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晚年秘聞:遭飛來車禍,肛腸出血尿血,死因或與宋美齡有關


1975年4月5日蔣介石在台灣因為心臟衰竭去世,享年89歲。其實早從1969年,蔣介石就發生了一場車禍,身體才逐漸走下坡路。

那麼蔣介石發生的這場車禍究竟造成了什麼影響?這與6年後蔣介石身亡有什麼關係呢?宋美齡做了些什麼與蔣介石的死有什麼關係呢?今天我們就來帶大家探秘蔣介石的晚年生活。

蔣介石和宋美齡

1969年9月16日,蔣介石在吃完午飯後,準備與宋美齡驅車前往陽明山官邸,蔣介石的身份尊貴,自然隨行的車隊也十分隆重,那天他正與宋美齡像往常一樣忙完公務,在車裡放鬆的交談。隨行的車隊正沿著陽明山仰德大道前行,突然一輛軍用的吉普車從前面的班車超車衝過來,先導車的司機趕緊踩下剎車,但是跟在後面蔣介石的車的司機卻反應有些過於緊張了,將剎車當成油門踩到底了,先導車的後座和蔣介石的座駕裝了個滿懷。

由於蔣介石的座駕是一輛7人的凱迪拉克,為了方便舒適,卸掉了兩個座位。這樣一來就產生了更大的撞擊力,蔣介石和宋美齡兩人都年事已高,因此這次撞擊可想而知給他們的身體健康帶來了多大的隱患。

蔣介石在陽明山大道

隨後蔣介石夫婦便被送往了「榮民總醫院」,蔣介石身體並沒有察覺到什麼異樣,以為自己只是小範圍的嘴巴撞破,陰囊淤青浮腫,胸部也沒有什麼明顯的傷痕。而宋美齡卻大喊大叫,深怕自己落下什麼病根,一會叫醫生看看她的手臂,一會檢查下胸腔,醫生護士們為了照顧宋美齡忙前忙後,亂作一團。

但是他們沒想到的是,叫得最厲害的宋美齡身體並沒有發生什麼明顯的損傷,反倒是蔣介石看似毫髮無損,反而心臟主動脈瓣膜受到了嚴重的損傷,從這以後蔣介石身體急轉直下,在幾年以後,心臟病發而去世。

看到這裡那麼知道蔣介石1975年去世與1969年的車禍有關了,那宋美齡和蔣介石的死因有什麼關係呢?

宋美齡斥責禦醫「建議蔣介石休息半年」

1969年蔣介石出了車禍以後,身體就大不如前。 1972年,在陽明山的某個走廊裡散步,「禦醫」陳耀翰走上前想蔣介石鞠了個躬,並向蔣介石報告總統的最新的身體檢查報告,陳耀翰說道:總統的心臟出現擴大的情況,如果不能好好休息治療,那麼病情將難以控制。蔣介石聽完了陳耀翰的報告,沉默了良久,憂心忡忡地走到宋美齡的書房,和宋美齡細細地講訴了這件事情。

蔣介石和宋美齡

宋美齡作為蔣介石的左膀右臂,在蔣介石身邊這麼多年怎會不知道他的心思。宋美齡立刻讓侍衛們將陳耀翰招過來,當面呵斥:你難道不懂得顧全國家大局嗎?你隨便地說出這番話,驚嚇了總統,到底是何居心呢?你要知道國家不能一日沒有總統,如果他休息半年,總統身系「中華民國」的前途,如果這個消息傳出去,影響了國家安定和民心士氣,那責任你擔得起嗎?

陳耀翰聽完,嚇得立刻躬下腰,對宋美齡說道:「驚嚇總統,我是萬萬不敢的,作為總統的御醫,我也是為總統的健康著想。」陳耀翰是蔣介石的貼身「禦醫」,如果陳耀翰的提議都讓蔣介石勃然大怒,其他醫生更不敢作聲了。就這樣,蔣介石周圍的人再也沒有勸過蔣介石休息了。

後來蔣介石的侍從副官翁元回憶道,有天夜裡,翁元擔心蔣介石身體著涼,夜裡給他蓋上了薄被,誰知第二天清晨,蔣介石醒來後,全身濕透了,蔣介石非常不高興,認為是副官給他蓋上被子導致的。實際上,1970年代日月潭的夏天夜裡氣溫通常都在20℃以下,這個氣溫普通人晚上睡覺蓋上涼被通常是不會出汗的,但是蔣介石全身濕透,說明他流的是虛汗。這個時候,蔣介石的身體發虛已經初見端倪,但是蔣介石和宋美齡卻不願意承認,自欺欺人罷了!

