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上新姿勢的Surface,能重新定義「觸屏電腦」嗎?


應該沒有人會否認,賈伯斯在Macworld 2007 拿出的初代iPhone 重新定義了觸摸屏。

初代iPhone 用順滑的電容式觸摸屏搭配iOS 出色的動畫效果,用滑動代替了點按,張開雙指發放大一張圖片之所以讓人印象深刻,正是因為iPhone 用觸屏帶來了「一切事物本應該有的樣子」。

2008 年,《經濟學人》發表了一篇題為《觸控未來》的文章,其中提到,儘管iPhone 憑藉出色的觸摸體驗取得了成功,但是未來從觸摸屏技術中獲益最大的應該會是電腦而非手持設備,並預測觸摸屏在未來會取代滑鼠。

十數年過後,觸屏筆記本電腦確實開始在市場上流行起來,不過和《經濟學人》的預測有出入的是,觸屏技術既沒有取代滑鼠,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地吸引人——它甚至是消費者最邊緣的考慮因素之一。

從2012 年的Surface RT 算起,微軟就一直想把Surface 系列打造成個人移動設備的標桿,通過二合一等多種新形態賦予觸控筆記本一些實用意義,推動筆記本觸屏化(或者說平板筆電化)。

而最近,微軟發布了一款全新的「三合一」產品:由Surface Pro、Surface Laptop、Surface Studio「融合」而成的Surface Laptop Studio。

普通狀態下,Surface Laptop Studio 是台筆記本,當你想要觸屏操作時,可以把螢幕往前推前一點,而當你想要畫畫、寫字時,還可以像Surface Studio 那樣完全壓低螢幕,以平板姿態書寫。

這種類似iPad Pro 妙控鍵盤的前傾式支架結構,也許會成為未來觸摸屏電腦的新形態。

Surface Laptop Studio 會讓觸摸屏變得更好嗎?

Surface 系列也許是最能「整活」的電腦系列產品,從Surface RT 分離式鍵盤結構,到Surface Book 獨特的二合一結構,再到Surface Laptop Studio 三形態轉換結構,Surface 的工業設計總是大膽且自信。

相關文章  不會還有人用黑鐵洗面奶吧?

和同樣可以切換筆記本模式和Studio 模式的Surface Book 相比,能夠保持45 度角的觸控模式是Surface Laptop Studio 最大的特點。

我使用過不少帶觸控屏的筆記本電腦,一開始我還會不耐其煩地抬起手對螢幕「指指點點」,但使用久了我總會忘掉這個需要加價一千元甚至更多的額外功能。

因為當你保持雙手敲擊鍵盤的姿勢時,抬起手點擊螢幕要比向下點擊觸摸板,或者握住手邊的滑鼠麻煩得多。

人總是會走傾向於距離最短途徑,對於講究效率的人機互動更是如此,在大多數情況下,抬起手觸屏操作是低效的。

不過觸摸屏並不總是雞肋,當我要瀏覽大量網站和文檔時,用觸摸屏滑動頁面要比使滑鼠滾輪親切得多,因為手指在螢幕上滑動時,會有種撫摸紙張的真切感。

筆記本的觸摸屏就像是一個雞肋的存在,能用而不好用,除非……將它拉近一點。

人機工學諮詢機構Ergonomic Solutions 進行了一系列測試後發現,用戶在使用觸摸屏時與螢幕的距離最好不要超過250mm,並且螢幕越高,觸及距離應該越近。

並且螢幕的距離與其傾斜的角度也會影響使用者的體驗,一般來說斜向下注視是大多數用戶首選的觀看角度,人眼與螢幕的距離越近,螢幕傾斜的角度也應該越大。

將Surface Laptop Studio 拉近的方法很簡單,手扶住螢幕的上邊框輕輕一掰,螢幕下半部分就會和支架分離,再把螢幕下拉至鍵盤與觸控板之間,此時會有磁吸結構將螢幕吸住,保持穩穩的45 度角結構。

微軟稱這為新的平板模式,你既可以點觸螢幕操控,也可以使用螢幕下方的觸摸板,如果臨時需要打字搜索,不用著急把螢幕推開,點擊輸入框就會彈出Windows 11 全新設計的虛擬鍵盤。

▲ 當然也完全壓低用於創作

Surface Laptop Studio 拉近的距離看似微不足道,無形中卻能讓你原本懸在半空觸控的手掌放下來,從而靠在掌托上觸控螢幕。

微小的改動能夠有效地緩解手腕的壓力,讓大螢幕的觸控不再那麼「遙不可及」,從這一點來看,Surface Laptop Studio 和iPad Pro 妙控鍵盤的設計確實有異曲同工的地方。

