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文化:時尚聚焦可持續


當環境破壞和資源消耗成為不能忽視的問題,可持續時尚的關注度持續升溫,越來越多的品牌和研發機構嘗試探索材料和設計環節的可持續性,越來越多的民眾也受意見領袖的影響開始身體力行一些可持續時尚作品。可持續時尚的討論語境越發成熟,參與度越來越高,可持續時尚在時尚產業的各個環節開始全面發力。

《WHERE》(局部)——英國攝影師Mandy Barker,材料源於從世界各地收集的海洋中的碎片和氣球。

可持續時尚(Sustainable fashion),即是指滿足當代人對於設計、製造和消費服飾與維護時尚體系發展需求的同時,盡最大可能保護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的行為。 可持續時尚的發展亦要從多方位角度進行考量,如原料生產、服飾製造、消費過程以及舊物回收的過程等,從根本上重新構想時尚系統的方式,最小化對環境的負面影響。

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畢業生Scarlett Yang,用被視為垃圾的蠶絲蛋白與藻類提取物相結合,設計出類似於玻璃材質的禮服。蠶絲蛋白的疏水特性可使服裝根據地理位置不同產生相應的形態變化。

大自然在向我們發出信號

海洋變暖,土地變酸,動植物的瀕危滅絕每天上演,生物多樣性持續喪失,席捲肆虐的大火、颱風、洪水和超級風暴更加頻繁且更具破壞性。大自然的種種信號,讓全球重新思考人和自然的關係,重新看待人類面臨的共同課題——可持續性發展。

全社會各個不同領域也意識到其重要性,而對環境污染最大的幾個行業首當其衝受到挑戰,其中就有時尚行業。而可持續發展與時尚從不應該矛盾。可持續時尚概念近年來被越來越多的時尚品牌和時尚平台接受、採納,正在以不同形式做著積極嘗試。人類與自然的相處模式需要改善,可持續時尚再次被提上日程。

Balenciaga與紐約藝術家、建築師和家具設計大師Harry Nuriev的合作作品,展於邁阿密設計中心。

時尚目前的不可持續

時尚行業是繼石油工業後對環境造成嚴重污染的第二大行業。時尚產業的快速發展給地球環境帶來巨大的破壞力。據世界銀行估計,每年近20%的工業水污染,空氣中10%的碳排放量來自時裝行業。時裝業消耗了全球四分之一的化學品。而無論是在工廠還是在家中洗滌時,合成織物都會將微纖維釋放到水中。高達40%的微纖維會進入到河流、湖泊、海洋,被魚和軟體動物攝取,然後一路進入居於食物鏈頂端的人類體內。大多數服裝都含有合成材料,大多數合成材料都是不可生物降解的。那些能夠分解的織物也通常含有污染土壤和地下水位的化學物質。2016年全球微塑料行動組織測試的2000份淡水和海洋樣本中有近90%含有微纖維。2017年,綠色和平組織在南極洲水域也發現了微纖維。「時尚厭食症」正在對我們和地球進行反噬。

前工業化時期,時尚的定義是將事物聯結在一起,成為一個整體,同時也是我們用來相互溝通的愉悅交際過程。現在,時尚可以變相定義為服裝生產、銷售和消費——只是一種用於賺錢的工業 化系統。 時尚變成了一門冷冰冰的生意。 這種時尚不是可持續發展。 如果時尚要變得更具可持續性,將環境視角而非行業邏輯置於中心位置是勢在必行的。

溶化的塑料,起伏的織物,創造了一種羞辱和幽默的並置。——德國畫家 Eckart Hahn

原材料的可持續化

紡織品原材料纖維的種植生產,以及服裝的生產加工,對環境和氣候有著重大影響。為了恢復土壤健康和生物多樣性,減少水資源的污染和浪費,不少品牌也開始向源頭回溯,不斷深入至供應鏈最 前端。 選擇可替代的現有織物代替傳統棉花,或者可降解的高性能物料,從紡織品原料上開始進行可持續化轉變。 目前可知的對環境影響相對較小的原材料有:自然生長無添加的有機面料,譬如有機棉;提取自動植物界的天然材料面料,譬如麻、絲、羊毛等;經過反覆測試的再生環保面料,譬如RPET面料等。 可持續時尚的討論語境讓時尚行業不斷開發可持續面料。

