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恩怨情仇


近年來,俄烏關係不斷惡化。既有美國和北約的挑撥因素,也有俄羅斯、烏克蘭「愛恨交織」的千年歷史淵源。俄羅斯和烏克蘭,在語言和文化上同出一源,雙方都視自己為基輔羅斯的歷史繼承者,而在沙皇俄國和蘇聯時代,兩者更是同屬一個國家。

同出一脈

烏克蘭和俄羅斯都源於歷史上的古斯拉夫人。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原始雛形就是基輔羅斯和莫斯科公國。到了公元13世紀,這兩個國家被蒙古軍隊打敗後成為金帳汗國的附屬國,導致古斯拉夫人的分裂。莫斯科公國吸收了蒙古文化,趕走了蒙古人。基輔羅斯的情況比較特殊,西部地區一度被波蘭人佔領,擊退了衰落的蒙古人,烏克蘭東部由於長期被蒙古人佔領,出現了哥薩克人。烏克蘭西部和東部文化上的差異導致了矛盾的長期存在。其中東部的哥薩克人雖然名義上是烏克蘭人,但在文化上和傳統上更接近於俄羅斯人,因此他們先天就對俄羅斯有好感,對於烏克蘭西部的歸屬感反而不夠強烈。烏克蘭西部自認為繼承了羅馬正統文化,對東部和俄羅斯也有排斥心理。

10—11世紀的基輔羅斯

公元9世紀,烏克蘭民族的第一個國家基輔羅斯崛起。基輔羅斯是東歐平原上最早出現的文明古國之一,在弗拉基米爾大公及其子雅羅斯拉夫統治時期,基輔羅斯的人口達到500餘萬,疆界空前廣闊,成了當時歐洲最大的國家。基輔城也被譽為第聶伯河上的「帝王之城」。弗拉基米爾父子統治時期,基輔羅斯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繁榮昌盛,由此奠定了今天俄羅斯、烏克蘭共同的文化基礎。公元988年,弗拉基米爾娶拜占庭帝國的安娜公主為妻,宣布基督教為國教。所以,今天俄羅斯的國徽上帶有拜占庭文化的標記——雙頭鷹。歷代沙皇也以拜占庭文化的繼承人自居。

弗拉基米爾父子之後,基輔羅斯逐漸衰落,被莫斯科公國所滅。所以,從沙俄時代直至蘇聯時期,乃至在今天的俄羅斯,都視基輔羅斯為歷史的發端,基輔城也被稱為「俄羅斯諸城之母」。

恩怨糾葛

在公元12—13世紀,「烏克蘭」一詞開始使用,隨後,這一稱謂逐步擴大到今天烏克蘭的大部分地區,並以這一稱謂為紐帶,形成了一個新的民族。然而,烏克蘭當時只是作為一個地理學概念和民族學概念存在,並不是一個政治學概念,因為不存在烏克蘭這樣一個國家,它的土地分別被劃入立陶宛大公國和波蘭王國的版圖,烏克蘭人成為一個沒有自己國家的民族。

1648年,烏克蘭人民在赫梅利尼茨基的率領下起義,反對波蘭的統治。他致函沙俄政府,希望得到同樣信仰東正教的沙俄的幫助。隨後,在給沙皇的一系列的信件中,赫梅利尼茨基又多次表示願意服從沙俄的領導。但沙俄政府反應謹慎,沒有迅速給予答覆。

基輔羅斯人抵禦蒙古軍隊

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烏克蘭起義軍依靠謀略,兩次擊敗了當時的歐洲軍事強國波蘭。在文尼察保衛戰中,烏克蘭哥薩克首領博貢率軍在冰河之上迎擊波軍。交戰中,哥薩克佯裝潰退,波蘭軍隊在身後緊追不捨,沒有註意到冰面上許多地方散落著髒亂的稻草。波蘭軍隊眼看就要追上哥薩克軍隊了,但剛一踏上這些稻草,腳下的冰就破裂了。原來,博貢下令事先砸了許多冰窟窿,當這些冰窟窿上又結了一層薄冰後,在上面蓋上稻草,以作偽裝。烏軍趁波軍陷入混亂時大舉反攻,將其擊敗。然而,由於波蘭收買了克里米亞汗國,後者在烏克蘭背後發起了進攻,腹背受敵的烏克蘭起義軍被包圍,不得不再次向沙俄求援。

