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第一愛將,與林彪齊名,為何說他活著十大元帥可能要換座次


1955年9月,新中國成立後第一次授銜儀式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結束後,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的十大元帥之一,聶榮臻元帥曾說:「假如伍中豪同志沒有犧牲的話,現在的十大元帥可能就要換座次了。 」

而曾任國務院副總理的譚震林,也多次提到:「如果伍中豪不犧牲,絕對是和林彪平起平坐的元帥。 」為何大家都對伍中豪有如此高的評價?在革命時期,他又究竟做出過什麼樣的貢獻?伍中豪和毛主席之間又留下了怎樣的交往?

與偉人的初識

伍中豪是中共的一名早期黨員,1903年2月23日,他出生於湖南耒陽縣伍家村。 1922年秋天,伍中豪考入北京大學文學院,那時的北大,可以說是中國各路新思潮交織的最高學府。所以在此期間,伍中豪很快就接觸到了馬克思的思想主義並且在老師李大釗的影響下,他投身拯救中國的偉大革命事業的決心也越來越強。

沒過多久,伍中豪就選擇棄文從武,開始進入到革命的行列裡來。回到家鄉參加革命活動期間,他參與了建立耒陽縣第一個黨支部,並擔任支部書記。 1924年,國共兩黨實現了第一次合作。

同年5月,黃埔軍校開始創辦。隨之在1925年的年初,陳獨秀、毛澤東聯署給中央發表了第62號公告,要求各地迅速選派黨、團員前來廣州,報考黃埔軍校

一大批共產黨人收到邀請之後,開始進入軍隊來學習。當時黃埔四期預招新生3000人,伍中豪得知消息後,也南下廣州,順利考入了黃埔軍校,並被編入步科第二團學習。在此期間,伍中豪先是加入了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不久又轉為了當時只有幾十個人的中國共產黨。

林彪也是黃埔四期的學生,而且和伍中豪同在一個團,但當時的林彪成績平平,政治上也不活躍,和伍中豪在軍校的表現大相逕庭。伍中豪以其卓而不凡的思維能力,雄辯的口才,成為黃埔四期中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之一。

當時的總教官兼教導一團團長何應欽還曾說:「一旦伍中豪畢業,便請他做我的副官。 」在黃埔軍校近一年的學習期間,伍中豪如魚得水,取得了優異的成績,最後以全團第二名的成績從黃埔軍校畢業。共產黨一直也對這位優秀的黨員非常關注,所以他一畢業,組織上就找到他談話,派他到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擔任軍事教官。

也就是在這裡,伍中豪結識了毛澤東,這影響了他以後的人生。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是中共創辦的一所培養農民運動幹部的學校。毛澤東當時擔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代理部長,因為發展農運很有一套,所以在1926年5月,主辦了第六屆講習所,同時兼任了所長一職,為北伐事業培訓人才。

不過這屆與之前不同的是,毛澤東開始特別注重軍事訓練,他還在《規約》中寫著:「為將來發展農民武裝起見,所以要受嚴格的軍事訓練。 」 因此毛澤東對軍事教官伍中豪十分賞識,經常會和他一起談心,甚至有時候二人聊的太晚,就直接共睡一床。

和毛澤東的談話過程中,伍中豪看到了中國革命的前途、命運與希望。二人都是生性幽默、開朗的性格,所以他們在對彼此深入了解之後,毛澤東非常喜歡這個年紀比自己小了一輪的湖南同鄉,而伍中豪也十分佩服毛澤東對時局的透徹分析,和那種叱吒風雲的氣魄。

在伍中豪的心中,他一直將毛澤東視為是自己的兄長,毛澤東對這個像弟弟一樣的革命同志,也常常悉心教導,二人雖非兄弟卻勝似兄弟。期間,伍中豪就曾多次誠懇地對毛澤東說:「我這一生跟定你了! 」

1926年7月,國民革命軍開始北伐,伍中豪便離開了講習所,擔任第四軍十二師連長,隨軍進入湖南。

1927年7月15日,武漢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在越來越多革命同志犧牲的情況下,30日下午,在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警衛團第10連任連長的伍中豪,隨部開赴南昌,準備與葉挺指揮的第11軍第24師會合,參加起義。

不巧的是,當伍中豪率部在8月5日進入奉新時,得知追趕南昌起義的部隊已經來不及了,於是便放棄了與南昌起義軍會合的計劃,重新指揮部隊西進,到達湘鄂贛三省交界的修水,經過和江西朱培德的交涉,以江西省防軍暫編第1師的名義,暫時駐地在修水,以作休整。

8月底,警衛團與從銅鼓來到修水的第20軍獨立團在山口會合,兩個團召開聯合會議之後,決定在警衛團抽調3個連補充到獨立團,編為第3營,伍中豪任營長。此後不久,毛澤東來到部隊,傳達了中共八七會議,並且宣布了秋收起義計劃。

