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東方智庫丨中東地緣政治劇變,美國悄然擺開棋局_國家


東方智庫首席研究員 周遠

中東地緣政治局勢,近來正在發生歷史性的重大演變。

有評論說,經歷了二戰以來近七十年連綿不斷的戰亂和對抗后,中東終現“和平曙光”;雖然和平之光熒熒,但較之硝煙戰火凄凄,不失為“希望”。也有評論說,這背後是美國在中東、北非特別是海灣地區下的一盤大棋,戰略博弈的意圖顯而易見:美國以經濟為手段撬動地緣政治,以現實主義驅動長遠利益,以拉攏撮合的重新洗牌集中打擊戰略對手,這套組合拳充滿了特朗普式的交易藝術風格,也秉持美國全球戰略和地緣政治策略調整的做派。此時,中東的棋盤風雲,顯然與特朗普總統謀求連任有關,也與其試圖留下“外交遺產”甚至謀求其家屬在該地區長期運作相關。

歷史性的突破:以色列接連建交阿聯酋、巴林

8月13日,特朗普發推文宣布:“今天,巨大的突破!我們兩個好朋友以色列和阿聯酋之間達成歷史性的和平協議。”與此同時,阿聯酋外交部宣布,阿聯酋將與以色列實現關係全面正常化。以阿雙方領導人當天在電話會議中籤署了《亞伯拉罕協議》,意味着阿聯酋成為繼埃及和約旦之後,第三個同以色列正式建交的中東阿拉伯國家。9月11日,海灣國家巴林宣布已同意與以色列建立全面外交關係。巴林成為繼阿聯酋之後,同意與以色列建交的第二個海灣國家、第四個中東阿拉伯國家。

東方智庫丨中東地緣政治劇變,美國悄然擺開棋局_國家

圖片說明:9月15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拍攝的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關係正常化協議簽署儀式。 (來源:新華社發/沈霆攝)

短短一個月內,以色列與位於海灣地區的兩個重要阿拉伯國家實現建交,確實是中東地緣政治和以色列外交的歷史性突破。長久以來,以色列一直在謀求與中東特別是海灣地區阿拉伯國家的關係突破。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把推進與阿拉伯國家的外交關係突破,作為其執政的主要目標和競選連任的主要政績。2018年12月,內塔尼亞胡在外國記者新年招待會上表示,以色列正在不斷改善與阿拉伯和穆斯林國家的關係;兩年不到已有成果。上世紀90年代初,以色列時任總理拉賓與巴勒斯坦和解,雖獲得世界和平獎最高榮譽獎,但在《奧斯陸協議》簽署后不久就遭國內極右翼激進猶太主義分子刺殺身亡。

美國總統特朗普更是藉機大肆渲染。在今年聯大一般性辯論發言中,他除了攻擊中國就是自誇這一外交成就。特朗普稱,“在幾十年毫無進展之後,我們在中東達成了兩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和平協議。以色列、阿聯酋和巴林都在白宮簽署了協議,很多其他中東國家也會很快陸續來白宮,他們知道這對他們和世界都是很好的事”。儘管特朗普高調發聲,但美國和中東乃至國際輿論卻表現出冷眼旁觀。有評論指出,在11月美國總統大選來臨前,美國力促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建交,主要是為了逆轉民調選情,在競選連任的關鍵時刻爭取美國猶太選民特別是猶太人財團的支持,並幫助以色列及特朗普的鐵杆盟友內塔尼亞胡擺脫國內執政困境。

歷史複雜苦澀:阿以衝突為何連綿不斷

二戰之後,中東地緣政治風雲多變。在二戰中遭到大屠殺的猶太人通過各種途徑輾轉來到巴勒斯坦地區。1948年5月14日,在英國的託管期結束前一天子夜,以色列國正式宣布成立。以色列建國引起地區國家宗教、民族矛盾逐步激化,埃及、伊拉克、約旦、敘利亞和黎巴嫩等阿拉伯國家向以色列宣戰。雙方雖在一年多后宣布停戰,但深深埋下了阿以仇恨的種子。戰後,大量阿拉伯人逃離了新成立的猶太國,約有70多萬巴勒斯坦難民四處流亡。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間一直以來存在着嚴重衝突,巴勒斯坦人至今沒有獨立、完整的國家,巴以衝突屢屢導致中東局勢緊張,以色列與周邊阿拉伯國家和穆斯林國家結下了世代冤讎,阿以之間大規模的戰爭就發生了5次。實現阿以和巴以和平,被喻為比“登天還難”,民族恨、國家仇已深深融入雙方的情感與血脈之中。

