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參合陂之戰,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如何擊敗後燕慕容寶?有何結果?


原標題:參合陂之戰,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如何擊敗後燕慕容寶?有何結果?

參合陂之戰是十六國後期,北魏在參合陂(今內蒙古涼城東北 ,一說在今山西陽高)大敗後燕的一場重大戰役。登國十年(公元395年)五月至十一月,後燕太子慕容寶率領八萬後燕軍進攻北魏。北魏道武帝拓跋珪採取「敵進我退,誘敵深入,拖而不打」的戰略,渡黃河南下,與後燕軍隊隔河對峙。後燕軍隊長途跋涉,不能速戰速決,加之天氣漸冷,又誤信慕容垂去世的消息,決定撤兵。被拓跋珪率領的二萬北魏軍在參合陂大敗。這場戰役加速了後燕的滅亡,也奠定了北魏統一中國北方的基礎。

歷史背景

東晉時期,中國北方各少數民族逐步強盛起來。匈奴、羯、氐、羌、鮮卑等民族先後在黃河兩岸和北部建立起十六個國家,史稱「五胡十六國」。

公元384年,慕容垂恢復燕國,定都中山(今河北定州),建年號為燕元,史稱後燕。登國元年(公元386年),慕容垂稱帝;代王拓跋什翼犍之孫拓跋珪,定都盛樂 (今內蒙古和林格爾),改國號為魏,史稱北魏。為了稱霸北方,兩國互相殘殺。魏燕參合陂(今內蒙古涼城東北)之戰,就是在這種形勢下發生的。

鮮卑慕容部與拓跋部世為婚姻,所以慕容垂起初支持拓跋珪征服獨孤部及賀蘭部,統一內部,復國建魏,以作為其控扼塞北諸部的附屬之國。等到北魏勢力日漸雄厚,欲謀獨立,屢犯臣服於後燕的邊塞諸部族,雙方相始反目 ,從此結下仇怨。

戰役前奏

登國十年(公元395年)五月,慕容垂欲以武力征服北魏,便派太子慕容寶、遼西王慕容農、趙王慕容麟率兵八萬,從五原(今內蒙古包頭)出發向北魏大舉進攻,並派范陽王慕容德、陳留王慕容紹另外率領步、騎兵一萬八千人作為後繼部隊。軍隊出征前,散騎常侍高湖勸諫慕容垂說:「北魏與我們燕國幾世以來都是姻親關係,他們內部發生天災人禍時,我們燕國總是幫助他們渡過難關。我們對他們的恩德夠深厚的了,與他們結成友好關係也已經很久了。中間雖然出現過向他們要馬被拓跋珪拒絕而扣留了他的弟弟拓跋觚的事情,但那件事的錯誤和起因在我們這裡,怎麼能夠突然調動軍隊進攻他們呢?何況拓跋珪沉穩勇武,極富謀略,從小就經歷過許多艱難困苦,現在又兵強馬壯,不應該輕視。皇太子慕容寶固然年輕氣壯,意志果斷,勢頭正盛,但是現在把進攻北魏的指揮大權完全交給他,他一定會輕視北魏而簡單地對付他們。最後的結果萬一不像我們所想象的那樣,可就使皇太子慕容寶損傷了威望,同時又壞了大事,請陛下再仔細想想這件事!」高湖的言辭也有些激烈,慕容垂十分生氣。當即罷免了高湖的官職。

與此同時,北魏在燕軍到來之前,召集群鉅賈議對策,注意聽取大臣們的意見。長史張袞獻計說,後燕在滑台和長子兩次戰役的勝利沖昏了頭腦,這次動員全國的人力物力來進攻我們,是有輕視我們的意思,我們應該表現我們的疲憊孱弱,以使他們更加驕縱,我們便可以攻克他們。拓跋珪按照張袞的計策,下令轉移所有部落的牲畜和財產,從都城盛樂撤退,西渡黃河,躲避到黃河以西一千多里以外的地方。燕軍長驅直入,一路上也沒遇到魏軍的抵抗,順利地進軍到五原,收降了北魏其他部落的居民三萬多戶,收割雜糧一百多萬斛,在那裡設置了黑城,然後把大軍開進到黃河邊,打造船隻,準備渡河用具。拓跋珪派遣右司馬許謙去向後秦請求援助。

戰役過程

八月,拓跋珪在黃河南岸整頓自己的軍隊。九月,把軍隊開到黃河邊。慕容寶把自己的軍隊排開正要渡河與北魏交戰,突然狂風大作,把他們的幾十艘戰船刮到黃河南岸泊下,船上的三百多全副武裝的士兵,全都被魏軍俘虜,魏軍把他們全都釋放遣送回去。

參合陂之戰,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如何擊敗後燕慕容寶?有何結果?

慕容寶從中山出發時,慕容垂已經患病。等到了五原后,拓跋珪派人守候在從中山來的那條路上,等待後燕的送信人路過,把他們一個個全部抓住。慕容寶等幾個月都沒有得到慕容垂的生活起居情況,拓跋珪卻把俘虜的後燕信差帶到河邊,命令他隔河告訴慕容寶說:「你的父親慕容垂已經死了,你為什麼還不早點回去?」慕容寶等人聽到后憂慮恐懼,士兵也驚駭不安。

拓跋珪派陳留公拓跋虔帶領五萬名騎兵駐紮在黃河東岸,派東平公拓跋儀帶領十萬騎兵屯據在黃河北岸,又派略陽公拓跋遵帶領七萬騎兵堵塞在後燕軍隊的南邊。此時,後秦皇帝姚興也派遣楊佛嵩帶兵前來營救魏軍。

燕魏兩軍互相對陣,僵持了二十多天,後燕趙王慕容麟的部將慕輿嵩等人認為慕容垂是真的死了,因此圖謀進行叛亂,擁奉慕容麟為後燕皇帝。因此事泄漏,慕輿嵩等人都被慕容寶處死,慕容寶與慕容麟之間產生嫌隙懷疑。十月二十五日,因燕軍內部互相猜疑,將士們無心戀戰。慕容寶只好下令焚燒戰船,趁夜撤軍回國。當時黃河上的冰還沒有凍住,慕容寶認為魏軍一定不能渡過黃河來追擊他們,就沒有派出偵察部隊。

參合陂之戰,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如何擊敗後燕慕容寶?有何結果?

