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城市道路擁堵原因複雜,哪一個才是終極原因?


城市道路擁堵原因複雜,哪一個才是終極原因?

走在城市的街道上,擁堵是最強烈的直覺。人多,電動車多,機動車多,川流不息,人潮湧動,即便不是寸步難移,也足可稱蝸牛爬行。常在城市生活的人,或對道路擁堵已經習以為常,見怪不怪,倘若哪一天道路突然變得通暢了,說不定還會從心底生出無限疑惑——究竟要有什麼事?難道又有大領導要過來?

說來也怪,城市越來越好,道路越來越寬,可為什麼通向四面八方的城市道路卻越來越堵了呢?

我個人認為,城市道路擁堵可能的原因大概如下:

城市規模體量增大,導致城市人口和車輛保有量激增

城市外擴,道路延展,人口和車輛激增,城市看上去確實大了不少,但是,市民生活和工作的區域,還是相對集中在具備娛樂休閑、商超購物、孩子上學、醫療服務等基本社會功能的成熟市區,而這些區域,受規劃和發展局限,道路基礎設施相對較差,拓寬的可能性很小,不可能承受過度增長的人口和車輛規模,從而導致城市道路超負荷運轉,發生擁堵,亦在所難免。

城市道路交通基礎設施規劃不合理,不科學

我生活的城市,由於京廣鐵路南北方向穿過,造成鐵路線兩邊必須通過高架橋(一個)或地下通道(四條)實現對向交通。偌大的城市,東西方向流動的車輛僅僅五條道路可走,能不擁堵?

電動車、機動車隨意停放,佔用道路資源

上下學高峰時段,不論小學、初中還是高中,校門口都會出現爆發性車輛擁堵。電動車可以佔用人行道,佔用非機動車道,在沒有隔離護欄的道路上還可以佔用機動車道,而機動車也是如此,哪怕在夜間10點,接送高中學生的家長也會將車沿路停放,停車位一排,非機動車道一排,機動車道一排,只留下最左側的機動車道,供機動車和電動車通行。

校門口爆發性車輛擁堵的情況,很有規律,通常發生在工作日的上下學時段。放假期間,這種情況是根本不存在的。

城市道路擁堵原因複雜,哪一個才是終極原因?

輕微事故

只要事故發生,道路必將擁堵。但人多車多,稍不留神或心存僥倖地違章搶行,都可能造成交通事故。

有一次在鐵路線下的地下通道附近親眼目睹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輛轎車和一輛電動車發生輕微碰撞,沒有人受傷,也不見明顯的碰撞痕迹,唯一可以判斷為事故的證據,就是橫躺在路面上的電動車以及旁邊打著雙閃的轎車。原本就很擁擠的兩個車道,因為事故,現在幾乎陷入全部癱瘓了。

事故雙方誰也不理會擁堵成停車場一樣的交通癱瘓局面,誰也不在意他人急不可待的送孩子上學或上班打卡。他們只顧自己爭吵著,叫嚷著,以超過對方的高分貝音量獲得事發現場的局部優勢。

像這樣的事故,既沒有人員的受傷,也沒有幾個錢的損失(甚至根本沒有),一句對不起的道歉,或許就過去了。但是,他們偏偏要據理力爭,不屑於他人時間的浪費,以及公共資源的浪費。

車速慢,導致道路交通利用效率降低

限速60的城市道路,有的車輛僅僅開到2、30,前方道路與視野的開闊,並不影響駕駛人緩慢通行的堅定。或許,時間還早,他在消遣;或許,他在打電話,不能開得快;或許,他真是個新手,還處在適應階段。雖然開車慢不違法,但是,畢竟影響到後面的很多車,一方面造成了時間的延緩,另一方面降低了道路利用率,難道,就不能替他人著想將車開到最右側的車道再恣意慢行嗎?

電動車搶佔機動車道

機動車道與非機動車道承擔的道路運輸功能不同。各行其道,各守其規,這是規矩,也是常識。但是,正如城市道路上屢見不鮮的那樣,電動車搶佔機動車道實在是不值得大驚小怪的現象。

沒有隔離護欄,那就長驅直入到機動車道徑直前行;有綠化隔離帶,也不影響電動車與機動車在快車道並駕齊驅。即便是搶了自己的道,機動車也不會因為在自己的道就毫不顧忌甚而無視與電動車可能發生的擦碰。畢竟,一旦發生了事故,將會是不厭其煩的口舌之爭,以及事故處理一系列的程序繁瑣和實體麻煩。

當然,之所以電動車搶道通行,除了市民個體素質的原因,還有諸如非機動車道設計過窄不合理、機動車違章停車佔用非機動車道等實際情況。

闖紅燈,超越停止線等紅燈

闖紅燈是極其危險的違章行為。常言說得好,搶得幸運,快了幾秒;搶得不幸,快了一生。但即使如此,也擋不住有人見縫插針——一個連自己生命都不在意的人,又怎麼會在意別人通行的暢不暢與道路交通的堵不堵呢?

極少有人在乎停止線,不論是行人還是電動車,均是如此。等紅燈的最高綱領,並非是交通規則,即停在停止線之後,而是不讓機動車撞到,至於正在綠燈通行的電動車和行人是不是有條件可以通過,則完全不顧。如此,就會形成令人震撼的場面,等紅燈的電動車與行人和綠燈通行的電動車與行人緊密地交織在一起,糾纏著,擰巴著,誰也別想乾淨利落地通過。

城市道路擁堵原因複雜,哪一個才是終極原因?

三輪車和老年代步車的街頭縱橫

對於這兩種車,我實在無話可說。

最後,有關交通違法及事故處理的執法導向問題

交通執法實際上是通過持續的刺激讓交通參與者形成交通習慣並謹守交通規則的過程。只有違法行為受到持續不斷地懲罰和制裁,才會糾偏和收斂。問題是,執法的實際效果,並不如人意,隨處可見的交通違法就是切實的證據。

舉兩個例子。

一是運動式執法處理違章停車。追不追究,處不處理,如果取決於執法部門是不是正在執法而不是違法行為是不是正在進行,則事主歸因的結果可能是運氣不好而不是違法本身。也就是說,這一違章受罰的執法刺激,對他形成交通習慣並在以後謹守交通規則毫無效果。說得更直一點,運動式執法之外的時間,執法部門客觀上採取了放任和縱容違章停車的態度。

話說回來,如果市政沒有為車輛保有量提供充分的停車位,那就有逼良為娼的嫌疑。

二是誰弱誰有理。很多交通事故處理存在和稀泥現象。事故發生,如果因為非機動車或行人一方身體受傷、地位弱勢(跟機動車相比而非社會地位)、機動車有保險等因素而在責任分配上採取實用主義立場,那麼,毋庸置疑動搖了人們對交通規則和法律正義的堅信——既然全錯也能有利可圖,還擔心什麼機動車不躲著自己開呢?——我甚至懷疑,那些冒著生命危險碰瓷的人,正在某種程度上利用了這一不合時宜的實用觀念。

交通規則是交通安全和道路暢通的基本制度保障。只有交通規則不打折扣地落到了實處,城市道路擁堵問題才可能有所緩解。之所以不敢妄言解決,是因為城市道路擁堵原因複雜,除了執法導向,還有市民普遍缺失的規則意識、公共空間的基本禮貌以及城市規劃建設的科學性等諸多問題。