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中存在感不強的蘇培盛,才是全劇的宮鬥冠軍


李天柱是台灣金鐘獎視帝,因為出演過多部瓊瑤劇,有“瓊瑤第一男主角”之稱。

李天柱他去《后宮甄嬛傳》劇組面試時,導演鄭曉龍只問了他一個問題:“能剃頭嗎?”聽說蘇培盛有700多場戲,僅次於女主角甄嬛與男主角雍正帝,這個角色還能活到劇終。於是,李天柱誠懇地答道:“演員的頭髮本來就不屬於自己。”他的回答,讓鄭曉龍導演非常滿意。剃完頭簽完合同後,只看了十集劇本,李天柱的腸子就悔青了,蘇培盛就是個龍套角色嘛。

除了“嗻”和“奴才這就去辦”之外,就是站在皇帝的旁邊,雖然出場很多,基本沒有什麼台詞。想起自己在台灣是堂堂的金鐘視帝,如今淪落到大陸跑龍套。他想:希望這個戲,千萬不要在台灣播出。

他萬萬沒想到,這個戲實在是太火了,不光在大陸紅得發紫,到了台灣依然萬人空巷看《甄嬛傳》。李天柱飾演的蘇培盛,雖然只是個大太監,竟然還被評為“最爺們”的角色,全劇最擅長“宮鬥”的人。劇中的蘇培盛八面玲瓏,是個極會處事的人物,渾身上下挑不出一點毛病,圓滑卻不令人生厭,世故卻不覺得薄涼。

李天柱飾演蘇培盛如今,十一年過去了,再重溫這個劇就會發現,蘇培盛表面上是個唯唯諾諾,存在感不強的奴才。其實是個有仇必報的人,但是,絕不做落井下石的事,你看懂了嗎? ②蘇培盛最不能容忍的有兩件事。一是瞧不起太監。二是傷害自己的愛人崔槿汐。凡是觸犯了這兩條的人都沒有什麼好下場。麗嬪娘娘的美,在后宮裡有口皆碑,曾創造過一夜被皇帝寵幸三次的記錄。

麗嬪娘娘可是,她卻被打進冷宮。表面上是得罪了甄嬛受到的懲罰。其實蘇培勝的助力不可小覷。甄嬛初進宮時,掌事太監康祿海對她十分殷勤,只是甄嬛被井裡福子的屍體和桂花樹下埋的麝香嚇破了膽,在溫太醫的幫助下,她學會了裝病,以拒絕雍正帝的寵幸。眼看其她的小主一個個受寵,身邊的太監在外耀武揚威的。而自己的小主卻是病怏怏的。康祿海起了跳槽的心思,他決定背叛甄嬛,轉投麗嬪娘娘旗下當太監。沒想到,康祿海離開甄嬛後,她一下就成為皇帝心尖上的人,風頭一時無兩。而跳槽後的康祿海,在麗嬪旗下混得併不如意,他找到甄嬛,並提出想回來伺候她的請求。

康祿海不巧卻被現任主子麗嬪抓了個現行,惱羞成怒的麗嬪,對著康祿海罵道:“太監就是沒根的東西。”只是這句話後來傳到了總領太監蘇培盛的耳裡,雖然麗萍罵的是康祿海。可蘇培盛也是太監呀,麗嬪這麼罵人不是打擊一大片嗎?於是在蘇公公的心裡,麗嬪的這筆賬,可是記下來了。雍正實在是太喜歡甄嬛了,聖寵過盛只能引得其她妃嬪不滿,消息傳到了太后耳邊。

太后一天,雍正去給太后請安。太后話裡有話地說:“老十七(果郡王)是孝順,但見了他,難免又會想起先帝在的時候,他親額娘舒妃寵冠六宮,眾妃怨妒的事,心裡就會不痛快。”太后話裡話外都在暗示雍正,當年你爹專寵舒妃,並偏愛她的親兒子,你的兄弟果郡王的時候,你不是也不開心嗎?如今你怎麼能重蹈你爹的覆轍,專門喜歡甄嬛一個人呢?儘管雍正帝向母親極力推薦甄嬛,太后還是不願意見這個媳婦。

