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鴻禕,想要的不只是「人民想念」


10月18日晚,三六零(下稱「360」)發布《對外投資的公告》,公告顯示,360擬以自有資金29億元投資入股哪吒汽車,獲得哪吒汽車合計16.594%的股權,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在外界看來,這是一份姍姍來遲的公告。

要知道早在半年前,關於360投資哪吒汽車的消息便已然傳的是有鼻有眼。期間週鴻禕本人也頻繁在各種場合暢聊自己的造車理念,並且還與哪吒汽車創始人張勇同台,搞了一場戰略對外溝通會,說要:

為人民造車。

只是,動靜搞得很大,就是沒有實質性動作。

以至於彼時市場上一度有聲音質疑,老周就是「口炮黨」,要當哪吒的「精神股東」,然後藉機炒波風口,趁勢拉高出貨。

現在再看的話,老周顯然是真的要造車了。

畢竟360已經很久沒有新故事了。並且對於週鴻禕本人而言,除了造車,可能他也沒有太多機會能重回一線網際網路舞台中央了。

時也運也。

無論是十年前借3Q大戰之勢帶領360赴美上市,一舉成為彼時僅次於騰訊百度的國內市值第三的網際網路公司,還是三年前回歸A股當日市值最高爬升至4700億元,成為A股自1990年創立以來首隻市值超過4000億元的網際網路上市公司,這些昔日輝煌俱往矣。

截至目前,360的市值約為860億元,相對巔峰市值已縮水8成。

即便週鴻禕輩分高,江湖地位重,但不可否認的是,跟很多PC時代的優秀網際網路企業一樣,360同樣迷失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連帶著週鴻禕本人也風光不再。

了解週鴻禕的人,都知道他不會就此甘心。2014年年底,週鴻禕曾在360內部郵件上寫下——像我這麼倔強的人,總歸會回來的。

雖說何時回來,週鴻禕還是不斷尋找。但可以確定的是,週鴻禕不想只活在「人們的想念中」。

再不上車,就沒機會了

一開始,週鴻禕可能確實有持幣待沽的想法,在他想入局造車之時。

4月26日,哪吒汽車官方宣布,正式啟動D輪融資,融資額約為30億元人民幣,由網際網路公司360戰略領投。對此,張勇還發了一條朋友圈,曬了曬自己跟周鴻禕的合照,並配了一條文案:

感謝週總信任。

正當外界以為一切都板上釘釘時,週鴻禕表現卻有些平淡。

27日凌晨1點多,他轉發了一條新浪科技發的報導,該報導援引360回應稱,「投資哪吒汽車只是意向,尚不具備法律約束力」。

怎麼理解這不同的口徑。

即,哪吒的張勇是向外界發話,週鴻禕投哪吒汽車了。投資方周鴻禕則表示,我不急,我再看看。

這意味著,當時的周鴻禕多少心裏面對於怎麼造車,還是未完全敲定。

是像雷軍一樣,自己下場造?還是投資入股一家造車新勢力?如果是投資入股,那投資哪家企業?又應該是怎樣的投資比例?

但事實上,週鴻禕的面前根本就沒有太多選擇的餘地。

首先親自下場造,不現實。

小米正式公告造車時,帳上現金流趴著1080億元,並且在2021年上半年,凈利潤為160.6億元,同比增長141.10%,既有充足的糧草,又有持續的造血。

而周鴻禕這邊,雖然他最終決定入局造車同樣是受到雷軍影響,但360是沒法沿用小米親自造車的模式。

原因很尷尬,360沒錢。半年報顯示,期末360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為52.5億,凈利潤為5.72億元,同比減少48.87%。糧草欠缺,造血能力也在下降。

顯然,此時的360是沒有實力,去自己做一款360品牌的新能源汽車。

那麼僅剩的選擇,就是投資入股,且同樣由於資金不足的原因,360也無法拿到控制權。

市場上優秀的標的,就那麼幾個。蔚小理都是上市新貴,威馬背後也站著百度,只有哪吒了,既有較大的融資背書意願,也是二線梯隊比較突出有追趕一線潛力的。

換句話說,週鴻禕想像中的持幣待沽的狀況是不存在的,真實的處境反而是哪吒待價而沽。

今年7月份,週鴻禕對外透露的是,初步投資哪吒汽車不超過20億。但最後公告一出,週鴻禕花了29億。

錢比預想的超了,但這一步還是得邁下。再不造車,可能真的就沒有機會了。

過去一路折騰,還是掙扎

360已經很久沒有新故事了。

距離週鴻禕講「大安全」,已經過去了四年。距離週鴻禕跟齊向東分家之後,帶領360同樣殺入政企安全市場,也已經過去了兩年。

雖然週鴻禕真的是不竭餘力地在各種場合為自家的政企安全業務帶貨,但始終未能打開太多局面。

2019年,360安全及其他全年收入為4.73億元,而根據中國網絡空間協會發布的《2020年中國網絡安全產業統計報告》,2019年國內網絡安全技術、產品與服務總收入約為523.09億元。據此計算,360的市場份額連1%都不到。

即便在2021年該塊業務有較大增長,半年報顯示,期內相關收入為人民幣9.12 億元,同比大幅提升322.45%,但放到整體市場來看,仍然是很小的分量。

同時360的收入結構,以及主要利潤來源依舊過分依賴網際網路廣告及服務業務收入。這意味著,本質上,360還沒有太大變化。

財報顯示,2018年到今年上半年,360的網際網路廣告及服務業務佔整體收入佔比分別為81.2%、75.7%、65%、59%。

佔比下滑,並非就意味著360收入結構的改善,而是其網際網路廣告收入的持續下滑。 2019年同比下跌8.76%,2020年同比下跌22.75%,今年上半年同比下跌7.28%。

這也直接影響了360的整體業績。財報顯示,2019年到今年上半年,360的業績基本處於下滑狀態,營收分別為128億、116億和56億;同期歸母凈利分別為60億、29億和5.7億。

就在今年315,360搜索還因平台上的虛假醫療廣告被點名。要知道,週鴻禕曾信誓旦旦地說,360搜索會放棄一切醫療商業推廣業務。但顯然,在財務壓力面前,週鴻禕背叛了自己的承諾。

週鴻禕當然希望自己一直是偉光正的,正如他所標榜的「為人民」。

但無奈的是,移動網際網路時代,週鴻禕帶著360一路趟過手機、直播、內容分發的風口,但無一例外,皆難言成功。

這也使得周鴻禕雖然依舊活躍在網際網路一線,但在江湖中的權重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

試想一下,今天,我們想到週鴻禕、想到360,還能想起來什麼?十多年了,週鴻禕能拿得出手的,來來回回也就一個瀏覽器、一個安全衛士吧?

哦不好意思,這都是屬於PC時代的產物了。網際網路PC端的流量已經就那個樣子了。

好在,隨著投資哪吒,現在的360多少新增了個造車標籤,平添了些許想像空間。

這是360的新故事,就看周鴻禕能否哪吒鬧海。

(來源|AI藍媒匯作者|葉二)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