“彈丸之國”以色列在美國等的偏袒支持和自身拼搏下,雖在軍事上屢屢佔據上風,從阿拉伯人手中奪取大片土地,並在過去幾十年裡大力發展經濟、科技、軍事,成為中東地區的超級強國和小霸主;但在地緣政治和外交方面,以色列處境孤立,嚴重缺乏安全感。

在美國撮合下,阿以和談步履艱難,幾十年來雙方談談停停,各方掣肘不斷,內部阻力甚大,直到1979年以色列才終與埃及和解,雙方建立外交關係。時隔近16年後,以色列得以與第二個阿拉伯國家約旦建立外交關係,且阿以雙方都付出了領導人血的代價。

中東總是腥風血雨,不僅嚴重製約了該地區23個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和將近5億人的民生改善,也因接連不斷的戰亂衝突給世界和平穩定造成極大衝擊;中東因此成為二戰之後世界上衝突與戰爭最多最長的熱點地區。該地區除了少數石油國家實現經濟富裕外,大多數阿拉伯國家和穆斯林國家至今經濟貧困,社會落後,矛盾深重。

巴勒斯坦成了阿以衝突的最大犧牲品,巴以衝突延續了70年,巴勒斯坦人民一直在英勇反抗,渴望儘早建立自己的國家,趕走侵佔巴領土的以色列軍隊和猶太人定居點。國際社會大多表示聲援支持,但雷聲大雨點小;聯合國多次出面調停,也因巴以矛盾深重複雜,加上美國等西方國家對以色列長期偏袒,巴勒斯坦至今山河破碎,滿目瘡痍,內部四分五裂,處境艱難困苦。

外交突破的背後:一盤很大的棋局正在成形

客觀而言,此次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接連建交,不啻是在中東地區扔下了一枚“震撼彈”,在中東阿拉伯國家和穆斯林國家,其引發的衝擊波巨大且連續。表面看,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建交似乎很突然,但實際上幕後有着一系列複雜因素甚或各種交易。

第一,美國有重大而緊迫的戰略利益需要。

中東地區,連接亞洲、歐洲和非洲三大洲,扼守大西洋和印度洋兩大洋,地處地中海東北岸,擁有紅海、阿拉伯海、波斯灣、亞丁灣和阿曼灣,毗鄰印度洋,且有着巨大石油和天然氣儲量,戰略地位極其重要。在二戰之後、冷戰之中和冷戰結束以來,中東地區一直都被美國視為全球和地區戰略之要地,美國在中東地區設有大量海陸空軍事基地,駐有大批美軍,在中東地區深耕了數十年。

美國歷屆政府都極其重視中東地區,每年投入巨大,僅對以色列的各種援助就多達數十億美元,美國不僅千方百計插手和掌控中東事務,而且在中東地區不斷發動侵略戰爭,製造“顏色革命”。但美國偏袒以色列的立場和粗暴干涉中東事務的行徑,也一直遭到中東阿拉伯國家的抵制反對,伊朗、敘利亞和薩達姆當政時的伊拉克,敢於怒懟美國並絕不服軟。美國深知中東地區複雜,安全隱患很大,因此總是不放心,總在拉幫結派,構築自己的戰略盟友圈。美國歷任總統對中東地區投入精力很多,不僅沒落好,相反激起了該地區更大的反美情緒,引發了地區更多的矛盾衝突。