1650年,沙俄與波蘭之間的領土問題談判破裂,沙俄決心援助烏克蘭。 1654年3月,烏克蘭代表團在莫斯科覲見了俄國沙皇。隨後,雙方簽訂了《鮑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基本條約》,亦稱《三月條約》,烏克蘭在得到了高度的自治權力之後,與沙俄正式結盟。自此,烏克蘭東部併入了正在崛起的沙俄,這一舉動引發了佔據烏克蘭西部的波蘭不滿,雙方爆發了激烈而短暫的戰爭。波蘭當時已經在走下坡路,自然擋不住俄軍的兇猛進攻,整個烏克蘭在18世紀被沙俄徹底吞併。

與烏克蘭的結盟,一方面使沙俄獲得了夢寐以求的出海口,另一方面也打開了其通往歐洲的大門,歐洲的先進文化通過烏克蘭的黑土地,源源不斷地傳入俄羅斯地區。與沙俄的結盟也成為烏克蘭歷史的重要轉折點。此前,烏克蘭的文化主要受西方影響;此後,烏克蘭歷史發展的軌跡轉向了俄羅斯的沃土。

1700年,俄羅斯沙皇彼得一世發動與瑞典爭奪波羅的海的北方戰爭。戰爭期間,彼得大帝徵調大批烏克蘭哥薩克人充當炮灰。彼得大帝還以戰爭為由,強行取消了烏克蘭的地方自治,引起了烏克蘭貴族的不滿。 1708年,烏克蘭首領瑪澤帕與瑞典結盟,尋求重獲民族獨立。聞聽此訊,沙皇彼得大怒,派軍隊血洗了哥薩克營地,俄烏自此結下深怨。

1709年,俄軍在烏克蘭境內徹底擊敗了瑞典軍隊,烏克蘭的獨立夢想破滅。隨後,彼得大帝專門組成了小俄羅斯部,在烏推行全面俄羅斯化的殖民政策,按照俄羅斯的社會模式、價值觀念和語言文化重新構建烏克蘭社會結構。沙俄用剛柔並濟的辦法,同化了烏克蘭上層統治階級,確立俄語的官方地位,把烏克蘭語貶為「鄉巴佬」語言,禁止烏克蘭文書籍和教科書的出版,強制烏克蘭人拋棄自己的母語和文化傳統。此後200年間,沙俄一直牢牢控制著烏克蘭。

1917年,沙俄發生「二月革命」,帝國瞬間解體。 1917年3月,烏克蘭成立了代表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中央政權「拉達」。為了獲得德國的承認,「拉達」搶在蘇俄政府之前與德國媾和,以提供糧食和農副產品為代價,換取德國派遣45萬軍隊進入烏克蘭,抵抗蘇維埃武裝。但沒想到,德軍一進入烏克蘭,就找藉口推翻了「拉達」政權,扶植了一個親德的傀儡政府。德國投降後,蘇俄紅軍展開反攻,烏克蘭重回蘇俄版圖,然而在隨後與波蘭的戰爭中,蘇俄紅軍先勝後敗,被迫將西烏克蘭地區割讓給了波蘭等國。

列賓筆下的哥薩克人

相關文章  古代真有吞金的死刑否?如果有他說的金是指哪些?

1922年12月,烏克蘭作為第一批4個加盟共和國之一,加入了新成立的蘇聯。 1939年,蘇聯政府用武力奪回西烏克蘭地區,烏克蘭就此完成統一。

到了蘇聯時期,史達林積極推進共產主義和計劃經濟。為了發展重工業,採用殘酷而粗暴的農業補貼工業的政策,在鼓勵人們努力產糧的同時,也讓農民把除了滿足自家的口糧都交了出來,出口賺取外匯以建立工業。這種行為嚴重挫敗了農民的積極性,也引起了農民極大的反抗,而作為歐洲重要產糧大區的烏克蘭農民反抗尤其激烈,他們寧願將糧食燒掉,也不願意交出來。

強勢的史達林怎會坐視不管,他流放了大量烏克蘭農民,也囚禁了烏克蘭的文人,烏克蘭的產糧量暴跌。為了懲罰烏克蘭人,在1932年,史達林沒收了烏克蘭所有的生產資料,比如農用工具、糧食種子等;封鎖了糧食進入烏克蘭的通道,禁止烏克蘭人逃離,還派人到處搜刮糧食。沒有了生產工具,糧食也被搜走,面對肥沃的土地不能耕種,又沒有糧食來源,烏克蘭地區發生了嚴重的饑荒。整個饑荒期間,烏克蘭餓死了數百萬人,這從此成為了烏克蘭仇視俄羅斯的重要原因。

