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中秘密參戰的蘇聯空軍提供空中支持


避免公開捲入韓戰,是蘇聯一貫的立場和原則。戰爭爆發前,史達林就告誡金日成,如果遇到強大的抵抗,蘇聯一點也幫不上忙。韓戰爆發以後,為了表明自己與戰爭的爆發無關,蘇聯也沒有立即返回安理會,任憑美國操縱安理會通過了朝鮮北方「侵略」了南方的決議。面對美國對朝鮮的武裝干涉,蘇聯在表示譴責的同時又宣稱,這場戰爭是朝鮮的內戰,蘇聯不能採取任何行動。 「聯合國軍」越過三八線前夕,金日成懇求史達林提供直接的軍事援助,也遭到了史達林的拒絕。在朝鮮停戰談判的過程中,蘇聯多次向美國和中朝方面表明自己的非交戰方地位,拒絕直接參與談判。然而,這並不能反映蘇聯與韓戰的真實關係。韓戰作為冷戰初期兩大陣營之間一次大規模的軍事較量,對於蘇聯來說,完全置身事外不僅是不可能的,而且是不現實的。蘇聯雖然在表面上堅持自己非交戰方的地位,但事實上蘇聯空軍秘密參加了韓戰。

一蘇聯空軍提前出動

或許是由於蘇聯空軍真的沒有做好準備,或許是擔心空軍參戰會激化美蘇矛盾,也或許是對中國在出兵問題上態度不夠堅決的報復,在中國已經決定出兵朝鮮的情況下,10月13日,史達林在與周恩來的會談中竟然違背之前的承諾,[1]表示蘇聯空軍只能在中國人民志願軍進入朝鮮兩個或兩個半月後,為其提供空中掩護,且只能在中國境內保護志願軍的後方。在得知這一消息以後,中國政府緊急暫停了正在進行中的出兵準備工作,彭德懷火速趕回北京,重新商討出兵問題。最後在暫時沒有蘇聯空軍提供空中掩護的情況下,中國領導人還是做出了出兵朝鮮的決定。

面對美國空軍對中蘇朝邊境地區的狂轟濫炸,面對朝鮮人民軍空軍作戰能力的完全喪失,面對中國志願軍無空中掩護的作戰風險,蘇聯放棄了在志願軍入朝兩個或兩個半月後出動蘇聯空軍的想法,決定提前派蘇聯空軍殲擊航空兵師和國土防空軍高炮部隊參加韓戰,具體事宜有蘇聯國防部長華西列夫斯基元帥親自負責。根據俄國國防部戰史研究所解密的蘇聯空軍制定的援朝戰略方案文件,「為了重新培訓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空軍駕駛員,保衛中朝邊界和掩護中國人民志願軍進入朝鮮,蘇軍同意在滿洲(中國東北)創建蘇聯空軍作戰集群」。

11月1日,駐紮在瀋陽和鞍山機場負責東北邊防的別洛夫航空兵師,奉命出現在鴨綠江上空,打響了韓戰第一次真正的空戰。蘇聯駐華軍事總顧問扎哈羅夫大將在11月2日給史達林的電報中,匯報了蘇聯空軍作戰的情況。報告說,「在安東[3]-新義州地區今年11月1日的戰鬥中,我們的飛行員用米格-15飛機擊落兩架F-82飛機,另兩架飛機是被高射砲擊落的。共擊落4架飛機。在空戰中,我方沒有損失」。 「米格-15飛機從瀋陽和鞍山兩個機場起飛。每個機場共起飛8個架次。」同一天,由蘇聯訓練完畢的26名朝鮮飛行員和24架雅克-9飛機在安東組成的朝鮮飛行團,有「8架飛機,首次在安州地區執行戰鬥任務。在這次戰鬥中,擊落兩架B-29轟炸機和一架野馬式戰鬥機。有兩架雅克-9飛機未能返回」。[4]美國當時並沒有意識到蘇聯空軍已經參戰,認為這次戰鬥是殘存的朝鮮空軍所為。為了徹底摧毀朝鮮空軍的戰鬥力,隨後又向安東-新義州地區進行了轟炸。 11月8日、9日和10日,蘇聯飛行員分別擊落「聯合國軍」的F-80戰鬥機1架、F-47和F-80戰鬥機各1架、B-29型轟炸機1架。 11月14日,8架蘇軍的米格-15戰鬥機與美軍20架F-80戰鬥機和40架B-29型轟炸機組成的龐大機群空中相遇,蘇聯飛行員在衝散敵機編隊之後,集中火力擊落3架B-29型轟炸機,自己沒有任何損傷。僅1950年11月上半月,蘇聯飛行員就擊落「聯合國軍」的飛機23架。蘇聯空軍的出現,「對聯合國軍的空中優勢形成了潛在威脅,更為重要的是,這意味著蘇聯空軍正式介入了韓戰」。

