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長安道》一場人性的精彩博弈,片中範偉角色堪稱完美


影片;長安道導演:李駿編劇:李駿/丁小洋/海巖主演:範偉/宋洋/焦俊豔/陳數型別:劇情/懸疑/犯罪製片國家/地區:中國大陸語言:漢語普通話上映日期:2019-11-15(中國大陸)片長:113分鐘又名:長安盜IMDb連結:tt11203678

為破獲一起大型國寶失竊案,身為刑警的趙紅雨(焦俊豔飾),為了調查親生父親萬正綱(範偉飾)的現任妻子林白玉(陳數飾),在搭檔邵寬城(宋洋飾)的掩護之下,到其身邊臥底。就在案件得以水落石出之時,這批國家寶藏竟在警察的嚴密監控下不翼而飛,林白玉也突然失蹤…身為歷史學教授的萬正綱遭到警察懷疑,作為女兒的趙紅雨決心找父親探詢真相,卻不料陷入一場更大的危機。是夫妻反目成仇引發的悲劇?還是父女冰釋前嫌時突遇襲擊?在邵寬城的調查下,隨著真相浮出水面的,是一場真正關於人性的博弈,《長安道》的出現對於電影市場來說也是十分有意義的,首先這是一部主打情感懸疑的型別片,相比以往更多在劇作結構、氛圍營造上體現懸疑感的影片,在型別突破上實現了創新,影片將情感內容的展現、情感主題的表達等緊密嵌入型別片的敘事結構、人物塑造等方方面面,這樣更能夠引起觀眾的共鳴與反思。與此同時,這部影片還集結了影帝範偉、實力派演員宋洋、靈氣女演員焦俊豔及國民度頗高的陳數,這幾位演員的演技都是有口皆碑的優秀,而此次在《長安道》當中他們同臺飆戲,對於觀眾來說可謂一次酣暢淋漓的觀影體驗,在眾多好評當中也可以看到大家對於這些實力演員的表現讚不絕口,而且在範偉演繹影片男主萬正綱之後#渣男該不該被原諒#等話題也成為微博上的熱議話題,可見影片也算成功破圈了呢。

《長安道》一場人性的精彩博弈,片中範偉角色堪稱完美

除此之外,《長安道》更在人文關懷層面有著深刻表達,例如對於人性多面的呈現、對於現代社會環境下知識分子內心的剖析、對於原生家庭的情感探討,在多個角度上有著對於現代社會生活的反照與思考,從而引發觀眾對於現實生活的自我反思。綜上而言,《長安道》其實擁有其在創作層面和社會方向上的不同意義,對於這樣的影片我們自然應該給予肯定和鼓勵,因為在這部影片背後,不僅凝聚著所有電影創作者的心血,更是他們奮鬥精神的最終結晶,他們對於題材的突破性嘗試、對於社會現狀的關懷與思考等都融入了影片當中,所以對於這樣一群人、對於這樣一部作品來說,它不應該被忽視,它其實需要更多的支援和信心。中小體量的影片本就生存不易,但是整個電影市場的完善與發展並不是只依靠大片的,中小體量影片的豐富與多樣發展也同樣重要,畢竟你好我好才是大家好嘛。而且對於影片背後的創作者來說,身處殘酷競爭當中的他們也更加需要來自觀眾、來自行業的鼓勵,有了認可他們也才有信心繼續堅持創作、繼續在這片市場上耕耘

劇本比執導優秀,能夠兼具敘事跟人物。尤其把原著內容壓縮在兩小時的體量裡,非線敘事將各組時空有效穿插組接,結尾這一翻兒翻的不錯,人性和情感的戲眼全在範偉老師身上了。但是拍得還是太電視感了,有些關鍵情節點又巧合得過於順理成章,範偉有些臺詞設計只是取悅觀眾的,總覺得好多方面都差了一口氣。作為近5年來唯一一部能在大銀幕上看到的海巖電影,整體還是不錯的,特別是四位主演之間的化學反應還是挺強的。再一次被範偉老師的演技驚豔到。將一位對女兒懷有愧疚之情,被妻子長期背叛造成的懦弱、壓抑、變態,刻畫的入木三分。宋洋也是亮點,可以看出,他的演技的不斷突破與轉型。作為中國獨有的盜墓題材犯罪懸疑片,其實更應該改編成電視劇,但影片的電影感還是有的,非線性敘事層層推進劇情,像放大鏡一樣,將幾位主演複雜的人性一一進行解剖。