今年MycoWorks公司利用生物技術,讓菌絲體材料Sylvania生長出能仿造動物皮革的純素皮革,和Hermès共同開發推出由該菌絲體材料製作的「蘑菇皮」維多利亞旅行包。

相關文章  東京鐵塔也沒你美…日韓混血妹「童顏巨O+魔鬼身材」:這畫面實在「太香了」

ECONYL® 再生尼龍面料是全球唯一一種完全使用回收塑料材料製作的纖維。

可持續材料運用已經滲透到大大小小的時尚產業品牌之中。這種良性地對有機的原料反覆的回收利用,背後是整個產業供應鏈的調整和改變。Fendi推出的FF Green膠囊系列以FF棉料和再生滌綸為原材料;Balenciaga 2021 pre-collection可持續理念貫穿全系列,93.5%原材料和全部印花具備可持續認證;Zegna在時尚可持續理念的引導下,通過創新工藝將牧場多餘羊毛經過和再生尼龍重新混紡製成嶄新面料;Y/Project使用有機和再生面料的組合,打造膠囊系列「Evergreen Collection」,將品牌標誌性造型以100%可持續的方式重新製作;新銳鞋履品牌 R OMBAUT使用奢華的植物性材料、再生纖維和高級人造皮革,創造出的獨特運動鞋款式迅速在社交媒體傳播開來。 可持續品牌還需注重視覺傳達,擺脫說教和枯燥教條感,才能使得可持續時尚在行業傳播得更快,瀰漫得更廣。

Prada的Re-Nylon再生尼龍系列海報

對於服裝來說,最大的浪費非面料莫屬。 奢侈品集團LVMH宣布推出庫存面料轉售平台Nona Source, 將存儲於LVMH旗下時裝和皮具屋倉庫中的不同成分、重量、顏色和圖案的材料,以具有競爭力的價格出售給歐洲新興的創意品牌, 鼓勵材料的創造性重複利用。

Louis Vuitton2021秋冬男裝秀上推出的毛氈系列大衣:由43%的最高品質認證有機棉和20%的回收羊毛製成。符合其品牌所珍視的質量和耐用性標準,彰顯出負責任且可持續的精緻奢華,毛氈系列是Louis Vuitton可持續發展政策的象徵。

改變製造商的生產方式

除了原材料的可持續探索,越來越多的時尚品牌也開始探索時裝行業的生產過程是否能得到改善。

Louis Vuitton 2021 秋冬男裝秀上推出的Keepall手袋、Keepall XS手袋、Soft Trunk鏈條包,設計採用多種環保材料 : 以有機棉和回收羊毛製成的提花布、從現有庫存中提取的100%回收聚酯纖維以及用於鏈條的回收塑料。

就生產過程來說,牛仔褲幾乎是最浪費水源、污染環境的時尚單品。行業曾有過報導,稱生產一條牛仔褲消耗的水夠一個人喝10年。這不是什麼誇張的說法。通常加工一條牛仔褲平均需要70升水、1.5千瓦能量和150克化學物質。總的來說,相當於每年要消耗3.5億升水、75億千瓦能源(一個歐洲二線城市一年 用電量)和75萬噸化學藥品。 而牛仔褲的年產量是50億條。 時尚產業的快速發展和觸手可及的各類時尚單品迫使人們對衣服的需求變得不切實際。 品牌方能否遵循內心對環境的敬畏和道德感減少產量,進行可持續生產嘗試,是對整個行業的挑戰。