「觸摸屏電腦是反人類的」

因此,蘋果花更多的精力在打造更好用的觸控板上,讓用戶可以用多種手勢快捷地操作Mac,而不是簡單地給螢幕加一塊觸摸層,然後讓用戶的肩膀和手臂發酸。

這是行不通的。

賈伯斯稱蘋果在這方面做了大量的用戶測試,結果證明觸摸屏Mac 的人體工學表現非常糟糕。由於螢幕是垂直於人的面前,想要觸控就必須抬起手臂,用不了多久手臂就會感到疲勞酸軟。

觸摸屏應該是水平的,它需要一塊墊子。

因此,蘋果花更多的精力在打造更好用的觸控板上,讓用戶可以用多種手勢快捷地操作Mac,而不是簡單地給螢幕加一塊觸摸層,然後讓用戶的肩膀和手臂發酸。

而在觸摸屏的部署上,PC 陣營和Mac 陣營同樣出現了分歧,以Surface 為代表的PC 認為,既然傳統的筆記本形態觸控起來反人體工學,那麼換個形態就好了。

於是乎,各種為觸控而生的二合一筆記本迎來了一次爆發,各家廠商都在積極地探索筆記本的下一個形態,例如Yoga、XPS 2 in 1 系列的360 度旋轉反轉屏,靈耀系列將螢幕帶到了觸摸板上,以及跟隨Surface 的各種Windows 平板。

2013 年索尼VAIO 曾推出過一款形態獨特的二合一產品VAIO Fit 13A ,在當時便採用了前拉式螢幕的支架設計,只是VAIO 並沒有將45 度傾斜的形態作為產品重點,而是將之翻轉180 度成為桌上平板使用。

▲ 表面上看起來可可愛愛的ConceptD 7 Ezel 實際上塞下了一塊RTX 3080

不少PC 廠商也設計過類似的前拉式螢幕筆記本,例如宏碁不久前為設計師群體推出的ConceptD 7 Ezel、惠普推出的Elite Folio 等等。

Surface Laptop Studio 的出現就像是微軟對前拉式螢幕設計的認可,它沒有翻轉屏那麼大動干戈,也不會像分離式平板那樣性能羸弱,並且能夠提供更符合人機工學的觸控體驗。

Windows 11 讓觸摸屏浪潮有了更大的意義

和過去不同的是,觸摸屏不再是打算取代傳統觸控或者鍵鼠的操作方式,而是為用戶提供一種介乎筆記本和平板等手持設備的新交互。

當你在使用Excel、PS 等需要大量精準操作時,滑鼠毫無疑問才是認真工作的首選,而當你瀏覽網頁、觀看視頻等休閒娛樂時,將螢幕拉近再使用觸摸屏隨心點觸也是種更舒適的姿勢。

不過,想要讓用戶們接受一個鍵鼠以外的交互模式,僅憑硬體的改動還遠遠不夠。

Windows 11 讓觸摸屏浪潮有了更大的意義

從Windows 7 時代開始,微軟就開始針對觸摸交互做適應性設計,然而Windows 的觸控體驗一直評價不高,很難讓使用平板模式的用戶滿意。

微軟也許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在微軟首席產品官Panos Panay 介紹Windows 11 時,著重將Windows 11 的觸屏優化拎出來介紹,並稱「觸覺」是Windows 11 設計核心考慮的5 個要素之一。

如果你換上了Windows 11,你會發現新UI 的很多設計改動幾乎都是為了「適應手指」而變:開始菜單欄大幅簡化,從列表變成了大圖標,方便手指點按;文件資源管理器等應用的頂欄做了大幅留白,同樣是為了容下手指;控制中心幾乎完全參考了Android 等移動設備的設計,介面精簡不少……

而Windows 11 能夠兼容運行Android 軟體,讓觸摸屏有了更多的實用意義,這意味著你不再需要笨拙地用滑鼠按住、下拖來滑動手機應用,觸摸屏像是橋樑,讓PC 與手機的生態連接了起來。

好的硬體總要搭配好的軟體一起工作。如果說過去的觸摸屏筆記本總是差點意思,那麼Windows 11 和以Surface Laptop Studio 為代表的前拉式螢幕將有可能給這種體驗帶來轉變。

售價達1599 美元起的Surface Laptop Studio 註定是曲高和寡的作品,但它給市場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思路,未來筆記本應該朝著什麼方向進化,這是微軟給出的答案。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