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請常回家看看: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一頭連著兒子


請常回家看看: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一頭連著兒子

原創/靜月荷

指導:

中國人對於傳統節日總是特別重視,端午節、中秋節、春節,每一個節日的到來,總有無數人在期盼,在早早做準備,把濃濃的愛和深深的情,全部融入對節日的期待中。

相聚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如果沒有意猶未盡的遺憾,就缺乏了期待的意義。正是這短暫的團聚,把以後的離別拉的很長很長,足以慢慢回味:每一個細節、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都會定格成一幅畫,變成思念中一根長長的線。

時間拉的越長,這份情就會越濃烈、越香醇,並在人們的心裡一點點發酵,最後釀成美味的酒,來慰藉相思之痛。

請常回家看看: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一頭連著兒子

01.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耳熟能詳的唐朝詩人孟郊的《遊子吟》,無不透著濃濃的母愛之情: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字字句句,再現了一個白髮老人,在兒子即將遠行之際,在油燈下,為兒子縫製新衣,把母親的關愛、牽挂,一針針縫進新衣里。密密的針腳,是擔心兒子在外面時衣服脫線破了,沒有人縫補。

一件新衣被母親反覆縫製,又怕縫不好耽誤了兒子出發的時間;也怕縫好了,兒子就要出發。母親的猶豫和擔心,全部體現在手中的一針一線里。

恐怕,這就是古時的母親對兒子所能給予愛的最好體現了。

請常回家看看: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一頭連著兒子

現如今,母親對兒子的愛,又何曾減少半分?

各種報道:「後備箱里裝滿了母親的愛」,「後備箱里裝不下的母愛」等等,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凡是兒女們用的上好東西,母親恨不能把家都給兒子搬上。

甚至,因為降溫母親擔心兒子沒有禦寒的秋衣秋褲,硬是把行李箱裝得超重5公斤。足以見,母親的用情至深。

事實上,所有的父母都希望自己孩子有出息,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然而,長大后的兒女,都嚮往外面世界的精彩。許多人就會選擇離開老家,到很遠的地方發展自己的事業。

請常回家看看: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一頭連著兒子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的確需要眾多年輕人去開發、去建設。當他們開創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在外面成家立業,有了自己幸福的小窩,才會想起遠在老家生活的父母。

很多時候,他們太忙,工作、事業、家庭,佔據了所有時間。能抽空打個電話,給父母報個平安,已經很不錯了。

其實,父母只要知道兒女在外面一切都好,他們也就放心了。即使不能經常回家,父母也理解。他們不會責怪兒女,相反還會安慰他們:安心工作,他們好著呢,不要挂念。

只是「每逢佳節倍思親」,相隔兩地的親人,就會格外想念對方,團聚就成了許多人的夢……

請常回家看看: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一頭連著兒子

02.母親對兒子無怨無悔,兒子卻滿懷愧疚

50多歲的肖某,一直在外漂泊。還沒有進統籌的他,至今仍在外面打拚。中秋節,他給80多歲的母親打電話時,忍不住有些哽咽。

母親跟大姐生活在一起,聽見電話里他的聲音,可母親已想不起他是誰。兒子報上自己的小名,母親卻連聲說:謝謝!謝謝!大姐告訴弟弟:母親近來時常犯糊塗,有時都分不清身邊的親人。

肖某掛斷電話,心裡很痛苦。想起春節臨行時,母親拉著他的手,問啥時候就可以不出去了?

兒子無法給母親一個明確的答覆:只是說,把今年幹完,明年就不出去了。

其實,兒子何嘗不知道母親的心思:母親一直希望能他生活在一起。當年,父親走了以後,母親就把自己的房子買了,把錢給兒子讓他買一套大房子。想將來要和兒子生活在一起。

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兒子一直在逃避。一方面他自己的兒子還沒有結婚,他還得多掙點錢,幫兒子一把。同時,他也不想面對年邁的老母親。