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大幅度調整中東戰略,一方面集中火力打擊伊朗等敵對國,另一方面持續加強與以色列和沙特等傳統盟友的關係,同時改變單純的軍事掌控策略,注重以經濟手段迂迴突破,通過各種帶有經濟交易性質的方式推進中東新戰略。這其中,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以白宮特別顧問身份,一直牽頭制定阿以和解、巴以和解的所謂“中東和平新方案”,並於今年1月公布。庫什納堅稱,這一方案充分考慮了中東地區的歷史和現實,是一種務實可行和可持續的和平方案。特朗普總統秉持着商人的精明,一方面設法減少美國在中東的投入,另一方面以各種經濟利益為誘餌吸引、拉攏中東阿拉伯國家,徹底孤立和嚴厲打擊伊朗等國,並遏制土耳其等地區大國發展。這一招較之前任的中東政策似乎更管用。

東方智庫丨中東地緣政治劇變,美國悄然擺開棋局_國家

圖片說明:美國總統特朗普(左)與女婿庫什納。(來源:新華社/法新社)

美國的中東新戰略有更深的背景意圖。近年來,美國表面上聚焦於直接打擊伊朗,背後卻熱衷於進行各種地緣政治、經濟、能源和安全交易。特朗普不僅要確保美國在中東的存在和各種利益,還試圖在中東地區建立“北約”性質的軍事集團。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的中東新戰略決不僅僅針對伊朗等地區敵對國,它還有更多更大的針對性。

美國讓以色列與中東阿拉伯國家改善關係並建交,既確保了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戰略核心作用,又改善了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的安全環境和外部處境,抬高了以色列的地位,以便通過以色列更有效滲透到海灣地區國家,形成抗擊伊朗等國的戰略聯盟,並對沖其他大國在中東地區日益擴大的政治、經濟、貿易利益,抵禦伊朗與這些國家的合作給美國帶來的不利。

第二,以色列有重大的戰略和外交利益需要。

在美國的新中東戰略中,以色列一直都積極充當美國的急先鋒。與前任迥然不同,內塔尼亞胡不僅與特朗普政府、特朗普本人及其家屬關係非同一般,也與特朗普氣味相投。內塔尼亞胡的政治抱負和國際與地區戰略訴求深遠,他不僅謀求不斷連任,而且希望在其任期內全面改善以色列外部環境,提升以色列國際地位。

以色列在中東地區,具備經濟、科技等方面絕對優勢,但能源上又離不開周邊國家。以色列與周邊國家建立外交關係,可以實現一舉多得,全面突破,以便在該地區縱橫捭闔。以色列正在與埃及和約旦等國聯合開發東地中海天然氣,並扮演核心角色。與海灣國家相繼建交,將使以色列可以發揮其先進科技和經濟實力等優勢。

近年來,以色列不僅在中東地區非常活躍,而且正在美國撮合下,與地處東北非的蘇丹加緊改善關係。據報道,雙方已多次秘密接觸,有望建交。如果以色列與蘇丹建交,美國與蘇丹的關係將有根本性改善。美國通過以色列,可以將東北非地區與中東阿拉伯國家連成地域和利益更廣泛的共同體,拓展美國在該地區的戰略縱深。

以色列與中東另一阿拉伯大國沙特的關係也在改善,據報道雙方的建交談判已基本談成,沙特方面只是擔心速度太快,引起巴勒斯坦及中東和國際上指責,但雙方的建交很可能只是宣布時機的問題。巴林與沙特關係特別緊密,巴林與以色列建交,並認為是在利亞德的首肯下,刻意代替沙特先走一步,為沙特的建交投石問路。

第三,中東地區阿拉伯國家也有自己的利益考量和需要。

中東輿論認為,在經歷了將近70年的衝突和連綿不斷的戰爭之後,不少阿拉伯國家對中東局勢特別是阿以衝突和巴以衝突,也有了自己的感悟和思考。幾十年來彼此打來打去,都沒得到好處,相反因為衝突和戰亂,各方損失太大。該地區年輕人的利益訴求與老一輩已大相徑庭,他們渴望國家領導人執政務實,注重經濟,改善民生,解決他們的就業問題,而不是繼續沒完沒了進行爭鬥衝突。

