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通知下達,獨臂老兵從倉庫庫長變成了副司令,週總理親自接見


每逢國慶節,北京的大街小巷總是張燈結彩,熱鬧非凡。第一次來北京的蘇魯被大街小巷的風景吸引,目不轉睛地看著車窗外,一邊看風景一邊讚嘆不已。

車開到中南海門前,早有穿著禮服的衛兵在那裡列隊等候。一位同志為他拉開車門,蘇魯穿著軍裝,用左手扶了一下車門門框,走下轎車。走到懷仁堂,蘇魯停下了腳步。他用左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然後才邁步走進禮堂。

圖一開國將帥授銜儀式

他是蘇魯,受主席和總理邀請,來到中南海懷仁堂參加授銜儀式。今天,他被正式授予少將軍銜。可就在幾天前,他還是一名殘疾庫工。他從沒來過北京,也從沒想過會成為新中國的少將。

壓在鬼子頭上

圖二蘇魯的家鄉

蘇魯原名蘇達餘,家住湖南省瀏陽縣。當年,他的家鄉非常貧窮,年紀大的人為地主做佃農謀生,年輕人則紛紛背井離鄉,去大城市打工,以補貼家用。

蘇魯是家裡的男丁,他小的時候為地主家幫工。可是地主根本不會可憐這些窮人,反而處處壓榨他們。蘇魯一家經常吃了上頓沒下頓,小小的蘇魯從來不知道「吃飽」是什麼感覺。

圖三工人運動

15歲那年,他與自己的同鄉王震商議,打算去長沙打工掙錢。長沙是大城市,掙錢的機會多。他們兩個租了一輛人力車,既拉人又拉貨,沒日沒夜地出力幹活,卻也只能勉強維持生計。

倘若後來他們沒遇見毛主席,興許他們會成為現實版的「駱駝祥子」。那時候,毛主席正在長沙宣傳革命思想,組織工人運動。具有反抗意識的蘇魯很快接受了先進的思想,積極投身到工人運動中,成為了工人運動中的骨幹。

圖四毛澤東

正當他以為窮人的命運即將改變時,如火如荼的工人運動引起了長沙當地軍閥的注意。他們不允許有人提出對軍閥統治不利的言論,大肆抓捕參加過工人運動的人

工人沒有武裝力量,面對軍閥的打壓,許多人都被抓捕。為了保存革命實力,蘇魯選擇返回家鄉,並在那裡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長沙工人運動的挫敗讓他明白,貧窮的人想要為自己爭取利益,就必須拿起槍桿,勇敢地向壓迫他們的人發起挑戰。

1929年,同鄉王震也返回家鄉。蘇魯向王震訴說了自己的想法,兩人一拍即合。他們在淳口一帶組建起遊擊隊,蘇魯擔任司務長。從此,蘇魯正式開始了自己的戎馬生涯。

圖五遊擊隊

抗戰爆發後,在第二次國共合作的大背景下,國民黨將領閻錫山在太原舉辦了軍事幹部培訓班,以提升軍隊的戰鬥力。培訓班裡的大部分學員是共產黨人,他們只願意聽從黨的領導,不想聽這位「閆長官」的命令。

他們想趁培訓班的教員們不注意,偷偷溜走,卻被薄一波逮了個正著。薄一波知道他們有怨氣,挨個與他們談心,想要說服他們留下好好學習。到了蘇魯這裡,薄一波問他:「你叫什麼名字?」

相關文章  她離婚只要4個女兒凈身出戶,丈夫譏諷:能養大,你拿我手心煎魚

蘇魯正因走不掉了而悶悶不樂,聽到薄一波的問話,含糊地說:「蘇達餘」。

誰知,薄一波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哈哈大笑起來。 「你叫什麼?蘇大魚?哈哈哈,怪不得你要溜,原來是條大魚! 」薄一波對蘇魯說你還是改個名字吧,這個不好聽。

圖六蘇魯與戰友們

蘇魯一聽,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 「大魚」這名字確實不好聽,但是改一個,改成什麼呢?

