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年,一名年輕人身披「血衣」求見粟裕,見面直說3個字:我姓張


人生能有一知己,足矣。被稱為「戰神」的粟裕和張震將軍,兩人之間,更是有著過命的交情。

1968年的一天夜晚,粟裕家門前突然出現了一個神色慌張的年輕人,在粟裕家門口值班的秘書起先還並未將其放在心上,過了很長時間,見這名年輕人沒有要走的意思,便上前詢問是否有什麼事需要幫忙。

這時,秘書才看清,這個神色慌張的年輕人身上正披著一件「血衣」。

大晚上,此等場景著實將秘書嚇了一跳,穩定心神後便小心翼翼向前詢問,誰知這個年輕人指名道姓道,「我要見粟裕!」

在這種情況下,秘書實在是不敢怠慢,交代年輕人稍候,便趕忙前去告知粟裕將軍,「門外有一個年輕人遲遲不肯走,指名道姓要見您,他還披著血衣,我不敢怠慢,便趕來告訴您了,您看……

秘書話音剛落,粟裕就已經走到了院中,說道:「怎麼不早點來告訴我。

在粟裕剛拉開大門,披著血衣的年輕人立馬就走上前了,還沒等粟裕開口,就自我介紹說:「我姓張!」聽見他姓張,粟裕立馬反應了過來,將其請到了屋裡,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名年輕人披著血衣前往粟裕家中?粟裕又和這個姓張的年輕人有什麼關係呢?

一、深夜求情,挽救張震性命

這名姓張的年輕人,是粟裕的老部下張震之子,名為張連陽。

1967年5月,此時的張震慘受反動派迫害,生命安全難以受到保障,在苦尋無路的情況之下,張震的妻子便讓自己的兒子拿著張震的血衣,去找張震的好戰友、老領導粟裕求救,因此,便出現了前面一幕。

當粟裕見到張連陽身披血衣時,心裡就已經知道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將張連陽請進屋過後,粟裕便連忙給張連陽倒了杯茶,讓他穩下心神,好好講講到底發生了什麼。

心急的張連陽,接過茶杯之後,道了聲謝,水都沒喝,便將事情的原委從頭到尾詳細地說了出來:「粟裕叔叔,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我爸啊,再這樣下去,我爸真的堅持不下去了,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才來找您的,求您了!」說罷,還欲給粟裕跪下。

相關文章  台灣空中英雄黃植誠,駕駛先進的戰鬥機回歸大陸,後來的生活如何

見狀,粟裕趕忙將張連陽扶了起來,氣憤地喊道:「豈有此理,放心吧孩子,我一定會想辦法的,你放心。你先喝點水,稍等一下。

安慰過張連陽後,唯恐耽擱一分一秒的粟裕,便讓秘書準備一下,自己隨即給週總理打去了電話。

此時,時間已經接近凌晨,忙碌了一天的周總理剛躺下休息,就被持續不斷地電話鈴聲給吵醒了,匆匆披上衣服,接通電話,「週總理,張震出事兒了……

你別著急,慢慢講……」,電話那頭傳來的粟裕焦急地聲音,瞬間趕走了周總理的睏意,「好的,我知道了,等我電話。

掛斷電話後,週總理便立馬撥通了時任南京軍區司令許世友的電話,「世友啊,你快派人去張震家一趟!務必要保證張震的生命安全!

得知此事的許世友,立即安排吳大勝前往張震家查看情況,此時的張震傷勢嚴重,渾身布滿了傷痕,見此情況,吳大勝一行人立即將情況報告給許世友,得知張震傷勢嚴重的許世友當即下令:安排張震進軍區總醫院。

張震住進軍區總醫院後,粟裕就安排人送張連陽前往其身邊照顧。半年的時間裡,在醫院的治療之下,張震痊癒出院,緊接著,便被任命為了武漢軍區的副司令員。

1975年8月25日,收到上級命令的張震動身前往北京中南海,沒成想,到了地方迎接他的竟是粟裕,而粟裕接下來的話更是讓張震愣在了原地,「張震同志,經中央軍委決定,任命你為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有問題嗎?

不知所措的張震,回答道:「我沒做過後勤,恐怕難以勝任!」對於張震的回答,粟裕早有所料,「請你放心,中央軍委既然決定任命你,就是相信你能做到!

相關文章  超寬裝載怎能享綠通優惠? 「老司機」遇上「較真」收費員

被打消顧慮的張震,當即敬禮表示,「請組織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組織的期望!

至此,張震被調到了北京工作。同在北京的兩人,住所和辦公地方都離得不是太遠,兩人的交往更加密切,串門,聊天、吃飯更是常有的事。

問題又來了,粟裕、張震兩人是如何結識的,又是何時結識的呢?