阿以關係微妙變化,阿拉伯國家聯盟何去何從

部分阿拉伯國家認為,與以色列建交可以藉助以色列的先進科技和強大經濟,提振自己國家的經濟,改善民生。這些阿拉伯國家看到了埃及和約旦與以色列建交帶來的好處,並認為像阿聯酋那樣通過與以色列建交談判,可以牽制以色列吞併巴勒斯坦領土,也不失為是尋求解決巴以衝突的一種有效策略。

東方智庫丨中東地緣政治劇變,美國悄然擺開棋局_國家

圖片說明:8月13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耶路撒冷發表講話。 以總理內塔尼亞胡13日在電視講話中宣布,在美國的斡旋下,以色列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達成了“全面和正式”的和平協議。(來源:新華社/基尼圖片社)

值得關注的是,阿拉伯國家聯盟對於以色列以及巴以衝突的態度,也正在發生微妙變化。因部分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建交和正在推進建交,阿盟內部也出現了分歧。

近日,中東政治分析家易卜拉欣·哈馬米在半島電視台發表評論稱,“阿拉伯國家聯盟雖生猶死,在接受了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關係正常化后僅存一絲氣息,並且它對巴勒斯坦人如今陷入的境地負有重大責任”。評論認為,儘管阿盟是該地區最古老的聯盟,比歐盟成立的時間還早,“但它是最脆弱、最容易破裂的聯盟,它舉行的44次首腦會議沒有給阿拉伯人交出任何一份重要的決議,會議達成的各項決議也只是‘一紙空文’,沒有實際影響。阿盟從未成功解決過阿拉伯人之間的爭端,哪怕只是邊界紛爭。”

據報道,在以色列與更多阿拉伯國家逐步建交后,不排除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一起,創建類似歐盟、東盟那樣的中東經濟合作體。但結怨如此長久的阿以,是否會快速走到一起?並不樂觀。

(本文作者周遠為東方智庫首席研究員、東南大學國際戰略智庫首席研究員)

東方智庫原創稿件受法律保護,轉載請聯繫電話即微信號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東方網立場。

東方智庫首席研究員 周遠

中東地緣政治局勢,近來正在發生歷史性的重大演變。

有評論說,經歷了二戰以來近七十年連綿不斷的戰亂和對抗后,中東終現“和平曙光”;雖然和平之光熒熒,但較之硝煙戰火凄凄,不失為“希望”。也有評論說,這背後是美國在中東、北非特別是海灣地區下的一盤大棋,戰略博弈的意圖顯而易見:美國以經濟為手段撬動地緣政治,以現實主義驅動長遠利益,以拉攏撮合的重新洗牌集中打擊戰略對手,這套組合拳充滿了特朗普式的交易藝術風格,也秉持美國全球戰略和地緣政治策略調整的做派。此時,中東的棋盤風雲,顯然與特朗普總統謀求連任有關,也與其試圖留下“外交遺產”甚至謀求其家屬在該地區長期運作相關。

歷史性的突破:以色列接連建交阿聯酋、巴林

8月13日,特朗普發推文宣布:“今天,巨大的突破!我們兩個好朋友以色列和阿聯酋之間達成歷史性的和平協議。”與此同時,阿聯酋外交部宣布,阿聯酋將與以色列實現關係全面正常化。以阿雙方領導人當天在電話會議中籤署了《亞伯拉罕協議》,意味着阿聯酋成為繼埃及和約旦之後,第三個同以色列正式建交的中東阿拉伯國家。9月11日,海灣國家巴林宣布已同意與以色列建立全面外交關係。巴林成為繼阿聯酋之後,同意與以色列建交的第二個海灣國家、第四個中東阿拉伯國家。

東方智庫丨中東地緣政治劇變,美國悄然擺開棋局_國家

圖片說明:9月15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拍攝的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關係正常化協議簽署儀式。 (來源:新華社發/沈霆攝)