薄一波說:「我看你這條大魚乾脆壓在日本鬼子頭上吧,那不就是『魯』字嘛,你就叫『蘇魯』」。

蘇魯,蘇魯,這個名字好!如今抗戰正是關鍵時候,自己的目標就是打鬼子,壓他們一頭,讓他們不能在中國人的土地上胡作非為!蘇魯高興地接受了這個名字,對在場的人說:「以後就叫我『蘇魯』! 」

「讓我去」

在太岳軍區一分區任司令員的蘇魯,帶領自己的隊伍屢建奇功,被人們稱為「虎將」。後來一分區被合併,蘇魯沒有要求升遷,反而要求回到自己曾經待過的二十五團繼續做團長。他的同事不理解他,認為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去做總司令。可蘇魯卻說:我的目標就是打鬼子,在哪兒都行,我不能讓組織為難」。

雖然在提拔升遷這種事情上蘇魯毫不在意,但是一旦有敵情,蘇魯總是最先挺身而出的那一個。作為一名身經百戰的將軍,蘇魯深知,想要打贏戰鬥,指揮官不能只坐在指揮所裡,一定要親自到戰場上觀察敵人的動向,以便及時掌握真實的戰況。

圖七蘇魯

因此,一有機會,蘇魯總會提著自己隨身的手槍,前往戰鬥最激烈的地方。有時候,指揮所裡的領導們對於如何作戰意見不統一,蘇魯在做決策時,一定要大喊一聲「讓我去看看」,然後親自去觀察戰場的情況,再決定採取哪種觀點。

在遇到危險時,蘇魯也沒有領導的架子。他認為,自己是領導,更應該沖在前面,身先士卒。如果連領導都退縮了,那戰士們肯定沒有鬥志。

「讓我去」成了蘇魯的標誌。戰士們知道蘇魯捨生忘死,非常敬佩這位領導,但也常常為他的安全擔憂。

1949年4月,太原會戰爆發。那時的蘇魯已成為解放軍184師的師長。他的隊伍奉命搶奪紅房子據點,為後方大部隊發動進攻掃除障礙。

圖八戰士們在英勇作戰

敵人知道太原城高池深,必定會牽扯解放軍許多精力,因此將兵力收縮在紅房子一帶。這裡的地形開闊,缺乏掩體,易守難攻蘇魯帶領184師強攻數次,卻沒能拿下據點。眼看後方部隊已經臨近,如果再拖,太原會戰整體作戰節奏就被打亂,解放軍可能陷入被動當中。

蘇魯心急如焚,他決定親自帶領突擊隊員到前線作戰,為184師殺出一條血路,拿下紅房子據點。他選了一批勇士,舉著槍,對其他領導說,「讓我去! 」

相關文章  秉承英烈精神,奮進時代征程

前線到處都是屍體和彈坑,從營地到據點中間有很長的雷區。工兵連的戰士在隊伍最前方小心翼翼地進行排雷作業,蘇魯帶領著其他戰士緊跟在他們身後。

排雷的戰士剛剛排除了兩顆地雷,大家都鬆了口氣。突然,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傳來,走在前面的排雷戰士頓時被炸得血肉模糊。還沒等蘇魯反應過來,敵人埋的連環雷紛紛開始爆炸,蘇魯和突擊隊戰士被熊熊火焰吞沒,漫天都是泥土與血肉,許多戰士倒下了。

疼痛使蘇魯的頭腦更加清醒,他的右手手臂已經變成了一灘血肉。看著倒下的戰士,蘇魯悲憤交加,對剩下的戰士們大喊:

同志們,為戰友們報仇,沖啊!

沖啊!沖啊! 」「報仇!」突擊隊隊員們的呼喊迴蕩在戰場上,戰士們迎著敵人的砲火,瘋了一般地撲向紅房子據點。 184師的其他戰士看到這樣的場景,紛紛沖向戰場。一名戰士倒下了,立刻有新的戰士衝上來。就這樣,184師將戰線一點一點向前推進,硬是攻下了紅房子,將裡面的敵人一網打盡。

圖九「獨臂戰士」蘇魯

蘇魯帶領184師為大部隊取得了太原會戰的先機,為解放戰爭的勝利埋下伏筆。戰鬥結束後,軍醫和救護員來戰場上尋找負傷的戰士,在一個很深的彈坑中找到了昏迷的蘇魯。

救護的同志喊了他幾聲,蘇魯甦醒過來。同志們讓他躺在擔架上,但是蘇魯卻堅持自己走回去。他讓救護的同志把擔架留給傷勢更重的戰士,自己忍痛拖著斷了的手臂往營地走。他一邊走,右手手臂上的血肉一邊掉下來,在地上留下長長的血痕。