蘇聯空軍秘密參戰以後,為了加強對參戰空軍的領導和指揮,蘇聯組建了由空軍中將別洛夫(Belov)指揮的第64獨立殲擊機航空兵軍,下轄第28、第50、第151殲擊航空兵師(1951年2月第28、第50殲擊航空兵師奉調回國,第303、第324航空兵師奉命參戰),每個師下轄兩個殲擊航空兵團,從瀋陽、鞍山兩地轉駐中朝邊境的安東機場,負責保衛鴨綠江上的橋樑、發電站和大壩,保衛中朝邊境以南75公里之內的交通線和飛機場。為了增強蘇聯空軍的戰鬥力,史達林還建議增派120架米格-15飛機,分兩批來華,增加到別洛夫的航空兵軍中,並成立了由空軍中將克拉索夫斯基(Krasovskii)領導的指揮部,負責指揮蘇聯空軍在朝鮮的全部作戰行動,培養中朝空軍的新生力量。 11月15日,蘇聯駐東北軍事顧問扎哈羅夫向周恩來轉達了史達林的建議,並與周恩來商定,蘇聯空軍除了可以使用安東、瀋陽、鞍山、遼陽機場外,可在安東附近再修一個供蘇聯空軍使用的機場。同一天,毛澤東致電史達林表示同意,並且稱讚「蘇聯飛行員在空中表現出了英勇氣概和強大威力,他們在最近12天內,擊落了23架入侵的美國飛機」。

蘇聯空軍雖然在整體實力方面與美國空軍差距較大,飛機和飛行員的數量大大少於美國,技術裝備和後勤服務也大大落後於美國,但蘇聯空軍的參戰對於韓戰的影響還是十分明顯的。特別是蘇聯空軍使用的米格-15新式戰鬥機,在與美軍造價昂貴、機組人員達10人以上、被稱為「空中堡壘」的B-29戰略轟炸機的交鋒中,多以美軍機毀人亡的慘重後果而告終。再加上地面防空火砲的配合,美國轟炸機在目標區停留的時間被迫縮短,轟炸的高度被迫提高,投彈的準確度大大下降,開戰以來美軍空中優勢受到了嚴峻挑戰。截至1950年12月底,參戰兩個月的蘇聯第64獨立殲擊航空兵軍,共出動飛機1200多架次,空戰40多次,擊落擊傷敵機61架,只損失飛機7架,僅5名飛行員陣亡。

為了防止洩露蘇聯空軍參戰的消息,第64航空軍制定了嚴格的參戰紀律。首先是參戰飛機的作戰範圍和行動的嚴格限制,如最初的行動範圍僅限於保衛瀋陽、鞍山、安東和吉安等東北行政、工業和經濟中心,執行對鐵路樞紐、橋樑電站和部隊集結地的保護任務。志願軍收復三八線以北的失地之後,才允許蘇聯飛機進入朝鮮境內100公里的空域巡邏或擊截敵機,以保障中朝運輸線的暢通。蘇聯飛機不准在海面上空飛行,不准攻擊美國海軍船隻,不准追擊受傷和油料即將耗盡的敵機,只准在己方控制區域上空作戰,要絕對避免蘇聯飛行員被俘。其次是對飛行員和飛行裝備的嚴格限制。參戰的飛行員一律穿中國人民志願軍的服裝,佩戴志願軍徽號和符號,參戰飛機和地勤車輛均改塗了志願軍中國飛機或朝鮮飛機的顏色。戰鬥中飛行員不許講俄語,不准在海面上空飛行,不准攻擊美國海軍船隻,不准追擊受傷和油料即將耗盡的敵機,避免因飛機被擊落或飛行員被俘走漏消息。由於蘇聯空軍有嚴格的作戰空域限制,僅僅在在鴨綠江上空參戰,因此在中朝軍隊的戰線不斷向南延伸的情況下,蘇聯空軍就無法對中朝軍隊的後方補給線提供空中掩護。在中朝方面的強烈要求下,為了保障後方補給線的安全,蘇聯同意從1951年1月10日起,出動兩個空軍師,掩護輯安至江界、安東至安州的兩條鐵路運輸線。即便如此,由於江界距離中朝邊界不足百里,安州距離朝鮮西海岸太近,蘇聯仍禁止自己的空軍在沿海40公里以外作戰,所以蘇聯空軍在參戰初期的作戰範圍尚不能為中朝軍隊提供高效的後勤保障和空中支持。

相關文章  開山採石炸出千年古墓,墓內陪葬品奢華,墓主身份成謎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