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警察的開槍門檻有多高?為什麼抓一個匪徒需要出動幾十個警察


在日常生活中,警察這個角色與我們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分佈於各個領域的200多萬警察,默默守護著中華大地的和平與安康——烈日酷暑下,交通警察的汗流浹背;林海雪原中,森林警察的巡查防護;槍林彈雨中,緝毒警察的九死一生……

他們的默默奉獻,保我中華國泰民安。中國成為全球最安全國家,警察群體功不可沒!在國家政治層面,警察的角色地位也同樣至關重要。在經典政治學理論中,軍隊、警察、法庭、監獄等「暴力機關」的出現與維繫,是國家機器誕生的重要標誌。

換言之,如果說軍隊是國家的「槍桿子」,那麼警察就是政府的「刀把子」。持槍荷彈,震懾犯罪,鏟姦除惡是人民警察的神聖使命。但在現實中,出於最大限度保護人民利益的根本原則,我國警察的「開槍權力」被限定地極為嚴格,甚至近乎苛刻

除非是在「人命關天」的千鈞時刻,警察是決不允許隨時使用槍枝。在美國大片中,警察動輒以「襲警」為名朝弱勢群體開槍的情況,在中國絕不會出現。

甚至有些時候,抓一個普通的匪徒,就需要出動幾十個警察。那麼,中國警察的開槍門檻究竟有多高?我們共同探析之

一、「現狀揭示」——中國警察嚴格規範的持槍用槍制度

眾所周知,所有的公共權力都必須帶有一定的強制性,否則眾人七嘴八舌、我行我素,豈不要「天下大亂」?而任何強制性權力,又都必須以暴力作為後盾。近代社會科學巨擘馬克思·韋伯就曾將國家界定為「在一定範圍內合法壟斷暴力的組織」。

作為國家的「刀把子」,警察理所當然地擁有「暴力使用權」。而在社會主義的法治中國,警察使用暴力尤其用槍的權力,是極其嚴格規範的,必須遵循特定的法律法規

我國的一系列法律,明確規定只有當社會公共安全或者警察自身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時,才可以動用槍枝武器。

首先,關於哪些警察可以配槍的問題。

現行法律有明確規定,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監獄、勞動教養機關的人民警察,人民法院的司法警察,人民檢察院的司法警察和擔負案件偵查任務的檢察人員,海關的緝私人員,在履行自身法定職責時,可以配備公務人員專用槍枝。

這些人員想要持槍,都必須參加所在地市或縣(市、區)公安機關治安部門和政工人事部門、裝備財務部門,聯合組織理論考試和實彈射擊考試。

只有各項成績都合格,政審過關之後,再由本人填寫《配槍人員申請持槍證件審批登記表》,報告主管部門審查、審核、審批

相比之下,公安機關的人民警察的配槍資格,則是需要經由縣級公安機關政工部門審查、市級公安機關政工部門審核,最後由省公安廳政治部進行最終審批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認識和接觸最多的配槍警察就是刑警。但即便是刑事警持槍,除了要進行嚴格的資格審查之外,其配備槍枝的型號、樣式,彈藥使用情況都受到嚴格監督。其次,關於什麼時候可以配槍的問題。

純理論上講,只有在執行公務時,警察才允許配槍。但職業特殊性決定,警察即便在休息時也隨時可能遇到突發問題,需要履行職責。比如周末回家路上,遇上窮兇極惡的歹徒,此時再回單位,走各種手續取槍?時間當然來不及。

而且,警察配槍的目的既是為了打擊犯罪,也是為了自衛,預防犯罪分子報復。難道暴徒只會在警察配槍執行公務時,才對其打擊報復?所以在實際中,國家多數情況下,也是允許有持槍資格的警察隨時配槍

再次,關於什麼時候可以開槍的問題,法律規定的更為細緻、嚴格

首先,警察開槍的總原則是「當犯罪分子危及警察生命安全,或者嚴重威脅公共安全時,可以開槍射擊」。

《中華人民共和國警察法》明確規定:「當遇到有拒捕、暴亂、越獄、搶奪槍枝或者其他暴力行為的緊急情況,公安機關的人民警察依照國家有關規定可以使用武器」。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條例》還對警察的開槍條件,進行了更為細緻的規定。該條例的第11條規定:

