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高材生」陸步軒:賣豬肉賣出40億身家,你覺得讀書沒用嗎?


這一天,陸步軒忐忑地來到北大母校。

他幾乎哽咽地說:

我給母校丟了臉,給母校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十幾年前,一篇《北大才子賣豬肉》的文章火遍全國!

這個曾是北京大學中文系的高材生,竟然變成了以賣豬肉為生屠夫

當時,如果有親戚要闡述「讀書無用論」,必然會舉一個例子。

那就是北大「豬肉佬」陸步軒。

因為才子的不體面,混得差,他遭到了眾人的嘲笑。

那麼,兜兜轉轉18年過去了,

他現在怎麼樣了?

一:

1966年,陸步軒出生於長安的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

由於母親過早地離開人世,使得他本就貧困的家庭更加多了一份疾苦。

為了生活,他的父親又當爹又當媽的撫養他長大。

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

9歲的時候,他就開始思考:該如何才能走出這個貧窮的村子。

他聽老師說,讀書改變命運。

小小的他不明白這句話的深層意思。

但是他能想到的是,也許好好讀書就能減輕父親的壓力。

於是,他幾乎次次考試都能領先第二名一百多分。

一直以來,他都是那個「別人家的孩子。 」

高中畢業的時候,已經能夠做到「講桌一坐,各項水平超過老師。 」

1985年的高考大潮悄然而來……

那一年,他順利地拿下了西安長安區的「文科狀元」,進入北京大學的中文系。

去北京的這一天,親戚朋友把他送到村口,目送他坐大巴車離開。

在這些村民眼中,陸步軒以後是要當大官的。

所有人心裡都認為:這個曾經有些苦難卻十分用功努力的孩子,已經差不多有了個美好的未來。

剛進大學的陸步軒,也同樣認為自己的未來穩了。

在北大里,有著他在老家從沒接觸過的新鮮事物,也有著以前沒有想過的新思路和新認知。

在北大的校園裡,她所認識的每一位學生都可以說是一份人脈。

一點點的成長得來的「才子」名號,也讓他有了唯有讀書高的文人之心。

相關文章  2021年中秋晚會正在直播

北大就是他實現人生抱負最近的地方,但是現實很快就狠狠的給他上了一課……

二:

1989年四年本科生涯結束,放不下北大才子身份的陸步軒,開始到處碰壁。

那個年代大學生是包分配的。

而祖祖輩輩面朝黃土,沒有任何人脈的陸步軒,卻開始惴惴不安。

果然,他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他被分到了家鄉一個柴油機配件廠

儘管,後來他被調到了計經委,但依然是沒有編制的工作。

此時,他的處境是尷尬的。

每天的工作就是幫胸無點墨的領導寫講話稿,這成了他一天的日常。

這讓骨子裡有股文人氣息的他,有種說不出的屈辱感。

他接受不了每天成為別人的「槍手」。

更接受不了成了一個為五斗米折腰,自己都討厭自己的人。

他想要成為一個文學家,作家。

但是現實生活總是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恰巧,當時的中國正處於經濟轉型中,小商販都開始冒頭出來,國營廠都面臨著轉型。

而陸步軒所在的單位,成了最後那一抹「夕陽」。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再加上他自視過高的個性影響,在縣計委的那幾年,實在不好過。

於是,他毅然甩手而去。

他決定下海經商。

在經歷社會的毒打後,他的思想發生了轉變,生活總要繼續,得不到名,總要把利抓在手上。

他開始辦工廠,做裝修,擺地攤,

可一次又一次地都以失敗告終。

他開始懷疑自己,難道北大畢業的高材生就真的這麼不堪嗎?