桃太郎牛仔褲工廠的一名老工匠。

牛仔褲明星品牌桃太郎牛仔褲劍走偏鋒選擇了一種慢時尚方式應對服裝業無所顧忌地過度生產。桃太郎家 的赤耳牛仔布是由9台有40年歷史的豐田有梭織機織出來的。 織機每天大概可以生產出50米布,織機都是老式機器,織出來的牛仔布不夠均勻,但在這些機器上可以調整織物的厚度、緯紗的數量和經紗的張力,正是這些精細的調整使得布料產生微妙的變化。 編織一匹布需要三個月的時間,因此一年只能做出20條牛仔褲。 儘管售價高達約合人民幣12000元,但仍然供不應求。 這也使得人們對時尚應該「快」還是「慢」,哪個方式在當下更具可持續性有了新的認識。

相關文章  普通化妝品宣傳抗菌抗炎功效,嘉珀莉五級代理制度有何特色?

但是對於高端赤耳牛仔布的需求量相對較小,並不會解決牛仔布製造行 業可持續發展的危機問題。 做舊效果的晶須牛仔褲的需求量仍然是驅動全球市場的主要動力。 西班牙瓦倫西亞的牛仔行業顧問Jose Vidal和他的團隊開發出一種更清潔、更安全的牛仔布加工方法。 他們將這個加工系統稱為Jeanologia,雷射處理代替噴砂、手工打磨和化學漂白劑高錳酸鉀的使用,臭氧處理在不使用化學成分前提下使織物褪色,eflow——一種使用微觀納米氣泡的洗滌系統,可將用水量減少90%。 不管廠家納入幾步Jeanologia流程,每一步的採用都可以使情況得以改善。 Jeanologia系統可以減少33%的能源消耗,67%的化學藥品使用,並且如果實施得好,還可以減少71%用水量。 甚至,他們聲稱「製作一條牛仔褲只需用一杯水的水量」。

技術的探索發展和道德的監督是可持續發展的有力保障。

ROMBAUT是一個以可持續發展為核心並有著強烈視覺風格的vegan品牌。

時尚品牌的可持續規劃與承諾

時尚行業大多數對環境有威脅的問題其實在設計過程中就可以解決。真正進行可持續發展的思路是應該在開發前期就思考產品生命每個周期階段對環境的影響。

GEOX的鞋履就從原材料、生產,到戰略發展都考慮到可持續發展。GEOX的名稱由古希臘單詞Geo(指「地球」) 及代表未知的字母X(代表科技,象徵著品牌在義大利實驗室研發並受全球專利保護的科技,寓意著創新的新理念)組成,體現了品牌的初衷,即不懈追求科技創新,為穿著者帶來舒適體驗感的同時,尊重並保護地球環境。20世紀90年代初,GEOX主席兼創始人Mario Moretti Polegato為其獨創的一項橡膠鞋底新科技申請了專利,開創推出了第一款「會呼吸的鞋」。在童鞋領域獲取成功後,GEOX開始涉足成人男女鞋履及服裝系列。憑藉對科技的不懈追求和對產品品質的嚴格把控,給穿著者舒適透氣的穿著體驗,GEOX贏得行業內外的「會呼吸的鞋」的出圈好評。

GEOX「Walk for Earth——為地球行走」活動中在三江源地區所拍攝到的藏野驢。

「我們仍然能拯救我們的共同家園。」GEOX主席兼創始人Mario Moretti Polegato談到地球日峰會時有感而發。 「地球正面臨危險。 人們注意到了氣候危 機和環境退化的緊迫性,也認識到立即採取相關行動的必要性。 今年地球日峰會不僅有多國領導人參與,還吸引了超過10億人次參與到各地的活動中,世界人民,特別是各國政府和企業能在地球日共同做出承諾,這讓人感到樂觀。 」