短短一個月內,以色列與位於海灣地區的兩個重要阿拉伯國家實現建交,確實是中東地緣政治和以色列外交的歷史性突破。長久以來,以色列一直在謀求與中東特別是海灣地區阿拉伯國家的關係突破。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把推進與阿拉伯國家的外交關係突破,作為其執政的主要目標和競選連任的主要政績。2018年12月,內塔尼亞胡在外國記者新年招待會上表示,以色列正在不斷改善與阿拉伯和穆斯林國家的關係;兩年不到已有成果。上世紀90年代初,以色列時任總理拉賓與巴勒斯坦和解,雖獲得世界和平獎最高榮譽獎,但在《奧斯陸協議》簽署后不久就遭國內極右翼激進猶太主義分子刺殺身亡。

美國總統特朗普更是藉機大肆渲染。在今年聯大一般性辯論發言中,他除了攻擊中國就是自誇這一外交成就。特朗普稱,“在幾十年毫無進展之後,我們在中東達成了兩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和平協議。以色列、阿聯酋和巴林都在白宮簽署了協議,很多其他中東國家也會很快陸續來白宮,他們知道這對他們和世界都是很好的事”。儘管特朗普高調發聲,但美國和中東乃至國際輿論卻表現出冷眼旁觀。有評論指出,在11月美國總統大選來臨前,美國力促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建交,主要是為了逆轉民調選情,在競選連任的關鍵時刻爭取美國猶太選民特別是猶太人財團的支持,並幫助以色列及特朗普的鐵杆盟友內塔尼亞胡擺脫國內執政困境。

歷史複雜苦澀:阿以衝突為何連綿不斷

二戰之後,中東地緣政治風雲多變。在二戰中遭到大屠殺的猶太人通過各種途徑輾轉來到巴勒斯坦地區。1948年5月14日,在英國的託管期結束前一天子夜,以色列國正式宣布成立。以色列建國引起地區國家宗教、民族矛盾逐步激化,埃及、伊拉克、約旦、敘利亞和黎巴嫩等阿拉伯國家向以色列宣戰。雙方雖在一年多后宣布停戰,但深深埋下了阿以仇恨的種子。戰後,大量阿拉伯人逃離了新成立的猶太國,約有70多萬巴勒斯坦難民四處流亡。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間一直以來存在着嚴重衝突,巴勒斯坦人至今沒有獨立、完整的國家,巴以衝突屢屢導致中東局勢緊張,以色列與周邊阿拉伯國家和穆斯林國家結下了世代冤讎,阿以之間大規模的戰爭就發生了5次。實現阿以和巴以和平,被喻為比“登天還難”,民族恨、國家仇已深深融入雙方的情感與血脈之中。

“彈丸之國”以色列在美國等的偏袒支持和自身拼搏下,雖在軍事上屢屢佔據上風,從阿拉伯人手中奪取大片土地,並在過去幾十年裡大力發展經濟、科技、軍事,成為中東地區的超級強國和小霸主;但在地緣政治和外交方面,以色列處境孤立,嚴重缺乏安全感。

在美國撮合下,阿以和談步履艱難,幾十年來雙方談談停停,各方掣肘不斷,內部阻力甚大,直到1979年以色列才終與埃及和解,雙方建立外交關係。時隔近16年後,以色列得以與第二個阿拉伯國家約旦建立外交關係,且阿以雙方都付出了領導人血的代價。

中東總是腥風血雨,不僅嚴重製約了該地區23個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和將近5億人的民生改善,也因接連不斷的戰亂衝突給世界和平穩定造成極大衝擊;中東因此成為二戰之後世界上衝突與戰爭最多最長的熱點地區。該地區除了少數石油國家實現經濟富裕外,大多數阿拉伯國家和穆斯林國家至今經濟貧困,社會落後,矛盾深重。

巴勒斯坦成了阿以衝突的最大犧牲品,巴以衝突延續了70年,巴勒斯坦人民一直在英勇反抗,渴望儘早建立自己的國家,趕走侵佔巴領土的以色列軍隊和猶太人定居點。國際社會大多表示聲援支持,但雷聲大雨點小;聯合國多次出面調停,也因巴以矛盾深重複雜,加上美國等西方國家對以色列長期偏袒,巴勒斯坦至今山河破碎,滿目瘡痍,內部四分五裂,處境艱難困苦。