甄嬛與雍正雍正帝出門的時候,太后身邊的姑姑孫竹息看皇帝的臉色不好,為了緩和太后與皇帝的母子關係,特意出來送他,雍正知道太后平時深居簡出,肯定是聽了誰的挑撥。他首先想到愛吃醋,又愛使性子的華妃,估計是她來太后這裡告的狀。於是,就問孫竹息:“孫姑姑,這兩日皇額娘身子不好,華妃來探望過嗎?”孫竹息答道:“華妃娘娘協理六宮不得空,起早皇后娘娘來看了太后,侍奉了湯藥就走了,倒是昨兒麗嬪娘娘來過了,陪太后嘮了好一會兒瞌呢。”雍正皇帝一聽,原來是麗嬪告的狀啊。不過,他表面上不動聲色,心裡卻動了氣。在一旁伺候的蘇培盛,立即看出了皇帝的心思。

晚上翻牌子時,雍正看著麗嬪的綠頭牌,正在想我該怎麼處罰這個討厭的女人呢?正當皇帝遲疑之際,蘇培盛靈機一動,報復的機會來了,於是,對敬事房的太監說:“喲,這麗嬪娘娘的牌子,怎麼都粘上灰了?拿回去再做一塊,這兩日啊,就別隨著送來讓皇上翻牌子了。”雍正心想可不是嗎?這個長舌婦如果處罰她吧,顯得我小氣,不處罰吧,又解不了這口氣。讓她坐坐冷板凳也好,於是,沒有皇帝的依仗,智商不夠的麗嬪娘娘.,慢慢被皇帝忘了。

麗嬪在冷宮後來,麗嬪為了討好華妃,慫恿餘鶯兒給甄嬛下毒,遭到甄嬛的報復,她不但瘋了,還被甄嬛輕而易舉地送進了冷宮。試想,如果麗嬪沒有口無遮攔地罵太監。按蘇公公平時的為人,在皇帝旁邊,再幫麗嬪說兩句好話,她的下場不致這麼慘吧。 ③年羹堯受皇帝邀請在御前用膳的時候,仗著軍功大,直接使喚蘇培盛,看著雍正陰著一張臉,坐在一旁的年妃,真是驚出了一身冷汗。吃完飯後,年妃提醒哥哥道:“蘇培盛是什麼人呀?他可是皇上用了幾十年的老太監,打小就跟著皇上,哥哥怎麼敢使喚他呀”。

怎料,年羹堯對妹妹的話,根本就听不進去,在他心中,蘇培盛只不過是個太監,也就是個閹人,他最聞不得太監身上的臭氣。一天,年羹堯晉見皇帝。蘇培盛在門口攔住了他,笑瞇瞇地對他說:“年大將軍,皇上在與十七爺在裡面有事呢。”年羹堯白了他一眼,站在大門口一動也不動。蘇培盛好意提醒他,大臣是不能站在皇帝大門的正中央。牛哄哄的年羹堯只當沒聽見,根本就不理他,依然站在大門中央。蘇培盛見狀,就叫徒弟小夏子搬了一張椅子請年羹堯坐下,剛開始,這張椅子放在了門邊上,可年大將軍一點面子都不給他,依然是一動都不動地站在原來的地方。

坐在大門外的年羹堯這下,蘇培盛心裡有點惱了,不過,他表面上還是和顏悅色地叫小夏子一點一點地將椅子挪到門中央。年羹堯走後,皇帝問蘇培盛:“年羹堯出去的時候,神色如何?”蘇培盛答道:“大將軍出去的時候比來時更高興,哦,他剛才在外面坐等了一會兒”。皇帝眉頭一皺,問:“他是坐著等的?”蘇培盛說:“是啊,剛才十七爺出去的時候,大將軍都沒起身呢,說是自己足疾發作。不過十七爺的性子最和緩了,沒跟他計較。不過話說回來。大將軍勞苦功高,誰敢跟他計較呢!”