《長安道》一場人性的精彩博弈,片中範偉角色堪稱完美

電影將視角聚焦於家庭關係中,以糾葛的人物線帶出文物盜竊案件,並同時進行還原昇華。對觀眾而言,這更像是一部非濃厚犯罪氣息的強劇情犯罪片。片中著重對「人」進行塑造描寫,以細節飽滿人物。如萬正綱與邵寬城,毫無關係的兩代人,僅通過服裝安排一事人生映象感就被塑造完整,足以看出李駿對影片把控得遊刃有餘。這樣說《長安道》其實更像是在為觀眾上一堂課,這堂課以最貼近生活的方式講出,途中有歡笑、有揪心、有警示,最終還會摸摸你的頭告訴你,其實一切都好,善惡終有歸處,人心終究善良。說到倒賣文物,其實不只是賣文物,相當於賣國學,賣國,忘了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了?忘了那是國恥,倒賣文物牟利的,都應該以叛國罪論處!現在有多少華夏民族的文明在外流浪,那是國恥,連國恥都遺忘的那些雜碎你們還是人嗎!現在國家有實力、還有那些願傾盡所有都想讓古玩歸國,因為那和人落葉歸根是一個道理。劇中的父親愛自己勝過於愛女兒,為了名聲和地位眼睜睜地讓自己女兒死去,最後那裡其實父親對女兒還是有很大的誤解,如果能早一點兒解決結局也就不會這樣了,但是依舊很難想象在趙紅雨感覺到父親不想救自己時多麼絕望,趙紅雨死去時又是多麼失望,在看完之後我就一直心疼趙紅雨明明那麼美好的一個女孩,劇中趙紅雨有一個背影的鏡頭哪個鏡頭裡Sunny灑在穿著白襯衫和牛仔褲的趙紅雨身上,乾淨又美好,死時白襯衫上染著大片鮮血,每次想到都好難受。其實人性面前每個人都在經受著考驗與煎熬,包括愛情,親情,在絕對的誘惑與抉擇中每個人有可能都是足夠的自私自利,劇中人物在欺騙與利用的愛情中選擇親情,可又在名利與生存中捨棄親情。感謝演員飽滿刻畫下的淋漓盡致,深刻暗示著生存之道與利益衝突,也希望看到此片的人都有足夠的自我認知自我剋制,讓人生不留遺憾充滿幸福!

從型別角度而言,這部懸疑犯罪電影傳遞出了不同於大多數常見同類項的氣質。很大程度上,這拜電影的劇作所賜,元素豐富,糅合得也較為成熟。人物情感與影片主題互相纏繞,達成了層層深入的效果。影片採取了多線碎片化的敘事策略,而且在開頭就揭示了女主角趙紅雨(焦俊豔飾)死亡的最終結局。一樁「事先宣告」的慘案發生,觀眾必然會意識到開頭來自趙紅雨父親萬正綱(範偉飾)的口述並不靠譜,不同版本的真相有待揭曉。視角在之後便開始輪轉——原來,趙紅雨的出現是為了破獲一起大型的盜墓失竊案。她負責調查父親的現任妻子林白玉(陳數飾),在搭檔邵寬城(宋洋飾)的掩護之下,到其身邊臥底。但就在案件得以水落石出之時,這批國家寶藏竟在警察的嚴密監控下不翼而飛。事件陷入謎團,並在最終導致了悲劇的發生。如果說大多數懸疑犯罪片都會強調案件本身的包裝,會將重點放在案件的前因後果和層巒疊嶂的敘事結構上。那麼《長安道》則是一部蠻特別的「異數」,它的前因後果在開頭就擺在了我們面前,主打的內容更適合被看作是「從情感出發的懸疑」。某種意義上,這是反型別的創作——在扣人心絃的案件之中,編導放棄了將重心放在警方破案的抽絲剝繭上,而是把人物面臨的多重困境擺到我們面前。相比於導演李駿的上一部作品《驚天大逆轉》,《長安道》有了些許進步。《驚天大逆轉》很像一部標準化的「南韓犯罪片」,有著工整的同時也挺好猜的劇本,概念亦並不複雜。但《長安道》則顯然不是靠「逆轉」就能簡單說得清楚的。在人物關係(尤其是這對父女關係)的設計上,《長安道》採用了一種相對極端的設定。趙紅雨憤恨父親在十多年前拋下自己和母親,對他的情感是複雜的。