外交突破的背後:一盤很大的棋局正在成形

客觀而言,此次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接連建交,不啻是在中東地區扔下了一枚“震撼彈”,在中東阿拉伯國家和穆斯林國家,其引發的衝擊波巨大且連續。表面看,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建交似乎很突然,但實際上幕後有着一系列複雜因素甚或各種交易。

第一,美國有重大而緊迫的戰略利益需要。

中東地區,連接亞洲、歐洲和非洲三大洲,扼守大西洋和印度洋兩大洋,地處地中海東北岸,擁有紅海、阿拉伯海、波斯灣、亞丁灣和阿曼灣,毗鄰印度洋,且有着巨大石油和天然氣儲量,戰略地位極其重要。在二戰之後、冷戰之中和冷戰結束以來,中東地區一直都被美國視為全球和地區戰略之要地,美國在中東地區設有大量海陸空軍事基地,駐有大批美軍,在中東地區深耕了數十年。

美國歷屆政府都極其重視中東地區,每年投入巨大,僅對以色列的各種援助就多達數十億美元,美國不僅千方百計插手和掌控中東事務,而且在中東地區不斷發動侵略戰爭,製造“顏色革命”。但美國偏袒以色列的立場和粗暴干涉中東事務的行徑,也一直遭到中東阿拉伯國家的抵制反對,伊朗、敘利亞和薩達姆當政時的伊拉克,敢於怒懟美國並絕不服軟。美國深知中東地區複雜,安全隱患很大,因此總是不放心,總在拉幫結派,構築自己的戰略盟友圈。美國歷任總統對中東地區投入精力很多,不僅沒落好,相反激起了該地區更大的反美情緒,引發了地區更多的矛盾衝突。

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大幅度調整中東戰略,一方面集中火力打擊伊朗等敵對國,另一方面持續加強與以色列和沙特等傳統盟友的關係,同時改變單純的軍事掌控策略,注重以經濟手段迂迴突破,通過各種帶有經濟交易性質的方式推進中東新戰略。這其中,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以白宮特別顧問身份,一直牽頭制定阿以和解、巴以和解的所謂“中東和平新方案”,並於今年1月公布。庫什納堅稱,這一方案充分考慮了中東地區的歷史和現實,是一種務實可行和可持續的和平方案。特朗普總統秉持着商人的精明,一方面設法減少美國在中東的投入,另一方面以各種經濟利益為誘餌吸引、拉攏中東阿拉伯國家,徹底孤立和嚴厲打擊伊朗等國,並遏制土耳其等地區大國發展。這一招較之前任的中東政策似乎更管用。

東方智庫丨中東地緣政治劇變,美國悄然擺開棋局_國家

圖片說明:美國總統特朗普(左)與女婿庫什納。(來源:新華社/法新社)

美國的中東新戰略有更深的背景意圖。近年來,美國表面上聚焦於直接打擊伊朗,背後卻熱衷於進行各種地緣政治、經濟、能源和安全交易。特朗普不僅要確保美國在中東的存在和各種利益,還試圖在中東地區建立“北約”性質的軍事集團。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的中東新戰略決不僅僅針對伊朗等地區敵對國,它還有更多更大的針對性。

美國讓以色列與中東阿拉伯國家改善關係並建交,既確保了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戰略核心作用,又改善了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的安全環境和外部處境,抬高了以色列的地位,以便通過以色列更有效滲透到海灣地區國家,形成抗擊伊朗等國的戰略聯盟,並對沖其他大國在中東地區日益擴大的政治、經濟、貿易利益,抵禦伊朗與這些國家的合作給美國帶來的不利。

第二,以色列有重大的戰略和外交利益需要。

在美國的新中東戰略中,以色列一直都積極充當美國的急先鋒。與前任迥然不同,內塔尼亞胡不僅與特朗普政府、特朗普本人及其家屬關係非同一般,也與特朗普氣味相投。內塔尼亞胡的政治抱負和國際與地區戰略訴求深遠,他不僅謀求不斷連任,而且希望在其任期內全面改善以色列外部環境,提升以色列國際地位。

