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的流水線:看了這群低學歷廠弟廠妹們,讀書與不讀書的差別



文| 小花媽媽

來源| 父母堂

50% 的高中錄取率,隨著雙減的落地,又一次加深了家長們對分流的恐懼。

我們或許可以接受孩子可以是個普通人,但無法接受孩子是個高中都考不上的普通人。

進入職校學習,畢業後分配到工廠流水線,從此成為廉價勞動力……

這似乎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被分流的那些孩子的共同人生腳本。

前兩天,我看了一檔2016 年的紀錄片《18歲的流水線》,製作團隊跟拍3 年,揭露了東莞某電子廠一群低學歷的95 後流水線工人們。

在6、7 年前,95 後已經成為廠哥廠妹們的主力,只有小學初中學歷,中途就輟學的他們,工作和生活究竟是什麼樣的?

現實太過於扎心,看完這些廠哥廠妹們的故事,讀書與不讀書的差別已刻骨銘心。

本文圖片來源:B站- 殷駱不聽

廠弟廠妹們的成長經歷

愛玩,覺得讀書無用而輟學

這家東莞電子廠的三樓車間,總共有52 人,95 後佔比52%。

大部分廠弟廠妹,來自中國西南部城鎮,留守兒童居多。
缺乏優質的教育資源,只有小學或初中學歷,甚至有些人還覺得讀書不如出去打工。
由於各種主觀或客觀的原因,輟學後來到電子廠打工。
楊鵬,1995 年出生,來自四川南充,在惠州念了3 年初中後,就到電子廠打工了。
紀錄片拍攝時,他才21 歲,卻已經是這裡工作了5 年的資深老員工了。


前女友帶他去老家見家長時,對方家裡嫌棄楊鵬的學歷和工作,不同意他們戀愛。
現在的女友也是這家工廠的工人李夢詩,比楊鵬小2 歲,她總幻想著有一天能和楊鵬離開工廠,從事更好的職業。

相關文章  你的脫毛儀值得嗎|熱門脫毛儀成績單

但一提到未來,楊鵬總是充滿擔憂,他在廠里呆了很久,心安於做一件事,一份十多塊的木桶飯就能帶來快樂。
要是離開這裡,對又沒學歷又沒技術的他們來說,又能去哪裡。
可能是從一個流水線又調到另一個流水線,這是多麼無情的現實。
申才金,1997 年出生,來自雲南文山,在工廠裡負責焊錫和打螺絲。
剛輟學時,申才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就跟著老鄉到工地上幹活,每天起早貪黑,覺得工地實在太累了就選擇進廠工作。
每天工作12 小時的流水線底層,能掙多少錢?
申才金說,一個月可以拿到五千塊錢,可這五千塊他要養活一家人。


流水線上人員調動很頻繁,有人幹了幾個月就離開,也有人離開又回來了。
申才金老家的工資只有2、3000,養活不了一家人。
再不甘心,再苦再累,他也得回來,回到流水線上。

申才金外租宿舍

一位管理某條流水線的負責人,對這些年輕九五後的總結是——有的人來是為了賺錢,更多的人是因為愛玩。

97 年的楊玉金屬於前者,拍攝時,馬上就到她的18 歲生日了。
臨近年關,她正打算辭職,她不大喜歡這裡的氛圍。
問她攢錢最想做什麼事,楊玉金說起湛江家裡窮,想存錢蓋個房子時,這時她情不自禁地哭了……


畢子依林和黑來拉夫,屬於享樂愛玩的後者。
他們是彝族孩子,來自大涼山,在他們14 歲15 歲時就跟著前輩進了工廠。
原本畢子依林是有讀書機會的,他剛剛考到西昌的學校,但他認為學習太苦了,想要賺錢去玩。
聽老鄉說東莞能賺錢又好玩,他便主動輟學。


