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 CEO離職背後:張一鳴在資本施壓下或失去控制權


現在的字節跳動,可謂內憂外患。此前遭遇美國政府強勢封殺,逼迫出售TikTok美國業務,被迫宣布起訴白宮違憲,前景難言樂觀。如今後方大本營又突然起火,董事會內部不斷顯現裂痕。作為字節跳動創始人和CEO,張一鳴似乎正在內外施壓下,逐漸失去對TikTok的控制權。

TikTok全球CEO凱文·梅耶(Kevin Mayer)今天突然宣布辭去職位,此時距離他上任僅有三個月時間。梅耶原本是迪士尼高級副總裁兼首席戰略官,今年6月才正式出任字節跳動營運長兼TikTok全球CEO職位,同時負責字節跳動中國以外的全球職能業務。能讓梅耶離開效力二十多年的迪士尼,來到中國創業公司效力,張一鳴是下足了血本,顯現了誠意,寄予了厚望。

一位了解字節跳動高層的內幕人士向新浪科技獨家透露,梅耶原本是字節跳動的美國機構投資者引薦給張一鳴的。當時TikTok正面臨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國家安全審查,美國政府打壓TikTok的真實目的逐漸顯現,張一鳴迫切希望找到一位在美國有知名度的職業經理人,充當公司對外代言人,同時,張一鳴充分授權,讓其負責與美國政府打交道,幫助TikTok度過這一難關。

梅耶在迪士尼內部有個綽號「巴斯光年」。顧名思義,他是一位工作作風強硬又兼具冒險精神的職業經理人,一度還被視為迪士尼CEO的接班人。在迪士尼效力二十多年間,他輔助迪士尼CEO完成了對皮克斯、漫威、盧卡斯和21世界福克斯的四大收購案件,打造出了內容為王的迪士尼娛樂帝國。 「凱文·梅耶爾是一位大師級的策略家和談判家。」迪士尼現任董事長羅伯特·艾格(Bob Iger)曾如此評價他這位親密的合作夥伴。值得一提的是,梅耶在資本領域和政府關係都長袖善舞,人脈甚廣,善於搞定難題。看起來他是張一鳴能找到的最完美人選。

但遺憾的是,梅耶並沒有能夠完成張一鳴交給他的使命,挽救TikTok美國被迫出售的命運。或許,從美國政府開始調查TikTok時,這一資產的命運就已經註定。這是一場美國政府和企業巨頭合謀的對TikTok的圍剿戰。張一鳴面對的壓力不僅來自美國政府,還有三心二意的美國投資人。那位內幕人士透露,作為美國資本帶來的美國高管,梅耶在董事會紛爭中,堅定站在了美國資本一邊,這讓張一鳴更加孤立無助。

TikTok在美國獲得了上億用戶,進入了主流社交網絡市場,成為了Facebook的最大競爭對手。據美國媒體報導,扎克伯格一直在各種公開和私下場合渲染TikTok的安全風險,推動美國政府和特朗普對TikTok採取調查行動。而此次TikTok遭到打壓,Facebook也稱為最大的受益者。他們緊鑼密鼓推出了高度模仿TikTok的產品Reels,希望趁亂在自己的Instagram平台上爭奪TikTok的用戶和明星博主。

在最關鍵的過去兩個月,美國政府對TikTok的封殺意圖逐漸明朗,字節跳動的美國投資者和梅耶就已經開始合謀考慮新出路。梅耶不再公開駁斥美國對TikTok的莫須有指責,開始建議分拆字節跳動的全球業務,並且和美國投資者背著張一鳴策劃,希望由自己來主導分拆之後的全球業務。

「梅耶不認同拖延戰略,希望儘快有結果。他贊成跟美國政府和解,可以拆分TikTok美國甚至全球業務,以避免TikTok被封禁。但張一鳴想儘量探索是否有機會保持全球業務的完整性。」知情人士稱,梅耶認為儘快滿足美國政府的要求以避免制裁,對TikTok最為有利。

一個明顯的跡像是,當7月底美國總統特朗普公開宣布要封殺TikTok之後,「深知政界意圖」的梅耶徹底選擇迴避,讓TikTok總經理瓦妮莎·帕帕(Vanessa Pappas)對外發表抗議聲明。他或許已經開始考慮其他選擇,而不再堅定與字節跳動及張一鳴站在一條船上。在美國企業巨頭職場摸爬滾打數十載的梅耶,顯然非常識時務。

實際上,拋棄張一鳴的不只是梅耶,還有字節跳動的美國投資者。公開資料顯示,字節跳動的海外資本包括了SIG、老虎基金、GA(泛大西洋資本)、紅杉資本等資本大鱷。據透露,這些董事會成員和優先股股東均擁有否決權。而且字節跳動的債權人也有權否決公司的重大事項。這一點在此前國內媒體的報導中也提到過。 「如果張一鳴和管理團隊的決策損害股東利益,股東可以召集董事會罷免張一鳴,甚至提起訴訟」。

在遭受美國政府打壓的時候,這些老牌基金顯然考慮的是如何保全自己的利益。他們開始集體施壓張一鳴為TikTok業務引入戰略投資者,甚至出售TikTok美國的控股股權,但這些動作遭到了張一鳴的堅決抵制,雙方甚至出現過激烈紛爭。據知情人士透露,在這一系列內部施壓中,梅耶都站在了美國資本的一邊。這當然也可以理解,這些資本大鱷本來都是他的多年夥伴。

相關文章  維也納簽表公佈,首輪即有焦點對話

張一鳴或許是中國網際網路企業家中最俱全球視野和擴展野心的,也是全球化最為成功的中國網際網路創業者。但他似乎過高估計了自己的控制力。在美國老牌資本的面前,他依然只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國年輕人。而成立不到十年的字節跳動在海外,並沒有什麼深厚根基和政府影響力,只能依靠著美國老牌資本去理順政府關係。

梅耶的突然離職,更像是資本對張一鳴的又一次施壓,讓他在董事會更加孤立無助。 TikTok美國業務,在美國政府的赤裸封殺下,是肯定要出售的;而現在張一鳴的更大挑戰,則是如何保護越來越危險的TikTok全球業務。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