二、戰場結緣,情誼深種

粟裕和張震兩人的相識開始於解放戰爭初期。

事實上,在此之前,並未見過對方的兩人,對對方的名字早已耳熟。英雄相惜,放在粟裕和張震兩人身上,再合適不過,兩人抗戰時期就期待著與對方結識,受負責的戰區影響,兩人一直沒有機會見面,直到戰爭勝利,兩人還是沒能見上面。

1946年6月,中國內戰一觸即發,中共中央成立華中軍區預防國民黨軍隊的全面進攻。正是這次華中戰場的建立,倆人終於接觸到了聞名已久的對方,當時的粟裕被任命為副司令員同時擔任華中野戰軍司令員,張震被任命為華中軍區第九縱隊的司令員兼任政治委員,前往華中軍區匯報工作的張震,第一次見到了粟裕。

在詳細給粟裕匯報過工作之後,粟裕接下來作出的指示,更是令張震為之軍事知識淵博所折服,當時的張震,覺得眼前的粟裕就是自己想要結識的好友,感覺與之相見恨晚。

1948年1月,在戰況的影響下,張震轉到了粟裕手下工作,兩人的情誼自此展開。

張震轉到粟裕手下這件事,有一件趣事值得一提。當時,張震在得知自己有機會能在粟裕的直接領導下工作,很是激動,但是,在任職那一天,卻打起了退堂鼓,原因竟是覺得自己的能力不夠,沒有資格做粟裕的「左膀右臂」。

在得知張震是因這個原因打起退堂鼓的粟裕,仰天大笑,他還從未想過,自己早已耳熟的張震還有打起退堂鼓的一天,當即便前去找到張震:「怎麼?不願意幫我?你這算不算臨陣脫逃啊?」聽到粟裕這樣說,張震可不願意背上臨陣脫逃這個名聲,「報告,不是!

相關文章  國民喜劇帝的電影思考

那你就安心把這個職位坐穩了了,我相信你!」,粟裕笑道。在粟裕的信任與安慰之下,張震擔起了粟裕交給他的重任。

之後,兩人的關係也在一次次戰況部署、討論中逐漸升華,在兩人的配合之下,戰事更是節節勝利。

1948年3月,時任華東野戰軍副參謀長的張震,積極協助粟裕指揮濟南等戰役,取得了濟南大捷,被中共中央稱讚為革命戰爭發展史中給予敵人最嚴重的打擊之一。

同年11月,張震又與粟裕針對淮海戰役,發揮了重要作用,長達66天的時間內,在粟裕和張震的互相配合下,創造出了以少勝多的戰爭史上的奇蹟。

粟裕和張震兩人可以說是,互相成就。在張震的輔助之下,粟裕百戰百勝,被稱為我軍最優秀的將領之一;在粟裕的影響之下,張震在組織大兵團的指揮方面實力大幅度提升,成長為我軍歷史上最優秀的參謀長之一。

這也是張震妻子在張震受迫害時首先想到找粟裕求助的原因,兩人的戰友情誼可謂是固若磐石。

此外,粟裕對張震的影響和幫助是張震時時刻刻都不敢忘記的,尤其是這回粟裕將自己從鬼門關拉回來之後,張震更是直言「粟裕的恩情我這輩子是還不完的!」張震對粟裕的感激,在之後粟裕名聲受辱時的所作所為中,完完全全地體現了出來。

三、為粟裕伸冤,報答救命之恩

事實上,自1958年以來,粟裕就一直被扣上了與真實情況不符的罪名,長期遭受不公正的對待。

1979年,蒙冤已久的粟裕想要推翻不真實的言論,便向中央提出重審案件,卻並未得到重視。 1981年,突發腦溢血的粟裕,被送往醫院搶救過來後需長期在醫院住院治療,病情更是持續加重。不願帶著莫須有的罪名離開世間的粟裕,便拜託了多個曾經的部下幫忙澄清,其中就包括張震,遺憾的是,結果並不理想。

1984年2月粟裕病情突然惡化,張震更是每天都會到醫院看望粟裕,幫忙照顧,可惜,最終粟裕還是沒能戰勝病魔,於2月5日逝世。

在粟裕去世之後,為了為其平反,張震一直都致力於粟裕功績的宣傳工作,多次聯合他人給中央寫信,想要中央能夠重視為粟裕平反冤情。

苦心人天不負,1991年5月23日,張震的努力初見成效,「粟裕軍事理論和時間研討會」的召開,意味著粟裕冤情平反有了好的開端。 1994年,此時距粟裕去世已經十年了,張震仍舊沒有放棄為粟裕平反,他想要給把自己從鬼門關拉回來的老大哥一個交代。

同年12月,在張震和其他五位中央的老領導的共同努力之下,中央軍委最終決定發表一篇紀念粟裕同志的文章,25日,《追憶粟裕同志》一文公開發表,在這篇文章中,清清楚楚地向世人表明,粟裕是清白的。

此時,距離粟裕58年蒙冤已經36年,作為粟裕的老戰友,張震終於還了粟裕的一個清白。

英雄相惜,又或是志同道合,粟裕和張震兩人,都是戰場上的謀略家,戰場上的指揮家,同時,兩人又是對方的知己、至交,兩人的情誼永遠不會被斬斷,這輩子不會,下輩子仍不會。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