專注於可持續發展,投資開發新的生態友好型材料,GEOX持續與有經驗有社會道德的材料生產商合作。可持續發展已經成為GEOX的一個戰略重點。品牌的 SPHERICA™ 傳綠色環保系列,就採用以ECONYL再生尼龍紗線(一種通過工業廢料和海洋中的回收塑料製成的再生尼龍紗線)為主,融合更多環保材料,呈現更加寬廣的科技與可持續性相輔相成的健康概念,打造動感活力而不失休閒隨性的時尚運動鞋履。除了推出可持續發展系列產品,GEOX還希望帶來情感共鳴與思想啟迪,全面呼籲大眾踐行可持續發展的綠色環保理念。自2019年起,GEOX 開始與WWF(世界自然基金會)達成合作,投身瀕危動物保護中,並展開一系列豐富活動。 「地球一小時」,「Walk for Earth——為地球行走」系列「履」程等,與WWF一起踐行綠色生活方式及可持續理念,共同推動生物多樣性保護。 在未來,會有更多品牌像GEOX般尊崇可持續發展理念並推 行可持續發展戰略策略。

相關文章  腰粗的女人看過來,4個粗腰變細腰的建議,幫你穿出苗條身材

GEOX「Walk for Earth —— 為地球行走」活動中所拍攝的冬格措那湖。

理想生產模式「從搖籃到搖籃 (Cradle to Cradle,簡稱 C2C)」被提出來。 在這種生產方式中,不存在廢棄物,即零浪費。 零浪費思考的出發點是如何減少廢物的產生,甚至將浪費減少到零。 這不是循序漸進式的設計挑戰,而是全生命周期的設計調整。 時尚產業的全過程就是循環或閉環系統,在該系統中,產品被不斷地被回收,再生和再利用。 理想情況下,沒有一樣東西會被廢棄。 時尚界的許多設計師和專家開始思考如何改變服裝的生產模式,將「零浪費」融入企業文化中。

時裝周的傳統發布機制也有待改變。在新冠疫情暴發前,每年兩季的四大時裝周,差不多300多場時裝秀發布,加上少數品牌還有的早春、度假,以及除了四大之外的其他時裝周,幾乎是無縫連接著。除了設計師越來越苦惱於短時間高頻率地創作外,籌辦一場時裝秀所耗費的人力、財力和精力越發讓品牌不堪重負,也與時尚毫不費力的輕鬆感漸行漸遠。

Jean Paul Gaultier於2015年放棄了成衣製作,只專注於高級定製。「時尚行業這種運營機制不能繼續下去了。我們只顧生產,卻沒有去想這些衣服註定都會沒人穿。」

疫情暴發後,時裝周的存在越顯尷尬。一些品牌採用無性別化和無季節化的概念,合併男女裝發布,一些品牌則是調整了時裝秀的發布頻率或秀場造型數量,一些甚至直接取消了時裝秀。而舉辦時裝秀的品牌也有一定綠色環保舉措,譬如從秀場布置,當季系列設計等方面進行低碳排放、綠色環保或是減少碳足跡的管理規劃。

法國藝術家Christain Boltanski用30噸廢棄舊衣在巴黎大皇宮創作的裝置藝術「無人地帶」,抨擊時尚廢棄物持續增加卻無處可去的環境問題。

但時尚行業作為一門講究季度收益的生意,加上行業結構繁雜,涉及部門繁多,沒有專門的機構對其進行監督和指導,大多數環保舉措都帶有「漂綠」嫌疑,即通過公關營銷可持續發展設定,實際情況如何其實沒有太多界定。再加上涉及到研發和成本費用,可持續時尚單品售價目前並不一定能特別親民,整個可持續時尚還是一種口嗨但尚未成氣候的狀態。據麥肯錫最新發布調研顯示,雖然可持續服裝的產量正以每年5倍的速度增長, 但市場上的可持續商品依然十分有限,不到1%。除了企業對可持續發展身體力行外,急需大品牌、全球有影響力組織協會共同協作,互通信息,甚至國家政策的制定,認真對待生產過剩和過度消費的問題,才能從根本上有效幫助和加速行業的可持續發展。

編輯·郭琪

採訪、撰文·Suvi

助理·寓言

設計·鄭健男

【本文刊登於《芭莎男士》2021年9月刊】

本文章屬於介紹、評論性質,對引用圖像不擁有任何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