俄烏裂痕

在1991年蘇聯這座「大廈」分崩離析後,烏克蘭也趁機脫離蘇聯成為了一個獨立國家。烏克蘭本應該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工業國,完全可以與俄羅斯做生意,出售重工業產品換取俄羅斯的低價能源,成為俄羅斯連接歐洲的一條通道。但是烏克蘭政府和控制烏克蘭政府的經濟寡頭們卻不打算這樣做,他們採取了去工業化,壓榨烏克蘭東部人口,竭力融入歐盟體系的策略。

這一策略很快就遭到了反彈,烏克蘭東部對於烏克蘭政府滿懷怨恨,烏克蘭自身也被西歐各國和美國視為遏制俄羅斯崛起的工具。可憐的烏克蘭不僅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反而變成了一個用後即拋的「棋子」。其結果是烏克蘭東部地區和烏克蘭政府離心離德,烏克蘭自身的經濟和工業能力也被破壞殆盡。這時的烏克蘭就像是一個高壓火藥桶,隨時都有爆炸的風險,尤其是烏克蘭東部先天親俄,風險就更大了。

1954年《佩列亞斯拉夫協議》300週年之際,赫魯雪夫將克里米亞作為禮物送給了烏克蘭

烏克蘭東部地區在文化上更加接近俄羅斯,而且有大量的俄羅斯族人口,因此烏克蘭政府很快就將其視作不穩定因素,並對烏克蘭東部進行鎮壓和管制。這就引發東部地區的不滿和反抗,導致東部地區和烏克蘭政府的衝突,而俄羅斯適時的介入則成為了烏克蘭眼中的侵略行為。在烏克蘭,反俄羅斯是一種政治正確,他們可以和任何人聯手,包括烏克蘭的納粹主義分子等,他們非常希望藉助西歐各國和美國之手收復「失地」。

可是在烏克蘭東部地區的民兵組織眼裡,他們是在為自己謀求獨立和和平,烏克蘭當局對他們的欺壓難以讓人接受,故而選擇和俄羅斯結盟。而俄羅斯則認為自身的戰略環境受到威脅,如果烏克蘭徹底倒向西歐和美國,則俄羅斯的戰略環境將變得非常惡劣,所以俄羅斯無論如何都必須阻止這一局面的發生,對烏克蘭內戰的介入就是俄羅斯的手段。

克里米亞半島是一個地理位置非常重要的地區,1783年該地區成為了沙俄的一部分。 1954年,蘇聯正式將克里米亞劃分給了烏克蘭。蘇聯解體之後,烏克蘭和俄羅斯都聲明該地區的歸屬權問題,但是俄羅斯一直佔據這塊地方的控制權。 2014年克里米亞舉行獨立公投,成立克里米亞共和國,並加入俄羅斯成為克里米亞聯邦區,烏克蘭不予承認。隨著俄羅斯單方面兼併克里米亞半島,俄烏關係降至冰點,現在的烏克蘭政府堅定地走親西方道路,不斷和俄羅斯叫板。可以說,烏克蘭人對俄羅斯人的惡感,既有現實的因素,更是歷史上百年積怨的結果。

烏克蘭東部民眾受俄羅斯影響更大

在蘇聯時期,烏克蘭不但是重要的產糧大區,也是蘇聯重要的工業區,相當部分的武器,尤其是海軍裝備都來自於烏克蘭。蘇聯解體後,著名的黑海艦隊歸俄烏兩國統管,1995年,兩國決定分家,烏克蘭繼承了其中18.3%的艦隻,其餘的折價賣給了俄羅斯。但是艦隊基地在烏克蘭境內,俄羅斯要求長期租賃並且單獨使用基地,烏克蘭拒絕,而俄羅斯的強行租賃令烏克蘭極度不滿,雙方就這一問題歷經了多年的爭吵。

能源是俄羅斯重要的經濟來源。烏克蘭雖然擁有良好的工業基礎和產糧實力,但在能源方面一直存在短板,蘇聯時期烏克蘭的能源就來自於俄羅斯。與此同時,俄羅斯輸出能源要經過烏克蘭,俄羅斯對歐洲各國的供應價格持續增長,而烏克蘭得到的油氣管道過路費卻一直沒有增長,這也是雙方一直爭論的問題。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