以色列在中東地區,具備經濟、科技等方面絕對優勢,但能源上又離不開周邊國家。以色列與周邊國家建立外交關係,可以實現一舉多得,全面突破,以便在該地區縱橫捭闔。以色列正在與埃及和約旦等國聯合開發東地中海天然氣,並扮演核心角色。與海灣國家相繼建交,將使以色列可以發揮其先進科技和經濟實力等優勢。

近年來,以色列不僅在中東地區非常活躍,而且正在美國撮合下,與地處東北非的蘇丹加緊改善關係。據報道,雙方已多次秘密接觸,有望建交。如果以色列與蘇丹建交,美國與蘇丹的關係將有根本性改善。美國通過以色列,可以將東北非地區與中東阿拉伯國家連成地域和利益更廣泛的共同體,拓展美國在該地區的戰略縱深。

以色列與中東另一阿拉伯大國沙特的關係也在改善,據報道雙方的建交談判已基本談成,沙特方面只是擔心速度太快,引起巴勒斯坦及中東和國際上指責,但雙方的建交很可能只是宣布時機的問題。巴林與沙特關係特別緊密,巴林與以色列建交,並認為是在利亞德的首肯下,刻意代替沙特先走一步,為沙特的建交投石問路。

第三,中東地區阿拉伯國家也有自己的利益考量和需要。

中東輿論認為,在經歷了將近70年的衝突和連綿不斷的戰爭之後,不少阿拉伯國家對中東局勢特別是阿以衝突和巴以衝突,也有了自己的感悟和思考。幾十年來彼此打來打去,都沒得到好處,相反因為衝突和戰亂,各方損失太大。該地區年輕人的利益訴求與老一輩已大相徑庭,他們渴望國家領導人執政務實,注重經濟,改善民生,解決他們的就業問題,而不是繼續沒完沒了進行爭鬥衝突。

阿以關係微妙變化,阿拉伯國家聯盟何去何從

部分阿拉伯國家認為,與以色列建交可以藉助以色列的先進科技和強大經濟,提振自己國家的經濟,改善民生。這些阿拉伯國家看到了埃及和約旦與以色列建交帶來的好處,並認為像阿聯酋那樣通過與以色列建交談判,可以牽制以色列吞併巴勒斯坦領土,也不失為是尋求解決巴以衝突的一種有效策略。

東方智庫丨中東地緣政治劇變,美國悄然擺開棋局_國家

圖片說明:8月13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耶路撒冷發表講話。 以總理內塔尼亞胡13日在電視講話中宣布,在美國的斡旋下,以色列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達成了“全面和正式”的和平協議。(來源:新華社/基尼圖片社)

值得關注的是,阿拉伯國家聯盟對於以色列以及巴以衝突的態度,也正在發生微妙變化。因部分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建交和正在推進建交,阿盟內部也出現了分歧。

近日,中東政治分析家易卜拉欣·哈馬米在半島電視台發表評論稱,“阿拉伯國家聯盟雖生猶死,在接受了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關係正常化后僅存一絲氣息,並且它對巴勒斯坦人如今陷入的境地負有重大責任”。評論認為,儘管阿盟是該地區最古老的聯盟,比歐盟成立的時間還早,“但它是最脆弱、最容易破裂的聯盟,它舉行的44次首腦會議沒有給阿拉伯人交出任何一份重要的決議,會議達成的各項決議也只是‘一紙空文’,沒有實際影響。阿盟從未成功解決過阿拉伯人之間的爭端,哪怕只是邊界紛爭。”

據報道,在以色列與更多阿拉伯國家逐步建交后,不排除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一起,創建類似歐盟、東盟那樣的中東經濟合作體。但結怨如此長久的阿以,是否會快速走到一起?並不樂觀。

(本文作者周遠為東方智庫首席研究員、東南大學國際戰略智庫首席研究員)

東方智庫原創稿件受法律保護,轉載請聯繫電話即微信號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東方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