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她不是軍校的老師,只是學校的訓育主任,卻能持槍上課


她不是軍校的老師,只是學校的訓育主任,卻能持槍上課。

她不是軍校的老師,只是學校的訓育主任,卻能持槍上課

1948年初,根據中共中央在國民黨白區工作「注意隱蔽疏散,堅持革命力量,嚴防冒險主義錯誤,以免造成革命辛苦積攢的力量一下暴露無遺而被敵人端掉」的方針,中共廉江黨組織要求各中小學地下黨組織(支部)隱蔽疏散,注意領導學生韜光養晦,秘密爭取積極進步的學生投身到游擊區。

她不是軍校的老師,只是學校的訓育主任,卻能持槍上課

下半年,醞釀參加粵桂邊區革命鬥爭工作開始,許以章、鍾承彬、廖國烈等多次在學校甄選勇敢激進的同學到革命一線接受鍛煉,成熟一批,發展一批,溫恭讓和鍾禎賢在廖國烈教育下率先參加粵桂邊縱隊青年幹部訓練團。

她不是軍校的老師,只是學校的訓育主任,卻能持槍上課

學生的革命行動使國民黨廉江當局感到震驚。他們四齣活動,企圖阻止各中小學學生參加革命的行動,尤其是在廉江中學,縣長陳鈞鎮每周都到學校集中學生「訓話」,作所謂安定人心的講話,借語言恐嚇威脅師生。

她不是軍校的老師,只是學校的訓育主任,卻能持槍上課

國民黨廉江縣政府教育科長兼語文教師鍾靖肆意醜化中國共產黨。訓育主任劉如雨持槍上課威嚇學生。中統特務英語教師蘇守昆教布還蔑共產黨的謠言,等等。進步教師如鄧傑則對學生傳遞各地的革命消息,進行形勢教育,提高學生識別敵友的能力,鼓勵學生投奔革命前線。該校中共黨員散發青平中學校長李承煜率該校師生起義的《告全縣師生書》革命傳單,組織發動學生為人民武裝捐款獻物,為黨組織搜集情報、探測敵情、傳送信息等,提高廣大學生擁軍愛民的革命熱情。

她不是軍校的老師,只是學校的訓育主任,卻能持槍上課

1949年4月,全國解放戰爭形勢大為喜人。縣城各中小學學生多次掀起參軍高潮,紛紛奔赴粵桂邊區前線,獻身革命。何作余繼廖國烈之後率領一部分同學參軍,隨後相繼有吳劍、龍有岳和賴炳壽等數十人參加革命,他們離開學校時張貼公開信,鼓動同學繼續前進,警告反動教師和反動學生。

縣城廉江中學、廉江師範和良垌中學三所學校前後參加革命的學生達五六百人,國民黨廉江縣參議會議長黃叔茂的女兒黃素英是其中之一。她參加革命對整個縣城尤其是國民黨縣政府土層政治人物震動頗大,影響更為深遠。

她不是軍校的老師,只是學校的訓育主任,卻能持槍上課

縣城各中小學進步學生尤其是廉江中學、廉江師範和良垌中學三所學校的進步學生,在學校中共的地下黨支部的領導下,接受共產黨的教育,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為指導,在運動鬥爭中經受鍛煉,不斷進步,逐步成長為堅強的革命戰士,為廉江的革命鬥爭打下堅固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