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他是武則天之父,靠賣豆腐發家致富,與李淵成為朋友,改變了命運


說起武士彠,許多人都不太熟悉,但提起他閨女武則天,恐怕就沒人不知道了。

武則天的傳奇經歷無需贅言,因為太多的文藝作品和影視劇已經對她進行了多方位的剖析和呈現。

實際上,她的父親武士彠也是一個很有故事的男同學。

武士彠

一、賣豆腐,老武的第一桶金!

武士彠生於北周武帝時期,一個普通的商人家庭。

史料雖然沒有記載他家家資如何,但根據後來他曾輾轉各個村子賣豆腐的經歷來看,應該是比較普通的小商人家庭。

也許後來賣豆腐利潤太薄,武士彠又和老鄉許文寶一起轉行做起了木材生意。

事實證明,有智慧就能改變命運。

木材生意做得如火如荼,武士彠就靠著這個成了當地有名的富商,完成了武家的進階。

如果武士彠安然做一個商人,也許有機會成為大唐的「馬雲」,但他的女兒武則天卻絕無可能步入宮廷,走入一生最為輝煌耀眼的榮光之中。

因為,南北朝時期,門閥觀念極為嚴重,在「重農抑商」的社會準則之下,商人成為「士農工商」的底層,他們被剝奪了政治參與權,最直接的體現是,「商人不得入士。」

武士彠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商人,與一般商人不同的是,他是一位腹有詩書,滿懷政治抱負的飽學之士。

據《冊府元龜》記載,武士彠「才器詳敏,少有大節。及長,深沉多大略,每讀書見扶主立忠之事,未嘗不三複研尋,嘗以慷慨揚名為志。」

心懷凌雲之志,想要將家族從「商人」帶往「士族」,為自己與子孫鋪就一條錦繡前程。這條路很難,希望很渺茫。

但武士彠時刻在等待著機會。

二、從危局中攫取生機!

隋朝末年,隋煬帝楊廣將帝國帶入了窮途末路。天下群豪揭竿而起,戰火紛飛。亂世是英雄的舞臺。

武士彠在眾多英豪之中,慧眼識珠,敏銳地選擇了李淵。

在李淵在太原郡擔任太原留守與河東撫慰大使時,「家富於財,頗好交結」的武士彠便積極和他建立了聯絡,留李淵在自己家中休憩,盛情款待。

他捧出自己的「真誠」和「熱情」,最終如願以償地感動了李淵。二人之間友誼的橋樑,悄然間完成了搭建。

憑著這層友誼,武士彠於公元617年被李淵任為「行軍司鎧參軍」一職。

就此,武士彠踏入仕途。

他察覺到天下大局之變,積極向李淵進言,勸他起兵反隋,建功立業,還時不時地向李淵進獻「兵書和符瑞」。

李淵雖然也有起事的決心,但覺時機未成熟,並沒有立即起兵。李淵對武士彠說,如果有一天奪得天下,願與武士彠「當同富貴耳。」

不久,時機成熟,李淵決定起兵,暗中開始招兵買馬。

在前途充滿未知的情況下,武士彠毅然決然將全部身家獻給李淵,以做兵資。

同時,他還與李淵的心腹長孫順德、晉陽令劉文靜、劉弘基等人一起,暗中招兵。這件事很快被司兵參軍田德平發現。

田德平忠於隋朝,得知李淵異動後,他想要向太原府留守王威告密,讓他將李淵的舉動上報身在揚州的隋煬帝。

關鍵時刻,武士彠說了這麼一句話:「討捕兵悉隸唐公,威、君雅無與,徒寄坐耳,何能為?」

在他的勸說下,田德平打消了密告王威的念頭。但武士彠不敢掉以輕心,將此事祕密通知了李淵,讓他有所防備。

武士彠的努力沒有白費,他得到了李淵的高度信任。

當李淵在太原正式起兵後,他被任命為大將軍府內正護大夫、中郎將司鎧參軍。

在隨李淵征戰的過程中,武士彠又被升為壽陽縣開國公,再到光祿大夫。

他是武則天之父,靠賣豆腐發家致富,與李淵成為朋友,改變了命運三、榮寵加身,老武的夢想實現了!

公元618年,李淵建立了大唐,成為唐帝國的開國皇帝。在論功行賞時,武士彠以「首參起義」之功被列為「公位免死功臣」之列,榮寵一時。

據史料記載,公元620年,武士彠「武德中為工部尚書,判六尚書,賜實封八百戶。士彠為性廉儉,期於止足,殊恩雖被,固辭不受。前後三讓,方遂所陳。」

隨後,武士彠被任命為宮廷近衛軍要職——撿校右廂宿衛。在他任職期間,他的兒子和夫人不幸先後離世,但他仍然恪盡職守,不曾離職。

李淵被深深地感動了,對他給予了高度的評價「遺身殉國,舉天與比」。

為了給喪妻的武士彠以安慰,李淵將前朝貴族楊達的女兒許配給了他,並命桂陽公主為其主婚,並由國庫出資給他辦了婚禮。

這位楊氏,也就是武則天的母親。許多有關武則天的影視劇中,對楊氏都有或多或少的呈現,當她含羞嫁入武家之時,恐怕沒有料到,自己平凡的生命會因女兒的萬丈光芒而在歷史上留下鮮明的足跡。

公元627年,武士彠由中央轉向地方,到揚州擔任長史。在任期間,他「開闢田疇,示以刑禮,數月之間,歌謠載路。」

從這一記載可以看出,武士彠的為政能力是極為突出的。

貞觀元年,武士彠因平叛長孫安業謀反案有功,得到太宗李世民的嘉獎。

貞觀六年,55歲的武士彠被任命為荊州都督。在這裡,他大力推行仁政,興修水利,懲處奸吏,政績斐然。

他是武則天之父,靠賣豆腐發家致富,與李淵成為朋友,改變了命運希言說

武士彠出身商家,卻能把握住機會改變命運,走上政治舞臺。除卻自身卓然的胸襟和智慧外,時代賦予的契機也是極為關鍵的一環。

他抓住了,也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