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中的日本戰俘,為什麼寧願自殺,也不想給蘇聯女兵燒洗澡水?


1941年年底,認為勝利在望的日本人偷襲了美國的珍珠港,不僅炸了美國人的海軍基地和飛機場,對美國花了大價錢造出來的戰艦也沒有手下留情。據戰後統計可知,有大約3500人在這次持續一個多小時的轟炸中或死或傷,美國人虧損了接近兩百架飛機,6架戰艦被炸沉,其他損壞的建築和設備不計其數。狂妄的日本人惹怒了美國,很快,羅斯福發表了震驚世界的「國恥演講」,向日本正式宣戰

美國的強勢加入了改變了反法西斯聯盟岌岌可危的戰局,原本勝券在握的軸心國被打得進入了苟延殘喘的階段,各個國家和地區在反法西斯同盟的組織支持下,以迅雷之勢展開反撲,很快,軸心國便已經淪落到幾乎戰敗的程度。

日本對中國的廣袤土地早有垂涎之意,侵占了中國東北之後便一直在東北積極搞建設,修建鐵路和工廠,利用東北的煤炭資源不斷推動自身工業發展。日本對東北地區花了大功夫建設,東北地區對日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所以哪怕是其他地方再危險,在中國東北,日本依舊留有大約60萬士兵駐紮,很多還是日本最厲害的陸軍戰隊,關東軍。誰知道這60萬士兵被竟然被蘇聯一鍋端了。

[1945年8月,蘇聯對日宣戰。被提前切斷通訊裝備的日軍無法及時向日本高層傳遞消息,當150萬蘇聯士兵跨越中蘇邊境來到東北地區時,無人指揮的日本士兵如同無頭蒼蠅一樣,不過6天的功夫,曾經盛極一時的關東軍便以自身傷亡8萬人的代價,被蘇聯俘虜了將近60萬人。

這60萬戰俘裡,有部分是傷殘無勞動能力的,還有一部分是其他民族的非日本人戰俘,這些人對蘇聯來說,沒有任何的利用價值,因此被蘇聯轉交給了中國。剩下的大幾十萬戰俘,被蘇聯全部打包打走。

這些戰俘,用火車整整運了半年。

蘇聯和中國一樣地大物博,但是和中國相比,蘇聯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因為大部分國土都處在緯度較高的地區,所以大部分時候,蘇聯的氣溫都很低,所以有了厚厚的凍土層。

過低的氣溫讓蘇聯大部分國土都不適宜居住,所以大部分蘇聯人都在靠近歐洲其他國家的地方居住,畢竟那個位置稍微暖和一點。豐富的石油和煤炭資源都被埋在深深的凍土層下,蘇聯人也是真的有心無力。

這就涉及到第二個知識點,要是蘇聯有豐富的勞動力,挖挖凍土層也不在話下,但連續的兩次世界大戰,極大地消耗了蘇聯的適齡勞動力。到了二戰中後期,蘇聯已經沒有了那麼多的男青年,最後只好讓女兵上場。蘇聯適齡青年的性別比竟然達到了可怕的1:2.7,造成了蘇聯社會女多男少的尷尬局面。女兵端機槍本就不易,蘇聯已經沒有多餘的勞動力再進行凍土的開發,所以蘇聯境內西伯利亞等地區的凍土開發計劃一直被擱置,這次蘇聯對日本發動戰爭,一下子得到了50萬的俘虜,在蘇聯人看來,這不就是現成的勞動力嗎?

就這樣,蘇聯花了大半年的時間把幾十萬日本俘虜送到了亟待開發的區域。

為了處理這些大量的日本俘虜,蘇聯特意出台了一部法令,《關於日本陸軍戰俘的接收、住宿和勞動利用》,從法令名稱就可以看出來,這些日本戰俘來到蘇聯,就是來幹活的。讓俘虜進行體力勞動是許多國家通用的手段,所以日本戰俘們對接下來的生活有一定的認識,但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為什麼蘇聯會這樣寒冷。

日本的國土面積狹長,四周又環海。溫暖的海風吹散了來自蒙古和西伯利亞的高壓,所以大部分時候的日本,體感溫度還是挺舒服的。而蘇聯地處高緯度地區,同時又有多個高原,西伯利亞高壓正是發源於此強烈的冷空氣和低溫讓來這裡做俘虜的日本人大呼難以忍受,很多人來得第一年就凍死了。

再來說說他們的工作範圍,這50萬俘虜的工作範圍大致有三個,第一個地方在黑龍江下游的邊疆區,日軍俘虜在這裡開發林業,雖然很冷,但是總體來說環境不錯;第二個地方則是在南庫頁島和千島群島,這地方接近蘇聯的最東邊,距離日本本土還算比較近的,缺點同樣是很冷。

