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見家長,媒人出席居然還可以帶女友? 《秋天的影樓》


臘月二十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對農民來說只不過離著過年又進了一步。但對眼鏡和葉子來說卻是很特殊的日子,雙方家長見面,代表著兩個人的事情已經開始拿到桌面上來了。下一步那肯定就是訂婚宴和婚禮了。
僅僅是這樣的話那還算不上太特殊,但是眼鏡把這個日子當成了他和葉子正式相親的日子。老話說那就是——提親!
一大早,幻夕就把軒雨叫到了房間。
「媳婦兒,我覺得穿西服有點彆扭,這輩子還沒穿過西服呢。」
「誰讓你穿嘞。你還買身西服,德性!」軒雨笑嘻嘻的調侃了一句。
「我這不是為了正式點嗎,我總不能穿一身中山裝去吧。」
「也是。這也不是婚宴,你穿那身紅色的唐裝也不合適。」
幻夕聽出來軒雨是在拐著彎兒的調侃他燒包。但幻夕就是喜歡聽軒雨調侃他。
「媳婦兒,你穿哪套啊?」
「我就穿那套粉色的小西裝。」
「這不好吧,大冬天的那個裙子怎麼穿!」
「打底褲啊,配上長筒靴多帥氣。」
「我覺得這種正式的場合還是穿長裙比較好。」
「我去,你不會想讓我穿那件漢服吧。不行不行,人家小葉還得穿呢,我哪能喧賓奪主。」
幻夕嘿嘿一笑道:「媳婦兒調皮。拐著彎兒的誇自個兒。」
軒雨給幻夕整理好了衣服,「行了,你就穿這套吧。挺好的。」


幻夕又扭來扭去的照了照鏡子,感覺還是有點彆扭。不過沒等他開口軒雨又接著道:「你啊就是喜歡裝蒜。老整什麼漢式風格,你反感崇洋媚外但也不能敝帚自珍啊。」
「呦,我媳婦兒會用成語啦!」
「滾一邊兒去。老娘好歹大學畢業的,就算十八線以外的大學也比你這個半文盲強啊。」
「切,還大學畢業,我妹還大學畢業呢。還不是照樣灶台掌勺。」
「我!」軒雨伸手就要擰,幻夕一把把軒雨拉到懷裡,行雲流水的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嬉笑道:「好好,你大學生,你厲害行了吧。我就穿這套西裝了,我不供帚自珍了行不。」
「敝帚自珍。以後出去別裝文化人了,丟人!」
「好好。趕緊換衣服去吧。」
幻夕推著軒雨去了她的房間,到門口軒雨讓他在外面等著,結果幻夕還是死皮賴臉的跟了進去。
軒雨打開衣櫃,手指在衣服間劃拉了劃拉,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我穿哪件呢?」
幻夕走過來看了一眼,軒雨手快的把內衣藏了起來。幻夕忍不住在軒雨屁股上拍了一下,嘿嘿笑道:「藏什麼。」
「去去去,好討厭啊你。快點給我挑挑,我穿哪件好呢。」
幻夕不假思索的取出了一件酒紅色的妮子長裙和一件橘黃色的粗線毛衣。
「這兩件不挺好的嗎!」
軒雨撇了撇嘴,「合適嗎?這可是正式場合。」
「正式場合咋了。冬天嘛,你外面不還得穿外套呢嗎,你再套上一件妮子大衣,多搭!」
軒雨覺得有些道理,反正她的衣服多一半兒都是幻夕給買的,對於幻夕的眼光,軒雨還是很信任的。
「那我穿哪雙靴子啊。」
「那雙米白色的短幫靴子。」

相關文章  《詩詞賞析》——青青河邊草的原版詩詞「飲馬長城窟行」

軒雨的鞋子除了居家的棉布鞋外基本上都是馬丁鞋或者馬丁靴,長筒短筒中筒,再加上各種顏色多達七八雙,幻夕是絕對不允許軒雨穿高跟鞋。這一點不管軒雨怎麼爭取都沒用,哪怕使用暴力也沒用。當然,軒雨本人也並不喜歡穿高跟鞋。從小到大幾乎就沒穿過。只有在大學畢業後去相親穿了一次。從此就再也沒有穿過了。如果不是幻夕橫空出世,也許軒雨就在那場相親中定了終身,或許現在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行了你出去吧,我換衣服。」
幻夕噗嗤一樂,嘿嘿笑道:「你趕緊換吧,還矯情什麼。大冬天的里三層外三層的,能瞅見個啥啊。」
軒雨翻了個白眼倒是也沒死氣百咧的趕他。其實軒雨並不是那種臉皮薄的女子,就是喜歡吊著幻夕的胃口。不知道為什麼,她特別喜歡幻夕那種色色的、賤賤的樣子。
軒雨居家穿的一件棉麻的小棉褲, 七分長,又肥又大,就是為了穿著舒服唄,出門奔個商店什麼的也能穿的出去,穿上一雙中筒的馬丁靴相得益彰。只不過在家當然穿那種輕鬆寬大的棉布靴。
軒雨脫了七分棉褲,裡面穿的是一件黑色打底褲,帶絨的,特別瘦!上身穿的是一件大花棉襖,雖然感覺起來有點土,但穿上其實挺好看的。花棉襖脫了裡面是一件保暖內衣,挺貼身的那種。這時軒雨的身材被勾勒的淋漓盡致,上凸下翹!
幻夕老想忍不住伸手,軒雨嗤笑道:「瞧你那賤樣兒,色鬼!」
軒雨故意穿著的慢了一些,倒騰了好半天才把裙子和毛衣穿上。
「嗨,怎麼樣。」
軒雨轉了轉身子讓幻夕看了看,幻夕正在幻想某些不宜言說的畫面呢,冷不丁回過神兒來,尬笑道:「好看,真好看。」
軒雨看著幻夕的豬哥樣,心裡也是美美噠,成就感非凡啊。
「行了走吧。」


