狀態。

除了啄羊鸚鵡,其他種類鸚鵡的日子也不好過。許多鸚鵡機靈可愛,加上會學人語,讓它們成為了受歡迎的寵物。

這給不少鸚鵡帶來了災難。由於人工繁殖難度大、成本高,而寵物市場需求巨大,盜獵走私屢禁不絕,導致許多鸚鵡品種在野外瀕臨滅絕。

事實上,很多中大型鸚鵡並不適合當寵物。它們不僅叫聲巨大,而且作為群居動物需要大量活動空間,以及大量陪伴。許多大中型鸚鵡後來都被伺主遺棄或冷落,最終患上精神疾病、拔光自己身上羽毛……

這個世界太瘋狂 鸚鵡都懂“概率論”了
可以合法養殖的虎皮鸚鵡,在中國人家中非常多見|Pixabay

人們常說:“喜歡是放肆,愛是克制”。如果我們真的喜愛這些高智商生靈的話,讓它們在大自然裡自由生活不是更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