第三個地方的人可就慘了,他們被送到西伯利亞高原上,西伯利亞高原在蘇聯中部,無論是前往東邊還是西邊,都很遠,人生地不熟的日本戰俘就是逃跑也不知道逃去哪裡,所以只能老老實實待著幹活。

還未解體的蘇聯還曾擁有現在的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屬於沙漠地區,一部分戰俘被送到這兩個地區,環境的巨變讓很多俘虜上吐下瀉。一開始,水土不服成為日本戰俘死亡的最大兇手之一。

在日本統治中國部分領土的時期,日本人在中國大肆抓取中國人修鐵路,等日本人成了俘虜,沒想到也是幫蘇聯人修路。但蘇聯的鐵路難以開發,原因倒也簡單,西伯利亞本就地處高原,土地上厚厚一層都是凍土,這就增加了挖鐵路的難度。最冷的時候,這裡的溫度可以低到零下70度,日本人需要冒著低溫和風雪外出幹活,在這樣的環境裡,很多日本人被凍死。

低溫同樣容易導致凍傷。很多日本俘虜在這樣的環境裡都生了凍瘡,雖然蘇聯人派了許多醫生為他們治療,但要想不得凍瘡,就要遠離造成低溫的地方,日本俘虜很顯然是做不到的,縱然醫生想了很多辦法,但還是有心無力,有些日本俘虜因為長期接觸低溫,肢體都被凍掉了。

修建鐵路是一個長期的過程,蘇聯人並沒有簽《日內瓦公約》,但出於對自己利益的考慮,蘇聯人還是會根據日本俘虜的身體情況,去安排適合他們的工作。

在蘇聯人看來,屁股大的人力氣就大,屁股小的人力氣也小。為了更加合理地利用戰俘,蘇聯人也根據這一原則,安排不同的俘虜做不同的工作。

蘇聯人手上的工作只多不少,輕鬆的工作卻一隻手就數得過來。按理說輕鬆的工作應該是大家爭著搶著去,不過在蘇聯人所安排的活裡,有一個輕鬆工作卻被所有日本人討厭,有很多日本人不願意做這個工作,鬧到最後還有不少日本人因此自殺,那麼,這是一份什麼工作呢?

前面已經提到,蘇聯的男青壯力大多在戰場上喪生,蘇聯士兵里女性的含量很高。而大部分女性相對於男性都更愛乾淨,因此在條件足夠的情況下,蘇聯女兵每天都要洗澡。自己燒水肯定很累,但是有俘虜啊!所以燒水這樣的活計就被安排給了日本士兵。

雖然燒水容易灰頭土臉,但是在天寒地凍的天氣裡,能夠接觸到溫暖的火源和熱水,按理說,是極為享受的。但誰知就是這樣一份工作,大部分日本人都避如蛇蠍。

站在我們的角度想,燒水這份工作肯定是一份美差。但是日本人卻不願意燒熱水。說到底,這還是和日本的文化有關。日本文化從底子上就瞧不起女性,在許多日本人看來,女人就是低於男人。這與國籍和人種都無關。有的日本俘虜在被俘虜之前可是日本的最強陸軍軍隊,關東軍。強烈的身份自信讓這些俘虜自然而然地瞧不起女性,即使這些女性曾在戰場上將他們打得抱頭鼠竄。要他們給一群女人燒水?不可能!

因為認為給女人燒水是一種失去尊嚴的事情,很多俘虜選擇自殺。不過選擇自殺的畢竟是部分人,還有一部分俘虜為了命選擇屈服。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讓日本俘虜受不了。日本人無論男女個子都不高,女孩子不高還能被說一句嬌小可愛,但是男人矮了自然而然就少了點氣勢。曾經的中國人大部分都營養不良,所以又瘦又矮,日本人還沒有意識到問題。但是等他們淪落成蘇聯人的俘虜,立刻就震驚了!這些洋人個頂個長得很高!在他們面前,日本人自然而然就感受到了自卑。

蘇聯的女兵也發現了這一事實,許多蘇聯女兵就以此嘲笑日本俘虜,尤其是那些在鍋爐房燒水的日本俘虜,更是成為了被嘲笑的首要對象。日本俘虜一方面要面對高強度的體力勞動,一方面又要遭遇蘇聯女兵的精神摧殘當時的日本人追求武士道精神,認為尊嚴高過一切,承受不了打擊的「武士」們,最終在蘇聯女兵的嘲笑聲中,走上了自殺的道路。這也是為什麼日本俘虜如此畏懼蘇聯女兵。

相關文章  記憶中的興國——飲食篇(興國第一名菜)

