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遊覽完沙海中的孤城殘址——黑城后,在導遊的引導下,馬不停蹄,隨後來到額濟納旗達來呼布鎮西南28公里處的怪樹林。怪樹林緊挨黑水城,因一大片枯死胡楊形狀怪異而得名。這裡是一片東西寬、南北長的遼闊地帶,傳說是黑將軍及將士不死的靈魂所種,生命力極強,形成形態怪異的悲壯。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我們進入怪樹林景區。放眼望去,滿目蒼夷,在荒漠中成千上萬棵胡楊樹的殘骸,或立或卧,神態各異,有的像是被砍去頭顱的士兵,匍匐在地,軀體在蜷伏;有的像斬腰斷臂,粗厚的樹皮如盔甲連著骨肉;有的剖腹不倒,靠在金戈一般的枯樹旁悲壯凄涼。然而,有些枯死的胡楊樹有的連皮都沒了,還發出新枝,可見其生命力是何等的頑強,令人感嘆!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怪樹林位於景區大門處,是一片東西寬、南北長的原始胡楊林。這裡原來是是一片茂密的胡楊林,由於河水改道,水源不足,大面積的胡楊樹木枯死,枯木的每一個枝幹都有著難以名狀的奇怪形狀,滲透出一股恐怖的氣氛。胡楊樹一千年不死,死了以後一千年不倒,倒了以後一千年不朽,這就是胡楊林的一生寫照。朽了以後根系仍然牢牢地扎在沙漠里,固定住一個沙堆,在大漠中給人憧憬,給人希望。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這些胡楊樹的殭屍大小不一,有的匍匐在地,四分五裂的散落著;有的被攔腰斬斷,樹冠一頭重重的扎在沙土中;有的樹身傾斜,如蟠龍似的根系袒露在外;有的只剩粗大的樹榦,依然挺立著,像高擎著的手臂直指天空……樹榦上那一個個的樹洞,是它們在怒目而視嗎?呼嘯的北風,是它們悲憤的哭訴嗎?是誰讓昔日浩瀚的林海變成了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近代以來,由於人類的不合理開發,極大的破壞了胡楊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特別是額濟納河斷流,沿河兩岸的大片胡楊林因缺水而枯死。胡楊特有的耐腐特性,使大片枯死的胡楊樹榦依然直立在戈壁荒漠之上,令人悲嘆,膽顫心寒!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有的似如林間草叢中的動物,長頸鹿在低頭飲水;大象伸長著鼻子在採食;勇猛的雄獅向前撲去;仙鶴引頸,仰望長空,嘴眼分明;有一棵枯樹頗象駱駝在產仔,駝羔露出頭部,欲揚脖吐氣擺脫母體;還有的挺拔直立在沙丘上,光禿禿的樹枝象無數雙高高舉起的乾癟的手,仰天長嘯,呼喚著生命之水,令人為之動容。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失去水源的胡楊大片大片的相繼死去,一棵棵鬱鬱蔥蔥的胡楊樹漸漸地變成了胡楊的殭屍,茫茫的黃沙中,看不到一棵綠色植物,整個居延海都失去了生命的色彩。看到的是漫天的黃沙,遍野枯萎的胡楊,到處是凄涼的景象,最後成為今日胡楊林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在欣賞這奇特景觀的同時,我們更應該反思,恰恰是我們的貪婪,無節制地向大自然索取水資源,致使額濟納河水斷流,面積達300餘平方公里的居延海乾涸,大片胡楊枯死,形成了今天這片怪樹林。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千姿百態的胡楊枯木、震撼人心的生命景觀和良好的光影條件,使這裡成為攝影愛好者的天堂。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胡楊樹的殭屍散落滿地,是誰讓昔日浩瀚林海變成今日胡楊的墳場?

曾經頑強的胡楊林如今橫七豎八,千奇百怪。每株胡楊,已找不出相同。而命運卻是相同的,河流沒了,城毀了,樹死了。三千年不朽的胡楊,以它們特有的痛苦、吶喊,警示今人,或綠樹成蔭,或枯木一片,往往操控於人類的股掌之間。這一幅幅凄美的藝術畫卷,它會鐫刻在我們心上永遠難以忘懷!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