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威海四名老兵講他們的長津湖故事


截至10日10日,電影《長津湖》票房突破41億元。一段朝鮮戰場東線作戰歷史,一個伍家三兄弟的參戰故事,楊根思、冰雕連等「至死不退」的英雄事跡……上映以來,電影《長津湖》沸騰著銀幕前的每一顆中國心。

71年前的那個冬天,真實的長津湖戰役遠比電影畫面慘烈。在極其惡劣的條件下,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的戰士們創造了抗美援朝戰爭中全殲美軍一個整團的紀錄,迫使美軍王牌部隊經歷了有史以來「路程最長的退卻」。

長津湖戰役和威海有著很深的淵源。第27軍是從天福山走出來的膠東勁旅,數以千計的威海籍戰士更成為長津湖戰役的主力軍。通過幾番尋找,記者找到了原志願軍第9兵團第27軍、26軍的四位老戰士。他們中年紀最大的已經97歲,最小的也有91歲,那段冰與血的歲月,聽他們娓娓道來。

■場景一:

拼——下令殺掉戰馬,讓戰士們吃口熱乎的飯上戰場!

講述者:原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第27軍79師235團1營營長遲念佳之子遲德永

遲念佳

我爹今年97歲了,有著近20年的戎馬生涯。參加長津湖戰役時,他是第27軍79師235團1營營長。當時,1營的任務是攻占1282號高地,對戰美軍「王牌師」。

1950年11月13日,我爹率部自臨江出發,直奔長津湖北面的集結地。因倉促只帶了三天乾糧,再加上給養跟不上,餓的時候戰士們只能吃雪。

電影《長津湖》裡有一個鏡頭,美軍哨所裡敵我砲口相對的節骨眼上,主人公還要帶走美軍的壓縮餅乾和巧克力。現實確實如此,我爹說,他們冒著槍林彈雨去搶美軍的空投,為的就是讓戰士們吃上罐頭。

那年11月27日下午,糧食一粒不剩,氣溫零下30多攝氏度。眼看夜裡10時就要打硬仗了,大家還餓著肚子,我爹下令殺了自己的戰馬,讓大家吃口熱乎的飯。殺馬前,他還交代馬頭不能吃,要埋好立上牌子,就當它是犧牲的戰友。

行動準時開始。我爹和戰友隱蔽到1282號高地半坡。突然,隨著一聲聲爆炸聲,遍地開花的照明彈瞬間把夜空照得亮如白晝,陣型完全暴露。原來,敵人布設了大量絆索照明地雷,志願軍們不得不把奇襲改為強攻。

嚴寒天氣加上極度缺糧,面對的還是美軍陸戰第一師。用我爹的話說,這場仗就是「豁出命拼了」。雙方廝殺在了一起,山頭變成一片火海。我爹派出數個戰鬥小組,向高地後側迂迴滲透,用手榴彈攻擊。後又將1連、2連剩餘的戰士收攏起來,用火力死死壓住增援上來的美軍士兵,掩護3連向主峰發起攻擊。終於,在第二天凌晨5時,志願軍佔領了1282號高地。

每當我爹說起抗美援朝戰爭,我都特別揪心,誇他是不怕死的英雄,可他卻輕輕搖搖頭。我知道,他又想起戰死他鄉的戰友們了。有時候,爹會呆坐好一會兒,嘴裡喃喃著:「我這個當營長的對不起你們……」

戰爭結束後,我爹主動放棄了組織給他提團級職務安排,毅然回到原籍工作,為家鄉做點事。他說:「想想那麼多犧牲的戰友,那麼多年輕的生命,為黨的事業獻出了自己的全部,而我還能活著,已經是最大的福利了,對黨和人民,我沒有要求。」

回村後,我爹擔任了村黨支部副書記,分管副業。在任時,我爹用被子彈打穿過的腿,蹬著自行車跑了1000多公里,從菏澤帶回20隻小花羊,帶著鄉親們致富增收。村子東南山上的20多畝栗子園也是我爹從外地買來樹苗和鄉親們一起種的,今年的果實已經掛滿枝頭……這大約就是遲家店村人都敬重他的原因。

■場景二:

