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陰謀,把工商銀行當成提線木偶,賺完錢再利用,最後一腳踹開


工商銀行市值1.65萬億,2021年全球百強企業第20名,但當年上市的時候, 卻被高盛三番兩次算計。那今天我們就來看看,當年高盛如何一步步暗度陳倉,接近中國,在大發其財的情況下,又最終把工商銀行當做全球佈局下的一顆棋子,玩弄於股掌之中。

工商銀行市值

視頻有點長,可以先收藏,再觀看。

本世紀初,中國銀行業所處的環境

在2000年的時候,華爾街有句話很流行,只有傻瓜和勇士才會去買中國的不良資產,那咱們先來了解下當時的中國環境。經過20年的改革開放,企業改制,資本私有化等等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也讓中國銀行業所累積的不良資產達到了1.4萬億之多,就比如我們上期節目中所說的雙匯集團的前身,就是漯河肉聯廠,當初在資不抵債的情況下,依然能夠從銀行貸款來發工資,這在今天是不可想像的。

漯河肉聯廠

漯河肉聯廠最終發展成了雙匯,但更多的是各地的企業,最終拿著銀行的貸款卻走向了破產,這種事在當年各地都是很普遍的情況。你可以回憶下八九十年代的時候,你身邊是不是也有很多類似的企業,我小時候老家的酒廠,化肥廠,紡織廠,現如今早已銷聲匿跡了。

銀行收不回貸款,自然就要拿你的廠房,土地,產品,品牌,證券等等各種各樣的東西來沖抵貸款,隨著改革的深入,這種不良資產越積越多。

政府都開始頭疼了,怎麼辦呢?

為了解決國有獨資銀行的不良資產問題,國家成立了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決定將不良資產剝離出來。當然為了減少國有銀行的損失,也是歡迎其他金融機構參與進來的。

高盛出手

2001年12月21日,被華爾街嘲諷是傻瓜的高盛,向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之一的華融伸來了橄欖枝,並買下了帳面價值19.7億元的不良資產,這下可讓華融高興壞了,居然有華爾街的傻瓜來分擔這些不良資產。

要知道,華融在被設立之初,其職能就是為了負責收購工商銀行的不良資產,19.7億對其從工商銀行收購的4077億的不良資產來說九牛一毛,那高盛為什麼頂著傻瓜的名頭也要收購這些不良資產呢,真是錢多沒處花了,精明的美國人可不會這麼愚蠢。

其實這是當時高盛掌門人保爾森,為了跟工商銀行做大生意,立的一個投名狀。

相關文章  招投標數據| 8月醫用呼吸機採購總額達2.6億元

高盛買華融的不良資產,華融買工商銀行的不良資產,這不就是間接的高盛跟工商銀行通過華融搭上了線嘛,2002年當高盛和華融成立中國第一家不良資產合資公司融盛資產公司的時候,工商銀行也派出一人擔任公司的董事。

這瞬間就拉近了高盛與工商銀行的距離。 2003年的SARS病毒肆虐,不良資產的處置也幾乎暫停,但跟工商銀行搭上線的高盛這一年多可沒歇著,暗地裡沒少活動,2003年6月當SARS剛過,保爾森就飛往北京,與工商銀行簽訂了處理不良資產的戰略性夥伴關係,生意金額就提高到了100億的不良資產,並創建合資企業服務實體。

相對於100億的生意,保爾森更注重的是後者創建合資公司,因為這將是外資金融機構首次繞開資產管理公司,直接同中國的銀行合資處理不良資產。這就意味著高盛撬開了中國金融業的大門。

百年投行的不良資產處置經驗,讓工商銀行受益匪淺,更重要的是幫自己能處理掉壞帳,高盛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合作一段時間後小賺了幾億。工商銀行自是高興,把高盛當做了自己的鐵哥們對待。當華爾街還在嘲笑保爾森在中國吃力不討好的時候,殊不知,高盛正在醞釀更大的計劃。

高盛的危言聳聽

隨後高盛隆重地發布了一份名為《中國銀行業的風險與出路》的報告,這份報告在百度文庫裡還保存著,有興趣的可以去看下,這份報告,簡直就是高盛為中國銀行業開具的一份病理診斷書,說中國銀行業短期內的危機不會導致銀行業崩潰,但在長期上很可能會發生日本那種停滯發展式的危機,並且報告中一串串的數據,讓政府和銀行業的領導們看了都不寒而慄啊,通篇都在渲染中國銀行業已經病入膏肓,連週邊的印度尼西亞和泰國都不如,可偏偏你又找不出另外的數據去反駁,這就是百年投行的專業與精明之處。