可是蘇魯此時卻很興奮。他看見後續衝鋒的部隊,舉著自己完好的左手給他們加油鼓勁,為他們高聲吶喊。

到了醫院,醫生說他的右臂已經壞死了,必須截肢。就這樣,他成了一名殘疾老兵。治療結束後,他返回部隊,曾經的戰友看見他空蕩蕩的袖管,都默默地流淚。可蘇魯卻拍拍戰士們的肩膀,對他們說:我還活著嘛,一條胳膊一樣革命! 」

「召必回」

蘇魯還想在部隊中工作,可是他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再上前線,於是部隊讓他負責後勤工作。蘇魯兢兢業業,到1955年,組織考慮到他的身體狀況,想安排他離休。

圖十抗戰時期在蘇魯支隊工作的部分同志合影

其實,離休並不意味著徹底脫離組織。在那時候,只有對黨和國家有特殊貢獻的領導幹部,才能享受離休待遇。享受這種待遇的領導幹部,可以不用繼續在崗位上工作,但是依舊享受國家給予的種種待遇。這是黨和人民對他們無私奉獻的回報和褒獎。

接到這個安排,蘇魯並沒有太高興。他在戰場上作戰十幾年,無論如何也不想做一個只得到不奉獻的「老幹部」。可是另一方面,如果自己要求不離休,自己的年紀大了,年輕人沒有上升的機會,這樣不利於軍隊建設。

圖十一中央領導人接見蘇魯

他左思右想,向上級匯報說:我想去看倉庫,不願意在家休養,什麼都不干」。

省軍區的領導受到他的申請後,也犯了難。管理倉庫雖然也需要人,但是蘇魯是正師級幹部,讓他去管理倉庫,屬於降級,這不是委屈他了嗎?因此,省軍區的領導並沒有直接回應他的請求。

蘇魯見自己的請求沒有音訊,以為是組織上不信任他,就再次匯報說:「我是真的想繼續為部隊工作,看倉庫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不在意職務的事」

圖十二軍械倉庫

在他的再三請求下,上級安排蘇魯管理解放軍軍械部第495倉庫,並任命他為庫長。從那之後,他來到太原東山的剪子灣工作,並在這裡住了一下來。

山西地區的倉庫都建在窯洞裡,軍備數量多,整個倉庫分成好幾個窯洞。倉庫長除了在調動物資的時候需要監督、記錄外,還要每天巡邏,查看軍械的情況,看是否有損壞或受潮等情況。

這些工作聽起來輕鬆,實際上卻很瑣碎。想要巡查完整個倉庫,要走很遠的路,每天還有站很久。一些比蘇魯年輕的管理員都吃不消,可是蘇魯卻風雨無阻地每日都完成這些工作。

一位同在倉庫的戰士曾說,他見過許多庫長,在這裡工作一段時間後,都選擇離開。可是只有蘇魯,自從來了之後,每天都任勞任怨,從沒想過選擇離休。蘇魯的一些老戰友已經離休了,勸他別做這麼辛苦的工作,還是回家享受天倫之樂比較好,可是蘇魯卻拒絕了。

蘇魯只有一條手臂,他在檢查軍械的時候,總比別人要困難些。有時候,檢查物資情況需要爬高上低,蘇魯從來不讓別人替自己,總是自己慢慢地完成這些工作。一遇到颳風下雨的天氣,蘇魯會連夜起來檢查倉庫有沒有漏水點。

圖十三周恩來

1955年9月,蘇魯正在倉庫巡邏,突然,一名戰士跑進倉庫,在門口大聲喊他。聽戰士語氣焦急,蘇魯猛地緊張起來:難道說,又有戰事了?

他急忙放下手頭的工作,快步來到門口,急切地問那戰士:「怎麼了?」

戰士說:「緊急通知,讓您馬上去北京!

圖十四周恩來與授銜少將一一握手

蘇魯猜想大概就是有戰事,需要他這樣的老兵了。儘管身有殘疾,家中還有妻兒,蘇魯簡單與他們交代一番,就決定立刻去北京。他抱著「召必回」的信念,毫不猶豫地準備重回戰場。

圖十五授銜少將受邀到天安門城樓觀禮

到了地方才知道,原來是毛主席和周總理邀請他去北京參加授銜儀式,要授予他少將軍銜,還邀請他參加國慶觀禮。知道他管理倉庫工作辛苦,總理任命他為山西軍區副總司令。

儀式上,週總理親切地握著他的左手,對他說:「蘇魯同志,你為人民立了功!」蘇魯感謝週總理,並說:我做得還不夠多」

「廉頗雖老,飯一斗,米十斤,被甲上馬,尚可用」。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