急——顧不上哭,找了個棉被把戰友埋了,緊接著又出發了

相關文章  畢姐開「永和」中餐館,23年創業安居千差萬別,承載兩代中國人

講述者:原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第27軍後勤汽車2連排長鄒德才,91歲

聽說威海市退役軍人事務局組織老兵去看電影《長津湖》,我好些年沒看電影了,但是這次我一定得去,電影裡有我熟悉的場景。

我今年91歲了,赴朝鮮那年20歲。雖然年齡不大,但那是我參軍的第五年,算老兵了。一道急令,一列火車就把我和45輛軍車全都拉到了泰安。沒來得及休整,又直接去了丹東。

到丹東沒幾天,我們就接到命令轉到臨江,參加長津湖戰役。行軍很急,我們運輸連士兵晚上開車,走得快又不敢開燈,剛到朝鮮第二天,和我一樣大的通訊員小叢就出車禍犧牲了。我和戰友根本顧不上哭,找了個棉被把小叢裹起來埋了,立即跟部隊繼續趕路,從東線進軍長津湖。

長津湖戰役是我參與過最激烈的一仗。當時我們是夜間行軍、白天隱蔽,一是怕美軍飛機,二是我們準備出其不意,突然包圍美軍。我當時在汽車連,主要負責往上運送彈藥、糧草,往回接傷員。當時真是十萬火急,夜間開車再加上路途顛簸,經常開著開著就翻車了。開戰前,戰士們行軍潛伏等待整整六天六夜,那段時間是最煎熬的,很多人沒有穿厚棉衣還要潛伏在雪堆裡,即使那樣,大家也是一動不動。心裡都有一個信念——一定要把美軍打跑,保家衛國!

長津湖戰役打起來,美軍用的飛機大砲,我們全是輕武器,重武器根本運送不上去。當時對手是美軍陸戰一師和第三、第七步兵師等,在那之前美軍陸戰一師還沒打過敗仗。這一戰,我們在饑寒交迫、武器落後的情況下,出其不意包圍他們,讓他們措手不及。長津湖戰役打完,我們45輛汽車回來只剩下了4輛。

戰爭裡犧牲的人太多了,很多戰友沒能回來,直到現在我都幾乎不戴勳章,這些勳章不是我自己的,應該屬於他們。

■場景三:

血——跪著為傷員包紮,繃帶不到一周就用完了

講述者:原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19醫院正排職助理軍醫張錫友,91歲

電影《長津湖》上映第二天,孫子就幫我買了票。電影裡很多場景都很真實,也把我帶回了那場戰役裡。 1950年10月,那年我20歲,隨第9兵團進入朝鮮,是第一批入朝的醫護兵。當我們開始接收傷員時,長津湖戰役基本接近尾聲了。

零下三四十攝氏度的長津湖,兩個山溝間相距10公里,一個房子也沒有,我們就在土豆窖裡接收傷兵。還記得那個土豆窖特別矮,傷兵們躺著,我只能跪著為他們包紮,在裡面爬著走。大家穿的是薄棉衣,腳踩的是膠鞋,吃的是凍土豆。炊事員扛著裝土豆的麻袋,凍土豆在裡頭哐當響。那時候,美軍穿的是絨服,蓋的是絨被,晚上睡覺還有毯子。

我接收的傷兵絕大部分都是凍傷。他們的手指、腳趾凍得都是黑的、乾的,像木炭一樣。有時,我幫傷兵把鞋脫掉,他的腳趾頭也跟著脫落下來。

忙起來的時候,我們沒時間睡覺,只有晚上能抽空吃點飯。我身體素質不好,第三天就發燒到38攝氏度。很想躺下休息,但看著受傷的戰士們,我咬著牙繼續幹活,好多次都以為活不下來了。

不到一周,我們帶過去的所有藥品都用光了。怎麼辦?我們把自己的棉被拆了,做成繃帶。沒有鹽水,我們就用汽油代替。每次用汽油為傷兵處理傷口時,都不敢看他們的臉,只聽著一聲聲慘叫。

我印象最深的是搶救一個年輕戰士,他大腿根的股動脈破了,血止不住地往外噴。當時已經沒有止血的工具,我們就輪流用手壓,想儘量減少出血。最後還是沒能搶救回來,我甚至沒來得及登記他的信息。

