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相愛相殺的慘劇是如何開始的


加盟制快遞網點遍布全國,根據國家郵管局數據快遞網點基本實現鄉鎮全覆蓋。四通一達的網點是其可以抗衡順豐京東等高端快遞的王牌,中通韻達圓通等網點數量都以萬為單位。想想在全國有這麼多的手足兄弟在一起奮鬥,作為其中的一份子我也曾無比自豪。

忘了從何時起又或者沒有一個明確的時間而是日積月累,兄弟網點之間沒有了往日的和諧更多的是仇恨。網點對快遞公司而言則是大樹的根,根系發達而枝繁葉茂反之則必將枯萎。根系的枯萎無非是營養成份的缺失,快遞總公司到底是總部單位,吸取營養的手段那真叫一個五花八門。像物料,巴槍,工衣這些網點必備的是基本操作。仲裁,考核,派費這些也是常規手段。還可以隨時創造新的考核和規定想拿多少誰敢有異議?

作為根基快遞網點生存情況則各不相同,當地的經濟條件好一些,企業多一些活得還算滋潤。最可憐的是鄉鎮網點解決了快遞公司最難派送的地方,得到的報酬卻最少。為了生存,網點只能採用一些非常規的手段惡意仲裁兄弟網點盈利。包裹在運輸過程當中公司就損壞,還是發到網點由網點賠償。發貨網點被迫仲裁派件網點。於是一場兄弟手足之間的相愛相殺大片就上演了。

最近兩年各大大快遞公司的異常網點已經越來越多,在無法生存的情況下網點老闆選擇了跑步,倒閉,幸運一點的採用轉讓的方式找到了接盤下家。不管何種方式最終侵害的還是消費者的利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相信多數的網點並不想走到這一步,但這也是網點在快遞公司逼迫下唯一能夠選擇的路。

我正在努力堅守,你覺得快遞行業還有希望嗎,歡迎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  人在他鄉?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