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譯廠“65歲”啦!有人問喬榛還有沒有這個廠,他說我很傷心失落


用心原創,敬請關注!

說起當年曾風靡一時的《佐羅》《追捕》《苔絲》《簡愛》《羅馬假日》《魂斷藍橋》《茜茜公主》《虎口脫險》《巴黎圣母院》《斯巴達克斯》《安娜·卡列尼娜》等譯製片,那一串串精彩絕倫、有聲有色的對白,那一部部喜聞樂見、百看不厭的電影,許多人一定記憶猶新。

每一部電影,都如雷貫耳;每一個名字,都令人神往!

你知道上述曾為幾代國人打開了解世界窗口的經典外國電影,是由哪家電影譯製廠翻譯、製作的嗎?告訴你吧,他們都出自電影譯製“老字號”品牌——上海電影譯製廠。

11月18日下午,“譯聲言心,守正創新——慶祝上海電影譯製廠成立65週年學術論壇”在上海舉行。老中青電影工作者共聚一堂,回顧上譯歷史,暢談上譯輝煌,共商未來發展,為“上譯品牌”出謀劃策。

可以說,上海電影譯製廠是海派文化的亮麗名片,一代代上譯人用語言的神韻和聲音的魅力,賦予了角色新的生命,為世界電影和中國電影留下了無數的經典和永恆。

上海電影譯製廠成立於1957年,其前身是1949年成立的上海電影製片廠翻譯片組。可以說,這個翻譯片組完全是白手起家。

1949年的一天,第一任廠長陳敘一與3位同伴一起,到長影譯製片組取經。從長春回到上海,他們租了一間簡陋的辦公室,成立了上影翻譯片組。

現在看來,在當年,長影的譯製片總有一股抹不去的東北味,而上譯廠的配音則標準、規範。不得不承認,上海作為中國電影發源地雄厚的專業基礎和人文基礎。 (下圖一為陳敘一與外國友人)

上譯廠第一部譯製片是前蘇聯影片《團的兒子》,該片是一部二戰題材老電影,根據蘇聯著名作家卡捷耶夫的同名作品改編。當時,條件十分簡陋,只有一個舊話筒、一架舊錄音機、一個皮包放映機,陳敘一硬是帶著翻譯陳涓、楊範,譯製導演周彥、寇嘉弼,配音演員姚念貽、張同凝、陳松筠、邱岳峰以及錄音師、放映員等10多個人,完成了該片的各項譯製工作。

65年來,上譯廠經典佳作頻出,如除去上述電影外,該廠的其他代表作品還如《尼羅河上的慘案》《葉塞尼亞》《冷酷的心》《基督山伯爵》《望鄉》《戰爭與和平》《悲慘世界》《遠山的呼喚》《英俊少年》《國王的光榮》《馬可·波羅》《飛越瘋人院》《王子復仇記》《廊橋遺夢》《諾丁山》《哈利·波特與密室》《哆啦A夢》等近千部譯製片。

幾十年來,上譯廠獲獎眾多,如《追捕》《啊!野麥嶺》《國家利益》《勝利大逃亡》等獲文化部優秀譯製片獎;《真實的謊言》《諾丁山》《哈利·波特與密室》《功夫熊貓》等獲中國電影華表獎優秀譯製片獎;《黑鬱金香》獲廣播電影電視部優秀譯製片獎等等。 (下圖一:上譯廠配音演員,左起:蘇秀、胡慶漢、丁建華、尚華、喬榛;下圖二:上世紀80年代,上海電影譯製廠演員組合影)

上譯廠更湧現出了無數深受觀眾喜愛的配音明星,如邱岳峰、李梓、蘇秀、趙慎之、畢克、孫渝烽、喬榛、丁建華、曹雷、尚華、劉廣寧、童自榮、富潤生、楊成純、於鼎等。 (下圖一:邱岳峰;下圖二:童自榮)

上譯廠曾經歷過輝煌,但因為社會的發展、藝術的進步,如今該廠正經歷涅槃重生。

在本次“65週年學術論壇”期間,著名表演藝術家、配音大師、原上海譯製片廠廠長喬榛說道:“我們曾經有過輝煌,感覺到我們所做的事情是有其深遠意義的。但是,我們也曾經經歷過非常艱難的低谷,我自己甚至一度絕望。很多人都問我,還有沒有上譯廠?譯製還有沒有存在意義?”然後,他無限感慨地說:“我如此鍾愛的藝術創造,竟然被問了這樣的問題!我很傷心,很失落。”

不過,眾多配音藝術家對未來依然充滿信心。現上海譯製片廠廠長劉風就說:“美影厂有自己的IP,到現在也非常好。譯製片這麼多的藝術家,沒有自己的IP,今天有聲劇,我們解決了這個問題,從名著入手,確立我們的行業地位和行業標準,未來我們會開發新的IP,從遊戲開始,過渡到有聲劇,以後的影視,大電影或者網大、網劇,都會啟動。2023年會推出原創的作品,可能十個到三十個。”

祝福上海譯製片廠未來更加輝煌!

【各位親愛的朋友,這裡是我們共同的家園,“娛文娛視”將與您一起向經典致敬,憶影人輝煌,共同重溫我們曾經的美好時光!歡迎關注!歡迎留言! (文中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繫刪除!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