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三被迫離家的女兒:姐姐給父母2000,我拿500,被區別對待


作者/池魚

有的人說,父母親情是這個世界上最為純粹的感情。其實也不一定,當你還小需要依附父母的時候,可能這份感情會更無私一些。

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當你開始走入社會,從各方面都獲得獨立,此時你與父母的關係,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中,發生微妙的變化。

父母也是人,那麼在很大程度上,也就無法避開關於人性的一些通病。

比如趨利避害,哪怕是在親情裡,也不例外。

說實話,在實際生活中,我已經聽到不少孩子這樣的聲音:當開始長大掙錢以後,掙錢能力的大小,不光是決定著外人對你父母的態度,與此同時也決定著父母對你的態度。

而且,這種態度,可能完全是在無意識中發生著,除非神經足夠大條,臉皮也要夠厚,才能毫不在意。

不然的話,基本難以做到眼不見,腦不想,心不在意。

昨天晚上的時候,我就听一個朋友傾訴了這樣一件事。她在初三的那天就離開了家,我本來以為她是上班的時間比較提前,誰知一問,並不是,她說自己要初八才上班,離開家就是不想待在家裡面,一個人在自己租的房子,不管從哪個方面而言,都更加自由一些。

說來特別唏噓,她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以前最喜歡回家的自己,如今也開始擁有這種哀愁。

她以前從未想過,長大後的自己,會在親情上面對如此難堪的場景和際遇,她曾經以為自己和父母還有家中的姐姐,永遠都是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是那種毫無保留的親近和關愛,區別於任何其它的感情。

只是這個世界上,似乎很多東西的變質,往往總是在不經意間,誰也無法預料下一步的結局或者走勢。

推薦文章  雷佳音、辛柏青、宋佳、殷桃領銜演繹,這部劇太值得看了!

她開始和親情有了隔閡。這種隔閡讓她想起來就很難受,因為她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的心,從此以後在面對父母親情的時候,也多了一層封閉和疏離。原來,真的沒有任何一種感情,可以永遠如初。

過年回家,她父母對她姐姐的態度,同對她明顯不同。

我問:是不是你多想了?

她倒寧願是自己多想了,只是真真切切的感受騙不了自己,無數的小細節,都說明父母態度的區別。父母對待姐姐,更多了一些尊重,甚至說得不好聽點,還有點討好的意味。完全不像是曾經的樣子,過去他們一視同仁,不管是哪個孩子,該打就打,該罵就罵。

直到大年初一的時候,她的姐姐給父母轉了2000塊錢,她的母親在吃飯的時候說出來了,還說誰家的女兒給父母轉了多少,有1000的,1500的,也同樣有2000的,母親說他們家的女兒都很爭氣。她的姐姐在一旁搭話。她意識到自己還沒有給父母錢,然後吃完飯以後,給母親轉了500塊。

她大學畢業3年,以前回家過年,她經濟比較寬裕,都會給父母轉一定的錢,最多的一次轉過3000。她的母親出去說過很多次,兩個女兒過年都給自己轉了錢,然後她看著一些同齡人誇她的母親:“你家兩個女兒都爭氣,也懂事,你以後就等著享清福吧。”

這些話,過去在無意識中成了鞭策她的一種動力。

但是,今年過年回家,她手裡沒有什麼錢,因為去年上半年生了一場病,把她存的錢都花了,工作也重新換了,工資沒有原來的高,再加上房租等一系列開銷,手裡剩的錢並不多,回家過年的時候,她不能保證自己像以前一樣大方。

原本在她的意識裡,認為母親應該會體諒自己,畢竟她上半年生病花了錢的事,家裡的父母都知道,但她沒有想到的是,母親的邏輯,更多還是存在於一種和以前比較的心理:認為她今年給的錢,比以往給的要少,她不好意思出去說。

母親說:“你姐過年給我們拿了2000,你今年只有500,去年你還拿了3000。”

她不知道母親是用什麼心態說的這句話,但這句話一下子就戳中了她的神經。

過年在家,她原本心裡就因為去年工作上,身體上的一些事,一直有著一些煩憂,說不出來具體在煩惱什麼,但就是有一種面對未來的迷茫吧。還有回家時到處都要花錢的現狀,自己顯得有些窘迫,但她還不敢表露得太明顯,該花的地方硬著頭皮也要花,這裡要給錢,那裡要結賬,基本讓她僅剩的存款快掏空了。

推薦文章  朱正廷首部體育熱血競技劇《冰球少年》致敬冬奧傳遞青春正能量

說實話,她說自己當時算了一下,除掉馬上去了要交房租的錢,買票的錢,只剩下不到200塊。

所以,母親的那句話,一下子讓她原本積壓在心中的情緒爆發了,她說:“那我不配待在這個家。”

導致這個原因的形成,同她這些年來的報喜不報憂有關吧。

她從來不傾訴在外的艱辛,還有工作的辛苦,以及錢對於大學畢業的自己而言,依舊不是那麼好掙,她只在每個月工資比較可觀的時候,給父母講一下,想讓他們也跟著開心。在她父母的眼中,總是認為她們兩個都上了大學,掙錢比他們以前簡單,工資也要高。

而過年回家,母親對姐姐的態度明顯不一樣,是因為她的姐姐花錢更多,還給父母都買了新衣服,多花了好幾千。

但她什麼都沒買,不是她不想買,是她目前的現狀,沒有這個能力。

於是,回家數天,漸漸在日常的相處中,她就發現母親更在意她姐姐的態度和看法。就連吃早飯都只依著她姐姐的時間,她睡晚了起不來,母親就直接招呼大家吃了,也不給她留,姐姐起晚了,母親會等著她姐姐起床,然後大家再一起吃飯。

但是這些情緒,她依舊只敢一個人悄悄藏著,要是她說了,母親多半會說她不孝順,她也不想讓人看出自己經濟的過分窘迫,包括自己的父母。

成長的必然,很多時候便是在不斷流逝的歲月中,多了另外一層截然不同的評判和色彩,很多人都討厭世俗,但最後自己卻多少也變成過去不屑的那種樣子。

關於親情,亦是如此。

-END-

推薦文章  “心機太重”唐嫣,相戀三年被邱澤拋棄,與楊冪反目早有預兆

和每個來這裡的人談愛說情,但無關風月。點擊上方關注,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