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戲裡,「綠藤市民」等到了慶功宴,戲外,觀眾的評價好壞參半。一個數據佐證是,該劇豆瓣評分從8+降至7.3,不算高開高走,顯然留有些許遺憾。那麼,《掃黑風暴》怎麼爆了?

街邊出現小魚餛飩店,李成陽急忙下車,他走進去,看到熟悉的背影,要了碗豆沙餡餛飩。老闆娘轉身,驚訝地看著眼前一身警服的男人,「原來你是警察呀」,二人相視一笑。

《掃黑風暴》(以下簡稱《掃黑》)的結尾,以重逢的童話給全劇留下最後一抹暖意,一掃陰冷暗黑的壓抑氣氛。該劇開播期間屢次登上熱搜,視頻平台播放量超45億次,形成破圈效應,無疑是暑期檔熱度最高的國產劇之一。即便現在已經收官,餘熱還在。

劇中,以中央督導組專案調查十四年前的麥自立案為故事主線,以高明遠為首的黑社會團伙作惡危害綠藤市老百姓為副線,明暗相對,正邪交鋒,抽絲剝繭般掀起背後跨越十四年的巨大陰謀,展現國家打擊黑惡勢力的決心。

不過戲裡,「綠藤市民」等到了慶功宴,戲外,觀眾的評價好壞參半。一個數據佐證是,該劇豆瓣評分從8+降至7.3,不算高開高走,顯然留有些許遺憾。

《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那麼,《掃黑》怎麼爆了?

「激勵事件」和麥格芬手法

毫無疑問,《掃黑》的開頭即高能。一邊是中央督導組布局工作,一邊是案件重要證人薛梅被殘忍殺害;一邊是915專案組組長何勇審訊綠藤市「地頭蛇」馬帥,一邊是昔日好友李成陽成為了馬帥十幾年的幕後「軍師」,兩人無間道式身份成謎。

接風宴上各位官員各懷鬼胎、暗流涌動,高明遠反派形象初露……延續《心理罪》《白夜追兇》的一貫創作風格,《掃黑》中處處顯示出五百導演對懸疑劇作的嫻熟技法,「激勵事件」和「麥格芬」敘事手法的頻繁使用,讓劇集一開始就充滿嚼頭。

而「麥格芬」是電影敘事中的重要的表達手法,它是故事的發動機,推動整個劇情發展的重要動力,簡而言之就是故事核心衝突的起因,在希區柯克的懸疑片中經常使用。

《掃黑》中麥自立失蹤,妻子薛梅十四年不屈不撓地上訪,中央督導組的調查以此案作為切入點正式開始,麥自立事件成為全劇的「麥格芬」。薛梅失蹤,馬帥突然死亡,是全劇的激勵事件,一切謎團漸漸浮現等待撥雲見日的一天。

《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圍繞這些矛盾衝突,一張橫跨十四年的黑惡勢力大網徐徐展開。主人公李成陽被誣陷成「黑警」,隱忍十四年追蹤師父林漢死因的前因;孫興的美麗貸危害無數家庭,在黑惡勢力在保護傘的作用下,作威作福欺害百姓。深淵之內,暗流涌動。

直到中央掃黑督導組進駐綠藤市,好人被壞人壓制的僵局被打破,戲劇感拉滿,黑白勢力相互爭鬥,投石問路,一眾角色登台唱戲。用好萊塢的行話來說,主情節的激勵事件是一個「大鉤子」。這是一個激發和捕捉觀眾好奇心的事件。由於急欲找到戲劇大問題的答案,觀眾的興趣被牢牢勾住,而且能一直保持到最後一幕的高潮。

