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故事|青島藍領到烏克蘭的烏托邦世界,10萬美元實現莊園生活


大家好,我是申典啟,一個實地走訪世界各地,關注全球華人的旅行者。烏克蘭第8站,我在烏日霍羅德


青島退休藍領到烏克蘭的烏托邦世界

老易說:「我帶你去另一個華人老周,他們在烏日霍羅德的郊區農村花10萬美元,買了1500平米帶後院,種了十幾顆果樹,幾十顆葡萄藤,精裝修的二手房。」


我決定去拜訪看看,從市中心開車大概6公里,到達這個農村大平房的區域,老易把車停在了某一棟房子門口。接著我們下了車,老易說,這就是這家人老周了。


我先介紹一下老周吧,老周是山東青島人,普通藍領退休職工,夫婦都是,小孩已經成家,關係一般。他們甚至把他們的薩摩犬都從國內帶過來了,老周說,花了好多好多手續……


他們夫婦想享受田園生活,但是實際存款很少,因為曾經家裡人生過一場大病手頭沒有多少錢,而且本身是藍領工人,固定工資就不多,單位也不是大企業。


於是,他們就選擇了烏克蘭這樣第二甚至第三選項的國家的大農村。

1,主樓

因為夫妻經濟條件一般,(在青島有沒有房子我沒有問),總之,在當地買了一套二手房,也就是我上面圖片所展示的一棟房子。


這棟房子原先的主人是一個養羊的(剛開始我也以為我聽錯了,後來確認了是養羊的),但是走進房屋內,感覺並不像我想像中放羊牧民的生活品質,裡面的廚房,家具,地板全都是實木的。


老周說:「我們今年剛來,這房子裡幾乎所有的家具都是原房東留下的,包括餐廳的的桌子,臥室床客廳沙發,櫥櫃……」

這棟樓總共是200平米左右,一樓是廚房「上圖」,二樓是客廳,客廳有原房東自己裝的壁爐,挺好看的。三樓現在空置,房屋面積足夠大。

房子建於2008年,設施保存都很完好,通水通電通天然氣,打開水龍頭直接有熱水,總之什麼都省心了。

相關文章  寶雞累計接種新冠疫苗524.76萬劑次3-11歲兒童可由家長陪同儘快接種

2,前院


接著我們到了前院「下圖」,發現好幾顆剛被砍的松樹,我說:「你幹啥把這樹給砍了呀?活得好好的」


老周說:「房子前面種兩排松樹,在咱中國只有陵墓才會這麼布設,你說是不是?」我想了想也是吧,中國人可能和國外確實有文化差異,他們準備前院樹砍了之後,做成草坪。

3,葡萄樹


最讓我新奇的是房子右側有30多顆葡萄樹,大概兩層樓那麼高,葡萄藤已經爬滿架子,正好是葡萄成熟的季節,上面密密麻麻掛著紫色誘人的葡萄。


我隨便就摘了一顆嘗嘗,超級甜的同時還有濃鬱的葡萄香氣,老周指著另外一顆說,一個品種好吃,你剛吃這顆主要是釀葡萄酒的品種。

4,後院


走到他家後院才震驚到我了,他家後院大概是1000平米,種了十幾棵超級大的果樹,有李子,車厘子,蘋果,梨……我開玩笑說:「你夏天開一家水果店,都不會斷貨。」


因為這邊的樹上的水果到季節一產就是一堆,根本吃不完……除了水果,還有好多玉米以及各種莊稼,都是老周的前房東種的……(從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出,烏克蘭人其實挺講生活情調的,有很多生活樂趣)


他後院的房子裡,還有一個可以儲存冬季糧食的地窖,我還爬著梯子下去了,空間不算大,但也可以存個兩噸糧食了。


除此之外,他房東還有很多雞舍,鴨舍的設備……都放在這了……我以為會很臭,其實後院沒有任何味道了。

老周今年是第一年搬到烏日霍羅德,準確說沒來多久,他對現在買的房子很滿意,也符合他的預期,他們兩夫妻過上了他們滿足的田園生活。

外喀爾巴阡州華人老易

老易是四川成都人,提到成都人在海外的,而且是這個年紀。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我一個朋友,他也是典型的成都人到東南亞定居,天天吃美食,沒事就駕車到周圍度個假,貌似成都人都有這種極具享受生活的特性)

1,太太是外喀人,被動選擇這個城市


這個老易也不例外,上一篇我寫他帶著我們到了菜市場後。 「哪家牛肉嫩,適合怎麼做煎牛排還是煮肉片,哪種葡萄適合釀酒哪種適合吃,這個蒜頭哪裡產的什麼品種,那個蔬菜冬季價格多少,最近西紅柿漲了兩毛錢……」