再次重逢,萬正綱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去盡力補償女兒,趙紅雨則因身份的特殊而陷入掙扎,要在法理與人情中作出抉擇。我們可以看到,《長安道》中既包含了當下社會頗受熱議的「原生家庭」問題,諸如父女代際之間親情的隔閡;又塑造了萬正綱這麼一個鮮活的「油膩中年知識分子」形象。前者的話題性無需多言,在影視作品中是頗為常見的,相比之下,後者更加值得被說道說道。萬正綱這個人物形象,是一個極富戲劇衝突的核心角色,代表的其實是我們上一輩的知識分子。他們在這幾十年中,人生不斷地離析、重組,並且與子女產生了非常強烈的理念衝突。這構成了影片推進的前提,其中所顯露出的,既是萬正綱的自我審視與中年危機的「雙重圍困」,也是新一代年輕人所要面對的問題源起。作為一位看似「一心學術」,實則只在乎自己的面子、形象的歷史學教授,萬正綱的人物形象頗具典型性。在影片中,他的為人與處世方式不斷地轉變,而當我們深究起這種轉變的原因,卻又現實無比。對外,他是受人尊敬的著名學者,但外人看不見的內在真相,卻全是千瘡百孔。一方面,他自己的節目《唐史講壇》收視不佳,即將被砍,與電視臺的合約馬上到期,事業上可謂「萬馬齊喑」;另一方面,他在家庭中也要忍受來自女兒的敵對、來自妻子的明槍暗箭,家庭地位岌岌可危,甚至連尊嚴都在丟失的邊緣。於是乎,他才會滑向犯罪的深淵。但最令人震驚的,還是他在面對深受重傷、快要死去的女兒時,產生「救與不救」的兩難選擇。那一刻他的「失神」與逼問女兒到底會不會報警,擊中了我。不難看出,萬正綱的可憐與可恨之下,是過時的知識分子在這個時代的尷尬。當下時代的轉向就從此中也得以詮釋——知識在後現代狀況下變成了一種商品,它的衡量價值徹底地發生了改變。有人能適時合宜地將自己進行「包裝推銷」,獲得灰色收入,但他們也很容易會陷入歧途甚至不堪的境遇之中。對萬正綱而言,名譽、面子是重中之重,令他不惜犯下大錯,也要維護到底。這種複雜的人物形象,很難想象現在除了範偉老師外,還有誰更適合出演。上一次在影院中看範偉飾演男主角,還是梅峰導演的《不成問題的問題》,他憑此奪得金馬影帝。那部電影中的丁務源,同樣是一個好面子、精明而又虛偽的中年知識分子,展露的是中國式人情世故中的弊端。《長安道》何不是如此?範偉讓萬正綱這個具有多面性的角色擁有了說服力,是又一次不錯的表演範例。

平素的低調,註定他只能做普通演員範偉,閃光燈和光環與他無緣。不過他自己倒更享受這樣平和的狀態,比如在新作《長安道》中,他飾演的萬正綱為了名利忍氣吞聲,性格極端,範偉覺得這個人物和自己完全不像,現實生活中也不會選擇他這樣的生存方式。如果說早年的「藥匣子」「範德彪」「王木生」等鮮活的人物更側向於個人性格的塑造,那到了這個年紀的範偉更開始注重人物關係的描摹。比如近年來他出演了幾組性格各異的父親形象,但《長安道》比較特殊,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挑戰出演父女情。萬正綱與女兒趙紅雨的關係是很特殊的,女兒惱恨父親拋下自己和母親,當重逢後不惜惡語相向,甚至有要摧毀他的跡象,但萬正綱卻希望用自己的方式補償女兒。對於範偉來說,這是他表演生涯的一個新挑戰,有多場戲需要情緒爆發,在體力和心理上都是極大的考驗。雖然身上有著濃重的喜劇演員標籤,但範偉在接戲上一直堅持自己的原則:希望多拍一些文藝電影。比如他特別喜歡《美麗人生》當中的父親形象,雖然是一個悲劇的故事,卻用喜劇的方式表演出來,這也是他最渴望遇到的角色。當然他也在朝著這一表演風格不斷嘗試,不管是之前的丁務源,還是這次的萬正綱,在電影中都能看到屬於範偉式的幽默。範偉覺得自己在生活中就是一個善於發現幽默的人,比如一場萬正綱哄老婆的戲,雖然人物內心很難受,但範偉還是希望用比較幽默的方式來打破僵局。這場戲在電影中起到了緩和氣氛的作用,令人忍俊不禁,範偉在表演上的小心思成功奏效。還有更多精彩的細節,可能需要你去看《長安道》仔細挖掘了。最近《馬大帥》和範德彪雙雙翻紅,很多人開始懷念這部帶有黑色幽默意味的經典喜劇和那個咋咋呼呼,腦筋不活絡但很可愛的「彪哥」。恰好在採訪的這一天,《劉老根3》官宣即將定檔,範偉提到和趙本山的再次合作也有幾分感慨,兩個人在片場對手戲並不多,如果有時間聚在一起會坐下來好好聊聊天,一起懷念過去的日子。是的,我們在懷念過往,他們又何嘗不懷念呢?前不久有篇文章傳的很紅,標題叫《人民需要範偉》,通過這次和範偉的交流,我意識到其實我們不僅需要像範偉這樣低調的演員,更需要他這樣會演戲的演員。馮小剛曾經當面對範偉說:「你的表演,實啊。」範偉理解這種「實」更多的指的是演員的狀態,會牢牢地沉浸在人物當中,就像「腳抓地」一樣,把自己紮根在鏡頭或舞臺上。他認為表演尤其是喜劇表演,風格主要分兩種:「一種是從外而內,一種是從內而外,從外而內可能是我先注重肢體上的,表情上的,時不時誇張,用外形來帶動他的表演。但我是另一種,我願意把自己從裡面牢牢地把握住,用他來帶動整個的語言,我的聲音,我的表演幅度,是心理來決定的,從裡而外。」這也難怪為什麼他在表演中總能精準地把握住觀眾的情感節奏,而且越是小人物,越能更好地貼合他的表演理念:不僅能找到人物身上的市井氣息,還能夠釋放出一種由心而發的情感力量。