雍正與蘇培盛這句話說得很輕巧,雍正帝的心裡可不舒服了。自己的十七弟雖是個閒散王爺,畢竟是我的親兄弟啊,年羹堯這個奴才,對我的兄弟如此大不敬,不就是對皇家不敬嗎?自此,雍正對功高蓋主的年羹堯殺心頓起。面對年羹堯與華妃兩兄妹,蘇培盛可不是一視同仁。在后宮裡,華妃雖然是囂張又跋扈,經常冷嘲熱諷地懟皇后。可是,她對下人很大方,尤其見到蘇培盛,一直都是一口一個“蘇公公”地叫著,紅包殷勤地給著,對他這個大太監總管,那真的是尊敬得很。後來,年妃受哥哥年羹堯的拖累,被降為年答應,為了給哥哥求情,年答應跪在皇帝的寢宮門口,苦苦哀求著說到傷心處,把自己的額頭都給磕破了。

年妃這時候的蘇培盛,眼看華妃已經失去了皇帝的歡心,並沒有對華妃落井下石。反而是冒著皇帝不高興的風險,在皇帝面前說了許多年答應的好話,由此可見蘇培盛是個恩怨分明的人。只是年羹堯小看了蘇培盛,這個皇帝的身邊人,歧視讓他招來了殺身之禍。 ④倚梅園宮女餘鶯兒,除夕夜在園中乾活時,偷聽到雍正與甄嬛的對話。趁夜色深沉,皇帝沒看清楚甄嬛的長相,她以“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冒領了屬於甄嬛的恩寵。

餘鶯兒因為她唱得一口好崑曲,得到了皇帝的寵幸,並得到了“妙音娘子”的封號。得寵後的她視寵而驕,不顧宮中禮儀規矩,與嬪妃起爭執,並將欣常在關進了慎刑司,被太后知道後,斥奪了她的“妙音娘子”的封號,罰她閉門思過半個月。眼看自己就要失寵,她跑去求見雍正帝,蘇培勝的徒弟小夏子正好當差,在大門口攔住了她,並告訴餘鶯兒:此時皇帝不見嬪妃。

雍正與餘鶯兒。不料,餘鶯兒不死心,跪在皇帝的寢殿門口唱了一夜崑曲,硬是把皇帝的心給唱軟了。复寵後的餘鶯兒,為了報復小夏子曾經欄過自己,讓他徒手剝核桃,你想,核桃的皮多硬啊!一直在用手剝核桃的小夏子,不僅剝得滿手是血,還忘了叫皇帝起床。

小夏子剝核桃皇上醒後發現自己睡過了頭,盛怒之下罰小夏子掌自己的嘴。蘇培盛一看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他當著皇帝的面罵小夏子道:“糊塗東西,盡顧著光著手給皇上剝核挑,連皇上起身的時辰都給忘了,瞧你這一手的血。”雍正一聽,原來是這麼回事啊,算了,小夏子你別掌自己的嘴啦。小夏子是蘇培盛的徒弟。蘇培盛心裡自然是護著小夏子的。只用三言二語就巧妙地為小夏子解了圍。不過,餘鶯兒這樣整自己的徒弟,這不是不把太監當人嗎,這筆賬讓蘇培盛給記上了。後來餘鶯兒又與甄嬛發生了爭執,正好被雍正撞見了,見餘鶯兒欺負自己的心上人,雍正一氣之下,將餘鶯兒降位為最低的官女子。

餘鶯兒與雍正餘鶯兒懷恨在心,命令昔日的婢女花穗給甄嬛下毒,被溫太醫識破後,替她送毒藥的小印子也被抓獲了。另外,她冒充甄嬛奪得聖寵的事也被曝光了,這明顯犯了欺君之罪,數罪併罰被打入冷宮賜死,蘇培盛奉旨送餘鶯兒上路。可是,餘鶯兒怎麼也不相信,昔日疼愛自己的皇帝會賜死自己,不想死的她,瘋了似的叫罵著甄嬛。這時候,蘇培盛對著餘鶯兒說:“不把咱們太監不當人,這會兒還不是落到我們太監的手裡。”並吩咐小夏子說:“小夏子,之前師傅叫你忍,現在別忍了”。

心領神會的小夏子,在蘇培盛的示意下,活活的將昔日的仇人餘鶯兒給勒死了。上面幾位,在蘇培盛看來是把太監不當人。所以,關鍵時刻,他用行動狠狠地教訓了這些人。 ⑤而下面這幾位,情況完全就不一樣了。瓜爾佳氏褀嬪一直聽命於皇后。可在皇后眼裡:祺貴人愚蠢,卻實在美麗。