日本戰俘在蘇聯討生活,總會因為各種原因死亡。自殺和凍死是部分原因,還有的日本俘虜是因為吃不飽。連年的戰爭讓世界大部分國家糧食都告急了,更何況是除了重工業其他都不發達的蘇聯呢,蘇聯人自己都吃不飽飯,哪裡還顧得上日本戰俘。雖然現在的《勞動法》規定,勞動者每天工作八小時,但是在那個時候,只要有力氣,日本俘虜就得一直幹活。

高原的嚴寒讓日本俘虜們叫苦不迭,因為蘇聯的農業不發達,所以蘇聯人甚至要靠關東軍的軍服度過寒冷的冬天。蘇聯人拿走了日本俘虜的衣服,日本俘虜就沒有了防寒的衣服。根據日本的某戰俘的說法,他們在進入蘇聯的第一年冬天,只能穿襪子過冬,因此腳也被凍傷了。

長期的體力勞動,再加上吃不飽,很多日本俘虜就這樣餓死,累死。冬天的寒冷是俘虜們死亡的誘因,那夏天天氣溫暖之後,會不會好過一點呢?很多日本俘虜開始期待夏天的到來。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夏天的蘇聯擁有巨毒無比的蚊子,蚊子不僅吵得人心煩,當它開始叮人的時候,更是把人折磨得痛不欲生。有時候日本俘虜拍一巴掌能打掉好幾個蚊子,滿手的鮮血。

總之,日本俘虜在蘇聯士兵的手裡,是討不了好的。

看了上面的日本俘虜在蘇聯遭遇,可能有些讀者會心疼日本俘虜,認為蘇聯軍人對待俘虜太過分。但是在歷史上,日本人對待俘虜的手法才可怕。

雖然蘇聯軍人經常讓日本俘虜幹活,但是也僅此而已了,吃不飽穿不暖的問題蘇聯人自己也經常遇到,所以沒辦法給日本人幫助,也在情理之中。極度缺乏勞動力的蘇聯,比誰都更希望日本俘虜活著。

日軍對待戰俘

日軍在中華土地上做的惡不用多說,直到現在,日本人也沒有放棄這一點。在日本人的侵略生涯裡,不僅對亞洲人犯下累累罪行,對那些人高馬大的西方人,同樣手下不留情。

日本軍隊在軍方的默認下,日本僅僅通過了《日內瓦公約》的部分條例。 《日內瓦公約》及補充條例詳細規定了戰俘應該擁有的的待遇,比如應當享有人身安全和財產安全,不能從事危險性勞動等等。但是這部分條約日本顯然沒有遵守。這就已經告訴我們,日本人是有多可怕。早在日俄戰爭時期,日本軍隊就有過虐待俘虜的記錄,二戰期間,殘酷的法西斯主義席捲了日本國土,許多日本人認為,戰俘是沒有尊嚴的。在他們看來,手無縛雞之力的平民和戰俘,和「豬」無異。

當時的日本首相東條英機也認為,應該發揮戰俘的最大價值,來減輕日本人在二戰期間所面臨的各種壓力。日本人在這種觀念的引導下,不僅壓榨俘虜,還經常惡意虐待。

《死亡鐵路》

20世紀初,英國人曾勘測出了一條連接泰國和緬甸的鐵路,但最終因為修建的難度過高而放棄。 1941年左右,日本把侵略的步伐邁進了太平洋,緬甸和泰國深受其害。彼時世界戰場戰事正酣,軸心國和反法西斯聯盟都在想盡辦法對對方進行圍追堵截,想要切掉對方的補給,在無法順利通過馬六甲海峽之後,日本把目光投射到那條英國人曾經勘測的鐵路。

鐵路於1942年6月開始動工,聯軍曾經派飛機來轟炸這條鐵路,誰知道日本人完全不在乎,他告知了聯軍修路者的身份——這些修路的人,要麼是日本軍隊在東南亞抓到的本地平民,要麼是抓的英國,澳大利亞等國家的戰俘,聯軍擔心傷及無辜,只好放棄空襲。

日本人因此把無辜的平民和戰俘們當成了自己的人肉防彈衣,一旦盟軍攻打日本人,日本人就拿平民和戰俘出來擋槍,有時候為了防止盟軍破壞自己的交通線,日本人就把這些被奴役的人綁在鐵路線上,讓盟軍不敢投射大砲。

東南亞氣候濕熱,蛇蟲鼠蟻眾多,森林多瘴氣。很多毫無防備的俘虜就這樣死在了叢林中,屍體在濕熱的環境中發酵,引發了瘟疫,瘧疾等瘟疫在這些東南亞俘虜身邊橫行,讓更多俘虜喪命。然而日本人完全不管俘虜的死活,只是一味地逼迫俘虜們修路。