搶救傷兵的同時,我們還需要防空,白天不敢行動。美軍的飛機都是集體出動,黑壓壓一片,在空中往下扔炸彈。美軍的飛機很靈活,甚至能炸到山洞口。埋葬那些無名戰士時,我們只能趁天黑扛出去。

相關文章  冷!下半年來最強冷空氣逼近,北京將現「斷崖式降溫」

不久後,我們收到長津湖戰役勝利的消息,護送傷兵南下到黃草嶺。雖然一路特別艱難,但我卻看到了希望——長津湖戰役我們都能勝利,這場戰爭我們也一定會勝利。

■場景四:

冷——背影看好好的一個人,拍一下肩膀就「撲通」倒下了

講述者:原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26軍78師後勤醫療隊護士高呈祥,91歲

我在沂蒙山當兵,那年我剛滿16歲,沒告訴爹娘就參了軍。我先去了魯中軍區新兵團,成了一名醫護兵,跟著部隊打了萊蕪戰役、渡江戰役等。

這麼多年過去,對那場戰爭印象最深的就是冷,太冷了! 1950年的朝鮮冬天,特別遭罪。部隊行軍時,不少橋被炸,我們只能蹚水過,河水基本沒到了胸口。怕棉褲凍在腿上,我們先把衣服脫了,再用手把背包託過頭頂過河,胸部就被河面上的冰劃出一道道血口子。過了河之後,別說冷不冷,都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腿。

行軍路上我們看到一位戰士,左肩上挎著槍,在路上一動不動站著,還保持著走路的姿態。一個戰友走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問道:「你是哪個部隊的?」沒想到,人就撲通倒地了,身體四肢都僵硬,已經凍死好久了。

中間我們還遇到一次空襲,穿過樹林時,被敵機發現進行掃射。我背著的枕頭被打中了,離腦袋只有一個巴掌遠。我旁邊的司務長腹部中彈,腸子被打出來了,我趕緊拿出繃帶給他包紮救護,這才保住了性命。

安頓好後,傷員一車一車地運來,大部分人都是雙腳凍傷,運氣好的處理一下還能恢復,很多人得運到後方醫院進行截肢手術。我們當時的醫療用品也被凍住了,需要先烤熱才能使用,一些紗布繃帶洗了用、用了洗。醫護兵沒有多少人,只能沒日沒夜地搶救,救活一個算一個。

缺糧、缺水是常事,就壓縮餅乾和炒麵兩樣。壓縮餅乾還好,不用水也能咽,但炒麵就沒辦法了,只能一口雪一口炒麵地往下嚥。冷到扛不住了,就想想咱祖國的人民;餓到扛不住了,就想想前線的戰士。

■記者手記:

願更多「長津湖」扎在年輕人心中

電影《長津湖》在國慶檔成為票房、口碑雙豐收「爆款」。除票房41億元之外,更為可貴的是,「長津湖」激盪起年輕人更強烈的愛國志和強國夢。

上甘嶺、長津湖、金剛川、清川江……一個個遙遠陌生的地方,志願軍戰士們留下了驚天地、泣鬼神的英雄故事:在火與炮的上甘嶺,平均每秒6發的砲彈也逼不退保家衛國的決心;在冰與雪的長津湖,「冰雕連」矗立起不倒的精神豐碑;在擊不垮的金剛川,「人橋」搭成、「雄獅」過江……

因為電影《長津湖》,許多人了解了這段歷史,懂得了其背後的精神。但是,還有更多歷史需要我們再早一點關注和銘記。在聯繫採訪的過程中,曾經找到榮成市8位參與其中的戰士的名字,得到的回覆卻是無一健在。抗美援朝精神永遠是寶貴財富,願有更多「長津湖」扎在年輕人心中,讓我們在追憶艱辛歷程與偉大勝利中弘揚偉大抗美援朝精神,激勵後輩不忘初心,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Hi威海客戶端記者杜曉瑩賈文娟宮子媛於淑儀通訊員範曙光李太強姜琳琳/文朱春曉宮子媛/圖)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