伍中豪與毛澤東在這裡再次重逢,倍感親切,他還向毛澤東自己不知道革命下一步應該怎麼走的苦悶。毛澤東當時安慰他說:「大革命之所以失敗, 一是沒有掌握槍桿子,二是沒有取得政權。現在舉行起義,就是要掌握槍桿子,並運用自己的槍桿子去奪取政權。 」

伍中豪聽完毛澤東的一番話,頓覺眼前一亮,精神也為之大振。最後,毛澤東將起義部隊統一編為工農革命軍第1軍第1師,下轄4個團,伍中豪任第3團副團長。

相關文章  妻子去世留7個子女,丈夫續弦小17歲丫環,兒子長大家喻戶曉

跟隨偉人上井岡山

1927年9月9日,在毛澤東作為前敵委員會的領導下,震動全國的秋收起義爆發了,伍中豪在這一期間也成為了毛澤東手下的一員戰將。由於敵眾我寡,力量懸殊,起義部隊一開始嚴重受挫,毛澤東當機立斷,下令各路起義軍停止進攻,退到瀏陽文家市集中

緊接著,伍中豪帶領三營接受了攻打白沙鎮的任務。由於是初次指揮作戰,伍中豪總是擔心打不好。毛澤東得知他的想法後,在一天夜裡,同伍中豪再次談起了心。他鼓勵伍中豪說:「打仗嘛,要知己知彼。聽你分析,情況還摸得透,張國威肯定不是你的對手! 」

潤之兄,你是給我壯膽嗎? 」伍中豪笑著問他,「豪子!你儘管放開手腳打,我助陣! 」毛澤東進一步激勵伍中豪,最後還不忘叮囑他攻取白沙鎮須要注意的事項,兩人一直談到更深夜靜時才入睡。

第二天清晨,伍中豪帶著軍隊策馬帶領部隊朝白沙鎮馳進。果然不出毛澤東所料,駐守白沙鎮的張國威部抵擋不住起義部隊的攻勢,最終棄鎮而逃。起義軍大獲全勝。捷報傳到團部,毛澤東聞訊後,高興地對團長說:「這次首戰告捷,應給伍中豪記一功。 」 隨即騎馬趕到了白沙鎮。

伍中豪聽到毛澤東來了,立即迎出營房,二人見面時,毛澤東拍了拍伍中豪的肩膀,神采飛揚地誇讚他說:「豪子,你這一仗打得挺漂亮,我特來向你祝賀! 」伍中豪連忙說:「潤芝兄,要說這一仗的勝利,是你給我壯膽啊! 」

但與此同時,參加秋收起義收編過來沒多長時間的第四團,突然叛變。起義部隊的形勢急轉直下,毛澤東和起義總指揮當機立斷,收攏部隊,退兵到文家市。

19日夜裡,毛澤東在文家市召開起義部隊營以上幹部會議,分析了當前的形勢之後,他提出改變原定攻打長沙,轉兵到農村去的意見。但這一建議卻遭到了師長餘灑度、副師長餘貴民的強烈反對,雙方為此一度爭執不下。

說到言辭激烈的時候,參加會議的伍中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直接拍案而起,用駁殼槍指著餘灑度的腦袋,要他服從毛澤東的指揮。擔任起義總指揮的盧德銘,當時也是贊同毛澤東的主張的,所以最後決定,按毛澤東的意見,轉兵湘南。

離開文家市後,軍隊一直沿著湘贛兩省邊界,跋山涉水。 22日在一處三叉路口遭敵人伏擊的情況下,為了擺脫尾追的敵人,伍中豪向毛澤東建議:五更出發,日落宿營,與敵人競跑,時東時西,時分時合,甩掉敵人,毛澤東接受了這個建議。

25日,部隊冒雨攻下蓮花縣城,但盧德銘在掩護部隊撤退時,卻不幸壯烈犧牲。緊接著,部隊開始立即分散成數支小隊撤離,最終擺脫了敵人。 29日,部隊到達了永新縣三灣村。當晚,毛澤東再次召開了前敵委員會,決定對部隊進行整編。

他將部隊整編為一個團,下轄兩個營及特務連等,並在連以上單位建立黨支部,設立黨代表。毛澤東任命伍中豪為第一營營長,原來的團長員一民擔任副營長。降了職的員一民為此發起了牢騷,伍中豪見狀,以大局為重,主動找毛澤東,要求把自己降為副職

毛澤東聽從了伍中豪的意見,任命他為三營副營長。 10月3日,工農革命軍抵達寧岡古城,隨後便開始了遊擊武裝鬥爭。 11月初,部隊到達寧岡茅坪,終於結束了秋收起義以來的奔波生活。