「在人民警察執行公共任務時,如果遇到有危害公共安全、警察本人人身安全,或者其他公民人身安全和合法財產、公共財產等暴力犯罪行為時。

應該根據實際情況和危險程度,適時適當地採取持槍戒備、出槍警示、鳴槍警告、開槍射擊措施,有效預防、制止嚴重暴力犯罪行為,最大限度地避免人員傷亡、財產損失」。

該法規第9條,更是直接框定了警察可以開槍的15種暴力犯罪緊急情形

(1)放火、決水、爆炸等嚴重危害公共安全;(2)劫持航空設備、艦船、火車、機動車等交通工具,企圖危害公共安全;(3)使用槍枝彈藥、易燃易爆品、劇毒危險品,危害公共安全;

(4)搶劫或搶奪槍枝彈藥、易燃易爆品、劇毒危險品,以實施犯罪或者利用這些物品威脅實施犯罪;(5)幹擾破壞軍事、通訊、交通、能源、防險等重要國家基礎設施,嚴重威脅到公共安全,且警告無效,形勢緊迫;

(5)實施行兇殺人、劫持人質等暴力行為,危及公民生命安全;(7)國家明確規定的警衛、守衛、警戒的對象和目標受到暴力襲擊、破壞,或者存在受暴力襲擊、破壞的緊迫危險;(8)團夥搶劫或者持械搶劫公私財物;

(9)聚眾械鬥、暴亂等嚴重擾亂破壞社會治安秩序,用一般方式無法制止;(10)以暴力的方式,阻撓或者抗拒人民警察執行公務,或者使用暴力襲擊人民警察,嚴重危害人民警察生命安全;(11)在押人員或者罪犯企圖聚眾騷亂、行兇、逃跑;

(12)劫奪在押人犯、罪犯的;(13)實施放火、決水、爆炸、兇殺、搶劫或者其他嚴重暴力犯罪行為後拒捕、逃跑的;(14)犯罪分子攜帶槍枝、爆炸、劇毒等危險物品拒捕、逃跑的;(15)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可以使用武器的其他情形。

出現以上十五種情形中任何一種,且經過各種警告無效時,警察就有權開槍

例如曾經發生於海南海口的一起案件中,劫匪在搶劫後駕車逃跑,警察鳴槍示警之後,歹徒依然駕車衝撞警車,民警只能果斷開槍擊斃了劫匪。再比如發生於廣東珠海的一起案子,一名歹徒因生活不順心,而開車在街上隨意撞人報復社會,警察同樣依法將其擊斃。

除了在配槍、用槍環節嚴格審批監督之外。警察在開槍之後,同樣需要履行相應手續,接受嚴格的核查監督。按照相關條例規定,警察在開完槍之後,必須第一時間向所屬配槍部門主要負責人口頭報告,並在完成公務後二十四小時以內,向所屬部門提交書面報告

報告內容必須包含以下幾方面內容:(1)開槍的時間和地點;(2)開槍時的具體狀況;(3)開槍之前採取的警告措施;(4)用槍的必須理由和人員傷亡情況;(5)彈藥的消耗情況;(6)使用槍枝後所做的處置工作。

不僅如此,基於保障人權的需要,法律還特別規定,一旦在執行公務過程中發現實施犯罪者為孕婦或者未成年兒童,即便符合用槍條件,警察也不可開槍

但以下兩種情形除外:對方(孕婦或者兒童)正在使用槍枝、爆炸、劇毒等危險物品實施暴力犯罪嚴重危害公共安全;或者在人員聚集的場所或者存放大量易燃、易爆、劇毒、放射性等危險物品的場所的,不使用武器製止將發生更為嚴重危害後果。

而且,即便在準備用槍的過程中,一旦發現犯罪分子停止犯罪,服從命令,或者失去了繼續犯罪能力時,警察也應該停止用槍

二、「原因透析」——警察的「用槍權」為何需要嚴格規範?

