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避稅天堂」


本報綜合報導百年一遇的全球稅制改革又有了新進展。

全球公司稅率在多年分歧之後終於取得了重大突破。 10月9日,總部位於法國巴黎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發佈公報稱,代表全球90%以上GDP的136個國家同意達成這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全球企業稅協議,從今日起不會徵收新的數字稅。由經合組織協調談判的雙支柱國際稅收制度改革已獲得全球136個國家和司法管轄區的贊同與認可,新稅收制度預計從2023年起落實。

那麼,此次全球最低公司稅率調整目的是什麼?有何意義?對中國企業有何影響?

避稅天堂將成歷史

疫情衝擊下各國政府普遍「差錢」,針對一些跨國公司將利潤轉移到「避稅天堂」來逃避稅的行為,越來越多國家希望聯手嚴打,改變現有的國際稅制,從而確保國家之間更公平地分到跨國公司的利潤。

簡而言之,稅收方案確定了改革稅收規則的兩大支柱:

第一,規模最大、利潤最豐厚的跨國公司將被要求在其經營活動所在國納稅,而不僅僅是在其總部所在地,其納稅原則為對最大、最賺錢的跨國企業給予利潤超過10%的部分至少20%的徵稅權利;

第二,各國承諾設定至少15%的全球最低企業稅率,打擊避稅行為。

本次里程碑式的共識是在今年年中七國集團(G7)康沃爾峰會對於全球企業最低稅率共識基礎上的加深與突破。主要變化是對原先的文本進行了一些修改,特別是未來不會提高15%的稅率,並且小企業不會受到新稅率的影響。作為歐洲主要「避稅天堂」之一的愛爾蘭終於同意放棄12.5%的企業稅率,轉而支持15%的全球最低企業稅率。這標誌著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談判進程掃清了一個主要障礙,距離正式達成協議更近了一步。

中國財政學會績效管理專委會副主任委員張依群表示,隨著更多國家就最低企業稅率達成一致,全球跨國公司之前的所謂「避稅天堂」如蓋曼群島、維京群島和一些以轉口貿易為主要經濟收入來源的國家和地區都會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一定衝擊,特別是全球主要跨國公司受到的波及和影響會更深。

里程碑的意義

低稅率是愛爾蘭多年來的國策。 2003年以來,愛爾蘭的企業稅率就一直維持在12.5%的低水平,還為跨國公司提供多種稅收優惠。因此,愛爾蘭對全球科技巨頭有著強大的吸引力,蘋果、谷歌、Facebook等巨頭的歐洲總部均設立在愛爾蘭。

相關文章  往事如煙:151噸大飛機墜落大西北,美國抗議,世界目光聚焦中國

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談判始於2013年。面對紛紛崛起的科技巨頭,各國政府希望遏制它們利用網際網路業務的特點避稅。

這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交易由136個國家和司法管轄區達成,佔全球GDP的90%以上,還將從全球約100家規模最大、利潤最高的跨國企業中將超過1250億美元的利潤重新分配給全球各國,確保這些公司支付,無論他們在何處經營並產生利潤,都應享有公平的稅收份額。

首先,本次國際稅收改革將改變對科技巨頭的徵稅方式,使更多的稅收按企業的業務所在地來收取,而非按企業的總部或分支機構所在地來收取。此舉也將有效遏制科技巨頭通過選擇低稅收地區作為總部的方式來避稅的行為。

其次,這項協議標誌著各國稅收政策的轉變,因為它不僅規定了最低的公司稅率,而且還迫使包括跨國公司在內的企業在其經營地納稅,該協議為各國政府提供了新的資金來源。在新冠大流行期間,各國政府均出現大量赤字,這項協議將允許它們向一些科技巨頭合法地收取資金。

另外,即使需要繳納更多稅費,科技巨頭也對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表達了一定的支持,這是因為全球最低企業稅率達成後歐盟國家就不會再單獨開徵數字稅,科技巨頭面臨的稅收政策具有了更大的確定性。

對中企有何影響

中國企業所得稅稅率為25%,高於15%全球最低有效稅率,目前專家普遍認為全球最低稅制度對在華企業影響不大。

北京師範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長、產業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宋向清認為,國際稅收制度改革對中國是有利的。作為全球最大的發展中國家,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一直飽受跨國公司嫻熟的國際避稅手段和轉移利潤財務技術等侵害,這一制度對於在中國經營而總部設在境外的企業來講,其避稅環境和轉移利潤的空間將被大大壓縮,必然可以增加中國境內跨國企業的納稅自覺性,相應的也會增加國內企業稅收規模。

蘇州大學國際稅收戰略研究與諮詢中心學術委員會主任姜躍生表示,中國已累計實際利用外資近2.5萬億美元,只要我國對稅收優惠政策進行進一步的規範和清理,除少量企業外,外資企業的整體實際稅率就會高於全球最低稅率,全球最低稅在中國不會形成明顯的利潤轉移和稅源流失。

普華永道中國國際稅務服務主管合夥人王鵬表示,全球最低稅率改革目前的適用門檻為企業收入7.5億歐元,建議的全球最低稅率為15%。鑒於中國企業所得稅稅率是25%,如果落入門檻範圍的中國企業大部分運營在中國境內,境外運營規模較小,那麼該規則對其影響將非常有限。如果中國企業在境外有一定規模的運營,未來需要重點關注位於稅率較低的稅收管轄地的實體以及在當地獲得的稅收優惠的有效性。因為按照支柱二的規定,即使企業在運營當地只繳了較少的稅收,也有可能要在母公司或者關聯公司所在地補稅,這個方案的設計將限制國家間的稅收競爭。

張依群認為,從我國現有稅收收入的比例來看,全球經濟深受疫情衝擊影響正處於緩慢復甦階段,加上我國近年來連續實施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各類型企業稅費負擔都有明顯減輕,短期內對我國稅收和財政經濟影響不大。

最後,《聲明》所附實施計劃表示,雙支柱方案擬在2022年推進立法,2023年生效執行。不過相關《聲明》仍有待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核准。全球稅改達成最終協議仍有一些挑戰,真正落地仍有待觀察。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