鏡頭裡看這兩位廠弟還有些許天真可愛,實際上卻正看著這些孩子們慢慢「學壞」。
大城市讓兩個孩子目不暇接——網吧、KTV、打牌、夜店……
還有和女工們談戀愛,十四五歲的少男少女們,對開房等一系列活動已經很熟練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掙到錢了就放下工作出去揮霍2 月,沒錢了再回來掙。
在宿舍的閒暇時光,也只是麻木地刷著短視頻,玩著手機遊戲。
工作有人教,有錢拿,還能和女工約會,對於這樣渾渾噩噩的生活,兩人十分滿足。
問起他們的夢想,在目前看來,玩得開心就好。

一條全是18歲孩子

的流水線

再來看看廠弟廠妹的工作內容和環境吧。
轟鳴的機器間流水線工作,工人們熟練而枯燥地重複自己負責的步驟。
通常令人麻木到沒有時間概念,連星期幾都能忘記。只有到發工資的日子,才意識到過了一個月。
每天早晨7 點50 開始晨會,所有工人排排站,點名報數,隨後開始一天的工作。
除了白天8 小時的工作,晚上基本還要加班4 小時。


流水線不等人,要的就是效率。
一旦到了流水線,一切都由不得自己,時間的計量單位以秒來計算,從工人到幹部,心裡都得懸個鐘錶。
不管是在工位上,還是去食堂吃飯,包括上廁所,要計算好每一分鐘。
從車間走到餐廳,不能在路上超過10 分鐘,否則就會遲到被扣工資。


這是一條從事音響零配件製造、加工、組裝的流水線:


受傷是很常見的,攝像機剛好錄到楊鵬撬刀劃傷手指的畫面,傷口很深,讓觀眾倒吸一口氣。
而這樣的場景,在這裡已經見怪不怪了。


負責人拿出藥箱後,熟練地給楊鵬的傷口進行清潔和包紮。簡單處理後,楊鵬又繼續回到工作崗位。
這家東莞電子廠的工人們,只是無數流水線廠弟廠妹們的一個縮影,
從這些稚嫩的臉龐上,能看到沉默且無聲的痛訴,以及沒有盼頭的未來。
在生存之餘,有人在流水線迷失,有人被磨去了稜角,依舊也有人會想拼搏一把。
不知道等這些18 歲的廠弟廠妹,到了28 歲會不會還依然在流水線上……
當他們回想起自己的18 歲場景是工廠而不是學校,也是無悔的嗎?

讀書和不讀書

過的是不一樣的人生

紀錄片不長,只有半小時,但看完後的每一個人都心情複雜。


《我的富士康日記》裡有一句話:人
,可以像機器一樣幹活,但,不能像機器一樣對待。
為什麼這麼年輕不去做點別的,要蹲守著這樣一份工作?
因為除了進廠,他們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出路。
沒讀過什麼書,也沒有技能,只能熬在基層流水線上,想走沒地方去,留下又不甘。
鏡頭前,記者問他們,如果有機會還願不願意繼續讀書?
有人點了點頭。

紀錄片裡廠弟們經常讀一本小說《完美世界》,是一個逆襲故事。

相信他們每個人心中,也都在期待一個主角是自己的逆襲故事。

但是想要逆襲,一定是要付出努力好好讀書的。

這裡讀書和努力的定位,不僅僅是學歷和文憑,還有自我提升和自律。

在另一部類似主題的紀錄片《打工》裡,有一位技工陳師傅,過去他也因沒有好好讀書只有高中文憑吃了生活的苦,但他在廠里工作之餘,認真自學了一門相關技術。

比起流水線上單一的工作,陳師傅可以做的技術工作工資更高,也比流水線輕鬆。

讀書和知識不代表著未來一定就走上康莊大道,而是為了抓住人生更多的選擇權和可能性。

這個世界最殘酷的法則就是,想過什麼樣的生活,就必須付出等量的努力。孩子,你好好學習的意義,就是讓自己能夠與一群更優秀的人站在一起。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