概而論之,中國警察開槍的門檻究竟有多高?一個總體的原則就是:警察開槍只能是被動的、被迫的、且受到一系列必要條件限制

因為警察開槍的唯一目的,就是消除對方為害的能力,終止對方犯罪,制服犯罪分子,而非主觀上故意對其傷害或擊斃。

即便是開槍射擊,也只有犯罪分子嚴重威脅他人及警察自身的生命權或者公共安全,且情況迫在眉睫,無法制止,僅僅擊中非要害部位不足以接觸威脅時,才可以考慮將其擊斃。除此之外,任何理由都不能成為可以剝奪違法犯罪嫌疑人的生命權的理由。

從理論層面講,自從1982年世界上第一支近代警察隊伍出現之後,「限制使用武力」就一直都是現代警察制度的基本原則之一。儘管這一制度在很多西方國家,早已經「名存實亡」,但「最小動用武力論」仍然是當代「警察學」教科書中的最基本定律

相關文章  對陣黃埔教官,林彪獨處一天不准任何人打擾!想出對策後國軍大敗

其實這也就是警察和軍隊最本質的區別。雖然同為「暴力機器」,但軍隊的職能主要對外。在打擊敵人,守護衛國時,當然需要毫不留情地消滅之對手。

警察的職能只要對內犯罪分子即便是罪大惡極,在沒有經過法院審理宣判之前,其身份依然只是「犯罪嫌疑人」,依然享有各種公民權,其生命安全等基本人權也受到法律保護

在現代法治理念中,每一個人的生命權都是至高無上的。要剝奪一個人的生命,必須經過嚴格的法律程序。因此警察不到萬不得已就不能開槍。如果非要開槍不可的話,也不能夠隨便「一槍斃命」。

現階段,關於中國警察的開槍門檻,究竟是否合理,是高是低的問題,學術界和社會各界看法不一。一些人認為本著生命至上的原則,警察開槍的門檻理當嚴苛。 「坐而論道」地談人權理論,的確應該如此。

但實際上,警察開槍的門檻過高,導致十幾名警察,追捕一個歹徒的事情時有發生,這難道不是對社會公共資源的浪費?而且,在同一些姦詐狡猾、窮兇極惡的匪徒鬥爭時,警察被許多刻板規定束縛住手腳。

倘若因此給公眾安全造成傷害,豈不是更加「不人權」

三、「冷靜思考」——對警察的「用槍權」的管控必須與時俱進

值得公眾反思的是,當前我國警察使用槍械雖然有法可依,但相關規定明顯存在漏洞。

《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條例》雖然規定了,警察可以在判定對方有嚴重的暴力犯罪傾向,經過鄭重警告無效的情況下使用武器。但如何才算是警告?其手段、方式、次數、頻度、用語、有效性、規範性,又當如何界定? 《條例》並未明確說明。

而且《關於人民警察執行職務中實行正當防衛的具體規定》中也談到:「人民警察在使用武器或其他警械實施防衛時,不能超過必要的限度,必須注意避免傷害其他人」。

這段話看似「滴水不漏」,實際上也是一筆和稀泥的「糊塗帳」:如何才算是「必要限度」?但凡需要開槍,幾乎都是千鈞一刻之際,警察是否有時間和精力,去判斷何為限度和尺度

再有,幾乎所有關於警察開槍的限制性條款條例,都提到一個條件「危及人民警察生命安全」。很顯然,是否威脅警察人身安全,又是一個極具主觀性的判斷標準——作為受到特殊訓練的警察,民警有專業人士的職業性判斷

作為一個「肉體凡胎」的普通公民,民警也理當有自己的常識性判斷。那麼,法律又當以哪個為準?毋庸諱言,儘管我國的法治化進程成就巨大,但在警察開槍權方面,我們的法律存在滯後性

無論是《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條例》、《公安機關公務用槍管理使用規定》,還是《實行正當防衛的具體規定》等,都是在2000年之前製定的。隨著時代的發展,社會治理態勢的演變,許多規定已經不合時宜。

因此,每年都會有法學界學者公開呼籲:國家應該儘快著手製定專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警械和武器使用法》,明確規定警察可以使用武器(包括開槍)的情形

