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文佩,愛「集郵」、雙標、家暴成癮的陸振華,不配被你愛


小時候,在電視上看《煙雨濛濛》,看到了陸振華拿鞭子狠狠抽自己女兒依萍(劉雪華飾),我怒火中燒。

當依萍憤憤地說「我會報復」的時候,作為天蠍座的我感到了心靈共振。那刻,我也下定決心:絕不原諒陸振華!

所以,之後一旦看到何書桓對依萍嘚啵嘚什麼「寬容」「放下仇恨」「我來慢慢治好你」,就很煩這個多管閒事的男人,恨不得跳進電視機裡幫依萍懟他。

可儘管如此,後來我在追劇過程中卻轉變了對陸振華的態度,甚至還黑轉了粉,覺得這個黑豹子其實挺偉岸的。

之所以能對陸振華的印象發生大扭轉,劇中一幕起了關鍵性作用——陸振華死後,眾人得知,他有個叫「萍萍」的一生摯愛,他娶那麼多老婆,是因那些老婆們或多或少長得像萍萍。

這幕著實打動我,便懶得去計較他性格里的霸道與粗野了,從此便覺得他有情有義,光芒萬丈!

但這種看法也未固定下來。前不久,我去翻看了瓊瑤的書《煙雨濛濛》,從中發現,年少無知時對陸振華的認識真是夠淺的。

他,分明就是一個比何書桓還要渣的——大渣渣渣渣渣男啊。

1、一宗罪:強搶民女

無論是書中還是劇中,陸振華的形像都是威風凜凜的。

也許,曾經就是這個形象蒙蔽了我等觀眾的雙眼,以致我們未及時認清他威武形像下潛藏的惡。

以現在的眼光看,陸振華的婚姻史,像一場拼圖遊戲。

他反覆從女人身上尋找已逝舊情人的相似點,只要長得稍微有點像,他就像集郵票一樣,收集過來。

第一次見傅文佩,只是因為她有雙酷似萍萍的眼睛,他便不問青紅皂白,跑到人家家裡宣布,對方已被聘定為八姨太。

女人的自由意志,在他眼裡,壓根是不存在的吧。

如果這個陸振華,強佔女人時穿的不是一身人模人樣的軍裝,那麼他看起來,與那些在光天化日之下作惡的土匪也沒啥差別嘛。

2、二宗罪:始亂終棄

如果陸振華待那些老婆、孩子們都不錯的話,他製造的傷害或許能輕一些。

可是,他對其中的大多數,實在是不怎麼樣。

前7個老婆,都早早被拋棄掉了,連名字都沒機會出現在小說裡(難道她們年老色衰後,就長得不像萍萍了嗎)。而對子女,他恐怕連數量都搞不清楚。

相比之下,傅文佩的運氣算稍微好些的。

她生了個人美路子野、長相超似萍萍的心萍,才得以跟著陸振華、九姨太雪琴後面,多過了幾年衣食無憂的生活。

但傅文佩最終卻也逃不過無比悲催的命運。

心萍去世之後,她住到了沒有爐火、沒有沙發的簡陋房子裡,與小女兒依萍相依為命。要不到錢的時候,她倆只能餓肚子。

3、三宗罪:雙重標準

不懂事時,看陸振華痛罵雪姨、批評何書桓,心裡都是暗爽。

直到看了《煙雨濛濛》原著,才清醒過來——陸振華攻擊的那些東西,他自己身上全有哇。

在寵傅文佩的時候,他給她穿最好的,吃最好的,還讓她獨自住一棟洋房,並配了5、6個丫鬟。

但這段「黃金時期」,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他便將寵愛轉移給了唱戲的雪琴。

兒子尓豪出生以後,他「起碼又弄了十個女人」(傅文佩的原話)。

嘖嘖嘖,何書桓與陸振華比起來,定力真的算強的,至少,何書桓內心深處一直是專寵依萍一人。

陸振華有什麼資格去教育何書桓?說是「嚴以待人,寬於律己」應該不為過吧?