在蔣介石臥病之時,宋美齡為掩人耳目安排蔣介石公開露面

1972年9月,蔣介石身體已經到了不得不臥床養病的地步,臉龐消瘦,眼睛凹陷,右手萎縮的連筆都握不住了。宋美齡為了掩人耳目,想盡了辦法希望蔣介石儘快恢復工作,她從美國請來一位美國醫院退休的醫師到台灣為蔣介石進行物理復建療程,還有勒令各種醫師、護士、侍從副官等人在旁服侍。蔣介石剛剛才在侍從的服侍下走了幾步,到稍微可以到戶外做短距離散步,宋美齡就希望蔣介石可以儘快恢復從前每天下午坐車兜風的老規矩。宋美齡還希望蔣介石可以用左手寫字,批示公文。

不僅如此,宋美齡還希望蔣介石可以儘早恢復工作,去「總統府」銷假上班。由於蔣介石身體虛弱,鮮少露面,特別是慶典場合,總是由「副總統」嚴家淦代勞。因此台灣小道消息頻繁,說蔣介石已經去世了,不在人間了。於是宋美齡精心地安排了四次蔣介石露面場合。

第一次是孫子蔣孝勇和新婚妻子方智怡婚後去看望蔣介石,在病房和蔣介石、宋美齡合照。1972年,已經三年無影無蹤的蔣介石,引發外界猜測。美國《華盛頓郵報》公開了一篇文章《台灣秘不發喪,蔣介石確因猝死遭車禍而死》,這條爆炸性的文章徹底引爆了台灣的政治輿論,一時之間台灣社會局勢動盪不安,但是此時蔣經國還無法徹底頂替蔣介石的地位,因此蔣介石還不能撤出政壇。但是蔣介石身體虛弱,早已不能公開站出來澄清。

蔣介石和宋美齡與蔣孝勇夫婦全家福

這時,蔣介石的三孫蔣孝勇要結婚了,按照蔣介石浙江奉化老家的習俗,孫兒結婚時,一定要向祖父和祖母奉茶,宋美齡覺得可以藉這個機會穩定一下外界的輿論。這天,蔣介石在侍衛的攙扶下,坐到一張寬敞的椅子上,孫兒蔣孝勇和孫媳婦方智怡走到蔣介石面前向蔣介石奉茶,蔣介石接過孫兒和孫媳婦的茶。這個畫面立刻被定格下來,被刊登到《中央日報》上,照片上蔣介石正襟危坐、衣冠楚楚,宋美齡雍容華貴、滿面春光。這個照片很快就取得了宋美齡預期的效果,世人知道了蔣介石沒有去世,民心也穩定了下來。

第二次是國名黨全會主席團在中三樓晉見蔣介石。1973年,由於蔣介石作為國名黨的總統,但是已經許久沒能在會議中露面,引發了外界猜疑,蔣介石是否還活在世上。宋美齡決定讓蔣介石在醫院病房接見大會主席團,並一一和他們握手。這個決定震驚了當時蔣介石的主治醫師姜必寧,因為當時蔣介石的心臟病已經處於危險期,分分秒秒都需要在醫護人員的嚴密的監視之下,別說和大會成員一一握手了,就是坐著也難直起腰板。

國民黨全會成員看望蔣介石

宋美齡還要求蔣介石擺出一副身體健康,活力充沛的狀態,但是蔣介石的右手根本抬不起來,如果讓他獨自坐在椅子上,他的右手就會自己掉下來,給人一種這個人已經成為一具行屍走肉的感覺。

但是眾人知道以宋美齡的性格,只要是她做出的決定,任何人都無法更改的,因此大家只能照做。他們將蔣介石上身和腰部、還有雙手用膠帶綁在了椅子上,外面蓋上披肩,給人一種蔣介石身體還很挺拔的感覺,就這樣,他們的詭計騙過了當時全會的成員們,逃過了一劫。

第三次是孫子蔣孝武婚後生了孫女蔣友松,讓蔣介石和重孫女見面。這天宋美齡為了製造蔣介石身體硬朗的假象,希望蔣介石抱著重孫女拍一張全家福,可是蔣介石的身體根本支撐不住。不過好在宋美齡請來的攝影師非常的機靈,他們將孩子遞給蔣介石懷裡的一瞬間,攝影師已經抓拍到了蔣介石抱著孩子的畫面,就這樣一張蔣介石「狀態很好」的全家福就這樣刊登出來了。

蔣介石抱重孫

第四次是美國駐「中華民國」大使馬康衛和蔣介石的會面。美國大使馬康衛在卸任之前最後一次拜訪蔣介石,他希望藉此機會看一看蔣介石的身體是否真的很虛弱,將要不久於人世。這一次來自美國的官方活動,是不可以向前三次那樣只是拍個照,擺下姿勢就可以矇混過去,蔣介石需要獨立的坐幾十分鐘,並且還要回答這位大使的問題。宋美齡知道蔣介石的身體不可以接待這樣的客人,而且他的心臟已經出現了間歇性停跳,如果蔣介石真的照做了,那他可能隨時出現心臟驟停的危險,但是為了給白宮一個好印象,宋美齡依然讓蔣介石接見了馬康衛。