麥自立是怎麼死的?薛梅掌握了什麼證據?馬帥隱瞞了什麼?這些伏筆成功勾起觀眾的好奇心,事件迷霧重重,人物正邪難辨,信息量巨大,甚至許多觀眾在彈幕里表示「看不懂」。

《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胃口吊起來,卻不好收場了。

開頭一一埋下伏筆,順著零散的線頭往下,到中段逐步揭曉。徐英子姐弟被拖下水,成了黑惡勢力威逼下的無辜受害者。為了隱瞞孫興是高赫的身份,更多保護傘暴露,尤其是孫興與市局副局長賀芸母子關係確定之後,觀眾已經能夠大致猜測出後面的劇情。

敘事上進行懸念製造,靠的是打觀眾與劇中人的信息差。儘管劇情後端仍有懸念設置,比如是否挖得出屍體,高明遠是否還有能力逃脫,但與開頭相比,信息量少了,劇情節奏開始拖沓,沒有內容上的反轉撐起節奏張力。

相關文章  吳奇隆20年後再扮蕭十一郎,這部劇曾引起過不小的爭議

李成陽偶然看到望遠鏡對面的房間是馬帥的包房,在保險箱裡發現馬帥留下的證據。真相通過這種方式揭開,未免有些偷懶。一切都有了解釋,最後幾集板上釘釘不會有任何反轉。於是,開始從情感下手,大江犧牲、李成陽復職……

邪不壓正的套路為何屢試不爽?因為誰都喜歡讓童話變成現實。真相大白,沉冤昭雪,靠的是以情動人,觀眾與正面人物共情,滿足內心懲惡揚善的欲望。最後結局留有餘溫,現實意義大於劇作本身。

《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最後一分鐘營救」的緊張感

導演五百曾表示,這個作品最大的困難是如何處理真實案件。在前期看了大量的卷宗和審訊視頻後,主創決定把案件拆散,將碎片的細節放入故事主線,描述罪案不能是紀錄式的表達,也不能過度戲劇化。

《掃黑》將真實案件進行藝術化處理,鏡頭語言在紀錄式與戲劇化之間尋求藝術真實。其中,視聽上有不少亮眼的細節,對懸疑氛圍的營造具有電影感,放大了懸疑劇中的「緊張感」。

比如,受到刺激就耳鳴,是李成陽主觀心理的表達,觀眾與他立刻形成強烈的情感連接。以耳鳴作為觸發點,成為時空轉換的契機,連接回憶時空與現實時空。

《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劇中,李成陽幾次嚴重耳鳴,都與馬帥有關。得知馬帥掰斷手指,李成陽感到大事不妙,第一次出現嚴重性耳鳴,回憶起過去種種:師父林漢墜江、自己被誣陷為黑警、與馬帥的同甘共苦等等。碎片式閃回畫面,配合耳鳴聲,營造出奇異詭譎的氛圍,表達了李成陽內心的壓抑苦悶。

馬帥進搶救室,李成陽在手術室外再次回憶,通過搖鏡頭,將回憶里二人在醫院走廊的畫面與現實時空李成陽坐在椅子上的畫面接在一起,光影從暖色調變成冷色調,轉場運鏡巧妙。隨後,得知馬帥死亡,李成陽出現第二次嚴重耳鳴,加上畫面畸變,可以想見,李成陽遭受的打擊之大。

第三次嚴重耳鳴是在馬帥的追思會上。何勇告訴李成陽新的屍檢結果,馬帥是中毒身亡,李成陽成了頭號嫌疑人,在難以忍受的壓力下,他眩暈窒息。這幾處也是最具視覺表達的情節,將李成陽雜亂崩潰的內心視覺化。

《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劇中很多情節段落,通過交叉剪輯製造懸念,完美展現「最後一分鐘營救」的緊張感。最扣人心弦的一幕是結局的高潮部分——挖橋尋屍。督導組借開會討論挖橋事宜,實則是為李成陽挖橋拖延時間;李成陽連夜挖橋,卻遲遲沒有挖出屍體。懸念極大延宕,並在第二天得到雙倍放大。

高明遠派兇手殺陳建波,大江奮力保護陳建波;同時,李成陽正在做慷慨激昂的演講,試圖說服阻止挖橋的鬧事村民。再次交叉剪輯,驚心動魄。在李成陽和何勇爭執的時候,屍體挖出來了。這邊成功的喜悅,與大江犧牲的悲情交織,觀眾被牽動的情感在此刻釋放。