另外,對待出軌問題,陸振華也很「雙標」。

雖然他自己對婚姻很不忠實,但在知道雪琴出軌時,他第一時間站到了道德高處。

反應包括:眼睛凸了出來,咬牙切齒說:「我早就知道你靠不住!你膽敢在我的眼前玩花樣!」

看這架勢,他應該篤定真理和正義都屬於自己。

4、四宗罪:家暴成癮

瓊瑤作品中情緒不穩定男人中,陸振華應該能進入前四強。

書中,他有很多暴怒的瞬間。每次暴怒時,對於身邊人來說,都是不小災難。

幾個月沒交房租的女兒來討要生活費,只不過嘴巴厲害了點,便挨了鞭子。

老婆出了軌,他的理智更加失控。先是想掐死雪琴,雖被力大的尓豪制止住了,但接著,他表現得更加可怖,竟連槍都掏出來了。

尓豪被槍嚇跑後,他又把雪琴、爾傑(雪琴與情婦魏光雄的兒子)給關了起來,為的是要讓他們「活活餓死」。

雪琴他們也逃跑後,陸振華更是像瘋了一般,竟握著菜刀,瘋狂去砍雪琴的房門,還狂吼:「下流娼婦!你滾出來……」

看了這些情節,簡直懷疑,安嘉和是陸振華投胎轉世。

在重新認識陸振華的日子裡,我驚訝於他在劇中能被洗白成「慈父」「癡情男」的同時,也對他的「死忠粉」傅文佩充滿了同情,和……不太理解。

不理解的有,遭到拋棄的傅文佩在女兒稱陸振華無情時,說的是:「他非但不是個無情的人,還是個感情很強烈的人。」

並且,她還勸女兒,不能以普通眼光去衡量這個「不同於凡人」的人。

而對於自己被強娶的往事,她也始終沒懷有恨意,陸振華死後她給了他這樣的好評:「我確定,他是一個好人!」

依萍潛意識裡可能還是受到了母親的影響,在知曉陸振華與萍萍的故事後,她便對父親徹底改觀,心裡默默將他判定為「最癡情的人」,且有了「從來沒有過的孺慕之情」(與我曾經的想法,幾乎一模一樣呀)。

她似乎完全忘記了,父親癡情背後,是無數人的苦不堪言。

若傅文佩是個沒文化的古板婦人,那我對她不斷為陸振華開脫,倒是能理解一點的。可是,書中的一些描寫卻表明,傅文佩的觀念並不是很守舊。

最明顯的一例是,她對女兒袒露過心扉:這社會不責備不忠的男人,卻責備不忠的女人,這是不公平的!你的思想難道也如此世俗嗎?雪琴為什麼一定該忠於你的父親呢?

反正看到了這段話,我真覺得她身上散發出現代女性的光輝!

綜合傅文佩在整本書裡的表現,我對其下的結論包括:具有著矛盾性,一方面,她面對社會不公時可謂是火眼金睛,然而,對於心上男人的種種缺陷,她卻又表現得十分盲目。

我能認同傅女士的一些生活態度,比如「一點都不恨他」,畢竟,人負恨前行,會很辛苦、很難受。

可我真不樂意看她對男人的混淆不清。照她的想法,出軌男、家暴男犯的都不是什麼難以原諒的大錯。

看到最後,我覺得自己有些讀不懂傅文佩。

以至於,嚴重懷疑,她在被迫結婚後,患上了終身難癒的斯德哥爾摩綜合徵。

作者:肖大雨

(原創作品,抄襲必究,歡迎點擊關注@慢步煙火人間,還有更多精彩,期待與你分享)

推薦閱讀:

他自稱愛咪蒙是技能,愛到能接受其出軌,但為何要帶走巨款離婚?

電影《窗外》男主原型,一生未放下瓊瑤,穿凝聚感情的壽衣離世?

48歲的蘇有朋,你為什麼那麼有初戀感?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