在渲染了一通危機之後,高盛還為政府抓了一劑藥方,中國需要最少投入2.4萬億,也就是當年GDP的21%,才能有效地剝離銀行業的不良貸款,然後外部投資機構才會提供其餘資金,說得直白點就是讓國有銀行通過改造,上市,到此,也就明白了吧,高盛吞下的銀行業巨大的腐肉,其實為的是銀行業的股份,政府自然不會為了改革開放,而讓銀行業長期承擔改革帶來的不良後果,所以銀行業改革也已經進入到日程之中。

高盛陰謀得逞

讓政府注資國有銀行,這是高盛給政府支的招兒,在2004年的時候財政部已經在建設銀行和中國銀行身上實驗過了,分別注資了225億美元,工商銀行作為最大的銀行,自然也不會落下。

工商銀行掌門人姜建清跟高盛的保爾森已經如同多年的老友一樣,關係十分融洽,2004年11月1日,高盛代表來到工商銀行總部,開門見山就說想參與工商銀行民營化的行動中來。

銀監會對於中國銀行業改革,提出了一個硬性指標,就是股份制銀行中,必須要有一家境外合規的投資機構,這在當時還引起了不小的討論,說這政策就是賣國等等難聽的話,但是這政策也不是一拍腦袋就制定的,其主要目的還是讓外資起到鯰魚效應,用外因去倒逼銀行業的發展,但是投資佔比不得超過20%。

為了工商銀行這個合作項目,高盛甚至在美國總部單設了一個CIBC office的辦公室,這在高盛的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而這個辦公室的主任麥克埃文斯,更是被授權可以調動高盛的全球資源,來促成與工商銀行的合作。

當然,高盛也不是唯一一個有腦子的,還有十幾家投行都跟工商銀行有接觸,但一年財務報表上仍趴著8000多億的不良資產,不良貸款率達到18.99%,即使已經盈利了的工商銀行依然嚇退了不少人,這還不是最致命的,更重要的是,政府在給建設銀行注資之後,遲遲不見對工商銀行注資,更是又勸退了一些投行機構,但跟工商銀行已經耳鬢廝磨了四年的高盛,自然是能得到一些,不為外人知的消息,政府可不會對工商銀行袖手旁觀。

相關文章  5秒一本書:《資本圈》

最終於2005年8月30日,以高盛為首,聯合安聯保險和美國運通所組成的境外財團,最終與工商銀行結盟,在2006年1月27日完成資金和股份的交割,高盛出資25.8億美元,以均價1.22元的價格獲得了5.75%的股份,當工商銀行在A股上市的時候,發行價為3.12,高盛就獲得了200%的利潤。

他會看得上這點利潤嗎?當然不會。在投資工商銀行前,其一直在鼓吹中國股市泡沫太高,說什麼公司整體市盈率都偏高,反正就是在看空中國股市,其目的其實也很簡單,就是為了在購買工商銀行股份的時候壓價,但在工商銀行上市後,態度就立馬一百八度大轉彎

2006年12月7號發布的研究報告就說,工商銀行年收益增長率達10%以上,甚至直接將2007年的預期價格調高到5.28元,還不斷對股民洗腦說,要繼續加倉銀行板塊,數據專撿好的說,目的就是給工商銀行的股價抬轎子,讓國人接盤。

在2009年6月1日,高盛所持有的工商銀行股份解禁日剛過一個月,其就已經拋售了30億股工行股票進行套現,而高盛給出的理由是,08年金融危機,公司太需要現金了,這還真的是把中國人當猴耍啊,說好的長期投資呢,解禁期一到就開溜了。

你以為這就完了,高盛的謀局可不僅僅限於掙工商銀行的那點差價,賺完你的錢,還要再利用一把。

高盛全球棋局的一顆棋子——南非標準銀行

高盛的下一個棋局在南非,南非標準銀行的總裁和高盛集團的國際顧問,都曾是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擔任過董事,交情很深,南非標準銀行的很多併購交易,都有高盛的參與,可以說兩家銀行關係頗深。

本來工商銀行是有意入股南非第一大銀行蘭特銀行的,後來因為工商銀行想要控股地位,就陷入了僵持,而這時高盛就趁機攛掇南非標準銀行與工商銀行,牽線搭橋,把這兩者硬湊到一塊,最終工商銀行花了54.6億美元收購了南非標準銀行20%的股份,成為了第一大股東,但是管理層不得更換,工商銀行僅僅是派駐了兩名董事,但是董事會有17個人,所以工商銀行其實就買了個寂寞,除了個否決權,就沒有其他啥權利了,更別說南非標準銀行的控制權了,當然這也正是高盛想要的。

