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唐朝才女一生未嫁,一首詩卻道出夫妻之情


  今天趣歷史小編給大家帶來的故事,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跟著小編一起看一看。

  要說到我國古代文化表現形式,相信很多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的詩歌,亦或是宋詞元曲和明清的小說。

  但是我國文學的形式並不止於此,還有漢賦等多種。

  我們要清楚的是,唐詩並不是產生於唐朝的,它是興盛於唐朝,在唐朝時期出現了一大批的優秀的詩人,這就不得不提到、詩聖等詩人。這些都是的詩人,也是我們比較熟知的,因為我們從小就開始學習他們的作品,甚至從我們幼兒園的時候一直到大學都免不了學習,這些詩人是公認的大才子。

  但是也有一些比較有才華的詩人卻並不為我們所熟知。

01

  在這些不出名的詩人中,他們的才華是體現在他們所寫下的詩里的,其中有一位就是這樣,她叫李冶(李季蘭),是唐朝的一名女性詩人。

唐朝才女一生未嫁,一首詩卻道出夫妻之情

  在我們對古代女子的印象中一直都是覺得女子無才便是德,無論是在娘家還是婆家,女子的地位都是那麼低,只能在家裡做做家務,有錢人家的女兒出嫁之前學習的,在嫁人之後也只能被相夫教子所替代,之前所學的才華也只能付之東流,變成了的東西。

  比如的妹妹蘇小妹,有資料記載稱蘇小妹的才華不在蘇轍這下,但是名氣卻沒有蘇轍的名氣高。

  這雖是大多數古代女子的命運,有的女子卻並不是這樣,比如的,在嫁人之後也是沒有放下自己的滿腹詩書,她的一生為宋詞的發展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不僅僅是李清照,也是如此,她一生未嫁人,卻是滿腹經綸。

  對於我們這樣的平凡人來說,究其一生也擺脫不了對父母、對伴侶的依賴,甚至一生都看不清夫妻之間的感情問題,所以怎樣對待夫妻之間的情感關係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但是李冶這個一生未出嫁的女子卻用了一首詩,短短的四句話理清了夫妻之間的感情問題。

  李冶是一個很有才華的女子,在六歲的時候就寫出了一首詠薔薇的詩,但是詩的內容在她的父親看來卻是不詳的,他認為李冶六歲就知道了待字閨中的女子心緒比較亂,長大后將會一發不可收拾。

唐朝才女一生未嫁,一首詩卻道出夫妻之情

  《唐詩紀事》:「季蘭五六歲時,其父抱於庭,作詠薔薇云:『經時未架卻,心緒亂縱橫。』父恚曰:『必失行婦也。』后竟如其言。」

  事實證明也確實是這樣的,長大后的李冶沒有嫁人,而是出家當了一個女道士,出家后的她心緒反而變得豁達起來。

  李冶那首寫透夫妻之情的詩歌名叫《八至》:

  八至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在詩中,李冶反覆用了八個「至」字,這首詩不可謂不精妙,因為在這短短的二十四個字裡面,不僅僅闡明了夫妻之間的情感關係,還寫清了世間萬事萬物的辯證法,充滿了哲思。

  這首詩從字面意思上很好解釋,就是東與西是最遠也是最近的,清溪是最深的但是也是最淺的,太陽和月亮是最高最亮的,夫妻是最親密的也是最疏遠的。

  我們學習古詩這麼多年來,看重的從來不是詩詞的表面意思,我們所要理解的是它深層所蘊含的含義。

  其實這首詩的前三句看似是在寫東西、清溪、日月,但是又無一不是在寫夫妻之間的感情,東西是最,但是倘若夫妻之間相互記掛,那麼天涯海角兩個人心也是在一起的;清溪是一眼可以看見底的,但是並不能一下就能知道深淺,正如夫妻之間感情的深淺,雖然看似能看見深淺,但是具體的感情只有他們自己知道,是測不出深淺的;太陽和月亮就更不必說,夫妻二人講究的就是陰陽調和,互為日月,兩人相愛則相互成就,反之則都會失去依靠。

  前三句的詩看似是東一榔頭西一斧子的寫世間萬物,但是最後一句卻把整首詩的意境帶的更深,也正是最後一句才引起了人們更深層次的思考,正如詩句所說,夫妻之間是最親密的,但是若兩人感情不和,那麼兩人也是世間最疏遠的人。

  此詩流傳至今,終成千古名篇,每次閱讀,都能令人感悟至深,看似簡單,卻道明一切夫妻情感。

  為什麼李冶沒有一個結過婚的人可以把夫妻之間的情感關係看得這麼清晰呢?或許這就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吧。

  通過一首詩詞便可以了解古代文人趣事,好的詩詞可以讓人身臨其境、心胸豁達,好的文采更能得到別人的稱讚。

  正如才女李治,一生未嫁,卻能領悟出夫妻情感的真諦,並通過短短4句來闡明一切,足以證明詩詞的魅力所在,通過閱讀詩詞,後人還可借鑒,不得不說詩詞對於後人的影響是極大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