大批俘虜死在路邊無人收拾,餓死渴死的人不計其數,最後這段預計6年才能完工的路程,在日本人的高壓逼迫下,只用了短短17個月就修築完成。

《東方的奧斯維辛》

日本人喜歡虐待俘虜是出了名的。在菲律賓,日本人興建了在遠東最大的勞改營,這裡被稱為東方的奧斯維辛,為了儘可能的節約成本,日本人安排7、8個戰俘擠在如狗籠一樣狹小的單間裡,水和食物的嚴重匱乏,讓許多俘虜為了活命,只能吃別人身上的蝨子。

這樣的環境讓人怎麼能不逃跑?但這些逃跑的人被抓回來,迎接他們的往往是一頓毒打,因為其他人知情不報,所以日軍還施行連坐制度,一個逃跑,多人挨打。這些人會被日本人綁起來毆打,毆打的工具是鞭子、狼牙棒等物品,皮開肉綻的俘虜還有成為日軍練習刺刀對象的可能。日軍打完人之後,就把對方拉到太陽底下暴曬,汗液流到了傷口裡,又是一陣折磨,日本人很善於用語言羞辱對方。最後,日本人會把他們趕在一起,讓他們自己給自己挖墳,挖完之後,就地處決。

戰俘也應當留有尊嚴,但是對日本人來說,打破別人對尊嚴的渴求,是一種極為享受的事情

。在日本的管理範圍內,他們會要求所有俘虜或者平民對他們行禮,有時還需要說日本話。不行禮就要挨打,不會用日本話行禮,更要挨打。到後來,普通的打巴掌已經滿足不了日本人。洋人個子高是種族優勢,這或許傷及了日本人脆弱的自尊心,每次毆打洋人的時候,日本人一定要把對方打得趴在地上,才會滿意。

除了上面著重談到的兩件日本人的醜惡行徑之外,日本人還有更加令人髮指的一面:在二戰期間日本人一直在研究毒氣彈,研究之後需要試驗效果,日本人就會用戰俘來測試;為了滿足自己的變態心理,日本人還喜歡對俘虜進行活體研究。「人的身體中大約70%是水。」這一研究結果,就是日本人在經過多次活體實驗後留下的。

日本人做事不給別人留餘地。 1845年在得知戰敗以後,日本人為了掩蓋自己的醜惡真相,把那些為他挖礦的父母們全部趕到礦井裡,點燃炸藥,讓百餘人全部命喪礦洞。

二戰時候,法西斯日本在世界範圍裡都犯下了罄竹難書的罪行,累累的白骨就是最好的證明。

為什麼日本人對待戰俘殘忍

在我們討論這個問題之前,首先要看看刻在日本民族基因裡的武士道精神

武士道自日本古時候已有之,但是古代武士道精神沒有這麼可怕,無非是告誡國民一定要恪守忠義廉恥,創建和諧社會。到了近代,傳統的武士道精神被改造成日本人對外擴張的工具。為了讓士兵們心甘情願外出打仗,武士道精神就宣傳「打仗是為了讓日本有更好的未來」「打仗是為了對天皇盡忠」。

同時,武士道精神還強調秩序的不可逆性。下級一定要服從上級,成為刻在日本人骨子裡的一句話。統治者為了擴張肆意洗腦普通人,最後全部反噬到了普通人身上。

日本對外擴張而爆發的多次戰爭,都在忽悠年輕人外出參軍。年輕人參軍一開始抱著「保衛天皇」的信念,等到真正進入軍隊,才發現曾經的自己確實年輕了。

有一個叫小林寬澄的日本兵,新兵入伍第一天就被上級打了一巴掌。小林被打的理由說來也可笑,只因為他近視眼,戴了一副眼鏡。上級說:

戴眼鏡的他看起來很有文化,一定是一個很傲慢的人。

因為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強調「下級對上級的絕對服從」,就導致下級需要不斷壓抑自己,來保證上級的滿意。中國有一句老話叫「物極必反」,壓抑久了之後,就容易導致各種變態行為的發生。

真實的日本軍營裡,像小林寬澄這樣的人太多了,他們成為了上級的發洩工具,在日復一日的毆打辱罵中不斷變態,最後把這些變態的行徑發洩到比他更弱小的人身上。

誰能比軍人更弱小?當然是他們所侵略國家的平民和戰俘。

日本人可怕的等級觀念讓他們不斷壓抑自己,一旦得到發洩渠道,一定會拚命虐待對方,以謀求自己最大的快樂。

正是因為對待自己人殘忍無比,所以對待戰俘他們更沒有手下留情。上面提到的洗澡水事件其實也是武士道精神的一種另類反饋,蘇聯女兵真正做到了「婦女能頂半邊天」,但是日本人卻還是因為對方的女人身份而心懷怨懟。

很多日本人評價武士道精神,把它稱之為「這是一種對死亡的覺悟。」所以在遭受了蘇聯女兵的嘲笑之後,日本俘虜會用切腹的方式自殺。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