高盛全球棋局的另一顆棋子——希臘

另一個棋子在歐洲,大家都知道希臘危機,當年希臘的財政赤字超過了歐盟規定的3%警戒線,如果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就要退出歐盟,希臘自然是不干,於是高盛就出面為希臘設計了一系列降低財政赤字的辦法,才使得希臘報給歐盟的數據,財政赤字一直都在3%以下。

高盛先是在英國註冊了一家名為titlos的皮包公司,然後高盛找到老朋友,世界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穆迪,其把評級給到了A1,這是A級評級中最高的,評級機構有多不靠譜著實令人咂舌啊。

相關文章  如果條件允許,家裡儘量添置這幾樣好物,東西不大但很好用!

有了信用評級之後,titlos就發行了51億歐元的票據,並且這這麼多票據只有一個買家,就是希臘國民銀行,而A1評級的票據是在歐洲央行的擔保範圍內的,所以希臘國民銀行,就從歐洲央行騙取了51億歐元的貸款。這就一下子改善了希臘的財政赤字問題,高盛自然也從中獲取了不菲的佣金。但僅僅依靠這種方式,而不是改善財政狀況,希臘出事只是早與晚的問題。

對於希臘違約,當事人高盛自是心知肚明。在2009年12月的時候,高盛的朋友穆迪再次出手,下調了希臘的主權信用評級,從A1下調到A2後,也將titlos的評級下調至A2,穆迪甚至威脅說,如果近期不改善財務狀況還會繼續下調,這麼一來對希臘國民銀行和titlos的信用違約互換cds交易價格直線飆升。

這裡科普下cds信用違約互換是啥意思,就比如A貸款10000元給B一年的期限,那B萬一不還了怎麼辦,那就引入第三方C來提供保險,c說我覺得B還是比較靠譜的,那我來承保,你A每個月給我交1%的費用,到一年後萬一B還不了貸款,我c就把這10000塊錢賠給你A,c說我做這個也有風險,就把我擔保的這個業務給證券化吧,證券化後就叫做cds,讓金融市場上的人都可以來買賣這份cds,那當B還錢給A的機率很高的時候,cds的價格自然就很低,因為幾乎不會發生賠付,那如果B不還錢給A的機率很高的時候,那也就意味著c要全額賠付的幾率很大,那市場上的人就會爭搶這份cds,搶的人多了cds的價格自然就高了。

而回到希臘債務危機中,希臘國民銀行很可能會違約,那cds價格就會飆升,而高盛早在市場出現希臘債務危機之前,早早的就和另外兩家對沖基金囤積了大量的cds合約

而就在這個時候,高盛祭出了早已布好的棋子,南非標準銀行,剛才說了工商銀行雖然是控股股東,但卻沒有決策權,管理層依然是原來的管理層,於是在高盛的授意下,南非標準銀行發布了非常激進的評估報告,說希臘愛爾蘭等國的經濟狀況已經非常糟糕,甚至嚴重到了要退出歐元區的程度,這又進一步造成了市場的恐慌,隨後愛爾蘭,葡萄牙和西班牙也都爆出了財政赤字遠超歐盟規定的3%警戒線。

南非標準銀行的報告一出,標準普爾穆迪紛紛下調西班牙等國的主權信用評級,要知道西班牙可是歐盟第四大經濟體,對歐元區的打擊可想而知,歐債危機爆發,而高盛其實早已在cds上埋伏好了,所以高盛的目標可不僅僅是一個希臘這麼簡單。別小看了這個cds,這是一個超級大金融衍生品的市場,根據美國衍生品交易機構的說法,單單是美國市場的cds交易量就高達15.5億美元,這還僅僅只是明面上的統計量,還有近60%是在暗處不透明的,所以更是投機者的天堂了。

回過神的歐洲人才發現,這南非標準銀行的大股東是中國人,誰還管你管理層是不是中國人控制的,一溜的全把帳算到了中國工商銀行的頭上了,高盛在歐洲大肆圈錢,卻把鍋甩給了工商銀行。

高盛這是在全球布下了多大的棋局啊,作為一個擁有150年歷史的投行,國內的金融機構還有太多要學習的,就比如cds交易,中國2016年才引進,這是術的方面,只是在道的方面,什麼時候工商銀行也能如同高盛這般,在全球布下如此宏大的棋局。也只有曾經的棋子變成一個布棋的人,到那個時候,才真正的代表,中國成為一個金融強國,而不僅僅是金融大國。

您說呢,都看完了就順便點個讚唄,感謝關注貓眼兒的頻道,下期再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