相關文章  劉伯溫因病告老還鄉,朱元璋送他一個枕頭,次日他才明白是何用意

換言之,即便是受過專業化、特殊化訓練、素質過硬、意志堅定如鐵的警察,也不可避免地帶有普通人的弱點,因此,在高度的壓力之下,要求警察時時刻刻保持清醒的頭腦,做出正確的判斷,談何容易

如果再遇上恐怖分子、肆意行兇等亡命之徒,警察畏首畏尾,不敢放手鬥爭。如果造成了嚴重後果,事後波濤洶湧的輿論風暴,再去指責警察「失職無能」,是否有失公允?在現實實踐中,我國警察智勇雙全,巧妙化解危機的例子也有很多。

2010年7月19日,河北邯鄲縣河沙鎮發生了一起歹徒劫持人質的惡性案件。歹徒拿著刀子威脅人質,情況危在旦夕。為了保護人質安全,警方經濟調遣了一名狙擊手隨時待命,準備伺機擊斃歹徒救出人質。

但就在關鍵時刻,一名女子沖入警局,請求不要開槍。經過詢問得知,歹徒和人質原本是一對夫妻,因感情不和反目成仇,一時激動鑄成大錯,女子正是他們的女兒。

「人間悲劇」一觸即發,警察立刻改變了戰術,將「強攻」改為「智取」。一方面,由專業的談判人員對歹徒曉以利害,屋外女子喊著爸媽泣不成聲。屋內的歹徒一時間方寸大亂,警察則看準時機將其製服。邯鄲警方處變不驚,拿捏得當,收放自如,令人稱奇。

然而,這樣的事例,畢竟只是特殊情況下的個案。面對法律嚴格而又模糊的規定,陷入「生死兩難考驗」的中國警察著實不易。我們既不能容忍個別警察濫權,更萬萬不能讓警察流血又流淚

再從國際範圍內看。我們的鄰居日本,對於警察何時、何地可以開槍的規定,就更為細緻、可操作

首先,使用槍枝要謹慎,避免進一步刺激犯罪分子;其次,用槍指著犯罪分子,但起不到威懾作用時,可以先朝天空的安全方向開槍鳴示;如果犯罪分子還不停止犯罪,警察需要大聲告知對方「我要開槍了」,然後就可以開槍。

當然,其開槍之後,也需要向上級做出詳細的匯報。這些有益的國際經驗,都值得我們借鑑參考。

四、結束語

總而言之,中國警察使用暴力,尤其是開槍打人的門檻是極高的。如果與歐美等資本主義國家警察的「傲慢與偏見」相比,中國警察開槍的條件近乎苛刻。這也就導致了,有時候抓捕一個普通的歹徒,就需要出動數十名警力,付出巨大的辛勞。

為何會有這種現象?刨根問底,正本清源。作為國家機器的重要組成部分,警察的職責權力由國家的性質決定。按照列寧同志的經典定義,所謂國家就是在經濟上佔統治地位的階級進行階級統治的工具。

在資本主義社會,包括警察在內的國家機器,本質上就是少數大資產階級,壓迫和剝削多數勞動人民的工具。他們的警察甚至可以說是資本家的「僱傭打手」,所以美國警察動輒朝黑人開槍,也就不足為奇了

而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首先就體現在消滅了人剝削人的製度,人民民主專政就是多數當家做主的人民,對少數敵對分子的專政。

因而,社會主義中國的警察早已「脫胎換骨」,成為了人民意志的執行者和人民利益的捍衛者黨指揮下的任何一支「槍桿子」,都是國法所寄,人民所託,豈可隨意用之

正如歌曲《中國警旗》所唱的那般:「中國警旗,高高舉起,百萬鐵軍,所向披靡。警旗跟著黨旗,忠誠力量凝聚。警旗國旗,一路奮勇搏擊」!

警旗高懸,警歌嘹亮,誓言鏗鏘!

在中華民族崛起復興的偉大征程中,我們的人民警察,將繼續舉旗奮進,永遠做黨和人民的忠誠衛士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