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丁真紅了,為什麼又是短視頻


人生的際遇真是很神奇。藏族小伙丁真因為一段十秒不到的視頻,最近紅遍了全網。

藍天白雲之下,一身藏族服飾的他,向人們展示了他那治癒般的微笑。

丁真因此一躍成為自己家鄉四川省理塘縣的旅遊形象大使。

丁真紅了,為什麼又是短視頻

丁真為什麼會紅?對此,網路上有著各種解讀。

有人說,是他帥氣的臉龐、純真的笑容、野性的氣質,讓人驚鴻一瞥。

有人說,是他那種原汁原味,感染人至深的煙火氣,給人以清新脫俗之感。

有人說,是他那一雙沒有經歷學而思和奧數的眼睛,觸動了人們的心弦。

……

總而言之,無論是哪種觀點,人們都認為,丁真身上有種與眾不同的氣質,有種久違的本真與美好。

這是無數人為之欣賞和痴迷的原因所在。

丁真紅了,為什麼又是短視頻

但也不能忽視的是,在這場全民造星大躍進中,短視頻再次大出風頭。

甚至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正是短視頻,成就了丁真。

說起短視頻的造星能力,最近幾年可謂奇迹不斷,讓人目不暇接。

許多平凡的普通人,哪怕是身份卑微農民工、偏遠鄉村的教師……都能通過短視頻收穫一眾粉絲,成為小有名氣的網紅。

這種背景之下,有人甚至斷言,短視頻造星已成為演唱、綜藝、影視劇外的第四極。

那麼,短視頻為何會有如此大的魔力?

這當然是短視頻本身的傳播特質所決定的。

短視頻所代表的碎片化信息傳播,更適應移動互聯時代,也契合了現代人快節奏的生活。

短視頻雖然很短,但信息容量卻往往不小,有時不需要太多的鏡頭和言語。

就像藏族小伙丁真,哪怕一個不經意的笑臉,也能直擊人們心底的柔軟。

這種立竿見影,四兩撥千斤的效果,是長視頻或者圖文形式往往所不能及的。

短視頻本身是」去中心化「的,每個人都是信息傳播的節點,是信息的傳播者,也是接受者。

丁真紅了,為什麼又是短視頻

其內容大多接地氣,更加迎合草根的口味和習慣,很容易引起共情。

而短視頻平台基於推薦演算法的分發,又賦予了草根很大話語權,很容易形成裂變傳播。

在短視頻平台推薦機制和公眾心理偏好的共同的推動下,一次次草根的狂歡就這樣上演了。

丁真紅了之後,許多人開始討論,這個從短視頻中出圈的「現象級網紅」,到底能紅多久,會不會「曇花一現」。

對此,恐怕沒有人能夠預言。

但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在短視頻快速崛起的時代,在這個個性飛揚的草根時代。能從短視頻中出圈,走向公共輿論視野的「現象級網紅」,丁真絕不是最後一個。

短視頻從民間非主流文化走向公共性傳播,正在影響中國未來的文化和輿論生態。

《2019中國網路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我國網路視頻用戶達7.22億,短視頻用戶佔6.48億。網路視頻成中國第二大互聯網應用,市場規模達1871.3億元,短視頻佔467.1億元。

丁真紅了,為什麼又是短視頻

短視頻改寫了中國互聯網產業的格局,在短視頻用戶中滲透率高達54.25%短視頻對新增網民的拉動作用尤為明顯,巨頭之間的角力也日趨激烈。

抖音、快手目前穩居行業第一梯隊,而後來者也虎視眈眈,動作不斷。

今年1月,微信推出了視頻號,短短五個月之後,微信之父張小龍宣布,視頻號日活用戶突破了兩億。微信之後,微博的也宣布推出視頻號與獨立短視頻App星球視頻。

短視頻領域的爭奪戰不斷升溫,整個行業正在狂飆突進,但與此同時,內容同質、低俗化等隱憂也漸次浮現。

如何把內容主導,打造成真正核心的行業驅動力,這或許是丁真現象給短視頻行業留下的一道思考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