當林白玉因為丈夫把半路殺出的女兒帶回家,耽誤了她苦心謀劃的電視採訪而大發雷霆時,萬正綱一如往常,淡淡地扔出這句話。正如他所料,一段半真半假的恭維,成功地把嬌妻的嘴堵上。像噼裡啪啦的鞭炮被澆熄了火,林白玉摔門而出。萬正綱和林白玉,一個溫文儒雅,一個雷厲風行;一個是聲名顯赫的國學大師,一個是風光體面的電視主持人。在誰看來,不是般配得很?然而,老夫少妻之間的結合,多半是複雜的。感情?是有的,但更多還是各取所需:生活上的彼此依賴、事業上的相互扶持,崇拜與被崇拜、貪戀肉體與被貪戀。正如原著小說所說的,「愛情單純潔淨,卻短暫易變;仕途複雜骯髒,卻可以恆久。」兩個人的親密關係,便是以利益為地基、現實為骨架築起來的。正因為這樣,他們已經深深地滲透進彼此的生活,每次齟齬只是小打小鬧,實際上誰也離不開誰。成就了他的輝煌,也把自己送上九層雲霄——林白玉是該滿足的。然而,她畢竟還年輕。因為年輕,所以心中有團未撲滅的火。萬正綱滿足不了的,她就從外面找替補。辦公室裡,一對風華正茂、衣冠楚楚的男女。女人坐上男人的辦公桌,滿目春光勒剎不住。男人的手,伸向了女人的纖纖玉足,玩味的笑意凝在嘴角。這兩人,便是偷情的林白玉和林濤。林白玉和古玩巨頭林濤之間的情慾糾葛,多半也摻雜了利益。但是,這種關係相對純粹,更具有性張力,也更接近原始本能的互相吸引,是萬正綱不能給予的部分。萬正綱對於嬌妻,有討好,有迎合,也有包容,但是,不可能沒有佔有慾。因此,當林白玉找他攤牌,用私下的交易要挾他,拿溫柔的肉體誘惑他時,萬正綱徹底被激怒了。他痛恨她的不忠,也痛恨她的不忠,映照出他日薄西山、節節敗退的事實。在林白玉這面鏡子裡,萬正綱看見了表面上風光無量,一轉身卻千瘡百孔的自己。他被深深地刺痛了,不得不親手毀滅她。

除了要打擊盜竊文物的猖獗行為,文物警察還必須日以繼夜去追查文物的下落,再以法律的程式去追討流失文物。就拿《長安道》裡武惠妃的石槨被盜的真實事件來說,文物警察花了長達三年去搜尋棺槨的買主,通過運用國際法律條約與買主展開的兩次不讓步談判,最終避免武惠妃棺槨被他國佔有。印象最深刻的是電影裡石槨迴歸的記者釋出會上,有一個發人深省的問答。「我們關心的是這件文物值多少錢?」 「如果有人為保護文物獻出生命,你覺得它值多少錢?如果守護這些文物的人是你的家人,那你又覺得它值多少錢?」文物的無價不僅僅因為歷經過歲月的洗禮,而是在背後默默守護它們的文物警察曾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一直以來,中國在追討流失文物的道路上依然面臨著諸多困境和阻擾,而文物警察卻一直大銀幕中稀缺的形象,儘管他們的英勇事蹟不像其他警種在公眾和媒體面前廣為流傳,然而文物警察卻始終貫徹著鞠躬盡瘁地保護國家文物的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