母親性格強勢,和兒媳婦處的不是很好。生怕哪天母親和他們生活在一起時,讓他夾在中間,不好做人。

父親已經走了快20年,這些年,都是二個姐姐在承擔照顧母親的重任。

請常回家看看: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一頭連著兒子

肖某知道母親已經老了,盡孝要趕早。他更知道:子欲孝親不待。

他想好了,春節回去就不再出去了。乘著母親還有點記憶,好好陪母親,他不想給人生留下遺憾。

是啊,生活有時真的需要拿出勇氣去面對,逃避總不是辦法。只有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了,心裡才能獲得解脫和安寧。

事實上,解鈴還須繫鈴人,肖某心裡的疙瘩也只有自己才能解決。這些年,儘管兩個姐姐沒有說什麼,但不等於她們就沒有想法。

有時候,一個人最難面對的是自己的內心。只有想明白了,也就不糾結了。

請常回家看看: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一頭連著兒子

03.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手裡一頭連著兒子

林姨聽說兒子中秋要回來,早早地開始張羅,讓老伴把兒子房間的窗帘卸下來洗了。林姨把被褥晾曬一遍,然後換上一套新的床上用品。

林姨還提前訂了酒席,想等兒子回來后,邀請家裡人一起吃頓飯。姥姥姥爺、舅舅、姨姨都好長時間沒有見到他了。

可臨近中秋前夕,兒子來電話,說單位臨時有安排,他回不來了。

林姨接到電話,嘴上還在安慰兒子:沒關係,有事你忙吧,我和你爸好著呢。

可心裡的失落感,讓她再也沒心情做事情了。

老伴安慰妻子:我們報個團出去玩幾天吧。

林姨說:過節人那麼多,哪也不去,就在家待著。

請常回家看看: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一頭連著兒子

中秋那天,林姨和老伴去母親那裡,姊妹們都回去了,一大家人在一起吃了頓飯。

看著別人家都是熱熱鬧鬧,兒女在身邊的日子雖然累,但累卻快樂著。

林姨兒子在國外讀博,回國后,自然不能再回到曾經的小縣城。母親時常想,如果兒子不那麼優秀,讀個一般大學,可能就會留在身邊了。

老伴說林姨沒出息,等兒子結婚了,到時去給他們帶孩子,不就能在一起了嗎?

林姨兒子已經三十歲了,還沒有女朋友,這也是讓母親操心的地方。讀研那會,曾經談過一個女朋友。出國前,女孩希望先把婚結了,她就可以陪讀了。

林姨沒同意,後來女朋友就黃了。再以後,兒子乾脆不談了,一心專研學問。

為這,林姨覺得自己有責任。如果當初同意他們結婚,現在孩子都快上小學了。

請常回家看看: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一頭連著兒子

感覺人老了,都變得容易傷感,不禁感嘆:年輕時的那份瀟洒都去哪兒了?

其實,人在年輕時,想做的事情太多,總感覺時間不夠用,哪有空閑傷感呢?

倒是孩子大了,自己也閑下來,身體也大不如從前了,莫名的傷感就會找上門來。

人在年輕時就像在爬山,山頂就在眼前,不容你有片刻猶豫。爬到山頂成為人生的目標。

可一旦到了山頂,才發現除了站在山頂欣賞風景,已經沒有目標可攀登了。反倒後悔當初應該慢點爬,把沿途的風景好好來欣賞。

來時的路已經回不去了,而下山的路就在眼前。

還是選擇在山頂多待一陣的好,然後,再慢慢地、從容不迫地一點一點地走。把下山的過程儘可能拉得長一些、再長一些,讓生命之路儘可能走得遠一些、再遠一些……

請常回家看看:思念是一根長長的線,一頭連著母親一頭連著兒子

寫在最後:

其實,很多時候,父母並不了解自己的兒女。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實際上,還差得遠呢。

就像龍應台說的:「所謂了解,就是知道對方心靈最深的地方的痛處,痛在哪裡。」

兒女也一樣,對父母的了解也僅僅停留在表面上,並不知道他們內心有多麼愛自己的兒女。

理解是相互的,請多花一些時間在自己父母身上吧,他們把一生的愛都無私給給了自己的兒女。

如果可能,請多回家陪陪他們。沒有時間,也要經常打電話回去。兒女的電話,就是慰藉父母最好的良藥。

父母的今天,就是兒女們的明天。看見他們日漸衰老的身體,是否看見了明天的自己?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