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門前的石榴樹


今天路過鄰居小院,發現已經到了石榴壓枝頭的季節了:果實纍纍,長勢喜人。

我很愛吃石榴,每年八月十五左右總盼著石榴上市,然後買回幾個,或者一粒粒剝著吃或者打成果汁一口乾下。

對石榴的喜愛源自姥姥家的那顆石榴樹,姥姥的房子前也有這樣一顆枝繁葉茂的石榴樹。

小的時候,因為父母工作忙,我是姥姥一手帶大的。雖然是個女孩子,但是皮得要命,從小沒少讓姥姥滿街追著收拾。可是姥姥也是最疼我的人,她記得我愛吃土豆餅,長大了以後每每回去看望她她都會顫顫悠悠地自己燒火烙餅給我吃。

每每中秋節我們回去看她,她總會在走的時候把我悄悄叫一旁,拿出用好看的月餅盒子裝著的石榴,小聲告訴我:「今年就結了兩個果,都給你你別告訴你弟弟妹妹們」。旁的表弟表妹們有時候會調侃她偏心,她總是呵呵一樂不咋說話。

姥姥不會識字,可這並不耽誤她有著大智慧。就算她不會看月份牌,可她能清晰地知道哪天是什麼節氣;她喜歡找鄰居拉呱,可她從不言任何人是非;她不愛管事,常見的婆媳矛盾在她和舅媽之間也不存在。她在我心裡一直都是心寬體胖、大智若愚的代表。

她坐車暈車,一輩子不怎麼出過門;卻在我要嫁人的一大早就出現在我身邊,看著我化妝、看著我出嫁。到了晚年,她已經不太認人了,卻總會在我回去看她的時候緊緊牽著我的手、讓我開車帶她圍著村子轉轉。

姥姥走後的很長時間,我總是做夢夢見她。有一次我腸胃炎犯了上吐下瀉,堪堪睡下,夢見她坐在老家的炕上叮囑姥爺給我熬了一碗疙瘩湯;我喝下後夢醒,再無任何不適的感覺。

親人們總說:姥姥這是對你最有感情才會出現在你夢裡。我希望她能在那邊安好,阿彌陀佛。

又是一年石榴季,石榴代我寄相思。

相關文章  「最美的冰」收穫點讚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