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微笑且眼神單一的石兆琪,只為一種角色而演:我,徐國慶


不會微笑且眼神單一的石兆琪,只為一種角色而演:我,徐國慶

小二十年前,一部警匪電視劇《征服》,取得了轟炸性的效果,讓很多人,都記住了那個埂兒,「這瓜保熟嗎」,語自劉華強的扮演者:孫紅雷,堪稱本色出演的一個黑社會痞子。

與一心復仇的劉華強對立的,就是公安局副局長徐國慶,一個剛正不阿,冷靜睿智的老警察,這部電視劇,讓太多的人,記住了孫紅雷的劉華強,忽略了石兆琪扮演的副局長,甚至吐槽其不會演戲。

不會微笑且眼神單一的石兆琪,只為一種角色而演:我,徐國慶

這部電視劇,我也是看過幾遍,覺得石兆琪出演得很本色,因為現實中,很多警察就是這樣子。因為我也經歷過警察的審訊,抓到小偷,去派出所做筆錄,感覺每個警察,在屋子內都不會笑,永遠都是一種眼神盯著你。

劇中的徐國慶為什麼脾氣這麼大?身為副局長,主要抓此案件的辦理,他需要承擔各種壓力,有社會的壓力,也有警局內部壓力,他認定七一之前肯定破案,但是真的心裡有多大把握?

他也有正常人的焦慮和煩躁,只要不破案,沒人聽你解釋,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給一個交代呢,辦事風格上,肯定是雷厲風行,絕不婆婆媽媽,所以顯得脾氣躁。

不會微笑且眼神單一的石兆琪,只為一種角色而演:我,徐國慶

石兆琪,在部隊當兵8年後,於1983年復員轉業為警察,一干就是3年,後因工作調動,變為警務,才得以接觸演藝事業,而非科班出身,也可以說一點演員的底子都沒有。

因為當兵+警察的經歷和錘鍊,讓他自身從骨子裡面,就是不苟言笑了,天生就是冷麵,外加目測180以上的健碩身材,氣場顯得更加強大了。

1986年,作為警務在劇組進行協調工作,導演尤小剛籌拍《凱旋在子夜》,因為找不到其氣質和形象都滿足要求的主角,一直未能開拍。

不會微笑且眼神單一的石兆琪,只為一種角色而演:我,徐國慶

一眼見到做警務的石兆琪,試鏡之後,導演立即拍板,主演就是你了,可石兆琪懵了,啥玩意也沒有演過,怎麼就讓我整呢?導演給上套說:演戲這事,沒那麼死板,看你就是有天賦的人。

總之,一頓忽悠,石兆琪好歹把8集電視劇給拍完了,結果沒想到,該劇取得萬人空巷的效果,第一次演戲的他,稀里糊塗的,就是拿了第五屆”金鷹獎”的最佳男主角獎。

此後的石兆琪,因為軍人和警察的底子,又因為第一部戲確定的形象,陸續出演幾個軍人或者警察角色,如:《拂曉槍聲》中的參謀長、《榮譽》中的警察局長、《征服》中的公安局長。。。。

相關文章  《披荊斬棘》看實力和人氣,偶像被降維打擊,沒有驚喜就只有淘汰

不會微笑且眼神單一的石兆琪,只為一種角色而演:我,徐國慶

其實石兆琪,也曾挑戰過其它角色,2005年主演了都市家庭親情劇《男人養家》,飾演了一位居家好男人,與美女楊童舒搭戲,是不是感覺畫面怪怪的?讓人出戲,又不搭?

此後的他,再也沒有出演過類似的角色,估計自己感覺都不對味兒,於是重新定位人設,那就是警察或者軍人,實在不行,還可以是老闆或者黑社會,反正不能是演感情戲的居家男人角色了。

雖說石兆琪在影視劇中,總是一副嚴厲又兇巴巴的面孔,但他在家庭里,卻是一個孝順的兒子,顧家又懂得保護家庭的男人。

不會微笑且眼神單一的石兆琪,只為一種角色而演:我,徐國慶

出道了三十幾年,出演了一百多部的影視角色,但是網上卻無一點緋聞和家庭的報導。唯一的漏風信息就是,妻子是圈外人,有個兒子,其餘信息全無。

估計是他看懂了娛樂圈的是是非非,不僅將自己保護的很好,同時也將家庭保護的很周全,不給外界任何一點機會,只是做個演員養家餬口。

縱觀其演藝角色順序,自1986年出演凱旋在子夜》後的四年內,無任何一部影視作品,有知情人說是其母親生病,他沒有繼續拍戲,而是在家照顧母親,直到1991年,才接了《拂曉槍聲》中偵察參謀楚靈的角色。

不會微笑且眼神單一的石兆琪,只為一種角色而演:我,徐國慶

結語:你可以不喜歡他的表演風格,甚至可以說演技差,但是請不要輕易噴他,估計不說是不是老戲骨,也不要提什麼德藝雙馨,只是按照普通的職業演員去審視他,難道不是一位陽剛又有擔當的男人?不比很多大腕靠譜?

最起碼有此類人出演的影視作品,我都是看幾眼,而那些流量明星主演的,則是一眼不看。因為我個人認為,這樣的演員,至少是陽剛的,不陰柔,不管飾演何等角色,讓人總不會太失望。

還有一點,不僅是個人性格的原因,任何一部非搞笑劇,你見過哪個警察局長?哪個軍隊領導?哪個黑社會老大?哪個老闆?。。。。。整天嘻嘻哈哈的了?基本都是那種很冷酷與沉著的樣子,眼神凌厲又有氣場,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