瓜爾佳氏褀嬪祺嬪初入宮時,見甄嬛深得皇帝寵愛,急忙投靠了她,後來覺得皇后是后宮之主,權利更大,於是,轉投到皇后門下。在皇后的慫恿下,她指使自己的父親告發甄嬛的父親甄遠道,最終,甄遠道被流放寧古塔,吃盡了苦頭,差點把命都丟了。甄嬛也去了甘露寺修行。甄嬛复寵後回宮,心虛的祺嬪與甄嬛徹底鬧翻,只有勇卻無謀的祺嬪,急於除掉甄嬛,在皇后攛掇下,拿自己娘家全族的性命擔保,誣告甄嬛和溫實初有染。

滴血認親現場於是,皇帝決定滴血認親現場,為了證實甄嬛與溫實初有姦情。祺嬪向皇帝建議道:“跟在熹貴妃身邊的只有槿汐和浣碧,不用刑如何肯招?唯今之計,唯有重刑拷打槿汐與浣碧,如果他們把慎刑司七十二套刑法受盡還不改口,那就有幾分可信了。”

此時的崔槿汐,早被皇上指給了蘇培盛,也是他心尖上的人。聽到褀嬪這麼歹毒的建議,讓自己的媳婦去慎行司受罪,蘇培盛再也聽不下去了,他說:“哎喲,這樣把慎刑司七二大酷刑都受遍了,不死也成殘廢了,即便還人清白又有何用呢?”

蘇培盛坐在一旁的安陵容,恨極了甄嬛,她也上來煽風點火,她假惺惺地對甄嬛說:“我知道你心疼槿汐與浣碧,如果她們不受刑的話,只怕姐姐也為難。”她的這句話更陰毒,表面上是為甄嬛著想,其實是想剪去甄嬛的左膀右臂,逼迫崔槿汐進慎行司。祺嬪和安陵容在與甄嬛的爭鬥中,企圖將崔槿汐制於死地的做法,徹底激怒了蘇培盛這個護妻狂魔。這場滴血認親,證實了六阿哥與溫實初沒有血緣關係,甄嬛與溫實初也是清白的。

甄嬛而祺嬪因為誣陷甄嬛遭到皇帝的厭棄,甄嬛知道皇后才是幕後主使。便要求祺嬪只要願意指出幕後主使,就可以放過她。可是,祺嬪一口咬定,自己家世各方面都不差於甄嬛,憑什麼沒有她混得好,自己是因為嫉妒恨毒了甄嬛,才這麼幹的,與其他人無干。她也因此被雍正打入冷宮。

祺嬪倒台後,連帶娘家也遭了殃。不久後,祺嬪的娘家人,只要是成年男子全部斬首,未滿十四歲的則發配到西彊,妻女一律沒為官奴。在甄嬛的授意下,敬妃將瓜爾佳氏一族的情況,透漏給了冷宮裡的祺嬪,祺嬪本來被禁足於冷宮,可她卻冒著大雨私自跑了出來。

瓜爾佳氏她先是跑到皇后宮門口,求皇后救自己,結果,皇后根本就不理她這顆棄子。為了全族人的性命,褀嬪只有跑去求皇帝開恩,她跪在皇帝的門口,一邊苦苦哀求皇帝放過自己的娘家人,所有的罪責由自己一人承擔;一邊破口大罵甄嬛,並詛咒自己做鬼也不會放過她。

蘇培盛與雍正廢妃從冷宮中跑出來是大忌,皇帝被褀嬪吵煩了,就對蘇培盛說:“你去告訴瓜爾加氏(祺嬪),朕念在她入宮侍奉多年,只廢她為庶人,不會賜死她,讓她回去吧。”歷史上被貶為庶人的嬪妃,要么自殺,要么被殺,有幾個能獨善其身的呢?蘇培盛跟在皇上身邊多年,最會揣摩聖意,聽了這樣的話,馬上走到大門口,祺嬪還在大罵甄嬛魅惑皇上,冤枉自己的臣子。

於是,蘇培盛吩咐手下人:“還不趕緊處理了。”眾人一擁而上,揮舞棍捧把褀嬪活活地打死了。看著被打死的祺嬪,蘇培盛還不解氣,往她身上狠狠吐了一口吐沫,吩咐人將她的屍體扔到了亂葬崗。雖然祺嬪之前一系列的操作並不討喜,但是,跟殘害皇嗣的皇后和安陵容比起來,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⑥雖然知道自己不宜懷孕,為了救貪污下獄的父親,安陵容仍然強行懷孕。皇上知道後非常高興,同意先不處置安父,並有意晉升她的位份。