另外,某些情節與視覺細節的交叉剪輯,營造出心理蒙太奇的效果,即產生對比、隱喻等。如孫興為賀芸慶生這場戲,黃希進門目睹一切,孫興對黃希起了殺心,此時電視正在播放《動物世界》。孫興準備拔槍的緊張氛圍,穿插獵豹追逐羚羊的畫面,戲劇張力十足。

《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客觀的物理真實與主觀的心理真實都是真實,甚至藝術化表現的心理真實更能激發觀眾的思考。基於真實的藝術創造,源於生活,高於生活。正如導演所說,這部劇集的意義不僅在「推理」更在「警示」。慶功宴吃完了,餘味還在。

面孔:黑白之外的顏色

籠罩在綠藤市長達十四年的烏雲,在一個月內被得以清除,觀眾的情緒需要出口,五百把著力點落在了人物身上。

按照人物職業身份,可以將《掃黑》裡的角色分為公職人員、商人小販,還有平民百姓。其中,李成陽涉足黑白兩道,蒙冤最終平反,恢復警察身份。

相關文章  新建綠地面積7145.38公頃、公園157個,黑龍江發布「十四五」城鎮市政基礎建設發展規劃

故事要好看,那麼深淵之中的各方面孔,也要有點黑白之外的顏色。

李成陽十四年前是刑警,以黑警為由被處分,成為新帥集團總裁馬帥的法律顧問。出場時好壞難辨,馬帥打人進看守所,督導組調查的矛頭指向馬帥,何勇進行審訊,李成陽仍竭力保護他。十四年前,李成陽是不是被冤枉的?現在是好是壞?

《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老友相遇劍拔弩張,暗流涌動的官場也令人不斷猜測,角色的模糊性給本就複雜的劇情再添難度,更加懸疑燒腦,成為觀眾觀劇的一大樂趣。

隨著事件逐漸清晰,人物也逐漸豐滿。李成陽因師父林漢被蓄意謀殺,自己也被冤枉為黑警,始終想要查清真相。無依無靠的他多次受馬帥義氣相助,把新帥當成自己的家。他有著警察的正義感,同時也有通過道上方式解決問題的非法行為。新帥的禮賓部,實則是一群以暴力服人的彪形大漢,他們服從馬帥與李成陽的指示。

十四年來,馬帥沒犯過什麼大事,但十四年前隱瞞的事件卻成了致命傷。他無意捲入麥自立事件,成了董耀殺害麥自立的幫凶。新帥集團中的海總也是這樣,演戲威脅李成陽轉讓股份,受李成陽哄弄,貢獻出反差萌笑點。

更有人情味的角色是大江。他為人正直,舉報兄弟做非法交易,臉上被劃傷破相。他有著民間英雄的聰明,謊稱自己是董耀,綁架陳建波,套出真相。他的冷幽默,與李成陽插科打諢,在嚴肅中創造出喜感。

《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最後,為了保護重要證人陳建波,大江與殺手老寧殊死搏鬥,悲壯犧牲。既堅守了友情與正義,又完成了英雄救美的套路,成為悲劇性草根英雄。

同時,黑惡勢力也有軟性的一面,孫興給賀芸慶生,想要在母親那裡獲得存在感,暗示孫興的變態行為與原生家庭有關。《我們與惡的距離》裡,辯護律師王赦為殺人犯辯護,他的出發點是除了定罪之外,更重要的是知道為什麼犯罪。共情孫興不可怕,可怕的是只停留在唾罵的層面上。更值得思考的是:什麼是惡?為什麼作惡?什麼是善?又如何行善?

《掃黑風暴》「慶功宴」結束,但餘味還在

通過我們自己與一個虛構人物之間的同理感受,考驗並延伸自己的人性,這是故事的真正價值。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