此時,團長、參謀長已經先後投敵,員一民受傷不知去向,因此到井岡山時,伍中豪已經成為毛澤東手下的第一「大將」了。跟隨毛澤東參加秋收起義,上井岡山,最後到革命勝利。倖存下來的人員不是很多,但建國後大多都成了共和國的元帥、將軍。

所以如果伍中豪那時候沒有犧牲的話,那麼在後來建國後的授銜儀式上,也正如聶榮臻所說的,十大元帥的順序很可能會重新排列

緊急之下解救偉人

伍中豪跟隨毛澤東上了井岡山之後,創建了革命根據地。期間在一次巡邏過程中,伍中豪帶著部隊在山中迷路了,機緣巧合之下遇到了朱德部隊,就這樣,伍中豪意外成了朱毛會師的「領路人」。

相關文章  全國剿匪260萬,毛主席這麼痛恨土匪,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在井岡山的日子裡,伍中豪參加並指揮的戰鬥,大大小小有近百次,每次他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務,也慢慢開始威名遠揚,甚至到了敵人只要聽到他的名字,就會臉色大變的地步

1927年11月,伍中豪在指揮部隊攻打新城時,腿部被彈片擊傷,血流不止,昏倒在地,羅榮恆等幹部戰士們都勸他住院治療,但伍中豪卻說什麼都不肯就醫。毛澤東知道後,急匆匆趕來。一跨進他的門坎就大聲問道:「豪子,你的腿怎麼樣了? 」

伍中豪從行軍床上爬起來,一拐一拐地走向毛澤東,笑了笑說:「只是擦了一層皮,沒關係! 」「快坐下來,給我看看傷勢。 」毛澤東攙扶伍中豪躺上床,用手捲起伍中豪傷腿的褲筒,仔細看了一遍,不由得皺緊雙眉,心疼地說:「傷勢不輕啊,你得馬上住院! 」

沒什麼,用不著住院。 」伍中豪繼續辯解道,毛澤東搖了搖頭:「中豪,莫瞞我了,我看了你的傷,非住院不可! 」一會兒,營連幹部都來了,毛澤東雙手叉腰,嚴肅地宣布:「我代表軍部決定:你們營長伍中豪同志傷勢很重,必須送去住院,他的工作由副營長代理,希望各連管好自己的部隊。 」

當即有兩位戰士抬來一副擔架,毛澤東俯身緊緊握了握伍中豪的手,叮囑說:「到醫院好好治療,傷好回來,仗有的是打。 」伍中點了點頭,眼眶裡溢出幾顆晶瑩的淚花。

1928年冬,蔣介石調動了6個團的兵力圍剿井岡山。紅四軍前敵委員會緊急召開會議,最終決定採取「圍魏救趙」的策略,留下彭德懷的紅五軍和紅四軍32團繼續堅守井岡山,紅四軍則趁機突圍,在外圍牽制敵人。

但之後,軍隊向何處發展卻成為了一個大問題。見此情形,伍中豪提出了自己的意見,覺得可以向贛南發展,贛南地域寬廣,山又多,物產豐富,容易籌備給養,還可以發揮紅軍的遊擊優勢最重要的是那裡的敵人相對薄弱,並且還有地方革命武裝,群眾的革命覺悟也較高,易於補充兵力

聽完他的分析,朱德和毛澤東都覺得很好,最後也採納了這一建議。沒想到後來真如伍中豪所料的那樣,井岡山失守,慶幸的是紅軍主力已經進入了贛南,最終才得以站穩腳跟,並建立了後來的中央蘇區。對於這次的戰役,毛澤東曾感嘆:「紅軍在贛南有今日之發展,伍中豪應記第一功,他是力主到贛南來的。 」

1929年1月14日,3600多名戰士們,在毛澤東、朱德、陳毅的率領下,分兩路離開井岡山根據地,轉戰贛南。第二天傍晚,部隊來到了遂川大汾附近。

大汾是個小集鎮,駐有敵人1個營,打掉這個營,越過大汾,就跳出了「圍剿」敵軍的包圍圈。伍中豪身為團長,率領紅31團接到命令後,在當地中共組織的配合下,在這天晚上趁敵人不備下,包圍了駐地,將敵人全部俘虜。

正當戰士們慶祝下山後首戰全勝之際,伍中豪卻下達了「將敵人武器全部留下、俘虜全部釋放」的命令。全團上下不明究竟,有的直接跑去問伍中豪:「是不是下錯了命令? 」

伍中豪解釋說:「我們下山,是為解山上之圍。釋放俘虜,是叫俘虜作我們的義務通訊員,讓敵人知道紅軍突圍了,使敵人撤圍來追我們,我們好牽著敵人的鼻子走。 」他還讓宣傳隊在大汾到處塗刷標語,張貼佈告。

