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代領導人華國鋒,去世後為何沒有葬在八寶山?真相讓人淚目


提起華國鋒,年輕一代的青年可能比較陌生,但如果有心去翻看歷任國家領導人名單,便會發現「華國鋒」赫然在列,他排在周恩來總理之後,是第二任國務院總理。

其實,細算起來,在毛主席之後,華國鋒還曾擔任過中共中央主席,他本人更是為中國的革命、建設、改革貢獻了自己畢生的精力。只不過,1981年的6月,華國鋒在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上辭去中共中央主席一職後,便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雖然此後的華國鋒還保留了一些黨內職務,但卻也慢慢遠離了權力中心,居住在北京大院中安度晚年。一直到2008年的8月20日,華國鋒突然離世,這位曾經的主席才短暫地被人們想起,卻也很快地被拋之腦後。

只是,這位為祖國做出過巨大貢獻的革命老同志,死後卻沒有被葬在八寶山,這究竟又是為何?

一、為偉大事業隱姓埋名

1921年,在中國共產黨誕生之年,華國鋒出生於山西省交城縣一戶普通的工人家庭。雖然家境不富裕,但華國鋒的母親依舊堅持供孩子上學。也因此,在讀書期間,華國鋒便接觸到了一些進步思想,了解到黨的發展。

在他16歲那年,日本發動七七事變,中國開始了全面抗日,國家處於最危難的時候。次年,風華正茂的華國鋒便毅然投身革命,成為了卦山腳下一個抗日遊擊隊的隊員。

加入抗日隊伍後,華國鋒勇敢無畏,敢拼敢幹。沒過多久,他便被派往幹部學校學習,並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華國鋒不顧危險,在極其艱難的環境下,堅持深入群眾,開展敵後抗日,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為了革命,華國鋒甚至不惜隱姓埋名,「華國鋒」這個名字就是他改後的名字。

華國鋒本姓「蘇」,單名為「鑄」,為了順利地開展革命鬥爭,他便聽從組織安排改掉了自己的姓名,取名「華國鋒」,意為「中華民族抗日救國先鋒」。

建國初,才能兼備的華國鋒被調往湖南省擔任湘陰縣委書記,湖南是毛主席的家鄉,也是在這裡,華國鋒遇到了毛主席,並得到了主席的賞識。

二、「你辦事,我放心」

到達湖南的這一年,華國鋒剛28歲,正是年輕有為之時。到任沒多久,華國鋒帶著自己的警衛員前往和豐垸視察工作。和豐垸位於湘江匯入洞庭湖的旁邊,前不久剛發大水,導致河邊的堤垸倒潰。彼時,和豐垸附近都是一些農民暫時搭來安身立命的草棚子。

華國鋒走進其中一間矮棚子,正看到一位老鄉在生火做飯。在華國鋒表明身份後,老鄉急忙起來讓座。狹小的棚中只有一條破舊的板凳,因為燒火的原因,上面鋪滿了灰塵。

眼見華國鋒要坐在板凳上,警衛員急忙攔住他,想要將凳子上的灰吹落。見此,華國鋒恨瞪了警衛員一眼,走到老鄉身邊,直接坐在地上,一邊幫忙燒火一邊拉起了家常。

回程的路上,華國鋒詢問警衛員有何收穫,警衛員支支吾吾說不出來。見此,華國鋒語重心長地教育起了警衛員。他說,「以後我們到貧僱農的家中去,如果沒有凳子就坐在地上,即便是有凳子我們也不要去吹灰打灰,你這一吹一打的就把我們與群眾的感情吹掉打散了。」

眼見警衛員低垂的腦袋,他繼續說道:「吃飯、喝茶也是一樣,群眾能吃能用的,我們也能吃能用,不要有任何反常的表現。這按群眾的說法叫『有鹽同咸,無鹽同淡』。就是在吃飯的時候,也不能吃『啞巴』飯,要多和群眾交流。」

「在飯前飯後的空閒時間內,更不要拿著書報看,要幫著群眾做點力所能及的事。還有,沒有得到農家人同意,不要去亂動人家的東西……」

教育完警衛員,華國鋒不放心,乾脆將這些囑託提煉成幹部下鄉的三條鐵規,倡導全體幹部領導遵從。

此後,無論是擔任多大的職務,華國鋒始終堅持深入群眾,親身了解群眾的所思所想。華國鋒在湖南省工作了二十餘年,他的足跡也遍布了湖南省大大小小各個角落。

華國鋒在湖南工作期間,毛主席曾到過湖南,並接見了他。聽完華國鋒的工作匯報後,毛主席大加讚賞,直誇他求真務實、踏實能幹。

1971年,華國鋒被調往中央工作。即使到了中央,華國鋒依舊保持自己樸素務實的工作作風,也多次深入一線,了解群眾的疾苦。

在毛主席臨終前,更是指定華國鋒作為「接班人」,主席說:「你辦事,我放心。」

三、落葉歸根

農業一直是華國鋒關注的重點,在山西省任職期間,他便跟隨中央政策,大搞事業,為百姓解決吃飯問題。到了湖南後,他更是傾力支持農業發展。袁隆平院士的雜交水稻技術,便是在他的鼎力相助下得以發展起來的。

華國鋒為國為民,卻從不貪戀權勢。辭去中央主席職位後,他便一直低調安居在北京市西皇城根的經委9號院中,種種葡萄、練練書法,晚年生活也是頗為閒趣。對於來訪的人,他也會親切接見,只是從不與他們談論國事政治。

2008年,87歲的華國鋒猝然離世,沒能看到奧運會成了他最終的遺憾。華國鋒死後,遺體在北京八寶山墓園火葬,但卻未安葬在八寶山。只因臨終前,華國鋒向家人提起,他想葉落歸根。

最終,華國鋒被安葬在了山西交縣卦山腳下,這裡是華國鋒的故鄉,更是他革命的起源地。

華國鋒的一生,為黨為國為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他清廉一生,死後也選擇不佔用國家資源,家人將他的遺體安葬在卦山南麓的荒坡上,讓他永遠地長眠在故鄉的腳下,也算是圓了他樸實的一生。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