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住 9/11:美國最黑暗的一天


2001 年 9 月 11 日,聯合航空公司 93 號航班在飛往華盛頓特區的途中飛越賓夕法尼亞州上空,當時國防後勤局局長海軍中將基思·利珀特下令宣布所有麥克納馬拉總部大樓的員工都躲在禮堂里。飛機已經撞上了世貿中心和五角大樓的雙子塔,第四架飛機的航向只有天知道。

記住 9/11:美國最黑暗的一天

「我們大樓的大小讓我很擔心。它可能是一個目標,」利珀特說,距離襲擊發生 20 周年還有兩個月的時間。

當工人們擠在一起時,恐懼淹沒了大樓的地下室,有些人公開哭泣,擔心在五角大樓工作或在世界貿易中心臨時工作的親人陷入了恐怖之中。其他人震驚地看著頭頂的電視,想知道這樣的悲劇和鮮血怎麼會蔓延到美國的土地上。

五角大樓文件自動化列印服務部的前主管約翰·莫里斯正在觀看新聞主播對紐約市災難的報導,當時他和他的員工聽到沉重的家具在上面地板上移動的聲音。走出辦公室,莫里斯看到員工們在奔跑,這是炸彈爆炸的警告。是被劫持的美國航空公司 77 號航班撞上了大樓的西南走廊。

回到 DLA 總部,時任替代燃料合同專家的雪莉·伯格曼 (Shirley Bergman) 得知她的丈夫在位於兩座 110 層高的世貿中心大樓之間的萬豪酒店採訪美國人口普查局的高級經濟學家時,痛苦地哭泣著。Matthew Woodruff 現在是加州 DLA Distribution San Joaquin 的一般供應專家,他只是高中二年級學生。當學生們通過新聞廣播觀看這個可怕的故事時,除了他的一位老師之外,其他所有人都停課了。

記住 9/11:美國最黑暗的一天

「我仍然記得那是多麼生動。由於事件的性質,我父母甚至不讓我在電視上看很多東西,」他說,並承認,像大多數美國人一樣,他甚至從來沒有直到那天才聽到基地組織這個詞。

利珀特再次宣布,在 93 號航班在賓夕法尼亞州尚克斯維爾的一塊田地墜毀後,員工應該儘快回家。儘管全國都在哀悼,儘管安全措施有所延遲,但大多數人仍渴望第二天返回。

「我們總是首先談論戰士,但這真的把它帶回家了,」他說。「整個國家的反應比我們過去看到的更加愛國,我認為每個人都感受到了他們所做的事情的重要性。」

國土回應

客服人員幫助呼叫者下訂單並查找供應情況和交付狀態等詳細信息的客戶交互中心於 9 月 11 日開始 24/7 運營。當時擔任座席的客戶服務專家沙蒙·普拉特 (Shamon Pratt) 記得,電話線在掛斷電話前幾天異常安靜,迫使管理層雇用更多座席來處理湧入的電話。

相關文章  拜登特使克里訪華的真實意圖到底為何?中方有言在先,主動權掌握在中國手裡

記住 9/11:美國最黑暗的一天

整個機構的員工都爭先恐後地協助急救人員。詹姆斯·伯克 (James Burke) 是 DLA Distribution Norfolk 的一名司機,他自願駕駛嬰兒床前往五角大樓,為全天候工作的救援人員提供服務。加利福尼亞州聖華金 DLA Distribution 和賓夕法尼亞州 DLA Distribution Susquehanna 的工人立即開始供應靴子、急救箱和帳篷等物品。DLA 處置服務人員為紐約和華盛頓的救援隊提供了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要求的裝備,包括手電筒、襯衫和睡墊。

前線

該機構通過部署 DLA 支持團隊與穿制服的客戶一起工作,將物流帶到戰場。到 2008 年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的高峰期,40 多名員工在阿富汗、伊拉克和科威特從事 DST 工作,以提供燃料、合同管理、處置服務和資產可見性,同時部署最新的防彈衣。

DLA Aviation 的武器系統支持經理 Marian Hunter 在 2017 年退休前部署了 9 次。能夠參加部隊維護會議並與部隊面對面交談,幫助她更好地解決問題。

相關文章  加拿大心虛了?曝光美軍暴行後,她被加拿大永遠禁止入境

記住 9/11:美國最黑暗的一天

「最終的結果是我們都想要的——裝備精良、保護良好的戰士,」她當時說。

伍德拉夫是數百名 DLA 員工中的另一位,他們已經離開家支持處於危險中的部隊。他於 2011 年 4 月部署到 DLA Distribution 位於德達迪二號前沿作戰基地的戰區合併運輸點,在那裡他幫助將材料分發給地面部隊,為期八個月。

在伍德拉夫在戰區的那段時間裡,這個國家慶祝了一場勝利,他再次通過電視看到了勝利。5 月 2 日,在食堂吃早餐時,他看到巴拉克·歐巴馬總統宣布美國海豹突擊隊殺死了 9/11 事件的策劃者奧薩馬·賓·拉登。

記住 9/11:美國最黑暗的一天

「我本可以幫助運送用於運送那些找到他的人的直升機部件。它是最小的東西——螺絲、墊圈、O 形圈——在那裡產生了最大的影響,」他說。「當你意識到你幫助提供的部件意味著少一架直升機降落時,它就不僅僅是一份工作了。」

人員傷亡

在考驗 DLA 支持同時進行戰爭的能力的悲劇發生 20 年後,利珀特仍然記得襲擊發生一天後踏入五角大樓的情景。他在那裡與高級官員會面,討論 DLA 明年的資金數額,他原定於 9 月 11 日下午參加的會議。

記住 9/11:美國最黑暗的一天

「你可以聽到一根針掉下來的聲音。你仍然可以聞到煙霧,到處都是武裝警衛,拿著步槍和機槍,這是我從未想過會看到的,」他說。

過去 20 年來一直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工作的 DLA 員工表示,他們的部署前培訓無疑讓他們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他們無論如何都部署了,除了兩人之外,所有人都活著回家了。Stephen Byus 和 Krissie Davis 在阿富汗為 DLA 處置服務服務時都被殺。

相關文章  和言承旭過中秋?林志玲與家人合影出現男子的手,刻意裁掉被抓包

記住 9/11:美國最黑暗的一天

記住 9/11:美國最黑暗的一天

20 年前破壞美國人安全感的無端攻擊導致近 3,000 人死亡,其中 125 人是軍人或國防部文職人員和承包商。這些襲擊仍然是美國歷史上最致命的恐怖行為,即使在今天,暴行的餘震仍在波及人們的生活。

記住 9/11:美國最黑暗的一天

與 Lippert 一樣,現任 DLA 主任海軍中將 Michelle Skubic 指出了員工的勇氣、愛國主義和韌性。

「就像今天的勞動力一樣,他們明白在美國最糟糕的一天,DLA 必須處於最佳狀態,」她本周在給該機構的消息中說。

記住 9/11:美國最黑暗的一天

9/11 事件的深刻記憶促使像伍德拉夫這樣的員工不斷地重新致力於 DLA 的使命。美國的自豪感在 DLA 的成員中生機勃勃且強烈。

「9/11 告訴我們,我們需要有彈性,而不是變得自滿,」伍德拉夫說。「這就像一盤西洋棋。我們需要領先對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