幸運的是,蔣介石在這次會面裡,並沒有出現任何變故,雖然蔣介石在回答馬康衛的問題時舌頭僵硬、反應遲鈍,但是好在宋美齡精通英語和美國國情,宋美齡在旁邊隨機應變、機智靈敏,才將這齣雙簧戲完美的結束。

事後馬康衛在接受採訪時稱:蔣先生的身體非常健康,外界的傳聞都是沒有事實依據的。這次「虛假」的官方活動才徹底打破了外界的謠言。

宋美齡勒令篡改醫療報告掩飾自己的錯誤決定

1974年,根據蔣介石的肺部X光片顯示,他的左右肺葉有三分之二浸泡在積水裡,蔣介石肺部積水問題是由於心臟功能較差引起的,儘管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肺葉在正常的工作,但是可以插上氧氣管維繫生命,肺部積水問題短時間內是不會威脅蔣介石性命的,所以醫療小組認為不可貿然給蔣介石做手術。

但是孔家的孔二小姐孔令偉和孔令侃當時深得宋美齡的喜愛,她們向宋美齡提議美國的名醫哈醫生為蔣介石做背部穿刺手術取出積水。這個孔家為什麼這麼深得宋美齡的心呢?這還得從1960年講起,當時蔣介石想進攻大陸,但是缺錢購買新式的LCM-A,一種可以搭載美國製造的M-24型戰車的登陸艇,當時孔家大當家孔祥熙接到蔣介石的請求,慷慨地捐出了幾億台幣,台灣當局得以在美國購買了LCM-A的登陸艇。

蔣介石和孔家夫婦

孔家對蔣家可謂是情深意重,所以孔蔣兩家一直私交甚好,宋美齡更是將孔家兩位小姐認作乾女兒,她們對宋美齡吹噓這位美國神醫,聲稱他有辦法抽出蔣介石身體裡的肺部積水,讓蔣介石身體恢復。宋美齡對這兩姐妹的話可謂是深信不疑,於是他不顧醫療小組的眾醫生阻攔,執意花重金從美國請來這位神醫為蔣介石治病。

醫療小組認為美國醫師並沒有完全了解蔣介石的病史,而且中國人體的體質和西方人體質本就不一樣,中國人體質是非常纖細的,美國醫師僅僅看了兩眼病歷就貿然為蔣介石做手術是非常危險的。並且蔣介石血管硬化還有心臟肥大之症,可能隨時會產生併發症,因此不能採取過激的治療,只能增加營養,控制發炎等保守的療法。於是他們只能趕緊去請示蔣經國,希望蔣經國能阻止宋美齡的決定。

蔣介石醫療小組開會

1974年12月1日,宋美齡召集了全體醫療小組和哈醫師為蔣介石病情制定方案,哈醫師用英文講訴了他的一套治療方案,但是其中有很多醫學名詞,以蔣經國的英文能力,他遇到一些比較專業的名詞就完全聽不懂了,但是宋美齡心中卻早已有定奪,蔣經國無奈,只能尊重母親的決定。

哈醫師行程很趕,當天做完手術就得當晚乘飛機回到美國,並且他認為肺部穿刺手術是一個小手術,因此並沒有給蔣介石施行麻醉,只見哈醫師拿著一支50CC的長針管,將蔣介石翻成側臥的姿勢,從背部刺進蔣介石的心臟,將針管不斷地從外抽拉,抽出好幾針的膿血。

美國醫師給蔣介石治病

做手術的時候,宋美齡害怕血腥的場面,就選擇了迴避。蔣經國也因為政事繁忙,而沒能在場。手術之後,蔣介石病情就失控了,體溫急速飆到41°,醫療小組手忙腳亂為所謂的哈神醫處理爛攤子,而此時的哈醫師已經拿著巨額酬金飛回了美國。

蔣介石過世之後,醫療小組迫於宋美齡的壓迫,《蔣介石治療報告》將此次醫療失誤記載為:「民國六十三歲末,台灣發生流行性感冒,蔣介石也受到感染,十二月一日午間,蔣介石突發高燒,胸腔積水,經證實為革蘭陰性桿菌。」

根據史料記載1974年台灣並未發生嚴重流行性感冒,並且蔣介石被醫護人員重重包圍,基本處於半無菌狀態,更何況醫生為了消退蔣介石的高燒,採用了大量的抗生素加以治療,這些都可以壓制頑固的細菌和病毒。

醫療小組早就警告過宋美齡背部穿刺手術的風險,但是宋美齡執意為之。宋美齡知道她和孔令偉此次闖了大禍,但是又不敢承認。 4個月後,蔣介石喪失於台北士林官邸。

蔣介石去世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