總之,他雖然不會俄語,但是他對當地的生活價格已經瞭如指掌,畢竟在這裡生活了九年時間,他的太太則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烏克蘭人。


和他太太一聊,發現他太太中文十分好。我問老易她在中國留學嗎?中文怎麼這麼好?老易說,她跟我學的……


他們的生活是這樣的,老易因為喜歡攝影,所以夏天的時候來烏克蘭,以這個城市為駐點,開車到全歐洲攝影。


我問:「我十分好奇,你為啥跑到烏克蘭這麼偏遠的小城市定居啊?」老易說:「這是一個被動選擇,因為我太太是這個地方的人,所以我當初也是這個原因到了這裡。但是來了以後發現,這個地方特別方便,我很適應這裡的生活。」

2,介紹一下外喀爾巴阡州


外喀爾巴阡州位於烏克蘭的西南部,喀爾巴阡山脈把這個州和烏克蘭本土一分二位,這個州相對來說就那麼有點「與世隔絕」的感覺。


烏克蘭其他地方的人對它的認知也是一知半解。


老易說:「甚至基輔的華人覺得這裡窮山惡水出刁民,有的覺得這裡特別窮,實際上這個州三分之一的人口在歐盟打工,人家工資是基輔的好幾倍。」


後來我才覺得,這個州和歐盟有些協定,大概意思就是這個州的人去歐盟辦工作簽證非常方便,所以這個州三分之一的人都出去了……


外喀爾巴阡州離申根區近2公里,過一個海關就到了申根區(可能很多國內的小夥伴不懂申根區,大家就不粗略的理解成歐盟區,雖然兩者不完全一樣)。


所以老易每次去德國、波蘭、義大利攝影,自己在這裡駕車幾個小時就到了。老易說:「你說這個位置偏,要看對於什麼,對於烏克蘭這裡是偏,但是要是對於歐洲,這裡可是烏克蘭離歐盟最近的地方,開車幾步路就到了。我每次從國內飛回這裡,我都是從布拉格機場下機直接回這,基輔我都好多年沒去了。所以這個位置偏不偏,你看深圳偏不偏?」

3,烏克蘭的GDP,老易他的理解


老易說:「包括人均GDP這事,其實很多統計都有不同算法,你看烏克蘭近1000萬人在歐洲各地打工,拿的都是幾萬人民幣的工資,但是它不上烏克蘭的稅,它就不能統計到烏克蘭的GDP裡面。但是烏克蘭每年的僑匯這些都是大頭……」

4,候鳥式退休生活


老易在這個州停停走走生活9年時間,起初是因為被動選擇,因為太太是這裡的人。

他們倆都過著候鳥式的生活模式,夏季秋季,他們飛回烏克蘭的邊境小城烏日霍羅德,全歐洲到處攝影。冬季他把他太太帶回成都,可以避寒,又可以吃火鍋……

薩摩犬是上個有葡萄園過田園生活的老周的狗狗

路上遇到吉普賽人騷擾

今天下午,從烏日霍德羅前往穆卡切諾德時候,在車站等車,我去買了熱狗,正準備嘗嘗,結果周圍幾個無所事事的吉普賽小孩就圍觀過來了。


接著他們開始動我的攝像機,我沒理他們,他們開始威脅我動碰西碰,然後他們用他們的手指頭把我的熱狗弄髒了,導致我只能把熱狗扔了。


所幸他們沒有偷到我的東西,這個城市吉普賽人很多,長得很像印度人。


相傳他們是幾百年前從印度過來的人群,因為和本地人沒有通過融合,所以他們的面部特徵和當地人有明顯區別,也有少量混血(總之,長得有點像印度人)。


由於吉普賽人的近親繁殖和早婚早育情況比較嚴重,還有原先基因突變原因,所以吉普賽人的人均智商很低,以至於很難完成基礎教育,即使在歐盟全民免費教育的福利下,他們很難通過教育稍微改變他們流浪的現狀。


吉普賽人出生率比較高,又因為早育(沒有婚),所以很多人都是婦女帶著小孩流浪。我記得保加利亞有10%人口是吉普賽人,斯洛伐克有5%人口是吉普賽人,自從東歐一堆國家加入歐盟後,巴爾幹半島大量吉普賽人「西征」,承包了西歐很多國家的扒竊偷盜的犯罪率……


吉普賽人是猶太人之外,歐洲幾百年來最難被同化的族群,吉普賽人屬於人均智商較低,所以階層流動就會自然下沉到最底端。吉普賽人全歐洲算是臭名昭著了,但是現在因為政治正確,很多人會把他們稱作「羅姆人」。


下午6點,我乘坐鄉鎮小巴士一個小時,就從烏日霍羅德到了穆卡切沃。

我們下期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