十一月初三日,突然狂風四起,氣溫下降,黃河上的冰很快凍結,拓跋珪帶兵過河,留下軍用物資,挑選了二萬多騎兵的精銳部隊,火速追趕燕軍。 魏軍日夜兼程追趕,十一月初九日黃昏時分,魏軍追至參合陂(位於今內蒙古涼城東邊的岱海,一說位於今山西陽高)西邊。

這時,燕軍在陂東,紮營在蟠羊山南面的河旁。拓跋珪連夜部署各個將領,偷襲燕軍,讓士卒們含著枚(古代行軍打仗時,士卒含著用以防止喧嘩的器具,形狀像筷子),紮緊馬口,暗中接近燕軍。第二天清晨,魏軍已經登上山頭,下面對著燕軍大營。燕軍向東進發時,才發現漫山遍野都是魏軍,燕軍驚慌失措,混亂不堪。拓跋珪趁勢驅兵攻擊,燕軍奔跑落水,人撞馬踩,軋死淹死者數以萬計。略陽公拓跋遵的部隊橫阻在逃亡燕軍的前邊,燕軍四五萬人立刻放下武器束手就擒,逃出去的也不過幾千人。慕容寶等人都是單人匹馬逃出,得以倖免。魏軍殺死後燕右僕射、陳留悼王慕容紹,活捉魯陽王慕容倭奴、桂林王慕容道成、濟陰公慕容尹國等文武官員幾千人,繳獲的兵刃、衣甲、糧草、輜重等更是不計其數。

拓跋珪選擇後燕被俘的大臣中有才可用的人,如代郡太守賈閏,賈閏的堂弟驃騎長史、昌黎太守賈彝,太史郎晁崇等留了下來。其餘的打算全部都發給衣服糧食,放他們回家,希望用這樣的恩德來博得後燕百姓的好感。中部大人王建對拓跋珪說,後燕國勢強大,人口眾多,這次動員全國力量來進攻,我們僥倖獲得這麼大的勝利,不如把這些人全部殺掉,後燕的內部就是一片空虛,以後再攻打他們也就容易多了。於是,拓跋珪下令把所俘的後燕將士全部活埋。

戰爭結果

參合陂之戰的失敗,讓慕容寶深感恥辱,於是請求慕容垂再次出兵進攻北魏。慕容德鼓動慕容垂說:魏軍取得參合陂的勝利,必然輕視太子無能;只有挫敗魏軍的銳氣,才能長燕軍的志氣。 於是,登國十一年(公元396年)三月二十六日,慕容垂留下慕容德守衛中山,親自率領大軍再次向北魏進攻。這次,燕軍改變行軍路線:慕容寶、慕容農從北路進軍,慕容隆從西路進軍,慕容垂從中路翻越恆山,鑿通山道,三路同時向雲中進軍。

北魏陳留公拓跋虔統領的部落約三萬多戶人家鎮守在平城。慕容垂來到獵嶺,讓遼西王慕容農、高陽王慕容隆作為前鋒部隊突襲拓跋虔。這時,燕軍因剛遭到慘敗,都很畏懼魏軍,只有慕容隆統轄的龍城部隊勇敢果決,個個爭先。拓跋虔平素經常不注意戒備,閏三月十二日,燕軍來到平城,拓跋虔才發覺,倉促之中率領部下出來接戰,戰敗而死。燕軍收編了他的部落。拓跋珪聽到這個消息后,大為震驚恐懼,打算放棄都城逃走,其他部落聽說拓跋虔的死訊,都產生二心。拓跋珪不知所措。

慕容垂率軍路過參合陂時,看到那裡依然屍骸堆積如山,於是祭奠死難者,軍士們都放聲慟哭,哭聲震撼山谷。慕容垂見此慘狀,心裡既慚愧,又憤怒,因而吐血得病,停駐在平城西北部三十里遠的地方。慕容寶等人聽到這個消息后,都帶兵從前方撤回。燕軍里有叛逃的人,跑到北魏說:「慕容垂已經死了,用車拉著他的屍首。」拓跋珪打算追擊燕軍,又聽說平城已經淪陷,就帶著部隊回到陰山。 慕容垂在平城居住十天,病勢卻反而加重,在此興築燕昌城,便班師回朝。四月初十日,慕容垂在回師路過上谷的沮陽的途中去世。

慕容垂死後,慕容寶繼位,後燕內部互相傾軋,力量削弱。皇始元年(公元396年)八月,拓跋珪率領四十萬大軍,南出馬邑,越過句注,大舉進攻後燕。 皇始二年(公元397年),攻佔後燕都城中山。天興元年(公元398年),拓跋珪遷都平城 ,此後,北魏相繼消滅了胡夏 、北燕 、北涼 等政權,統一了北方,結束了北方長期分裂的局面,北方各族人民進入了一個和平發展階段。

參考資料:《資治通鑒》

圖片來自網路,若有侵權,請聯繫處理

作者: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