1月25日,紅31團在項山圳下宿營。第二天拂曉,擔任前衛的林彪因為過早地撤了警戒,導致軍部直接被敵人們包圍,情況十分危急。伍中豪得知消息後,直接快速率部趕來,從敵背後殺開一條血路,將被包圍的毛澤東、朱德、陳毅及軍部機關接了出來。

但隨後敵軍仍舊尾追不放,為了斬斷這條尾巴,毛澤東同朱德商議,決定在大柏地前把敵入全部殲滅。任務交給了伍中豪和黨代表蔡協民。

伍中豪早就想消滅劉士毅這股敵人,因此在接受任務後,非常高興地向軍部領導說:「這次要打個漂亮仗,向你們賀新年! 」

毛澤東聽了,點了點頭:「對!打了勝仗,我和老朱為你們擺慶功酒! 」 伍中豪和蔡協民離開軍部後,毛澤東悄悄地對身邊警衛說:「你到附近酒店裡給我打一壺酒,記住,要上等的黃酒。 」警衛員一聽毛委員破例買酒,心裡不由得好奇起來,平常毛委員不管遇到什麼事,都從來捨不得花一文錢買酒喝,今日莫不是有什麼大喜事?

酒買來後,毛澤東微笑地說:「我這是給中豪、協民他們打完仗回來慶功喝的! 」原來,伍中豪有喝酒、下棋兩大嗜好,每打一勝仗,都要邀人喝酒。只有熟悉伍中豪生活習慣的毛委員才會想得這麼周到。

11日清晨,敵人果然中了圈套,伍中豪率軍在蔡協民團的配合下,一舉殲滅敵肖致平800餘人,從此扭轉了紅四軍下山以來被敵尾追的被動局面。

慶功大會上,毛澤東叫警衛員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黃酒,並且主動拿起酒杯,親自給伍中豪等指揮員敬酒,祝賀勝利。

揮淚悼中豪

1929年3月,紅四軍在汀州改編為三個縱隊,伍中豪擔任三縱隊司令員,並被推選為紅四軍總前委委員。

1930年3月,三縱隊擴編為紅一軍團第十二軍,伍中豪任軍長,並當選為新成立的中國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伍中豪身經百戰,作戰英勇頑強,戰功赫赫,是毛澤東軍事上的得力助手,與林彪、黃公略並稱「紅四軍三驍將」。

毛澤東曾多次在幹部會上稱讚伍中豪:「中豪同志能打仗,會做群眾工作,是個文武全才。 」足見他對伍中豪的喜愛。

1930年6月間,正是盛夏天氣,伍中豪卻因為積勞成疾,患上了急性肺炎,住進了汀州福音醫院。毛澤東當時雖然軍務繁忙,可每天都會去醫院探視伍中豪,一來就坐在他對面的小鐵床上,摸摸他的額頭,看看他的體溫、給他蓋被子。肺炎是會傳染的,但毛澤東從沒有顧及這些。

6月22日,紅1軍團出發北上的前一天,毛澤東又來到醫院看望伍中豪,當時伍中豪處在高燒昏迷狀態,他掙扎著斷斷續續地對毛澤東說:「主力北上……似為不妥……望保重。 」毛澤東臨行前一再囑咐給伍中豪治病的醫生,要盡一切努力將他的病治好。

結果在8月19日和24日,因為前方戰況緊急,毛澤東兩次寫信要伍中豪組織三萬人馬急前去支援。此時他的肺炎還沒有治好,但看到毛澤東的信後,過於心急,在醫院裡的他再也躺不住了,不顧醫生勸阻,直接晝夜兼程地趕到了中共贛西南特委駐地集結部隊

9月27日,他又帶領一個警衛排到贛西南準備集中部隊趕赴前線,結果在傍晚十分,路上卻突然遭到了敵人的伏擊,伍中豪不幸犧牲,年僅27歲。得知這一噩耗時,紅十二軍響起了一片悲泣聲,毛澤東當即摘下軍帽,抬頭看著窗外的長空,心情沉重,淚水奪眶而出,在屋裡幾天都不肯出門。

常年跟隨毛澤東的老人後來回憶說:「毛澤東很重感情,每次聽到戰友犧牲的消息,都會痛心不已,但給人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盧德銘犧牲的時候,一次是伍中豪犧牲,還有一次是建國後羅榮恆的去世。 」

新中國成立後,湖南耒陽和江西安福兩縣曾多次派人查找伍中豪的遺骸,但始終都沒有找到。

伍中豪為了革命,英年早逝,使毛澤東失去了一個得力戰將,也使紅軍失去了一位優秀的青年領袖。 「男兒沙場百戰死,壯士馬革裹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間處處是青山。 」這是伍中豪在1929年5月所寫下的詩,也是他生前的錚錚誓言,也是他壯烈一生的真實寫照。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