幻夕殷勤的取了那雙米白色的馬丁靴給軒雨穿上,又從衣櫃裡拿了那件藍色的呢子大衣。
倆人出了門,幻夕伸出胳膊,軒雨很自覺的就挽了上去,只不過說了一句不太應景的話:「你就這麼著啊,不穿件厚的啊。」
「不穿了,開車去不會太冷。」
「德性,凍死你!」
軒雨當然知道幻夕是為了耍酷。
倆人下了樓來小藍代替幻夕正在擦擦抹抹呢。幻夕問了一句:「小藍,今天你和樂樂怎麼安排的。」
「就在店裡啊。大冷天的我也不想出去,好冷。」小藍說著話還故意的打了個哆嗦。
「第一次在北方過冬不習慣吧?」
「還好啦!」
「眼鏡是去接他父母了還是去接葉子了。」
「去接他爸媽了。葉子說不讓眼鏡接她去,她要自己去。」
「額,那我問問她吧。」
幻夕說著話給葉子打了個電話,「餵,小葉!你們怎麼去啊。」
「我開車唄。」
「開你哥的啊?」
「啊,不然呢!」
「你們幾點出門?我們先去了啊。」
「我去!二哥你們這麼早幹嘛去,吃早飯去啊。你是媒人得帶著我們去知道不。你等會兒吧,我爸媽正捯飭呢,早飯都沒吃呢。」
「誰啊?」
葉子就這麼對著話筒喊道:「我二哥,問咱們什麼時候去。快點吧你們,要不要這麼邪乎。見個親家至於麼!」

相關文章  攝影迷蹤——奇幻特效,模擬外星環境的構圖


幻夕不由自主的把手機聽筒往外甩了甩,震耳欲聾這簡直。
「二哥我先掛了啊。我得給我媽弄衣服去。」
幻夕把手機掖起來,軒雨問道:「咋樣啊。」
「等著唄,一會兒小葉他們找咱們來。」
軒雨倒是不在乎,反正她就是去蹭個飯,最好到飯點再去才好。
「藍藍,我這衣服怎麼樣。」軒雨說著話扭扭身子撇撇腿的給小藍觀摩。小藍笑嘻嘻的回道:「好看。軒雨姐,等你和哥結婚時我要給你當伴娘!」
「那必須的啊!」
這時,幻夕悠悠的說了一句:「我這還打算去大飯店吃個早點呢。看來只能繼續吃包子了。二位妹妹,今天吃什麼口味兒的。」
「蟹黃包!」小藍和軒雨異口同聲的回了一句。
蟹黃包並不是真的有蟹黃,畢竟這玩意兒老貴的農村人哪捨得吃這個。要說這個蟹黃包也算是東華的拿手絕技了,用鹹鴨蛋的蛋黃和豆腐,配上少量的蝦皮和豬肉,拌上碎蔥花做餡兒蒸出來的小籠包。當然這蟹黃包雖然是假的但也比其它餡兒的要貴上一些。
除了蟹黃包還有韭菜包,用鹹鴨蛋的蛋清搭配豬油熬的油渣,當然主料肯定是韭菜;還有豬肉大蔥,豬肉白菜,茴香油渣等等多達五六種。
這些餡當然是提前弄出來的,不可能現做現賣。每天收攤後東華就會提前包出第二天的包子冷凍起來。當然粥是現熬的。至於買菜什麼的也不用東華操心,東閣時不時的給他送。
幻夕的老舅開肉鋪的,各種肉都有。東華這需要的豬油豬肉什麼的基本上都是固定的,每天給留出來,不忙的話給送過來,忙的話幻夕或者樂樂還有東順順都可以幫著給拿回來。
其他的像蝦皮鹹鴨蛋什麼都也都有專門的供貨,雖然東華這個鋪子要的貨不太多,但是東閣這有關係啊,人家也不會太在乎,甚至親自給送過來,送來一批可以用好幾天。
東華的鋪子每天早上都人滿為患,碰上集市的時候甚至都有點忙不過來。不過倒是也沒僱人,玲玲每天給幫忙,有時東閣來鋪子吃個早點捎帶手的也給幫幫忙,因此倒也不至於僱人。而且這鋪子畢竟只是個早點鋪,也不值得僱人啥的。
東坡集開集的日子是按照農曆來算的,每三個小集搭一個大集。每個月的初三、初七、十一是小集,十三來個大集,然後十七、二十一、二十五是小集,二十七來個大集。輪到大月的時候三十多加一個集。這日子雖然是固定的,但卻有點混搭。
  
  

舉報/反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