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健康醫療大數據發展應少些炫酷多些沉穩


如今,全球各國都深刻認識到健康醫療大數據作為國家基礎性戰略資源的重要性,並爭相從國家層面推動健康醫療大數據的應用,以搶佔創新醫學研究、精準診斷、個性化健康管理和移動醫療前沿陣地。但需要強調的是,健康醫療大數據建設和發展的歸處,必然,也必須和健康醫療領域相諧統一。

2015年以來,健康醫療大數據從最初的明確定義,到國務院將其應用發展納入到國家大數據戰略布局,正在成為未來健康醫療產業發展新的增長極。然而,隨著健康醫療大數據的火爆,各種新名詞頻出,各種新技術標準頻現,各種論壇峰會頻頻舉辦,可以說,大數據、人工智慧等讓人們眼花繚亂。針對這種情況,筆者認為,不管大數據和人工智慧看起來多麼酷炫,「健康醫療大數據」的靈魂還是「健康醫療」。因此,在醫學行業發展,需要充分結合領域的特點,採用問題驅動與數據驅動相結合的策略,提出目前這個領域最急需解決的問題。

不可否認,我國雖然大力提倡、積極引導使用健康醫療大數據的技術理念,來解決健康醫療領域的重點難點問題,但依然存在諸多難以突破的瓶頸,例如多數地區健康醫療信息難以互聯互通;健康醫療數據規範性、可用性不高;健康醫療數據安全隱私有關的技術、共識和法律法規有待完善;健康醫療數據和其他行業數據綜合利用度不夠等。特別是我國目前缺少基於健康醫療數據的技術研發和成果轉化平台,還處於各自為戰的局面,沒有形成完整的創新鏈條,亟待引起重視,進而促進健康醫療大數據的成果落地轉化工作,讓健康醫療大數據真正轉化為數字經濟的強大引擎。

此外,還要重視健康醫療大數據發展過程中的安全問題。健康醫療大數據泄露將帶來可怕的結果,這不是預言,而是早已有前車之鑒。2015年,美國第二大醫療保險公司Anthem遭黑客入侵,近8000萬用戶數據泄露,他們的醫療記錄面臨被破壞的命運;2017年,美國佛羅里達州Health Now Networks公司918000人的醫療數據被泄露,這些基本都是患有糖尿病的老年人,數據泄露,意味著他們面臨著電信詐騙、金融詐騙等風險。不僅美國,全球各國的醫療數據泄露事件都層出不窮。

對於健康醫療大數據的安全性,我國政府和業界都相當重視;但健康醫療大數據的安全不僅於此。

醫學倫理已歷經近百年發展,而且在人類醫學發展史上有一些醜聞和慘痛的教訓,正因為這些醜聞和教訓,直到今天為止,人類才建立了非常完備的醫學倫理體系和流程。但伴隨著健康醫療大數據理念的出現,它對醫學倫理本來已經成型的體系提出了新挑戰。傳統的醫患關係和當下提倡的「互聯網+醫療」,兩者之間該如何界定?大數據收集和使用過程中,是否需要像傳統研究一樣,在數據收集前讓研究參與者知情同意?這樣做是否有可行性?如果沒有可行性,該如何來解決這一矛盾?

可見,發展健康醫療大數據,需要重塑與之匹配的醫學倫理體系,這也是安全使用大數據的重要前提。

此外,「快」是現代社會的標籤。短短几年間,健康醫療大數據的發展也如同離弦之箭,衍化出一片光輝燦爛的景象。但我認為,要給健康醫療大數據更多的時間,多點耐心,因為厚積薄發的健康醫療大數據才能走得更遠、更穩。作為從事大數據跨界研究的工作者,我曾在很多場合呼籲:健康醫療大數據的可持續發展需要深度學科交叉。人工智慧能夠在最近十年出現黃金髮展期,很大程度上得益於統計學家和計算機專家的合作。不同學科交叉融合,是科技進步的巨大推動力,在健康醫療大數據領域尤其如此,這也需要每個研究者耐心地坐下來,與不同學科的學者交流探討,合作共贏。北京大學在國內率先設立了「健康數據科學」二級學科,希冀通過學科建設推動有深度、有內容的跨領域合作。

(作者:張路霞,系北京大學健康醫療大數據研究院院長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