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9日,美飛機墜毀,歐盟鬧獨立,拜登或與特朗普「對簿公堂」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如果說過去的2020年,是世界局勢混亂的開始。那麼當下的2021年,則是動盪與不安的延續。

時光飛逝,一轉眼,2021年已經過去四分之三,但這個世界依然很不太平。

10月9日,世界又傳來了3個消息。每一個消息都釋放出濃烈的混亂信號。

消息一,禍不單行!又一架美國飛機墜毀,機上乘員全部遇難。

9日,美國一架小型飛機從亞特蘭大東北部郊區的一個機場起飛後墜毀,機上4人無一倖免,全部遇難

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透露,失事飛機為一架單引擎塞斯納210飛機,這架飛機於當天下午1點10分左右,在迪卡爾布-桃樹機場墜毀並起火。

據現場目擊者介紹,「事情發生得很快」,飛機墜地後反彈了一下,隨後側翻並燃起熊熊大火。

事故發生後,15名機場消防隊員第一時間趕赴現場,並以最快的速度撲滅了大火,但機上乘員已全部遇難。

目前,遇難者身份尚未公佈,FAA及相關部門正在調查事故原因。

對這起慘烈的空難,簡單談兩點粗淺看法。

1,美國空中管理混亂,以及美國飛機缺少維護保養,可能是造成這起事故的主要原因。

眾所周知,美國不但擁有大量軍用飛機,還有不少私人飛機。並且一直以來,美國都缺乏對私人飛機的規範管理。很多飛行員沒有經過專業且系統的培訓,就已經將飛機開上了天。

此外,由於航空工業起步較早,美國至今還有大量上個世紀的「老爺機」、「古董機」服役,機上機械和電氣系統存在老化,再加上平時疏於檢修保養,最終導致飛機「一架接著一架」的摔。

相關文章  想賺中國人的錢,卻在大門貼「不歡迎中國人」?如今內心只剩後悔

2,近年來,美國飛機失事的頻率越來越高,暴露了美國軍工製造業「空心化」的事實。

美國擁有完備的工業體系,這點不假。但為了更好地掠奪其他國家的資源,美國將工廠開到了世界各地。

從短期來看,這樣的做法的確讓美國降低了生產成本,提高了利潤。但從長遠角度來看,美國因此削弱了研發「高精尖」技術的能力。

如若不然,特朗普上台後為何高呼要讓美國製造業回流?美國又為何要拉著歐洲盟友一塊生產F-35戰鬥機?

還不是因為以美國目前的製造業水平,已無法獨立完成一些先進軍事裝備的裝配。

必須承認,美國依然強大,仍是唯一的超級大國,但其在下坡路也是不爭的事實。
消息二,美國的隊伍不好帶了?歐盟開始「鬧獨立」。

9日,歐盟27國領導人在斯洛維尼亞舉行峰會。如何處理與美國之間的關係,成為本次的主要議題之一。

歐盟將此次峰會的主題定為「歐盟在新的國際地緣政治中的位置」,歐委會主席米歇爾呼籲各國,就歐盟在國際舞台上的作用進行戰略討論。

米歇爾指出,近期國際局勢發展提醒歐盟團結的重要性。他還表示,2022年將是歐洲防務年,歐洲希望減少依賴性,並擁有更大的影響力,尋求更大的自主權。

和米歇爾相比,法國總統馬克龍表述得更加直白。他表示,歐洲應該在國際事務中展現實力。

馬克龍一直主張歐盟應該擁有更大的戰略自主權,他列舉了以下3件事,呼籲歐盟吸取教訓。

1,美國在未與歐盟北約成員國協商的情況下,提前從阿富汗倉皇撤軍。

相關文章  敢信?永遠三塊錢的可樂,也要漲價了?

2,美國與英國和澳大利亞,在沒有事先告知法國和歐盟的情況下,成立「奧庫斯」安全聯盟。

3,因美英插足,澳大利亞單方面撕毀了與法國的潛艇合同。

此外,馬克龍還呼籲歐洲人保持清醒,面對美國,歐盟的戰略必須走出「天真和幼稚」。

馬克龍說了這麼多,但主旨卻只要一個——歐盟必須減少對美國的依賴,並且能夠獨立華盛頓行事。

作為歐洲「改革派」領導人,馬克龍自上台一直尋求歐盟走向為戰略自主。而「潛艇風波」後,馬克龍更加堅定了這一信念。

作為歐盟的主導國之一,法國的呼籲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對於美國來說,當歐盟開始尋求自主之路時,就意味著自己的隊伍將會越來越難帶。

消息三,特朗普再遭調查,或與拜登「對簿公堂」?

9日,白宮阻止了特朗普試圖扣留國家檔案館中,有關1月6日國會騷亂事件相關文件的行為。

白宮表示,對國會騷亂事件的調查需要透明度。白宮還在當天通知國家檔案館,特朗普沒有扣留調查所需的文件的特權。

此前,特朗普曾致信國家檔案館。信中稱,由於法律保護,他執政期間的通信、審議程序等,都不能向由佩洛西牽頭組成的眾議院調查委員會公佈。

在得知上述不利消息後,特朗普迅速起草聲明,發誓要採取一切「必要和適當的步驟」,保護他擔任總統期間的文件免遭審查。

相關文章  熊出沒:光頭強是真窮還是假窮?以下幾個證據足以表明

特朗普在聲明中怒斥民主黨人搞「政治迫害」、「醉心權力」。利用政府權力壓制他「讓美國再次偉大」的運動。

美國主流媒體認為,為了讓任期內的文件記錄免受審查,特朗普可能會與拜登「對簿公堂」。因為按照流程,特朗普下一步就是對這些檔案提起訴訟。

根據美國法律,前總統可以要求現總統保留前幾屆政府創建的任何文件,這些文件將被保存在國家檔案館內。不過,法律並沒有闡明前總統有多少權力能維護這一特權。

這意味著即便特朗普將拜登告上法庭,也很難獲得勝訴。

很顯然,拜登和民主黨是想對特朗普「趕盡殺絕」。

雖然特朗普離開了,但他依然是共和黨內最有影響力的那個人,仍牢牢地控制著共和黨。當然,也是對拜登威脅最大的那個人。

近來,特朗普的活躍度節節攀升,不但重啟了集會活動,還多次暗示將在4年後捲土重來。幾天前,特朗普還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推特解封其社交帳號。

而現在民主黨對特朗普展開「持續清算」,是想要徹底斬斷他重返政壇之路。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真有一天特朗普和拜登「對簿公堂」,可就真有意思了。

畢竟在美國歷史上,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劇情。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