安陵容當時內務府擬了三個字作為備選封號,這三個字皇帝都不滿意,甄嬛趁機送上“鸝”字。蘇培盛立即幫腔說“黃鸝多子”,十分應景,寓意極好。他抓住皇帝重視子嗣的心理,和甄嬛一唱一和,給安陵容安了一個污衊性極強的封號,鸝妃不過是皇帝豢養的一隻鳥。

安陵容皇帝自然明白這個封號有貶損之意,雖然安陵容懷孕了,但是,安父的所作所為,真的是丟自己的臉,於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順水推舟地同意了這個封號。得到這個封號的安陵容,才知道皇帝從來沒有喜歡過自已,或許在他心中,自己不過是他養的一隻聽話的小貓或小狗。安陵容受封的那一天。蘇培盛讓自己的徒弟小夏子,向雀鳥司要了五十隻黃鸝鳥,作為賀禮送給安陵容道喜。

蘇培盛與小夏子。這些黃雀鳥,每天嘰嘰喳喳的,吵得安陵容不得安寧,她都要氣瘋了,卻只能默默忍受。皇后為了打擊甄嬛,拿她身邊的崔槿汐和蘇培盛對食的事大做文章,將他倆一起抓進慎刑司,安陵容作為皇后的“第一干將”,立即表了忠心。她暗中命人對蘇培盛和崔槿汐兩個人“多加照顧”,令他倆在慎刑司吃盡了苦頭。如今安陵容失寵了,前仇舊恨湧上蘇培盛心頭,自己豈能放過這個毒婦。

安陵容蘇培盛奉命前去搜宮,對安陵容冷嘲熱諷地說:“風水是輪流轉,好日子過了頭,壞日子就臨頭了。”一心求死的安陵容說:“日子好壞,不是你一個閹人說了算。”蘇培盛則答道:“閹人也是人,說得也是人話。”從安陵容住處搜出的麝香,讓她長期殘害皇帝子嗣的罪行暴露。雍正一怒之下下旨,你既然不喜歡這個封號,那就保留鸝妃的封號,延禧宮從此就是安陵容的冷宮,也不許人伺候她,每天有人上門掌她的嘴,她必須天天跪在佛前,懺悔自己犯下的罪行。

安陵容在蘇培盛的特殊關照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安陵容,只能求蘇培盛帶話給甄嬛,只求她看在往日的姐妹情分上,讓自己死得痛快點,最後,甄嬛成全了她。 ⑦而對送自己和崔槿汐去慎行司的皇后,蘇培盛也沒有忘記。皇后身邊的剪秋姑姑,給甄嬛和六阿哥母子下毒,卻害死了十七爺的側福晉孟靜嫻。

剪秋蘇培盛從皇后身邊大太監江福海等人口中得知,皇后此前蓄意謀害甄嬛等多項罪名,並牽出純元皇后身亡的重大秘密。知道這些天大的秘密後,蘇培盛假裝無意,實則有意地在雍正面前提起純元的死與皇后有關,還有殘害皇嗣等很多是他們不知道的事情。

起初皇帝不相信,看上去賢德淑慧的宜修皇后,竟然會害死自己的親姐姐純元。所以,就招皇后來問話,沒想到鬱鬱不得志的皇后,一下全承認了。並稱自己這麼做,是因為太愛皇帝了,不願意與其她女人共享皇帝的寵愛。

宜修皇后雍正帝一氣之下,有了廢後的念頭。只是太后生前立有遺詔,烏拉那拉氏不准出廢後,皇帝礙於純元皇后的情面,只得下旨與皇后烏拉那拉氏宜修死生不復相見,並將她禁足於景仁宮。所以說,在《后宮甄嬛傳》中得罪誰都行,就是不能得罪蘇培盛,因為在雍正的后宮中有“流水的嬪妃,鐵打的蘇妃(蘇培盛)”一說。

甄嬛在這一點上,甄嬛最明智,利用崔槿汐的美人計,將蘇公公招到自己的陣營,最終幫助自己在宮鬥中成為最大的贏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