可是,禍不單行。

與他結婚多年的的妻子,也因受不了他的落魄無能而離開了他。

還對外人說:「原本就是看中了他北大的,沒想到他這麼沒用。」

這可能是第一次,讓他產生了「侮辱」了母校的感覺。

北大,不再是光環,反而成為了負擔。

從此,他的精神世界徹底崩潰。

他開始自暴自棄,用酒精來麻痺自己。

好在,在這段低谷時期,一個不圖才子之名,不圖物質的女人出現了。

那就是他的第二個妻子,這個女人點亮了他身上的光芒。

她說:「事業不分貴賤,沒有所謂的放下身段,也沒有人人口中所說的高尚和可恥。」

她鼓勵丈夫做屠夫,說這一份事業可以讓他們的生活有滋有味。

做好了,一樣可以讓人有成就感。

在妻子的開解下,那個骨子裡的文人學會了向生活妥協。

於是,他在市場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租了一個攤位,

前面的肉鋪佔了一半面積,一家三口在剩下的10平方米空間生活。

他開始了成本低、回錢快的豬肉生意。

他不再願意和別人提起自己是北大畢業的,乾脆說自己沒讀過書,是個文盲

相關文章  湖南衛視「翻車」的6位主持人,有人婚內出軌,有人被曝性侵

自家的孩子也被調侃成「賣肉娃」。

他也只是無奈地笑笑。

整日埋頭於切肉賣肉的陸步軒,似乎只有鼻樑上的那一副眼鏡,還在暗暗透露著他與別的「豬肉佬」的不同。

儘管每天很辛苦,但骨子裡的高傲讓他有了明確的道德底線:他從來不賣注水肉,也從不缺斤少兩。

2001年,他千辛萬苦地掙了4萬塊。

於是,他選擇了給老婆孩子住得好一點,也換了個大點的門面,

同時,給門面取了個好記的名字:眼鏡肉店。

可是,日子剛平穩下來,他就被一個消息打的措手不及。

2003年,一夜之間的新聞焦點,讓他平靜的生活翻起了滔天大浪。

北大才子淪為了一介屠夫」的消息瞬間引爆網絡。

陸步軒也成為了眾人嘲諷隱射的對象。

所有人都在議論,北大畢業的高材生為什麼會賣豬肉?

報導播出後,陸步軒的父親找到肉店。

看到自己引以為傲的兒子揮著殺豬刀正在切肉,他的父親淚灑當場。

面對著記者,陸步軒的父親提起兒子很是難過:

「他是這個村唯一的北大學生,可現在只能靠賣肉過活。我心裡難過啊!」

陸步軒中學時的政治老師接受採訪時也感慨道:

「無論如何這都是人才的浪費呀!國家培養這樣一個大學生不容易,你們一定要為他呼籲呼籲!」

而他本人,更是陷入深深的自卑裡。

曾經他是一名前途無量的北大才子,如今只能窩在這個案板上切肉,賣肉。

這個破落的過程,會影響人的方方面面。

無論你承認不承認,錢就是一個男人自信的來源。

落魄的過程,其實就是消磨一個人的自尊,自信,自戀的過程。

就連北大校長的好意,他也開始不置可否。

北大校長為陸步軒發聲說:

「職業不分貴賤,北大的學生可以成為科學家,可以成為高管精英,同樣也可以做屠夫。」

在2005年出版的《屠夫看世界》中,

他嘲諷道:「賣個豬肉還用上大學嗎?小學畢業都會賣。」

哪怕是2013年他「衣錦還鄉」,在北大進行演講。

他依然開口就說:「對不起,我給母校抹黑了。」

北大賣豬肉一直都是他始終揮之不去的心結。

直到演講完,他卻意外地收穫到了學弟學妹們響亮的鼓勵和掌聲。

之前,他一直不敢回到母校,也不參加學校的任何活動,直到04年才第一次參加同學聚會。

這是他的心結,他終於與自己和解。

三:

人生應該由自己選擇,屠夫又怎樣,陸步軒憑藉自己的雙手,把屠夫做到了別人難以企及的位置。

2007年,他與同為北大校友的陳生相遇了。

相關文章  50多位明星出演,票房卻下降18億,這部金字招牌怎麼了?

兩人都是賣肉的,一通電話,兩人一起在廣州創辦了豬肉連鎖店,

同樣是因為「北大」和「豬肉」的名號,引起了外界的關注。

這兩位北大高材生,竟然聯手創建了國民豬肉品牌:壹號土豬

2008年,這兩位高材生又共同創建一所屠夫學校和12家分校。

2010年,他用了四個月的時間,他寫了一本叫《豬肉營銷學》的書,書裡都是他對顧客的心理研究,對豬肉的研究,這都不是一般的「豬肉佬」能趕得上的。

他把賣豬肉時的心得,與這個行業的問題進行了一一解讀,

這本相當於豬肉通的書,不僅揭秘了豬肉內情,還能教會你如何挑肥揀瘦,如何選購優質肉。

兩個賣肉佬的屠夫教育,以一種底層人民生活的角度,使賣豬肉變成了一門學問。

在兩個北大才子的努力下,壹號土豬這個品牌逐漸打出了名氣。

2015年,「壹號土豬“肉銷量超過10億,成為國內土豬肉的第一品牌。

他在一個好像北大才子不該呆的特殊行業,用自己的學識做出來不一般的業績。

2016年,他們又抓緊網際網路的大潮,將實體搬上天貓,成為第一個「網際網路+豬肉」。

如今,他50歲,公司在海南,廣東,廣西等多地建立了養殖基地,產值更是高達18個億。

現在,陸步軒的價值已經達到40億,比同期大多數北大畢業生高出許多倍。

近期,他又開通了直播。

網友驚呼:「曾經你是反面教材,現在才發覺,聰明人始終是聰明人吶! 」

現在的他,不再自卑。

他說:「如果能將豬肉賣到極致,也不算給北大丟人了。」

記得有人說,人生一般分為3個階段。

年少有為型,碌碌平庸型,大器晚成型

而陸步軒的一生則佔了兩樣,被誇了20年,被嘲了20年。

對他而言,生活就像馬拉松,成功不一定是瞬時爆發,更多的是長時的蓄力堅持。

時過境遷,他更加感激起了當時努力讀書的自己,因為現在能逆風翻盤,都多虧那20年曾蓄過的力。

他說:讀書可能不能夠改變命運,但一定能改變思維。

那麼問題來了,你還認為讀書無用嗎?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